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无表情,语不发凝视着王霸天,突然身上气势暴涨,股强大的威压直向王霸天身上压去,刹那间感觉到背上犹如有座大山压着自己,逼使着自己向对方屈服下跪。

  王霸天见对方不作回答,反而以强大修为的气势来镇压自己,此时倒激发出心中的血性,你要我伏首跪拜吗?

  我王霸天不跪天二不跪地,只跪自己父母,你要我出丑,我偏要反抗!

  迅疾运转体内灵力,瞬间流遍四肢百骸,霎时肉身力量突然大涨,昂首逼视对方默默抵抗着那强大无比的威压。

  抵挡片刻后,满脸已是大汗淋漓,双腿已微微颤抖了,硬是不愿屈服,咬牙苦苦强撑住。

  只是自己修为太低了,和封飞扬相比,根本不在同个层次上,约莫三息后,渐渐感到有点支撑不住的时候,骤然发现那股威压突然消失了,顿时觉得全身阵轻松。

  王霸天此时已经全身大汗淋漓了,脸色青白,目光冷意渐浓,双眼逼视着封飞扬。

  “不错!不错!小伙子,有太多的年轻天才在我的威压下能支撑住息也不错了,而你能够支撑住三息,实属不易,当得起天才的名号了。"

  第0005章小赌怡情考眼力

  ??

  王霸天听到这番话,心里才慢慢打消了日后寻仇的想法,也知道对方没有恶意,只是用这种令自己不爽的方式来测试自己。

  当下便施礼回道;“小辈侥幸而已,再等片刻如同他人般,更不敢以天才自居,小辈修为尚浅还需努力。”

  我才不要什么天才的称呼呢,太张扬死得早,低调才是生存之本,王霸天暗自嘀咕着。

  整个客厅的余下四个封家兄弟,也感到很惊异,想不到年纪轻轻有如此实力,微微瞥视了自家几个子女,还真没有几个在大哥的气势下坚持到两息,眼中微不可察隐藏着丝忧郁。

  封飞扬几个当家兄弟们,互相微微点头示意,算是认可了王霸天的实力。

  唯独几个年轻小辈,只是愕然下后,眼中有妒忌,也有不甘,更多的是浓浓战意。

  “小伙子,你的事我大概知道了,你对我封家有恩,我也不让你寒心,有恩报恩,有仇报仇,我辈修士亦当如此。既然如此,我给你块腰牌,想必你还不知道宗门测试时,还要块令牌证明你身份吧,日后我火云宗招收弟子时,应当顺利了。“

  ”至于其他之事,你还有不解的地方,你们年轻人在起,会让你更方便沟通。好了,清雅你们年轻人都下去多接触下吧。”封飞扬说完,右手挥,示意他们出去。

  客厅干少男少女们纷纷向长辈行礼后,离开客厅了。王霸天也跟随着封清雅他们走了出去。

  出了客厅后,在门前不远处的个转弯拐角处停了下来,封清雅对王霸天说道:“小兄弟,今日我们刚回家,前番月多的路途劳顿,你还没有好好休息,我先领你去休息,明日带你在封城参观番,了解下此处的情况,离宗门测试还有半月之久,也不必急在时,你看,如何?”

  王霸天觉得这样安排很好,之前数月直在荒山野岭里修炼,激斗妖兽,路急行赶路中,还真没有放松休息下1当即接口回道:“好,今日先休息,请你带路吧。”

  夜无话,翌日早晨,王霸天醒来,觉得神清气爽,无比舒畅。好久没有痛痛快快睡觉,感觉还真不错!

  这时候,听得外面道声音传来“小兄弟,能否出来,我带你到城内走番。”是封清雅温柔的声音。

  王霸天微微怔,如此之早,就来了。这女子才十六岁,少女时期就长得如此貌美至极,副成熟的身材,还真有点诱惑人呢。

  旦到了真正成熟年龄,岂不是祸国殃民的姿色了。更令男子迷失了心,不知天南地北。

  王霸天此时阵的想到,不过,她虽然貌美如花,极为诱人犯罪。想到自己是穿越来到这以实力说话,强者为尊的大陆,前世心性如铁的杀手生涯,早就想好了先奋勇向前,只想日夜修炼,其他暂时概不管。

  王霸天在房间内找来昨日封家送来的几套衣服,随意穿了套蓝色袍衣,便走出了房间。

  封清雅见他走了出来,凤眼亮,不停的打量着他。王霸天身新装显得英气飒飒,相貌俊朗,虽然年纪只有十四岁,可长得也不算矮,足有米七五左右了,骤然看,还真有些风流倜傥的公子相。

  王霸天见她面露异色,双眼不住打量着他,颇感诧异问道:“怎么了,我身上有什么不妥的对方?”

  封清雅听,察觉自己失态了,真恨不得自己钻入地下,老在他面前出窘,精致的脸庞上刹时娇红片,慌乱间连声说道:”没有,没有,我们走吧。外面还有我的兄弟姐妹们在等你呢。”说完,便扭头急急向外走。急切间差点踩住自己的长裙,踉跄几步,心下更恼羞不已,脸庞更红得似个粉嫩鲜艳的苹果。

  王霸天时不知她为何说完就急切地转身就走了,想不透她古怪之意,也没做细想,就跟着她走出去了2

  不大会儿,王霸天来到了封家几个三代年轻小辈面前,众人见王霸天已经到了,其中有个年纪有十五岁左右的少年说道:“清雅姐,他已经来了,我们到竞技场吧,还有半个月就要到宗门去了,以后我们就很难去次了。”

  封清雅此时脸色已恢复正常了,听那少年的话后说道:“好吧,既然你们如此留恋那地方,我们道去吧,你们不可惹事,最近宗门招收弟子的时期将近,来我封城有不少外地人了,王霸天,我就不再叫你小兄弟了就叫你名字,你说,行不?”

  王霸天嘴角露出丝笑意,说道:“行,听你的,我也不再叫你什么小姐,也直呼你名字了,那样叫你也有些生分。”

  封清雅精致的脸庞微微红,未见回答,领着干人走出了封府。

  路行来,王霸天没有说半句话,只听封家子弟说说笑笑交谈着,半个时辰后,就来到了他们说的竞技场了。

  王霸天放眼看,这是个很大广场。广场的正中,建筑了个高约有四丈的石台,石台两旁各有道石梯通向台面,台面大小有十数丈,显得空旷而威严,此时台上有两个少年在激烈地打斗,均赤手空拳相搏,道道气劲从拳中涌出,破空撕裂声传出,台外,台下围满了有百多人在观看。

  台上两人打得异常火爆,出拳都相当狠辣,此时还未见谁占优势,正是旗鼓相当,不相上下。

  王霸天凝视观察了番两人的搏杀,发现都对敌经验很稚嫩,出招过于小心谨慎,均留有三分守势。

  表面看来,实力相当,其实在自己眼里,显然那身着黑衣的少年出拳力量大点,身法也快速分,招式更轻松自如,旦时间长了,赢的定是他。

  王霸天虽然有点瞧不起他们对敌的经验不足,但在此时能观看这大陆的人厮杀,也能从中学到点东西3

  这时候突然听到封家个最喜欢说话唠叨的少年说道:“封九郎,你说这两人谁会输呢,要不我们来打赌,谁猜错了,谁就给对方五块灵石,怎样?敢不敢赌?句话。”

  “封八楼,你又想和我赌?,上次你赌输了,还有五块灵石没给,你先给了上次输的灵石,我们再赌,不然不赌。”个少年比那叫封九郎稍矮点,模样生得俊俏怒声地说道。

  叫封八楼的少年听他说这话,脸色变,急声说道:“谁说不给你啊,只是现在暂时没有,怎么给你啊况且上次本来是我要赌那人要赢的,你抢先了步挑了我看中的人。这次我们赌十块了,你赢了我下个月领月例的时候都给你,你究竟敢不敢赌啊,痛快”

  封八楼准备今日再赌把,赢了不但还了上次输的灵石,反而还有五块灵石可得,大不了输了还是先欠着,又怕对方不赌,便加大筹码逼迫他答应。

  封九郎听对方加大了赌资,双眼亮,少年心性怎能架得住自己的贪念,凭着往日无往不胜的惯例,岂能输给十赌九输的对方。当下说道:“九郎,你自己说的哟,这次是十块灵石,输了可不许耍懒。”

  封九郎听他答应了,心想这次赢回来,嘴里忙不停地说道:“当然,当然,我输了哪次不是给你写了欠条啊。”“哼!知道就好。”

  王霸天突然听到他们两人在旁低声交谈说打赌之事,颇感好笑,时也勾起了起好奇心想看看谁的眼力更好。

  “你们两人又在赌了,是不是家里给你们每月太多的灵石了,如果用不完的话,给我用也可以啊。”封清雅听到他们谈赌灵石的事,带着调侃的意味说道。

  “清雅姐,我们只是小赌怡性,大赌伤身我们是不敢做的。清雅姐,你要不要也参与份啊?”这话问得封清雅心里也是痒痒的,看台上两人的打斗情形,拿不定谁输谁赢,时也难以下决定。

  封清雅眼珠子乱转,突然看到王霸天,心里动,走到他身旁,精致的脸庞微微有丝红色,轻声柔语地问道:“王霸天,你看台上两人谁更有机会赢?”

  王霸天微微愣,想不到她会来征求自己的建议,便转头向台上凝视片刻后,缓缓说道:“我看那穿黑衣的少年,有可能要赢,怎么了,你也真的想赌灵石?”

  封清雅听到他这样问,脸色红只说道:“日后在宗门里,也有在竞技场比斗,相互赌灵石的。”

  王霸天听,懵了≮门也是如此?只沉吟片刻,就想通了此关键,也微微笑,不再言语。

  封清雅见他之微微思量后就知道个中原由,不禁为王霸天的灵敏反应之快,感到吃惊!时为他猜测到台上谁会赢时,充满了信心。不由冲口而出:“要不你也来赌次吧,看你是否猜得准?”王霸天摇头示意不想参合他们封家的小辈互赌,如果自己参与进去了,不是抢他们手里的灵石吗?

  封八楼此时正为台上谁要赢看了很久了,时难以下决定,听闻到王霸天说穿黑衣要赢的话,当即大声说道:“九郎,我赌台上穿黑衣的人要赢,嘿嘿,你只有赌穿蓝衣的人了。”

  此时干封家小辈在场有九人,都听到王霸天对封清雅说的话,时都未全信他说的话。

  这时再听到封八楼要赌那人时,不禁大吃惊,为封八楼的孟浪听信王霸天的猜测,脸色都变了下。

  第0006章豪赌

  ??

  封九郎哈哈声大笑后道:”好,我应了,就选定穿蓝色的人,说好十块灵石,不许反悔。“

  封八楼听九郎的话,想到以往每次都是他赢了自己的灵石,眼力极好,这次只是下意识地听了王霸天的测试,才不加思索选了黑衣人,此时封九郎也很坚定的选好人后,不禁对王霸天的判断生出怀疑了,时被问住了。

  目光闪烁不定,不由瞟向王霸天的脸上想看个端倪,见他脸色平静没丝毫波澜,给自己副稳重如山的感觉,让心里的丝犹豫立即消失了,心里发狠,不再迟疑,当即大声说道:“封九郎,我选定了,就是黑衣人,不悔改!”语气很坚定无比似的。

  封九郎很惊疑他先前的犹豫不定的神情,此时听回答之言,股死也不悔改的意思,倒把自己弄懵了,为何他如此镇定?不管如何,既然大家都选好了,唯有等台上二人的结果吧!

  王霸天对他们的赌斗没有任何意见,赌多赌少,不干自己的事,但极为相信自己的眼力。

  这时候封清雅见他们两人都选好自己的人选了,也在封八楼这方压了五块灵石,嘴角露出笑意对封九郎说道:“九郎,我也压了五块,不多,你输了不许赖了我的那份哟。”

  封九郎见封清雅也压在对方,脸色顿时急了说道:“清雅姐,你也看中那黑衣人了?我输了当然不会赖了你那份啊,就算赖也是别人的”

  说道这里,顿了下,又大声对着封家其余那些少年少女说道:“封大城,封倩如,封武当,你们都来压啊,我包你们定赢,你们也不想看看我每次都是赢了八楼的吗?”

  封九郎眼见清雅姐也压在对方,心里有点慌了,对自己以前赢八楼的信心有所动摇了,连忙拉家族的其他人下水,要输大家起输的心态,免得自己人很丢脸。

  其他封家子女,听他说此话,知道他总赢封八楼的事,对他也相当相信,就再也不犹豫了,纷纷压了五块灵石1

  时间大家都闹闹嚷嚷的对台上两人指指点点,颇为热闹。

  这时候,王霸天突然听到背后传来道不和谐的声音:“吆喝,这不是封家的人在这里吗?怎么又在这里赌灵石了,大家如果没有灵石的话,我这里还可以资助你们点,何必坑自家人的呢,真怪可怜的群封家人啊!”

  王霸天眉头微微皱,转身看见个身着红衣的十六岁的少年缓缓走来,背后有三四个家仆跟随着,相貌也算不丑,只是脸上露出是副讥讽之色,说话嘲讽,任人听了都极端不舒服。

  封清雅为首的干封家子女,见到此人,脸上均露出厌恶的神情,不屑的目光死死盯住那少年,嘴唇间蠕动着想开口骂他几句,又有些顾忌什么,嗫嚅着不知如何张口。

  封清雅迟疑了下,蛾眉微微蹙当即大声说道:“风常志,我们封家自己赌自家的灵石,管你风家什么事,吃饱了的狗,没地方泄食物,乱跑到我封家之地乱撒通,真晦气。|”

  那叫风常志的少年,听到封清雅的指槡骂槐的话,只是脸色微微沉,目光冷意渐浓,嘴里丝毫不改讥讽调戏之意说道:“这不是火云宗外门弟子的封清雅吗?生得倒是副美人相啊,樱桃小嘴吃香蕉倒还合适,啧啧,几时变得尖嘴利牙了?”

  封清雅听他说这番话,脸色时煞白,双肩不停颤抖,嘴唇嗫嚅半天才说道:“风常志,你流氓!你·····你·····”

  王霸天听了他们番对话后,知道双方往日有仇怨,听风常志说话阴阳怪气,语带讥讽辱骂封清雅,心里不免有点生气,见封清雅被他气得语不成句,微微瞥见其他封家子女都不敢还嘴。

  王霸天长长叹了口气,不得不出面地说道:“不知道那叫什么风常志,还风肠子呢,骂女子如此下流恶毒,不知有家教没有,我们在这里赌灵石,干你何事,有种我们来对赌如何,有胆量应战吗?”

  风常志正得意洋洋,骂得正爽,见封家的人不敢还嘴,突然有人开骂自己,还敢发出和自己单赌的话来,时没反应过来2

  寻声望去,见是个黑小子逼视着自己,不由得大怒:“哪里来的黑种,敢骂我本少爷,想找死不成,好,你既然想寻死,想赌吗?我大度让你先选,你如果赢了,我这里有五十块灵石就打发给狗了,如果你输了,你自斩手,你敢接吗?”

  封清雅他们听到两人开骂,对赌如此之大,不禁大惊失色,这不对等的赌约,王霸天赢了还好,输了就断手,而对方输了,只是灵石没有了,双方赌资根本不对等,这如何去赌?

  封清雅时大急,脸色剧变,害怕王霸天口快答应下来,立即说道:“王霸天,千万不要答应这不对等的赌约,你会吃亏的。”

  王霸天旦决定了要做件事后,是绝不反悔的,这时听到封清雅的话后,恼恨她们软弱的性格,当即脸色沉,大声呵斥她道:“封清雅,你看你们个个是什么样子,被人欺凌到不敢大声说话的地步,副窝囊相,怕他做什么?就算输也要输出人样来,哪怕死也要站着死,以往你们如何,我不知道,此时你们丢得起你们封家的尊严,我丢不起脸面,你们现在还这么年轻,行事就瞻前顾后,贪生怕死,生有何意义。”

  王霸天的番话语,犹如天空骤然发出道闪电,劈醒了封清雅丛人迷失的心,醒悟到个人应该持有的尊严,人生世,活出自我,活得精彩,就要有颗勇往直前的心,不畏惧前方的艰辛困苦,才走得更稳更远!

  封清雅他们时个个都热血澎湃,豪情大发,几乎异口同声说道:“好,答应他,我们不怕输!”

  王霸天见此情形,激发出封清雅她们的血性和情了,不再多语,脸色很平静地对风常志说道:“好,我答应你了,就怕你反悔,那我选台上那黑衣人。你敢赌吗?”

  风常志想不到对方还有如此魄力,敢答应这不平等的赌约,也为他刚才说出的那些话,激发出封家子女的血性,真为他那种不怕死的气势,震慑住了3

  时半晌,才目露凶光凝视了王霸天片刻,脸色凝重沉声说道:“好,你既然想找死,我成全你,我就选蓝色衣服的人。哼,你死定了。”说罢,也不等王霸天回话,转头直视台上那两人的比斗。

  此时封家子弟们心里都忐忑不安,焦灼地目光注视着到台前两人的战斗,马上分出结果来。

  可在这时候,王霸天嘴角露出丝笑意,目光却冷意渐浓。因为,王霸天看到了台上身穿黑衣的少年,攻击的拳势更猛烈,身形不见半点迟缓,对方的攻势在前者猛烈的攻击下,脚步已呈紊乱之迹象了,攻势大不如之前,凌厉少了几分。

  在半柱香后,败势已经完全看得到了,那穿蓝色衣服的人被对方的攻势打得节节败退,不大会儿,被黑衣人打倒在地爬不起来。

  果然王霸天眼力不错,判断极为准确,黑衣少年果真艰辛地赢了那蓝衣少年。

  台下封家子弟们全部欢呼起来,相互拥抱,热情似火。

  封清雅精致漂亮的脸上笑意如花,眼眸轻波流转,痴痴地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