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9 部分阅读(2/2)

加入书签

似乎更像是其它队伍的领地?

  而且似乎是支不弱于之前那队b

  的团队

  “消,这里的主人不会和外面那些小朋友样,那么容易冲动吧?”

  虽然很不想再去招惹别的队伍,但和人同样不想就这么出去挨打,在前进与退出之间,仅仅只是纠结了下,就选择了前者

  反正出了事都得只能靠着阐释者解封后的力量离开,结局是不会变的

  想通了这点,和人也没有什么犹豫的,在这种没有死亡威胁的情况下,本就没什么好顾忌的

  此外,体验下潜入别人大本营这种事,对和人来说也算是种新鲜的体验了

  这种事和人虽然经历的也不少,但大都是自己的大本营被人潜入,角色替换过来,乐趣也就自然而然地产生了

  兴趣来,和人认真了不少,避开路上那个又个报警用的陷阱,绕过条又条死路,和人终于成功地来到了比较高的楼层

  ‘真是麻烦呢,这种内部也装上了公共摄像头的建筑最讨厌了’

  回头看看那和迷宫无异的楼层,和人有些羡慕这个小队了,竟然可以找到个如此完备的据点

  能够形成迷宫,这在游戏中并不少见,最近只要是大些的楼房都装上了定数量的公共摄像头,所以建筑内部也不再全是多边形,但公共摄像头只能安放在公共场所,很多涉及个人隐私的地方是没有摄像头的,而游戏本身不会改造地形,只会直接把摄下的图像录入,没有图像的地方自然也只能填充以墙壁了,迷宫的形成也就由来了

  这幢建筑,奇就奇在不仅有不少楼层形成了迷宫,而且这些迷宫里还真有通向更高层的路,如此,只需要合理利用能力安装些简单的陷阱,就完全不用的其它团队的袭击了

  当然,出现和人这样的情况,那是纯粹的意外

  大约是因为是住宅区的缘故,高楼的上层只剩下笔直的通道,没有了尽头总是死路的岔道口和人也不再隐藏自己的身形,只是安静地行进

  沿途的房间全被封死,只剩下扇通向楼顶的铁门,打开之后,无论有什么,都会见分晓

  再次确认自己的体力值后,和人轻轻地伸出手,想要悄悄地推开铁门

  但铁制的大门有着木制门所没有的笨重,和人轻轻的推力,并没有让铁门动起来

  不过从门上传来的感觉来看,这道门并没有上锁

  稍稍用力,铁门终于沿着门轴动了起来,打开了条缝隙,让和人得以侦察门后的情况

  ‘咦?’

  想像之中的擅战队伍并没有见到,出现在和人眼中的,只有个带着淡金色的雪白身影

  白色面具,茶色的双眼,带着几分金属质感的白色骑士铠甲,柄暗红色的细剑,如果不是那系着飞扬雪白丝带的白色发丝,以及本应该垂直自脸颊处落下的长发被分出束,扎成发髻梳在脑后,和人几乎就弄错对方的性别了

  再仔细看,和人不淡定了,因为这个像女孩更像美少年的假想体,竟然坐在屋顶边上,低着头,捧着本书正认真地读着

  “天才,就是这样产生的吗?”

  看看黑乎乎的天,感受下那并不明亮的光线,和人眼中的|乳|白色假想体,时间变得无比高大

  也就只有这种在如此恶劣的环境中依然能够认真学习的人,才会成为日后名振方,开启个新时代的大科学家吧?

  眼睛渐渐适应了外界的光线,和人再仔细看,发现|乳|白色假想体手中的书,似乎有点熟悉?

  “咦?那不是今天我妹妹在外边的买的最新期的漫画少年么?”

  嗯,就这样,被惊了下的和人扶着门的手抖,扩大了缝隙

  废弃大楼的铁门自然带着“年久失修”这样的属性,开条缝还能保持安静,但想要继续打开门的话,就得考虑

  吱吱吱吱——呀———

  缓缓打开的铁门终于连门轴也开始了转动,已经连成片的斑斑锈迹在因杠杆原理而产生的巨大拉扯力的作用下伸张破裂化成了碎片,也产生了阵阵让人听起来牙酸的响声

  安静的环境被打破,|乳|白色的假想体如果只偷腥时被抓到的猫,手中的书没有丝毫犹豫地就被扔了出去,细剑在手,茶色的眸子在声音想起的第时刻就锁定了和人

  同时刻,许久没有出现的变迁发生了变化,瞬间,天空的阴云被赶到了东边,昏黄的天空载着个并不明亮的夕阳出现,黯淡的晚霞洒下金色的光辉,将白色的假想体衬托得无比神圣

  “呃”

  和人也没有料到自己竟然会犯这样的低级错误,虽然因为突然出现夕阳的缘故,和人看不清对方的目光不过,从对方肢体间那似乎对自己的不请自来相当恼怒的表现,和人忽然觉得,自己应该上去道歉?

  万里的晴空,绚丽的晚霞,只持续了短短的瞬,就被卷土重来的阴云撕扯吞噬,天空,再次黯淡了下来

  从打开的门后走出来,和人干笑着挥动着双手,示意自己无心战斗

  “我只是路过的,你继续!”

  随着暗下来的城市,|乳|白色的身影模糊了下后,慢慢变淡,最后消散开来而还没有把话说完的和人,却是发现道暗红色的剑光,跟随着不知何时跑到自己面前的|乳|白色身影,直指自己的咽喉

  暗红色的细剑与昙花现的黄昏,这是多年之后,依然站在游戏世界顶峰的对恋人,总是念念不忘的,第次相遇

  039险胜

  个错步向左退开,和人利用争取到空间,取出了逐暗者,拦下了攻击目标换成右肩的红色细剑

  叮——

  两剑相交,跳跃的火花闪而逝,|乳|白色假想体没有追击,只是在原地微微顿后,缓缓变淡,直至消失

  ‘这就是黄铯系的能力?’

  快速回转身子,连续挥动着白剑将来自身后的攻击拦下后,和人退向空旷的天台,因为连接楼顶的通道,已经被|乳|白假想体占据

  迎着对方那不怎么友善的目光,和人皱着眉头,仔细打量着对方手中的武器

  接近白色的假想体所用的武器虽然明显不如和人的逐暗者,但与和人的白剑硬碰数次,依然没有裂痕,想来并不是对方假想体利用制造能力临时造出的武器,而是与和人的黑色风衣样,是这个世界的“宝具”,不对,称其为强化外装更加准确

  发现了这点,和人知道靠着武器欺负对方的计划行不通了,而现在,唯的出口也被堵死,除开战斗并没有别的出路,形势对和人相当不利

  而且从刚才的交手可以看出,这个基本上还算是白色的假想体,期间带着的微微的黄铯也不是什么装饰,对方明显还有着妨碍系的能力

  这样的能力和人也是第次遇到,在这个现实中的能力大都带不进来的世界,对上这样的假想体,和人除了走步看步之外,没有什么特别有效的办法

  更加糟糕的是,这个以白色为主的假想体可是副骑士打扮,再加上那柄看就知道不简单的武器,说对方的近战能力不强和人自己都不会信

  这次,白色的骑士似乎也发现了什么,没有再使用那疑似幻影的能力,直接提剑向和人发起了冲锋

  空间不大的天台并没有留给和人回转的余地,不得以之下,和人也只能使用逐暗者进行隔挡

  叮——

  这次交手,进入的状态了两人都发现了个奇怪的问题

  那便是无论力量还是速度,黑色的假想体都落在了下风

  虽然对于和人这么弱感到疑惑,但白色的骑士并没有停下来问个究竟的意思,而是加大了攻击频率,利用自己的优势扩大战果

  叮叮叮叮——

  次又次从较传来的力量,让和人退后了步又步,已经接近了天台的边缘

  ‘不妙’

  和人当然知道这是怎么回事,自从使用过解封后的阐释者和逐暗者后,和人发现以现在假想体的各项素质明显并不能有效发挥出两柄芥正的力量

  最为明显的就是阐释者,虽然通过它和人能够得到无视地形灵活移动的能力,但期间产生的来自加速度的巨大拉扯力,总会让和人还没开始交战,体力值就先步开始降低

  假想体太过脆弱,导致解封后的力量不仅无法有效发挥出来,甚至还会伤到自己,这就是事实

  所以两次升级和人花费潜力点数强化的内容基本上与力量啊速度啊什么的无缘,就算剩下点零头,也被补到剑锋之身上去了

  只有先将体质强化到可以有效使用解封后武器的程度,和人才有更大的机会从近来眼前的战斗舞台上取得自己想要的东西

  而这样做的副效果,就是在这种完全没有想过解封的战斗中,和人和同级的游戏者比起来,弱上了大截

  感受着身后那高达数百米的巨大落差,和人知道不能再退了,脚尖狠狠在地上印出个清晰的印记,和人迎着白色假想体挥来的剑刃向天台的另边跑去

  只要回到楼里,利用楼层里狭窄的地形,和人还有胜利的机会

  不过那并不快的速度注定让和人无法及时避开白色假想体挥来的利剑,留下三成体力和左手臂,和人来到了骑士的身后

  没有因为疼痛而犹豫,早已蓄势待发的逐暗者向身后挥出,和人并不期望对方被击中,只求阻碍对方,给自己争取间回到下层的时间

  带着呼呼风声的剑,毫无停滞地划过了白色的背影,挥空了

  受挥空的剑影响,和人的速度并没有预计中的那样快,离洞开的铁门还有十余步时,白色的骑士再次出现在自己的前方

  ‘看来只有拼命了’

  带着这样的想法,两个假想体再次展开交锋

  噗——

  这是暗红色的细剑刺入和人胸膛时发出的闷响

  而乘此机会,和人也顺利地从对方的手中夺得了剑刃

  个肩撞,带着道血花,白色的假想体终于第次被和人击退,而和人也有了拔出胸口得的细剑并把它扔到边的时间

  使用强化外装必须先绑定,这样做的好处是就算强化外装被敌人抢到,也没法使用

  和人的拼命打法显然出乎了白色假想体的预料,假想体虽然也有和现实中相似的要害,但并不是被打到就直接死亡或者失去所有战斗力

  不过会失去大量的体力那是肯定的,和人只剩下不到成的体力槽就是最好的证明,至于随之而来的剧痛,嗯,和人表示无压力

  接下来的战斗就没有之前那么体面了,简单的说,和人把白色的女骑士推倒在地,双手用力死死地抱住对方,任凭对方如何挣扎也不松手

  虽然说这样的打法相当无赖,但效果那是出奇得好

  白色的骑士双手被和人制赚并不能做出决定性的击,而和人这边,虽说也没法攻击,但和人可是有着剑锋之身这样的属性

  和人有理由相信,被自己这样死死抱住的感觉,和掉在了满是钵渣的陷阱是没多大差别的,期间那足以让人痛到崩溃的感觉完全可以使对方失去反击能力

  于是,两个假想就这样个抱着,个被抱着,在地面上较起劲来

  不过和人明显小看了白色假想体的的意志,哪怕是剧痛加身,白色的假想体也没有哼出声来,只是鼓起小脸,闷声与和人纠缠起来

  没有了着力点,和人也只能死命抱着对方的同时,任由自己被对方的挣扎带动着,在天台的地面上滚过来滚过去

  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胜利的天平还是不可阻挡地倾向了和人这边

  ‘看来,是我赢了’

  估摸着白色骑士的体力马上就要降到,和人终于松了口气

  眼前黑,和人忽然发现自己失去了假想体的控制权,意识在瞬间被转移到了离地五十厘米的空中,视野的边角,带上了沉重的黑色

  再看,和人的视野中出现了浑身是血的白色骑士,正努力地用只手支撑着地面,试图站起来

  而另只手,则握着不知何时拿到的暗红色细剑,刺穿了自己的胸口

  看到这里,和人算是明白了,在挣扎的过程中,白色的骑士拿到了自己的武器,将和人连带自己刺了个通透

  所以现在的和人,理所当然地进入了等待复活的界面

  “咦?咦咦咦咦咦!”

  不管怎么说,事实就是事实,嗯,和人的无赖战术,并没有让和人取得最后的胜利

  那啥,似乎大家对我有点误解,为毛认为我要开?

  暧昧可以,但还是算了吧,个人认为我还没有写那啥的水平

  而且谁说当魔王就定要有的!这不科学!

  040战前准备

  “游戏中,最高的等级也只有3级,这不是游戏者们不努力,相反,是因为没有找到升到4级的方法

  不知何时起,这个可以让时间加速的游戏中,来源不明的传言出现:想到得到更强大的力量吗?那就冲破巡逻者的封锁,突入东京塔遗址,走上那螺旋的阶梯,取得那象征毁灭的宝物吧!

  于是,来自各地的游戏者们,都开始向着东京的中心区域聚集”

  “”点头

  “你倒是说话呀,还有,别用那么危险的东西架在我的勃子上!”

  面对看不出的白色骑士,被对方用暗红色的细剑架住的和人表示压力很大

  个小时过去了,和人也复活了,而中途离去的白色骑士也回来了,不仅回复了体力,还找来几个看不出材质的箱子屋顶唯的出口封死

  换句话说,如果不去依赖武器力量的话,只靠自己的和人无论怎么做也得至少再死上次才能离开这里

  唯让和人庆幸的是,对方暂时没有攻击自己的想法,不过和人知道这是白色的骑士在等自己解释,旦不对,架在颈边的利剑绝对能在第时间把和人的脑袋给卸下来

  但问题是对于和人的解释,这位看起来冷酷无情杀伐果断的假想体,除了点头后,再也没有其它动作

  不,应该说,能够用点头这种不会分心的方式来回应未知的游戏者,本身就是种以不变应万变的策略,但和人更愿意认为,与其说这个骑士杀伐果断,倒不如说成是天然,个有些害怕和其它人交流的天然!

  因为对方的注意力明显不在自己的身上啊

  “所以说啊”和人指了指还架着的细剑,“既然大家都没有战斗的想法了,先把这个拿开行么?”

  白色的骑士低垂着头,把自己的表面隐藏在阴影之中

  “看到了?”

  “哈?”

  看到了?我有看到什么吗?

  和人愣,然后开始回忆起开战之前的情况

  “哦,你是说之前你在屋顶看的那本漫画呀”

  茶色的眸子闪了闪,发出了危险的光芒,和人本能地感觉到自己似乎说到了要点上

  “我什么都没有看到!”

  个打滚,和人在细剑动起来的同时离开了危险区域

  “而且算看不懂也没有什么好在意的,我妹妹买那样的书还不是因为上边有画得很可爱的漫画而已!”

  “”

  白色的骑士终于抬起了头,默不作声地,握紧了手中的剑,也让和人知道,自己似乎说了不应该说的东西

  “所以都说了我不是来打架的啊”

  经过番颇为艰辛的解释后,和人终于把白色的骑士拉进了自己的队伍

  孤身人的话,除了自保根本就没有多少余力去争取那更高层次的力量,和人承认,自己小看了其它的游戏者

  在大比例的加速特性下,和人在这里最大的倚仗——丰富的战斗经验带来的优势将越来越鞋几十上百年的经历,足以让那些在现实中还没有上学的孩子,成为名优秀的战士

  于是和人有了把白色的骑士拉入自己这边的想法

  似乎彼此都有着不依赖他人,独自面对切的信念,在和人的坦诚邀请下,白色的骑士,

  ‖答应与和人组队前往旧东京塔遗址

  简单的自我介绍后,和人对于自己未来段时间的伙伴有了定的了解

  ‖得到这个游戏的时间比和人要早,因此在游戏还没有完善之前,不仅成为这片区最为顶级的b

  ‖也从游戏系统的缺陷部份得到了不少关于游戏本身的资料,利用这些资料,这个现实中似乎与和人同岁的女孩,在其它的团队划分出“地盘”之前,就把这栋大楼改造成了自己的城堡,因而直至现在也能够凭借人之力在这个暴力渐行的世界生存下来

  虽然说得简单,但和人完全可以想象其中的艰难

  如果不是因为独自行动成功率过低,相信习惯依赖自己的双方都不会同意组队的决定

  没有协同战斗的经验?这个好办,在灭掉追杀自己那个小团队后,和人又带着自己拉来的队员扫荡了好几个实力不错的队伍,总算是避免了在战斗中出现误伤的情况

  这期间还发生了个小小的插曲,在请教了白色骑士之后,和人总算是找到了个真正意义上的商店

  个小小的角落,个不会攻击人,能够听懂你意思的人形公敌,个约在40寸大的屏幕,构成了所谓的商店

  满怀期待地进去,不到分钟,和人的心里就只剩下失望了

  原因无它,与之前那个伪装成商店的陷阱相比,这个真正的商店,太普通了

  装备虽然有,但在那微弱效果与夸张价格的对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