第 33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体内的神格开始亮了起来,庞大的信息流开始回馈到苏尘的脑海之中。

  监护者曾经试探过苏尘掌握了神威攻击化,但实际上,苏尘还掌握着另种更加强大的能力。

  神言?赦令

  “散!”苏尘右手指着绯红之翼头顶巨大的太阳,大声喝到。

  碰!

  随着苏尘的声音响起,巨大的火球应声崩溃,化成点点火之星屑,消失在空气之中。

  神言的能力很强大,在人间也有着响亮的名声。

  光明主神的神言被称为——大预言术。

  黑暗主神的神言被称为——黙夜启示录

  生命主神的神言被称为——生命祈祷。

  死亡主神的神言被成为——死亡宣告。

  历史上,曾经被人类掌握的神言,只有大预言术和生命祈祷,这两个人曾经在人类的世界呼风唤雨,无所不能。

  拒绝  攻守和防御7

  诸神的威能凡人无法理解,拥有残破的神格,苏尘也掌握了死亡宣告的残缺版,即使如此,旦苏尘决定使用,即使圣骑士,也无法抗衡。

  这已经不是人类所能抗衡的存在了。

  驱散个魔法,也只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使用神言过后,苏尘不敢停留,伸手向虚空抓,联系到自己的炼金师工房,从里面取出件黑色长方体,如箭般,射向半空中痴呆的绯红之翼。

  “开!”强大的魔力输入黑色长方体,丝丝金色的光芒从里面放射出来,金色的轨迹沿着科幻风格的线条移动着,眨眼间,黑色长方体彻底的解体。

  接着,解体的黑色长方体飞快的围绕着绯红之翼的身体转动着,隔绝了周围所有的元素,甚至将她的魔力彻底的压缩在体内的深处,宛如封印样。

  “禁!”犹若河东狮吼,苏尘的叫声响彻整个天空,黑色长方体瞬间没入绯红之翼的体内,在她的手背出现了个诡异的花纹。

  花纹是圆形,周围刻着复杂的魔法阵,条条宛如漆黑的线条仿佛拥抱着什么,最中心是个凡人无法理解的文字。

  与此,绯红之翼的魔力彻底被禁锢,背后的翅膀蓦然消散,急速向下掉落。

  啊啊啊啊啊啊

  苏尘挥手,四散的风元素瞬间聚集起来,轻飘飘的接住她,将她送到地面。

  封魔之刻印,这就是黑色长方体的名字,这是苏尘将神言于炼金术结合在起,开发出的新型产品。

  没有苏尘定特的语言,根本无法解开。

  凡人,如何解开神射下的封印。

  “你这家伙,到底对我做了什么。”感觉不到体内的魔力,感觉不到元素的波动,绯红之翼惊恐的大叫了起来,宛如小孩子样。

  “只是封印了你体内的魔力,不需要大惊小怪。”苏尘轻松的说道。

  “封印,大惊小怪?”绯红之翼被气的浑身哆嗦,恶狠狠的看着苏尘,“你这个混蛋,无礼的家伙,我定会叫母后砍了你的头,绝对会砍了你的头。”

  【母后,砍头?真是群麻烦的人啊】

  自从知道女人就是龙之家族的人后,苏尘就有些明白了,蔷薇之翼这群人估计都是些背景强的过分的家伙。

  现在这个绯红之翼说的话也证实了点,如果她说的话都是真的话,从字面的意思上来理解,被自己封印的这个小女孩,应该是名公主了。

  没有想到自己居然将个公主给打了呢。

  带着种“啊,我真了不起”的念头,苏尘邪笑着,伸出右手狠狠的揉搓着绯红之翼的脑袋。

  拒绝  攻守和防御8

  被封印的她,根本就无法反抗苏尘的压迫,只能大声的叫喊:

  “冰蓝,救救我啊。”

  教育  鲜花草原之战1

  冰蓝之翼是在个小时后才恢复意识的。

  双眼恢复焦距的她,第眼就看到气鼓鼓的绯红之翼和脸苦笑的苏尘。

  看样子,两个人似乎发生了什么,让绯红之翼极为忌惮苏尘,这种事情,可是冰蓝之翼从来没有见过的。

  天大地大的绯红之翼居然也有害怕的人,这样的结果,让向冷漠的冰蓝之翼也不由升起丝好奇。

  当冰蓝之翼回忆起自己失去意识前的事情了,冷漠的双眼也不由闪过丝顾忌。

  只是看了眼,便让自己失去意思,那到底是什么?

  摇摇头,冰蓝之翼向着绯红之翼走了过去,然后坐到了她的身边。

  “哦,终于醒了呢,冰蓝。”绯红之翼下子从地面跳了起来,极为气愤的指着苏尘,大声道:“帮我狠狠的蹂躏他吧,用你的拳头告诉他,居然敢封印本公主的魔力,这是件多么愚蠢的事情啊。”

  魔力被封!

  冰蓝之翼蓦然望向绯红之翼,双湛蓝的眼瞳内浮现出水光流转般的景色,几秒钟后,逐渐消失。

  确认完毕,绯红之翼的魔力确实被彻底的封印了,冰蓝之翼无法在她的身上感受到丝毫的魔力波动。

  双不含杂质的眼瞳,直视苏尘。

  “嘛,你要知道,这个家伙刚才做了什么,如果真的要让她释放出那个魔法的话,会死人的啊。”苏尘不由解释了起来。

  对于这个冷漠的女孩子,苏尘还是有着定的好感。

  点点头,冰蓝之翼同意了苏尘的说法。

  “什什么嘛,如果不是你的话,如果不是你偷窥本公主的话,我怎么会怎么”

  声音越来越小,越来越低沉。

  “知道错了。”苏尘严肃的问道。

  “嗯”点头,有些忐忑不安的望着面前这个男子,绯红之翼的声音有若蚊鸣。

  冰蓝之翼扭头,目光难以置信的看着绯红之翼,那个打死也不认错的家伙,居然乖乖的认错了,世界末日已经来临了吗?

  冰蓝之翼抬头望天,目光有些感慨。

  “喂,你那种眼神是什么意思,你该不会以为本公主是在认错吧。”恰好目击到冰蓝之翼的神情,绯红之翼顿时跳了起来,个箭步冲到冰蓝之翼的身边,抓住她的双肩猛力的摇晃了起来。

  “千万不要误会,本公主只不过是在施展策略而已,你看,大姐不是常说吗,面对强大到无可匹敌的敌人时,蛮干只是愚不可及的行为,还会白白丢掉性命,所以我们要动脑子。”

  “我刚才只不过是假装投降而已,旦骗取那个家伙的信任,帮我解开封印后,我们就例外结合,将他们网打尽。”

  教育  鲜花草原之战2

  “所以啊,我刚才那个绝对不是在认错,绝对不是认错啊,你记住了没有,快点给本公主记住啊。”

  年轻的绯红之翼,在河岸边,慌乱的表情令苏尘情不自禁的笑了起来。

  这是个可爱的女孩子呢。

  苏尘如此判定。

  “糟了”听到苏尘的笑声时,绯红之翼身体僵,头部犹如坏掉的机器样,咯吱咯吱的扭过头,满脸的慌乱。

  【大概,这就是笨蛋吧】

  冰蓝之翼不忍在看绯红之翼现在的样子,低下头,嘴角不由微微弯起。

  “安心吧,我家的依兰和夏兰丝小姐的前人有关系,留她在这里,只不过是想要照顾她下而已,不会对她怎么样的。”

  单手抚摸着绯红之翼的头顶,苏尘发觉自己似乎喜欢上了这样的动作。

  “所以,不用太过于担心哦,旦依兰觉得可以的时候,会把自由还给她的。”

  “依兰?就是那天和夏兰丝姐姐战斗的圣骑士吗?”恢复平静的绯红之翼认真的问道。

  “啊,就是她哦。”

  绯红之翼恍然,用力的点点头,“是吗?原来是这样啊,你不早点说,这样的话,我们之间的战斗不就毫无意义了吗?”

  说道最后,埋怨的看着苏尘。

  摇摇头,苏尘暗自想到,“我倒是想说,你给我机会了吗?”

  单手指着绯红之翼的眉心,在她诧异的目光中,苏尘蓦然吐出个古怪发音。

  瞬间,股强烈的魔力波动从绯红之翼的身上散发出来,手背上的图案快速的消散着,转眼就彻底的消失,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

  接着几道光芒突然从绯红之翼的身体里面飞了出来,瞬间组成个黑色长方体,落入了苏尘的手里。

  “那么,误会解除了,封印也解开了。”轻轻的拍打着身上的灰尘,苏尘转身向着紫罗兰酒馆的方向走去,“再见了呢,丽琳?华菲特。冰蓝之翼。”

  在冰蓝之翼恢复意识的个小时内,苏尘轻易的套出了很多信息。

  绯红之翼的名字是丽琳?华菲特,晨曦帝国的公主,这让苏尘想起了都市学院的另个公主,她好像是丽琳?华菲特的姐姐呢。

  “下次再见。”用力的挥着手,绯红之翼大声的说道。

  “下次再见。”冰蓝之翼轻叹,声音随风送到了苏尘的身边。

  回到酒馆的时候,正式中午进餐的时间,对于早上发生的事情,苏尘大致和几个人说了下,几个人的反应大不相同。

  女仆很是高兴,微笑的祝贺自己的少爷交到了新的朋友。

  依兰觉得无所谓。

  教育  鲜花草原之战3

  艾利儿言不发。

  罗兰却认为这种事情是有勇无谋的行为,也可能是敌人的策略。

  倒是夏兰丝大声嚷嚷着,既然成为了朋友,就应该将自己的封印解除吧。

  对此,苏尘概不予理会。

  “可恶的家伙。”午餐结束后,女人很是不忿回到自己的房间,开始了这几天来必做的功课。

  冲击封印!

  身为个自主力极强的女性,依靠别人可不是她的性格。

  盘腿做好后,女人逐渐放松呼吸,意识开始向身体的内部潜入,开始感应自己体内的龙斗气。

  只要和龙斗气联系上,自己才有可能冲击封印,从而将这个该死的封印彻底的破除。

  时间分秒的过去了,女人依旧没有感觉自己体内的龙斗气,仿佛它们根本就不存在样。

  几天的努力下来,女人早就知道了这个封印的强悍,对此丝毫没有气妥。

  依旧小心谨慎的感应着体内的龙斗气。

  三个小时后,女人缓缓苏醒过来,颇为失望的叹了口气。

  和往常样,这次也失败了呢。

  不过唯有收获的地方就是自己的意识越发的敏锐了起来,随手轻轻挥,尖锐的破空声响起,女人很轻易的将感觉出自己划出的轨迹,破开的空气向哪里流动着。

  拥有着龙族的血脉,即使不依靠龙斗气,女人也有信心干掉高级职业者。

  如果全力搏的话,秒杀也有可能。

  梆梆梆

  敲门声响起,顿时将沉思的女人叫醒,打开门后,面无表情的依兰站在了她的面前。

  “你跟我来。”说完这句话,依兰转身就走。

  女人愣,随即冷哼声,跟了上去。

  这里是鲜花草原,百花灿烂盛开之地,花红柳绿的花海随风摇拽,清新的花香在微风的帮助下,遨游太虚,直冲云霄。

  每个来到这里的人,都会为之惊叹,这里,简直是大自然的奇迹。

  可惜,无人知道,每朵娇艳的花下,都掩埋了具尸骸。

  “啊拉拉,你叫我来这个地方,是打算灭口吗?”女人副无所谓的表情,轻轻的调笑着。“在如此美丽的地方做这种事情,你果然是个不解风情的家伙呢。”

  摇摆着身上的女仆装,女人轻轻的闭上眼睛,仿佛跳舞般的舞动起来。

  百花灿烂之地,以脚下和身后绚烂的花朵为背景,翩翩起舞的女人,犹如降临尘世的天使样。

  碰!

  依兰忽然猛力踏地面,身体瞬间掠向女人,拳轰出,没有附带丝毫的斗气。

  教育  鲜花草原之战4

  即使如此,强悍的拳头排开空气,强烈的风压吹起女人的头发,衣衫猎猎作响,脚下的花朵全部向个方向倾倒。

  退步,扭腰,劈掌,凭借着身体的强悍,女人毫不犹豫的选着了硬碰硬。

  轰

  闷响声起,气浪从拳掌交击的中心飙射而出,周围的空气泛起层层涟漪。

  光是凭借身体的力量,这击,已经不下于高级职业者的攻击了。

  “你的身体还真是强悍的不像人类了。”摔了摔有些发麻的右手,女人诧异的看着面不改色的依兰,心里不停的猜测起来。

  说话的瞬间,依兰再次袭来,速度再次增加,狂风闪电般冲击到女人的面前。

  依旧是拳,径直轰击而出。

  女人丝毫不惧,轻叱声,五指握拳,同意轰击而出。

  双拳接触的刹那,女人脸色大变,整个人直接倒飞出去,狼狈的摔在花丛之中,压坏了不少的美丽的鲜花。

  刚才的刹那,依兰的拳头附带着三层力道,第层力道抵消女人拳头上的力量后,后面两层力量彻底的轰击在女人的身上,将她震飞出去。

  女人很清楚,刚才的力量,没有动用斗气,依旧是身体本身的能力。

  就是这样,才让女人心惊。

  “你是武术家!”女人惊叫道。

  在如今斗气繁华灿烂,犹如诸子百家的时代,人们已经渐渐的沉醉在斗气所带来的巨大好处里。

  强悍的攻击力,变态的防御力,卓越的速度。

  举手之间翻云覆雨,投足之间山崩地裂。

  从而忘记了,人体本身所拥有的能力,经过锻炼之后所能发挥出的极限。

  就如同五百年前的科技世界,因为枪支的诞生,从而导致了武术的没落。

  而现在的斗气,也扮演着枪支的角色。

  人们以斗气为基础,开发出重重强大的斗技,绚烂的斗技吸引了人们的注意力,让人类沉醉其中,从而忘记了存在已久的武术。

  但,这脉的传承却从来没有断绝过,也没有失传。

  在这个世界上,有些人,他们不修习斗气,反而专注于人体,不停的锻炼着自己的身体,突破个又个极限,从而追上修习斗气的战士。

  这类人,被称为武术家。

  而依兰,在生前,曾经遇到过这类人,也曾经好奇过他们的战斗方式。

  棉劲,暗劲,透劲

  灵魂被囚禁在依兰之间里面的时候,依兰曾经花费了不少的时间去演练这种发力的技巧,然后在被苏尘救出来,就曾经在都市学院的图书馆仔细的研究过。

  教育  鲜花草原之战5

  现在,依兰也可以被称为是个正统的武术家。

  踏着轻巧的步伐,依兰步步逼近女人,身形快如闪电,疾如迅雷,眨眼间就出现在女人的身边。

  拳挥出,空气碰的发出声巨响,宛如炸雷般,震的女人耳膜嗡嗡作响。

  慌忙之间,女人鼓起气力,看准依兰挥拳的方向,拳回击,这次却小心起来,旦不妙,可以马上抽身而退。

  “什么”

  惊呼想起,女人再次失算。

  依兰并没有硬碰硬的打算,在拳头接触的瞬间,依兰的右手犹若无骨般,瞬间缠上女人的胳膊,五指紧扣住她的肩膀,狠狠的将她甩飞出去。

  武术?缠丝手

  武术家的战斗方式,战斗技巧,女人从来没有见过,稍微接触之下,连吃了两个大亏,这不禁让女人有些恼怒起来。

  依旧是面无表情,依兰冷静的盯着女人,摆出攻击的架势。

  武术?太极

  虽然奇怪依兰的架势,十万小心的女人冷哼声,右足发力,电射而来,忽忽的破空声响彻天地。

  搭手,牵引,画圆

  脚步半弧,依兰轻巧的将女人拳头上的劲道卸的干二净,同时借力,身体反转,手肘狠狠的击中女人的太阳岤。

  轰然,发晕

  右脚猛然在地面躲,整个鲜花草原仿佛都摇晃起来,依兰个半步上前,五指紧握,重重轰击在女人的肚子上,犹如炮弹样轰飞出去。

  武术?半步崩拳

  至此,女人昏迷,依兰全胜。

  晚餐的时候,躲在房间的女人并没有出来,苏尘为此还疑惑了下。

  “可恶可恶可恶”女人的房间内,名为夏兰丝的熟女,非常的恼火。

  如果不是有着强大的控制力,也许紫罗兰已经成为了历史。

  即使被封印了斗气,女人依旧可以发挥出高级职业者的强大破坏力。

  狠狠的对着天空发泄翻后,女人武力的躺在床上,右臂无力的放在额头,“真是太难看了,原来我也不过是这种程度而已”

  下午的战斗实在太快,太不可思议。

  仅仅几分钟,女人就被依兰击昏,虽然只是短短的十几分钟,但这些时间,足够依兰将她杀个几百次了。

  “武术家吗?真是个不可小觑的职业啊。”

  回想起今天下午的战斗,女人就感觉自己再次发现自己的稚嫩。

  这种感觉,已经很久没有浮现过了,第次是在什么时候呢?

  大概是在刚刚练习斗气的时候吧。

  教育  鲜花草原之战6

  女人很清楚的记得,在自己十岁的时候,斗气轻轻松松的突破千大关,成为了中级战士,那个时候的她,被家族称之为天才,百年难得见的天才。

  宠爱,赞美,鲜花,掌声

  这切,都让小女孩非常的骄傲。

  “看到了吗,那个就是夏兰丝哦,我们家族的天才。”

  “唉!就是她吗,真的不可思议啊。”

  “这么小的年级居然是中级战士,还真是厉害啊。”

  随处可见的评论,羡慕和极度交叉着,编织成张囚笼,开始向她张来。

  虽然并没有忘我,但确实很得意,每天修习的时间在减少着,但依旧是同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