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8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离开了家,将苏尘嘱托给了正太控的红莲,开始,能够面对红莲这个的强者,苏尘也是非常的高兴。

  但正太控的热情,令苏尘畏惧了,生活了不到个月,苏尘就跑回了自己的家里,给远在不知道的哪里的父母打了电话。

  那次,是苏尘有史以来第次对自己的父母撒娇。

  那次,苏尘第次胡搅蛮缠。

  他说希望的,是父母快点回来,来解救自己。

  但三天后,苏尘却听到了父母死亡的消息。

  那天,苏尘的世界崩溃了。

  苏尘的父母,因为想要快点回到苏尘的身边,搭上了架特快航班的专机,结果专机失事,发生了巨大的爆炸,于是苏尘的父母惨死。

  那天,知道父母惨死的苏尘,亲手把自己关在了房间里,哭了整整三天三夜,如果不是女仆强行闯入房间,将苏尘带出来的话,苏尘现在已经是个死人了。

  从父母惨死的那天开始,苏尘的脸上就失去了真诚的笑容,即使脸上如何微笑,但眼睛却无法产生丝的笑意。

  从那个时候起,苏尘就明白了,是自己亲手杀死了父母,杀死了无微不至照顾自己的父母,杀死了自己最亲近的人。

  因为无法原谅,苏尘独自背负着这种深沉的罪孽,说是前进,但却直被名为“过去”的东西所束缚着,无时无刻都停留在原地,根本无法踏出步。

  王飞扬在那天就没有看见苏尘了,无论自己如何亲近,换来的只是冷漠的笑容,楚烟被赶走,成群的女仆被解雇,忠心耿耿的管家也被苏尘毫不犹豫的赶出了家门。

  回忆  崩溃的世界6

  苏尘的变化,全部被王飞扬个人看在眼里,好友的变化,让他心如刀割。

  原本想要守护的笑容已经不在,无力阻止好友变化的他,痛恨这自己的无能,痛恨着自己的切。

  后来,将自己关在家里的苏尘来到了学校,王飞扬却赫然发现,面冷漠的墙壁,将他们隔开,宛如两个世界的人样。

  春的到来,夏的过去,秋的复苏,冬的完结,年又年过去了,在王飞扬不屑的努力下,隔阂似乎消失了,自己再次成为了苏尘的好友,唯的好友。

  五年的时间,王飞扬很清楚,苏尘并没有从过去里走出来,而是停留在原地。

  不过,脸上那淡然的笑容,却让王飞扬欣慰了不少。

  至少,他还是在坚强的生活着。

  王飞扬原本以为,自己会直陪在苏尘的身边,支持他,鼓励他,帮助他走去过去,真正的生活在阳光下。

  但个意外改变了他普通的生活。直从那天夜里,自己的房间多出了个漂亮的女孩子之后,王飞扬就清楚的感觉到,自己已经没有多余的时间了。

  抢占楚烟,只是为了告诉他,如果在无法从过去走出来的话,他以前所珍惜的东西,就会被别人拿走,个个的离开自己的身边。

  人啊,总是在失去的时候,才会后悔和懂得珍惜。

  但苏尘意外的结婚,将王飞扬所构思的计划完全打乱,但新的计划却因此出炉了。

  隐忍了个月的时间,只为今天的战。

  重症下猛药!

  这就是王飞扬的计划。

  而这点,从五年的相处中,苏尘也逐渐看了出来,所以才会有些明悟。

  “其实啊,你不必这个样子的。”看着那晶莹的泪水,苏尘轻声的说道。

  【是的,根本不必这个样子,因为自己从来就不值得有人如此费心啊,自己只不过是个杀害了父母的凶手而已】

  【孤独啊,寂寞之类的,是应有的惩罚而已】

  【自己不需要任何人来拯救】

  多番的念头不停的在苏尘的心里翻动,让苏尘情不自禁的低下了头。

  嗤

  仿佛利刃破入肉体的声音,令苏尘微微愣,茫然抬起了头。

  血红,血红的液体,到处都是,从王飞扬的心脏喷溅而出,染满了大地。

  宛如泉水样的血液,不停的从王飞扬的心脏涌出,无法停止,停止不能

  “怎么会”

  被惊呆的苏尘,静静的看着这幅怪异的画面,仿佛在欣赏着电影中的情节。

  语言,已经丧失了功能,喉头不断的蠕动这,却无法发出点的声音。

  回忆  崩溃的世界7

  【怎么回事,到底是怎么回事】

  王飞扬低下头看着自己心脏多出来的截利刃,颤抖的伸出手,似乎想要将它抓住。

  但,利刃突然收了回去,更多的鲜血从伤口出喷溅了出来,几乎将他染成了个血人。

  苏尘直直的看着王飞扬,眼神充满了不可置信,到触碰到那双眼睛的时候,发现了丝深埋的笑意和从容。

  不害怕死啊,从来都不害怕。

  他似乎是想要这样告诉自己,苏尘只看了眼,就清楚的明白了。

  还有什么,还有什么想要告诉自己的。

  苏尘瞪大了眼睛,仔细的打量着王飞扬。

  是什么,你想要说些什么。

  请快乐的活下去

  王飞扬的嘴唇蠕动着,虽然没有点的响动,但其中的意思,却被苏尘清楚的领会了,这是五年之间,被培养下来的默契。

  扑通

  重物落地,发出沉闷的响声,王飞扬感觉到自己的意识已经相当的模糊了,仿佛什么都无法看清楚,不过没有关系,自己想要表达的,对方应该确确实实的收到了,丝微笑,慢慢爬上了嘴角。

  这样就可以了,这样就行了,只要对方可以快乐的活

  眼前,片黑暗。

  在苏尘的严厉,王飞扬的身体发生了惊人的变化,身体快速的风化,原本的肉体在瞬间变成了沙子。

  阵微风吹过,细小的沙子被微风吹起,飞到了空中。

  颗耀眼的结晶出现在沙堆中,然后被只手捡了起来。

  “真是幸运啊,居然碰到了这样个傻瓜。”声音响起,是个很轻浮的声音。

  苏尘的目光顺着手臂向上爬,个仿佛在那里见过的面孔出现在他的眼瞳中。

  【是谁,好像在那里见过】

  接着,个巨大的镰刀出现在视界内,镰刀被这个人抗在肩膀上,它的顶尖部位,似乎还有着丝残留的血迹。

  眼瞳,蓦然收缩。

  罗伊德,不会错的,是那个在船上挑衅自己的罗伊德,被自己打的失魂落魄的罗伊德。

  【被骗了,自己被骗了】

  原本以为他就是个被幕后黑手推出来的笨蛋,却无法想到,他居然自导自演,骗过了自己。

  脚步移动,罗伊德转身,准备离开这里。

  “请问,你要去哪里。”声音从背后传来,带着丝的寒意。

  罗伊德转身,轻蔑的看着苏尘,仿佛在看只蝼蚁样,“快点回去举行你的婚礼吧,这不是你可以踏入的世界,要是你死了的话,你怀里的美人也不会记得你的。”

  回忆  崩溃的世界8

  “是这样啊。”苏尘微微点头,说道:“那么,你可以把那个东西给我吗?这可是飞扬最后存在的证明啊。”

  豁然惊,罗伊德的眼神猛然便的锐利起来,“怎么可能,明明应该从记忆中消失了才对,你怎么可能”

  “无意义的过去,不存在的未来,崩溃的现在”苏尘缓缓的站了起来,步步向着罗伊德走去,右眼宛如黑夜的星辰,眼瞳蓦然收缩了次。

  变成了个倒十字的形状。

  “然后,在人们的记忆中消失,我说的对吧,死神镰刀的拥有着,罗伊德同学。”

  “不,不可能。”慌张的退后步,被揭穿了真相的罗伊德有些慌张起来,“你怎么可能知道这件事情,你明明不是候选人,你明明没有神格。”

  “没有神格”苏尘轻笑了起来,倒十字形状的眼瞳充满了冰冷和破坏的意味,“没有神格就无法成为候选人吗?真是个笑话呢。”

  嗤

  衣衫猛然破裂,道伤口突然出现在罗伊德的身上,鲜血狂飙。

  “是这样啊,原来如此。”苏尘若有所思的说道。

  “怎么会”突如其来的伤口,让罗伊德大吃惊,这种形态的受伤,简直不可思议,对手明明没有攻击的。

  嗤

  这次不光是左手,就连手持镰刀的右手,也崩裂了道长长的伤口,鲜血霎时狂涌而出,染红了整个手臂。

  “怎么可能,你是怎么做到的。”挥舞这巨大的镰刀,罗伊德仿佛发疯了样,大声怒吼着冲了过来。

  手臂的伤痕,开始飞快的愈合起来。

  神格赋予候选人的不只是神的力量和能力,还有不完整的不死之身。

  喝!

  怒吼这,罗伊德的脚步踩着奇怪的节奏,宛如跳舞样,挥舞着手中的镰刀,画出个又个完美的圆,将苏尘笼罩在自己的攻击之内。

  死亡圆舞曲!

  这是刻印在镰刀之内的使用方法,不需要刻意的联系,只要拿到这把镰刀,这样的攻击,就可以轻易的使用出来。

  漆黑的死亡之力不停的蔓延这,周围的地面在圆舞曲的切割下,出现了道又道的伤痕,大地似乎崩溃在即。

  而苏尘,就犹如狂风暴雨中的叶子,脚不占地,在镰刀的面前游刃有余,次次惊险的躲避过罗伊德的攻击。

  原本整齐干净的礼服多出了数十刀痕,但却没有伤及肉体。

  现在的苏尘全身善散发这丝白色的光芒,雷化状态下的他,速度犹如闪电,但在圆舞曲的攻击下,却感觉自己仿佛进入了沼泽样,身体移动的异常缓慢,只能够险之又险的避过圆舞曲的攻击。

  回忆  崩溃的世界9

  不能够伤及肉体,旦被镰刀砍中肉体,其中含蕴的力量就会将自己的灵魂撕裂。

  这点苏尘非常的清楚。

  在这种状态下,苏尘眼瞳的倒十字越发的诡异起来。

  嗤!

  仿佛有什么被硬生生的拽了下来,发出令人心酸的撕扯声。

  罗伊德忽然惨叫了起来,他手持镰刀的双手十指被股无形的力量狠狠的撕扯了下来,镰刀掉落在地面上,发出哐当的响声。

  圆舞曲在崩溃的刹那,苏尘感觉自己的速度再次恢复了正常,强烈的杀意在瞬间侵袭脑海,脚步已经动了起来。

  咔嚓!

  无法停止的攻击,罗伊德的肩膀,大腿,胸骨,腹部,内脏同时遭到了苏尘疯狂的攻击。

  仿佛在泄恨样,苏尘的攻击连续疯狂,没有停止的趋势。

  神格赋予的不死身在这刻发挥出了强大的作用,往往被苏尘破坏的器官,在下刻就被修复。

  而痛苦,也毫无止境的在重复着。

  “兰!”忽然,罗伊德高呼了起来。

  碰!

  仿佛被告诉驾驶的飞车撞击在身体之上,苏尘当即被撞飞出去,只芊细的手臂捏住了是的脖子,直接带着苏尘飞出了世纪塔,眨眼间就出现在海面之上。

  那是个魅力十足的女子,金色的短发飘舞,精致的五官带着淡淡的笑意,眼神之中却冰冷无比。

  她的背后拥有的三队黑色翅膀则标明了她的身份。

  “不要怪人家哦,主人的命令是绝对的,你死之后,可以告诉其他人,杀你的人,可是27,兰哟。”

  “虚伪而又愚蠢”

  兰天使的脸色变,猛然便的恶毒起来,尖叫道:“区区人类,竟敢咒骂天使,我”

  碰!

  历史仿佛再次重演,这次被撞飞的不是苏尘,而是捏着苏尘脖子的天使。

  罗伊德的天使,那个倒霉的兰。

  艾利儿捏着兰的脖子,路带着她贴着海面飞行,划出道长长的沟壑,海面瞬间被分成两半。

  随手甩,艾利儿直接将兰甩飞出去,道漆黑的光柱狠狠轰击在兰的身上,将她轰进海里。

  海面仿佛被道巨大的光柱射穿,周围的海水疯狂的向外挤压,形成了个奇异的画面。

  “艾艾利儿大人。”兰从海里飞出来后,看到艾利儿的瞬间,脸色狂变,惊慌的大叫了起来。

  死亡  暂时的结束1

  在三十六位上位天使里面,有三个,是非常特别的存在。

  她们的名字是死神亲自取得,实力也是最强的,曾经也是最接近死神大人的存在,是所有死亡天使都要仰望的存在。

  3艾利儿就是其中之。

  当兰看到艾利儿的时候,整个人都吓的腿软了,最强的天使,背负第三的排名,是她这个上位天使必须仰望的存在,光是提起她们的名字,就足以让任何天使颤抖不已。

  在没有完全的准备下,没有任何个天使愿意和她们为敌。

  冷漠的盯着兰,艾利儿面无表情的下面,却蕴含这无穷的怒火,“天使啊,汝对于冒犯吾主的举动,已经有所觉悟了吧。”

  艾利儿背后的三对翅膀展开,漆黑如墨的美丽羽翼,居然要比兰的大三倍不止。

  “艾利儿大人,请原谅我,我并不知道他是大人的契约者,我还以为”

  嗤!

  仿佛被利刃切过,兰的对翅膀瞬间被锐利的风刃切了下来,鲜血在猛然从伤口迸射出来,染红了海面。

  啊啊啊啊啊啊啊

  痛苦的哀嚎这,兰惊慌的看着自己的翅膀,大声求饶,“艾利儿大人,请原谅我,请原谅小人把,求求你了,艾利儿大人”

  嗤!

  声音再次响起,兰的第二对翅膀被切了下来,伤口蓦然扩大了近倍,鲜血犹如泉水样狂涌而出。

  实力的绝对差距,让兰根本就没有反抗的力量,虽然同为上位天使,但两个人的力量简直犹如天地之差。

  艾利儿曾经是被死神最钟爱的天使之,她的实力在所有的死亡天使里,数数二,能和她对抗的天使,即使在其他神的座下天使中,也为数不多。

  世纪塔,躲过劫的罗伊德看着苏尘消失在天际,情不自禁的哈哈大笑了起来,即使他的十指齐断,也无法和心中那无比的快意相比。

  有了不死身的存在,罗伊德流血的断指处,肉芽开始疯狂的蠕动,不到分钟的时间内,断指就长了出来,和以前的模样,看不出有其他的变化。

  嘻嘻嘻

  大笑着,罗伊德掏出了那个结晶体,只要融合了这个,自己的能力就会有飞般的进化,到时候,就算是单挑大魔导师也是有可能的事情啊。

  只要融合了这个,自己就是最强的死神候选人了。

  只要

  呃?

  天空突然暗了下来,罗伊德错愕的抬起头,看到的是个美丽的女性,个拥有着火红头发和绯红眼眸的美丽女子。

  在那双绯红色的眼眸里,罗伊德看到了狂暴的怒气,和冰冷的杀意

  死亡  暂时的结束2

  “苏尘,在哪里。”女子开口了,冰冷但悦耳的声音,令罗伊德微微窒息了下。

  “你是谁。”不解的看着女子,罗伊德迟疑的问道。

  红色,耀眼的红色,天地仿佛在刹那间爆发出前所未有的光芒,那宛如灭世的炽热火焰出现在罗伊德的视界内。

  碰!

  愤怒到极点的红莲失去了以往的冷静,拳轰击在罗伊德的脸上,直接将他轰飞了出去,颗晶莹的结晶体在空中翻滚了几圈后,落在了地面上,发出声叮的响声。

  “神神格。”倒飞出去的罗伊德在第时间就察觉到了神格的丢失,惊慌的大叫了起来。

  轰

  狠狠的撞击在颗树上后,罗伊德狼狈的停止了退势,眼神紧紧的盯着那颗掉落的神格,面孔因为愤怒,而扭曲了起来。

  “你知道自己到底在做什么,居然敢殴打神,居然敢殴打我”因为极度的愤怒,罗伊德的声音显得无比的尖锐,庞大的威压从他的身上狂泻而出。

  周围的空间,在瞬间似乎变的无比的粘稠,无形的威压倾泻而出,地面开始不规则的龟裂,纵使是残缺的神格,依旧带着只属于神的威压。

  这种威压,不是凡人可以承受的。

  纵使红莲是战皇,人间的绝顶强者,在这个恐怖的神威下,亦感到呼吸急促,周围的空气仿佛不够用了样,无比的稀薄。

  “去死吧,你给我去死吧。”愤怒的哀嚎穿透天空,罗伊德再次拿起镰刀,死亡的圆舞曲再次舞动了起来。

  圈又圈的圆,镰刀因为急速的舞动,几乎化成片潮水,汹涌澎湃的攻向红莲。

  眼神凝,身经百战的红莲在瞬间将负面情绪完全的排除这个身体,剩下的,只有冷静而又经验丰富的战斗之身。

  踏步,股无比凛冽的罡风从脚下涌出,大地在这步之下,剧烈的摇晃了起来,数十道裂纹开始以红莲的右脚为蔓延,地面在瞬间崩溃。

  因为地面的沦陷,罗伊德脚踏空,重心不稳之下,优美的圆舞曲立刻告破,身体在瞬间开始倾斜起来,向着地面倒去。

  咦?

  红色的影子在背后闪而逝,澎湃的斗气猛然爆发,红莲的拳头毫不留情的轰击在罗伊德的背后,将他轰飞出去。

  斗技?红龙翔天翼

  声声苍劲的龙吟伴随着红莲的拳头不停的咆哮着,仿佛要将整个天空震碎样,条红色的长龙舒展开自己血红的双翼,巨大的身形闪,红色的火焰在天空拖出道长长的轨迹,轰的声撞击在罗伊德的身上。

  死亡  暂时的结束3

  那是可以摧毁切的毁灭之拳,这拳,红莲丝毫的没有留情。

  哦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仿佛要将污秽的身体点燃,庞大的力量和温度,几乎将罗伊德瞬间的蒸发,身体百分之九十九的部位被烧焦,手脚不自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