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9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愣,眉头顿时轻皱了起来。使用同样的攻击,是瞧不起人吗?

  但很快,修克就放弃了这样的念头,少年的优秀,令他谨慎起来。

  可以在瞬间构成领域的家伙,可不是什么白痴啊。

  轰!

  还没有触及修克,冲击波就在王座下的阶梯处爆炸了,庞大的黑色气浪瞬间将周围十米内的切完全的吞噬,所有触及到黑色气浪的东西,在瞬间被分解,归为最原始的分子。

  苏尘的嘴角,缓缓的弯了起来,慢慢的转过身体。

  “真是狼狈啊。”压抑着满腔的怒火,修克现在看起来确实和他说的样,微微有些狼狈。

  虽然躲过了刚才的爆发,但修克身上的衣服却有些破烂,原本华丽的黑色长袍,也是坑坑洼洼的。

  显然遭到了冲击波的波及。

  脸色阴沉的看着苏尘,修克突然开口了,咬牙切齿的说道:“小子,我会将你的灵魂放在火上烧烤,或者冰冻你的灵魂,让你生世后悔今天做的事情。”

  苏尘微笑的摇摇头,说道:“野蛮的做法,如果换成我的话,我会击溃你的灵魂,让你彻底的消失在这个天地之间。”

  从鼻子里喷出个音节,修克突然高高举起自己的右手,大声的吼道:“出来吧,位于王之顶端,曾经的圣骑士,守护属于你的荣耀。”

  宫殿,亮了!

  辉煌的圣光在瞬间照亮了整个宫殿,苏尘的领域被圣光压迫,不停的缩小,直到缩小了半后,才停止了下来。

  道圣光突然从天空降落,无数的光点围绕着圣光转动起来。

  接着,这些光点飞快的转动起来,构成了个朦胧的身影,刺眼的圣光,让苏尘微微眯起了自己的眼睛。

  朦胧的身影逐渐清晰了起来,洁白如雪的肌肤,金色的短发,这是个美丽的女性,浑身透着英姿飒爽的气质。

  构成  暗元素领域5

  而女子身上的铠甲却透露出她的身份,这是个女性骑士。

  从光点到女性,整个过程很快,几乎在苏尘的领域被压制到五十米的时候,女性就站在了苏尘的面前。

  眉毛轻轻颤抖下,女子缓缓睁开了自己的眼睛,这是无比纯净的眼神,似乎并没有丝毫的杂质,那仿佛可以看穿人心的翠青色眼瞳,让苏尘的心头微微跳。

  女子无意识透露出的强大气息,令苏尘不禁颤抖了起来。

  但很快,苏尘灵魂内的契约,发挥出了强大的作用,令苏尘安定了下来。

  “又是你,修克,你这个恶魔。”女子并没有立刻向苏尘发动攻击,反而怒视着修克,眼神中的怒火几乎可以烧毁切。

  修克冷笑,指着苏尘命令道:“干掉他。”

  说着,随手挥,就将被遗落在无头骑士身边的依兰之剑扔给了女子。

  “不会在帮你杀人了,你死心吧。”女子倔强的说道。

  “杀了他!”修克暴怒的大吼了起来。

  瞬间,苏尘清晰的看到,女子的脸色变的无比的苍白,身体不停的颤抖着,仿佛在极力忍耐着什么。

  【好机会】

  念头闪而过,苏尘瞬间将领域缩小到三米左右,浓郁的几乎像是个黑球的领域带着惊人的速度射向修克。

  这时,修克却笑了起来。

  “不可以!”女子悲鸣了起来,身体违背了她的意愿,单手抄起依兰之剑,脚步错,几乎在眨眼间就出现在苏尘领域的身边。

  超音速挥剑!

  出手   天使的强悍1

  修克突然召唤出了个古怪的女骑士,并与她展开了争吵。

  面对奇异的画面,苏尘闪电般的出手了,但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却让他惊骇欲绝。

  女骑士在大喝了声后,悍然出击,形如鬼魅般的速度,超音速的挥剑手段,无不展现出女骑士的强悍。

  面对着苏尘的领域,女骑士没有丝毫的停顿,手中的依兰之剑狠狠的斩了过去,在苏尘惊骇的目光中,剑尖突然大方光华。

  刺眼的金光令苏尘的领域再次萎缩起来,仿佛如同纸糊的的样,依兰之剑带着强横的斗气,将苏尘的领域分为二,然后摧枯拉朽般的搅成粉碎。

  强大无比的斗气直接将苏尘轰飞出去,狠狠的撞击在根石柱上,才停了下来。

  胸口的血液在这刻了起来,翻滚不休,直欲冲出咽喉。

  仅仅击,便破开了自己的领域,这个女骑士到底是谁?居然有着这样恐怖的实力。

  【难道真的和修克说的样,是圣骑士】

  【不可能吧,如果真的是圣骑士,怎么可能被修克说奴役】

  苏尘很清楚,修克在强,也不过是个贤者,碰到圣骑士这种人物,还是有多远就滚多远为好。

  但这个世界上,并没有什么知名的女圣骑士,所有顶尖高手,全部编入了教材,苏尘在里面并没有看到这个女子。

  【难道是隐世强者吗?不过为什么会有着淡淡的熟悉感,她到底是谁】

  惊疑不定的看着女骑士,苏尘手中的黑白之夜再次发挥出强大的作用,白色的光芒宛如母亲的怀抱,不停的抚慰着苏尘的伤口。

  原本断掉的骨骼,爆破的血管,在白光的治愈下,飞快的恢复着。

  “不要在靠近他。”女骑士紧张的对苏尘说道,脸色微微闪过丝关切,问道:“你没有事情吧。”

  苏尘淡淡的点点头,说道:“这点小伤,死不了人。”

  女子古怪的言语和行动,再次让苏尘感到了不对,脑筋飞快的转动了起来。

  “死不了人,死不了人。呵呵呵呵呵”修克阴沉的看着被白光笼罩的苏尘,嘴角弯起丝讥讽的笑容,“被个圣骑士击轰中,居然还说是小伤,你还真是个好人啊。”

  “修克!”女骑士愤怒的看着修克,奋力举剑就刺,但整个人侵入修克三丈范围内,就不由自主的软了下来,浑身无力的半跪在地面上,额头不停的出汗,浑身颤抖,仿佛在极力忍耐着什么。

  此时,苏尘也发现了自己身体的不对。

  原本被白光修复的伤口居然有着重新断裂的危险,股精纯的圣斗气盘旋在苏尘的体内,不停的游走,肆意破坏着苏尘的身体。

  出手   天使的强悍2

  原本霸道无比的白光,根本就无比和这种斗气相比,触既溃,只能不停的跟在圣斗气的身后,修复着苏尘裂开的伤口。

  这种既疼又麻的感觉,说不出的古怪,让苏尘吃尽了苦头。

  更加令苏尘惊愕的是,修克第二次提起,这个女子是圣骑士,世界最顶尖的强者。

  不过从两个人的行为和对话来看,仿佛修克掌握着女子的身体,并没有掌握着她的灵魂。

  不过,又有些不对,好像不是这样。

  玩弄灵魂的炼金师,果然有着苏尘所无法触及和了解的地方。

  “你很开心!”强忍着身体的不适,苏尘淡然的开口道。

  闻言,修克轻蔑的看了苏尘眼,说道:“我当然很开心,你要知道,掌握个圣骑士为自己效力,是多么荣耀的事情,这个世界上,在也没有比我还要奢侈的人了。”

  苏尘眉头轻皱,仿佛是对修克的话产生厌恶,扭头看着女骑士问道:“圣骑士,你的名字是什么,为什么要帮助修克,难道你已经忘记了骑士的美德了吗?”

  女骑士身体微微颤,突然退后了几步,和修克拉开定的距离后,才转过头望着苏尘,眼神微微闪过丝凄迷。

  这个眼神,令苏尘心头痛。

  很快,女骑士就恢复了刚刚出现时的坚强,郑重的说道:“我从来都没有忘记骑士的美德,即使我现在的行为已经背弃了骑士的美德,但我的灵魂永远也不会屈服,如果这是命运的枷锁,那么总有天,我会打破这个枷锁。然后”

  “杀了你!”女骑士平静的看了修克眼,宛如大海宁静的目光下,却蕴涵着无以伦比的杀意,大海深处的咆哮,令修克不由自主的微微颤抖了起来。

  “别别开玩笑了!”修克蓦然大吼了起来,指着女骑士咆哮道:“现在的你只不过是我的个玩偶而已,身为个玩偶,区区个玩偶,居然想要杀掉我,放肆,你太放肆了!”

  随着修克的大吼,女骑士的身体剧烈的颤抖了起来,脸色白的不像话,没有点血色的存在,即使比起那些只能够生活在夜幕下的吸血鬼也丝毫不逊色。

  看到女骑士这个样子,修克疯狂的大笑了起来,脸色狰狞而又恐怖。

  “即使你是圣骑士有如何,即使你曾经是千军万马的统帅又如何,即使你受到全世界所有骑士的敬仰又如何,现在你只是我的玩偶而已,依兰啊依兰,你要记住了,你现在的身份,我可是你最应该尊敬的主人才对。”

  【依兰,圣骑士依兰,曾经被称为最完美,最杰出的圣骑士】

  出手   天使的强悍3

  【怎么可能,她不是已经死了几百年了吗?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杀了他。”蓦然,声狰狞的话语,打破了苏尘的沉思。

  修克再次对被成为依兰的女骑士下达了命令。

  不管如何,不管这个女骑士是不是依兰,苏尘都可以肯定,自己绝对不是她的对手,仅仅击就可以破开自己的领域,将自己重创,无力再战。

  这样的实力,自己绝对没有丝毫的胜算。

  两者的差距,太大了。

  此时,面对着修克的命令,女骑士竭力抵抗着,但来自灵魂深处的威压,却让她差点崩溃,身体在缓慢的行动着。

  “哈哈哈小子,我现在让你死的明白点。”修克冷冷的看着了脸色苍白的苏尘,微笑着说道:“五年前,你的父母,就是死在依兰的手下,现在你也死在她的手下,还真是奇妙的缘分啊。”

  “什么!”依兰震惊了,惊讶的看着苏尘,神色不停的变换着,做着最后的抵抗。

  但越是抵抗,灵魂传来的痛楚就越是剧烈,仿佛要硬生生的将她的灵魂撕成碎片样,那种痛楚,不是任何人都可以承受的。

  “对不起对不起”

  身体违背着自己的意愿,灵魂的痛楚折磨着这个坚强的骑士,五年前悔恨的幕幕再次闪过她的眼前。

  那对无辜的夫妇,死在了自己的剑下,现在他们唯的孩子,也要死在自己的剑下。

  即使在坚强的她,也是泪流满面,不停的喃喃着,晶莹的泪水滚滚而下,滴落在地面,开出朵有朵灿烂而又短暂的泪花。

  “其实你不必这样伤心。”苏尘不忍的看着泪眼模糊的骑士,说道:“你根本杀不了我的,所以,不要太伤心了。”

  “哈啊?”修克仿佛像是看蠢蛋样看着苏尘,嘴角弯起嘲讽的笑容。

  深深的吸了口空气,苏尘缓缓闭上双眼,通过灵魂的契约,联系到那个最后的唯。

  睁眼,怒吼。

  “艾利儿!”

  响声如雷,滚滚散开,回荡在整个辉煌的宫殿内,传来无数的回音。

  话音未落,声巨响突然响起,瞬间覆盖了所有的回音。

  接着,股庞大的力量轻易的撕开了修克的领域,绝美的女子,展开三对羽翼的翅膀,温柔的将苏尘搂进了自己的怀抱。

  面对着这个突然出现的女子,修克和依兰惊讶无比,也震惊无比。

  尤其是艾利儿背后的三对黑色的羽翼,令修克失神。

  天使!

  这个世界上居然有着天使的存在,真的存在天使。

  出手   天使的强悍4

  修克无比震惊的看着美丽如画的女子,心中的思绪不停的翻滚着。

  “神眷之子!”面对着天使的存在,依兰更加震惊。

  从这里就可以看出,依兰和修克有着很大的差别。

  修克今年才百多岁,身为科技世界出生的人,他根本就不认为这个世界上有着天使的存在。

  而作为魔法世界的圣骑士,依兰更加的清楚,被天使如此呵护的男子,是怎么样的存在。

  神眷之子,可是魔法世界千百年来,最高贵的存在。

  任何人,都不可以冒犯神眷之子,即使他是世界的最强者,即使他是圣骑士,或者大魔导师。

  面对着抱着自己的艾利儿,苏尘有些无奈的苦笑了起来。

  从进入这里开始,艾利儿就察觉到了不妥,三番四次想要闯入这里,但被苏尘拒绝了,强行的令她呆在原地。

  他很清楚,也很明白,自己已经被卷入了死神游戏,需要成长,只有这样,才能够保证自己在这个荒唐的游戏中,活下来。

  直靠着艾利儿,可不是什么好习惯。

  但最后,依兰骑士的出现,令苏尘改变了主意。

  他很坚强,但却不傻,面对可以击就解决自己的圣骑士,如果在不叫救兵的话,可能会真的死在这里的。

  他可没有越级挑战圣骑士的把握。

  轻轻的咬破自己的手指,红色的鲜血顺着白皙的手指流淌,慢慢汇集在指尖,摇摇晃晃的形成滴鲜血后,缓缓的脱离手指,在修克贪婪的目光中,落入了苏尘的嘴里。

  精纯的鲜血,带着无以伦比的力量,顺着苏尘的嘴巴流入体内,化成股纯净的死亡之力,扑向凶狠的圣斗气。

  两者根本就不是同等级的存在。

  圣斗气虽然精纯,但在死亡之力的面前,就犹如河底的淤泥样,混浊不清。

  接触的瞬间,圣斗气被击溃,完全没有抵抗之力的被死亡之力吞噬。

  然后,死亡之力缓缓的渗进了苏尘的身体里,开始修复着他的身体,而白色的光芒则被逼出了体内,在苏尘的身体外面形成了股圣洁的光芒。

  “尊敬的上位天使大人,请原谅我的鲁莽,我并不是真心想要伤害神眷之子大人,而是”

  三对羽翼就是上位天使的象征,这点,作为魔法世界的圣骑士,依兰很清楚。

  碰!

  依兰话还没有说完,就被股死亡之力击中身体,犹如火箭样倒飞出去,路撞碎了十几根石柱,才停了下来。

  “伤害主人的人,都得死!”

  平静的语气内,蕴涵着无尽的怒火,庞大的威压铺天盖地般的展开,来自天使的威压简直就是灾难。

  出手   天使的强悍5

  咔嚓!

  没有丝毫的抵抗,修克的双腿齐齐断裂,整个人直接跪在了地上。

  冷汗,在瞬间侵占了修克的脸部,剧烈的痛楚让他痛不欲生,但偏偏无法出声,大张着嘴,却没有点的声音。

  股如有实质的力量压迫着他的胸膛,令他心寒欲狂。

  而此刻,勉强站起来的依兰却被惊呆来。

  上位天使对神眷之子有的只是尊敬,想要被天使成为主人,还早了几千年了。

  至少,在魔法世界的历史上,出现的神眷之子,没有个人拥有天使仆人。

  这是常识!

  能够让天使成为主人的存在,只有神!

  少年,他是神!

  时间,依兰也被自己的猜测给弄晕了。

  不过,她很快就清醒了过来,那个少年的身上,并没有神之威压,否则的话,自己即使被修克奴役,也不可能出手的。

  光是天使的威压,就可以让自己手脚难动。

  神之威压,足以让自己死亡。

  人与神的差距,可不是点半点。

  历史上,出现过不少挑着神的人,但无例外,全部死亡了。

  在神的面前,人就犹如蝼蚁样的渺小。

  蓦然,依兰从沉思中惊醒了过来,因为她感觉到有道目光注视着自己。

  是那个少年。

  心神动,依兰真心实意的跪了下去,“圣骑士依兰,参见神眷之子大人。”

  诅咒   领域的崩溃1

  天使的出现,依兰的背叛,令修克顿时陷入了深深的绝望之中。

  博览群书的他,当然知道,神眷之子所代表的意思。但就此死在这里,绝对不是他的意愿,他还有机会,还有底牌。即使无法战胜,也应该可以轻易而退。

  默默想着,修克声不吭,积蓄着力量。

  面对着依兰,苏尘不禁吓了跳,个传说中的圣骑士居然向自己下跪,这可是做梦都未必可以梦到的事情啊。

  不过

  【都有天使做自己的女仆了,被圣骑士下跪,也没有什么惊讶了吧】

  【如果自己说要艾利儿暖床的话,想必她也不会拒绝吧】

  龌龊的念头闪而过,苏尘有些心虚的看了艾利儿眼,却发现她正在紧紧的盯着另个方向。

  苏尘微微震,抬头望去,印入视线的,就只有双腿骨骼断裂的修克。

  被誉为暗黑第贤者的他,现在狼狈不堪,双腿呈现出个诡异的角度,灰头土脸的样子,很难和刚才贵族般的他联系起来。

  “杀了他!”依兰蓦然出声道,痛恨的看着现在的修克,说道:“神眷之子大人,打扰了死者的宁静,玩弄他人的灵魂,这样的人,不能原谅,请让他回归死神的怀抱吧。”

  苏尘微微苦笑了起来,低沉的说道:“现在死神大人可没有时间来管理这个家伙。”

  依兰微微愣,诧异的看着苏尘,不理解他为什么会说出这样的话。

  “说的没错!”修克突然高声叫嚣道:“即使死神,也没有权利审判我,能够审判我的,不是神,而是我自己哦。”

  顿了顿,修克冷哼的不屑道:“死神?算什么!”

  话音刚落,苏尘的眼神突然闪过丝诡异的黑色,周围的空间在瞬间扭曲起来,庞大的威压闪而逝。

  即使如此,修克全身的骨骼在瞬间被威压完全压成了粉碎,好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