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出现后,炼金术和科技之间的交流,取得了突破性的成就,许多被魔法世界成为绝响的炼金武装都被解析。

  而神之叹息就属于其中个。

  解开了神之叹息的秘密后,靠着科技的手段,神之叹息正式开始量产,虽然无法跟真货比较,但却成为了很多人保命的手段之。

  最后,冒牌的神之叹息正式更名,被称为绝望盾牌,号称可以使敌人绝望的盾牌。

  即使是冒牌货,绝望盾牌依旧价格不菲,因为它的制造材料太过于特殊了。

  “放我离开吧!”就在苏尘沉思的时候,李旭文说话了,“我现在有绝望盾牌在手,你奈何不了我的,如果风纪委员会真的赶到这里,私斗和破坏公物这两条,你我肯定跑不掉,绝对会被关禁闭的。”

  他这么说,苏尘也不禁有些犹豫了起来。

  “我起誓,你放过我后,我绝对不会在打韩佳雅的主意。”看到苏尘犹豫,李旭文再次加大了砝码。

  最终,苏尘心动,记录下李旭文的誓言后,放他离开。

  落回地面后,苏尘将手掌轻轻的放在地面,闭上眼睛。

  传说  诸神之叹息2

  分析分解再构成!

  连经过这三步后,所有的地刺开始回落,大坑开始愈合,紧紧十几秒的时间,所有的切都变会了先前的样子,仿佛冲来都没有经过破坏样。

  李旭文的离开,结界在苏尘的攻击下,轰然破碎。

  回归正常空间的苏尘看着周围来来往往的人群,微笑着带着韩佳雅离开。

  苏尘离开后分钟,个穿着白色风衣的女子出现在原地,风衣的背后潦草的写着风纪两个大字。

  隔天,天色微亮!

  “嗯”宿醉后的韩佳雅痛苦的揉着脑袋,从醉酒中苏醒了过来。

  睁开有着迷糊的双眼,确定了自己所在的地点后,有些不满的哼哼了起来。

  【该死的苏尘,居然把自己丢在沙发上】

  恨恨的想着,但全身没有点力气的韩佳雅依旧像是个软体动物,躺在沙发上,动不动,或者说是懒得动下吧。

  “你醒了,韩小姐!”不知道就这样过去了多久,韩佳雅的耳边,突然传来个温柔的声音。

  方晓韵女仆静静的站在韩佳雅的面前,手里还端着碗醒酒汤。

  “那个家伙还真是幸福呢,有你这样的女仆无时无刻的照料着他。”毫不掩饰自己的欣赏,韩佳雅勉力接过醒酒汤,咕噜咕噜的喝了下去。

  “不哪里的话,我还差的远呢!”女仆谦虚了句,转身离开了这个地方。

  韩佳雅并不介意,她知道女仆是去为自己的主人准备早餐去了,当然,也会有自己的份。

  休息了会后,韩佳雅从沙发上坐了起来,喝过醒酒汤的她,宿醉的头痛已经减轻了不少,至少已经不影响正常的行动了。

  起身,带着恶作剧的笑容,韩佳雅大步向着苏尘的房间走去。

  咚!

  没有什么温柔的动作,很粗暴的将房门踹开后,韩佳雅气势如虹的走了进去。

  “给我起来,你这个贪睡的奴隶,你这个”

  仿佛被人拳重重的击中了喉咙,韩佳雅下面的话,全部被强迫咽了下去。

  原因很简单,个女子,躺在了苏尘的身边。

  “不洁交往,禁止!!!”

  早餐,带着只黑眼窝的苏尘闷闷的坐在了自己的位置上,旁边是脸心安理得的韩佳雅。

  “老师,你就没有什么要说的吗?”看着吃的很香的韩佳雅,苏尘问道。

  “很好看!”面对苏尘的脸部,韩佳雅发表了感言。

  “我说的不是这个。”苏尘否认。

  “那是什么!”

  “为什么要打我!”苏尘指着自己的黑眼窝。

  传说  诸神之叹息3

  “哪里,只是叫你起床而已。”

  “有人会用拳头叫人起床吗?”苏尘的声音微微颤抖,极力压抑着怒火。

  “我啊!”理所当然的答案,毫无愧疚的表情,韩佳雅优雅的品尝着早餐,对女仆道:“早餐,很美味哦。”

  “谢谢夸奖!”女仆边微笑着说道,边用热鸡蛋敷在苏尘的黑眼窝上。

  “少爷,有个如此关心你的老师,真是太好了。”

  苏尘:

  【你到底在哪里看出她关心我啊,晓韵姐】

  “不说这个了,她到底是谁啊,这个女人。”指着苏尘左边的艾利儿,韩佳雅脸八卦的问道。

  “新请的女仆。”苏尘立刻说出了早已经想到的答案。

  “女仆啊!”韩佳雅用力的点点头,微笑着,“是啊,原来你也到了这个年龄了,不愧是青春少年呢,但要节制点哦,如果做太多的话,会影响身体的。”

  “不会的,少爷的话,是不会做这样的事情的。”女仆赶紧否认着。

  “太天真了哦!小看发育期少年的话,会吃亏的哦。”

  “哎是这样吗?少年!”女仆又再次赶紧向苏尘求证。

  “别听她胡说!”苏尘再次否认。

  “哦那你敢发誓,你对她的身体点兴趣都没有吗?”韩佳雅指着艾利儿说道。

  “老师,不要这样,艾利儿会为难的。”

  “不会,如果主人需要的话,我随时都可以为主人服务。”沉默的羔羊突然说话,击必中。

  下刻,在女仆的怀疑和韩佳雅暖昧的目光中,苏尘夺门而出,刹那间将所有人都甩在了身上。

  “喂,等等我啊。”呼喊中,韩佳雅将牛奶喝完后,追了上去。

  学院高中部,3年班,苏尘刚刚做到自己的座位上,王飞扬就出现了。

  刚才在来的路上,韩佳雅已经用治疗魔法将苏尘的黑眼窝去掉,现在并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惊讶的目光。

  “怎么了,苏尘的忧郁吗?”王飞扬笑道。

  “闭嘴,让我安静下。”

  “好好好!”脸说了三个好字,王飞扬全然没有闭嘴的打算,“昨天我看到楚烟哭了,似乎很伤心的样子。”

  心头微微颤,苏尘僵硬的转动着自己的脖子,将视线投到窗外,嘴唇微微蠕动了几次,却没有说出个字。

  “喂,这样下去,真的好吗?如果在不行动的话,你的未婚妻真的会被其他人抢走的,烟之幽兰,圣华的女神,不知道有多少的男子眼馋着呢。”

  传说  诸神之叹息4

  “那又什么样?”苏尘努力的摆出副冷漠的面孔,嘴角掀起丝嘲讽的弧度,“你觉得,我这样的话,有资格获得幸福吗?”

  眼神变,王飞扬认真的说道:“任何人都有获得幸福的权利,你也不例外。”

  “那么,我拒绝幸福!”苏尘也认真了起来,“我这样的人,辈子跟幸福无缘。”

  “你”王飞扬看着苏尘,为之愕然,“那件事情已经过去了五年多了,你还没有从阴影里面走出来吗?难道你真的想要辈子都活在那里面吗?”

  苏尘不说话,眼神,黯然失色。

  王飞扬还想要说些什么,但上课铃声却在这个时间响了起来,无奈之下,回到了自己的座位。

  而被王飞扬勾起回忆的苏尘,陷入了回忆之中,不知时间的流逝。

  呼!

  颗水球击中了发呆状态的苏尘,将他的回忆打断。

  “喂,那边那位,就算你新请了个可以陪你睡觉的女仆,但你也太嚣张了吧,居然敢在我的课堂上发呆。”

  嚣张的语言,粗暴的手段,除了那个唯我独尊的韩佳雅外,还有谁会如此揭苏尘的短。

  “女仆!”

  “讨厌,感觉真的很恶心耶!”

  “对啊,看起来斯斯文文的,没有想到居然会有这样的兴趣。”

  班上的窃窃私语,让清醒过来的苏尘有了种彻底想要掐死韩佳雅的打算。

  痛恨 被打破的安宁1

  下课,王飞扬带着暖昧的笑容走了过来。

  “哟,真正的男人!”

  “什么意思?”苏尘问道。

  “当然是脱离了处男,脱离了我们这样的少年,成长为个男人的你了。”

  “你想死吗?”

  “不要说这个了。”王飞扬扶了扶眼镜,说道:“刚才的事情,你考虑的怎么样,要去安慰她吗?我们圣华的女神。”

  苏尘将头扭到边,淡然道:“我刚才只是在想今夜的晚餐而已。”

  “那么,那个女仆到底是怎么回事?”王飞扬奇怪的问道。

  “晓韵姐请的女仆而已,经过了些误会,让老师有些误解了,就是如此。”

  “原来如此!”恍然大悟的王飞扬嘴唇微启,背后就被人狠狠的拍了下。

  拍!

  强大的力道让王飞扬踉跄向前迈出步,勉强抱持了平衡。“韩韩老师。”

  韩佳雅点点头,微笑着说道:“刚才我碰到了学生会的成员,他要我转告你,你们学生会似乎有什么会议要开,叫你快点过去。”

  “糟了!”王飞扬脸色变,勉强笑道:“今天要讨论交流赛的事情,我居然给忘了,那么我走了,老师,还有男人。”

  “你给我去死吧。”苏尘怒吼道。

  转身,几步间,王飞扬就消失在两个人的视线里。

  男人?不解韩佳雅好奇的看着苏尘,“他为什么要这样称呼你?”

  对韩佳雅极度不满的苏尘摇摇头,冷淡的说道:“谁知道啊。”

  “生气了?”看到苏尘的脸色,韩佳雅大笑了起来,神色没有点的愧疚。

  没心没肺,这是苏尘对韩佳雅的评价。

  “果然是生气了呢,还真是可爱呢。”把将苏尘从座位上拉起来,大声的说道:“为了表示我的歉意,我决定请你去喝酒,想喝什么,尽管和我说。”

  “我拒绝!”

  离开教室的王飞扬飞快的向着学院最高建筑那里赶去,那里就是学生会的地址。

  【嗯楚烟】

  快速奔跑中看到前面楼道的人影,王飞扬不由提高了速度,追了上去。

  “在想什么呢,这么入迷。”

  蓦然吃了惊,但楚烟看到王飞扬后,吃惊的神情又恢复了平静。“没没有在想些什么,飞扬同学也要去参加学生会的会议吗?”

  王飞扬苦笑,“当然了,我可是副会长啊,如果缺席的话,会长会杀了我的。”

  似乎想到了队长的性格,楚烟也不禁笑了起来,“说的也是呢,如果是会长的话,真的有可能呢。”

  痛恨 被打破的安宁2

  “不是可能。”王飞扬纠正了楚烟的说法,“是定会杀了我的。”

  尤莱雅,圣华学生会的会长,被成为历代学生会长中,最强悍的存在,手腕极度高明和强硬,将学生会打理的井井有条,蒸蒸日上,赢得了无数的口碑。

  但可惜的是,她的坏性格和她的能力完全成为了正比。

  爱捉弄人的她,曾经以各式各样的借口引发了学院暴动,最厉害的次,受伤的人数达到了十万人以上。

  为此,学院的最高理事会还曾经撤销了她的会长职责,但仅仅三天,学院就乱成了团,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尤莱雅再次上位,天后,学院正式恢复了平静。

  不过经过这次的事件后,尤莱雅也稍微收敛了些。当然,只是稍微而已。

  王飞扬与楚烟谈笑着,目光被紧紧的吸引在那张绝美的侧脸上,无法移开。

  似乎察觉了王飞扬的目光,楚烟抛过询问的目光。

  心慌的王飞扬不由快速移开了自己的目光,看着楼道窗户外的景色,不期然,接触到了个熟悉的画面。

  道路上,苏尘像只死狗样被韩佳雅拖着走。

  脸上的微笑在瞬间僵硬了下来,然后迅速隐去,脚步蓦然停了下来。

  楚烟向前走了几步后,才察觉到王飞扬的异样,不由停下脚步,转身,疑惑的看着他。

  “呐,你还喜欢着苏尘吗?”沉默的瞬间,王飞扬问去了隐藏了很久的疑问。

  楚烟微微呆,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是沉默的点点头。

  “即使他喜欢的是别人。”王飞扬再次问道。

  “不会的!”楚烟突然大声叫喊了起来,那个样子,仿佛被说中了心事样。“尘喜欢的只有我,不会喜欢上其他人的,因为因为我是他的未婚妻啊,我是将来是夫妻啊,这样温柔的尘,怎么可能抛下我,喜欢上其他的人呢。不会的,肯定不会的”

  遍又遍的强调着,楚烟仿佛想要将自己催眠样。

  “对不起,我还有些事情,先走了!”良好的教育让楚烟很快就发现了自己的失态,找了个借口,飞快的离开了这个尴尬的地方。

  直用眼神看着楚烟出了自己的视线后,王飞扬才缓缓将目光再次投向窗外,那个自己的好友身上。

  【只有你,无法原谅啊】

  紧紧的咬着自己的嘴唇,就算鲜血在瞬开从口腔中蔓延,王飞扬依旧没有察觉。

  没有发现被人窥视的苏尘和韩佳雅坐上钟点列车后,就宛如死水般躺在了张长椅上,这个时候,钟点列车的人并不多,空着的座位到处都是。

  痛恨 被打破的安宁3

  将苏尘的脑袋抬起来,放在自己的腿上,韩佳雅看着吃惊的苏尘,小声说道:“这是特别服务哦,就当是我今天的道歉。”

  感觉到后脑传来柔软的舒适感,苏尘并没有抗拒,反而闭上了眼睛,“嗯,谢谢老师。”

  破天荒的,韩佳雅感觉自己的脸蛋微微红了下,可惜闭上眼睛的苏尘并没有看到。

  这刻,两个人谁都没有说话,享受着难得的安宁时间。

  你的红颜,谁看的见,我为你忘记了昨天

  优美的铃声在下刻响起,打破了安宁的时间,韩佳雅顿时恨的牙痒痒。

  伸手抚摸了下镜片后,眼镜右边的镜片在刹那间射出道虚拟光屏,个看起来很年轻的中年人出现在光屏上,冷淡的看了韩佳雅眼后,说道:“立刻回家,我有事情要和你说。”

  这个时代,手机已经被淘汰,虚拟联网技术已经完全的成熟,韩佳雅的眼镜可算是件高科技的产物,不但可以但手机使用,就算是上网也没有任何的问题。

  这是个集手机电脑扫描仪等诸多科技为体的装备。

  苏尘也看到了光屏中的男子,不由起身,“老师,这就是伯父吧。”

  “什么伯父,只不过是个老头子而已。”韩佳雅瘪瘪嘴,主动将联系切断,低声道:“真是讨厌啊,原本还想要尝尝女仆厨艺的说。”

  收拾了自己发牢马蚤的情怀后,韩佳雅主动将苏尘又按了下去,说道:“今天是赔罪,在老师没有离开之前,你最好不要给我动,听到了没有。”

  “了解!”

  半个小时后,韩佳雅和苏尘分开后,就向着自己家的方向走去。

  韩佳雅的家就在居住区的北边,栋非常豪华的别墅。但如果和苏尘家比起来的话,差的就不是个档次。

  虽然苏尘的家很大,但韩佳雅并没有多想,脑袋里充斥着太多的问题,这样并不符合她的性格。

  “欢迎回家,小姐!”

  别墅的门口,大约上百名女仆排成两列,恭迎着主人的归来。

  这点,大约就是比苏尘家强的地方了,毕竟他的家里,只有个女仆。

  “老头子,我回来了!”大声呼喊着,进屋的韩佳雅随意将高跟鞋踢飞,换上了对舒适的人字拖。

  而被踢飞的高跟鞋,立刻被跟在后面的女仆收拾好,放在了鞋架上。

  “雅儿,快点过来,让我好好的看下。”

  客厅内,听到韩佳雅的声音后,个坐在柔软沙发上的美妇立刻站了起来,向韩佳雅走了过去。

  痛恨 被打破的安宁4

  “妈,都已经跟你说了多少遍,不要这样叫我了,我已经不小了。”韩佳雅不满的搂住自己的亲人,眉角却荡漾着浓浓的笑意。

  “哼,你还有脸回来啊。”阴阳怪气的声音响起,光屏上的中年人活生生的出现在韩佳雅的面前,坐在张单人沙发上,华贵的衣服被烫的没有点的皱纹,修长的手指交叉放在胸前,不屑的笑容看起来有着三分的寒意。

  美妇不动声色的捏了捏韩佳雅的手,示意她不要害怕,有事的话,她会担着。

  “不是你叫我回来的吗?”韩佳雅不满的向前走了几步,毕竟中年人,也就是自己那独裁的父亲。

  “我叫你回来,是兴师问罪的!”韩父加重了语气,狠狠的瞪了眼不争气的女儿,说道:“序文可是个好孩子,你却如此对待人家,你叫我这张老脸往哪搁啊。”

  韩佳雅据理相争,说道:“我这是为你好,如果你真的把脸搁下了,那我妈好不得急死啊,你愿意当个无面人,也得问问我妈同不同意啊。”

  “你你这个逆子!”

  “拜托,我是女儿身,可不是什么儿子。”

  从小的时候,韩佳雅就对自己独裁的父亲生痛欲绝,现在有机会落井下石,当然不会放过,老头子安排的相亲,她虽然无法逃避,但也没有次成功的。

  审问  误会的产生1

  “我决定了,三个月后,你就必须结婚。”

  独裁的父亲,在见过女儿的叛逆之后,终于下达了最后的通牒。

  “从今天开始,你每天都给我去相亲,然后选出你喜欢的人,如果你无法选出的话,我就会帮你选,三个月后的今天,你必须给我当上新娘子。”

  “凭什么!”韩佳雅冷笑,她也是个唯我独尊的人,怎么可能接受别人的摆布,就算是自己的父亲,也不行!

  “就凭我是你父亲!”韩父大怒,脸红脖子粗的说出了理由。

  “做你的美梦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