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8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路的探索就告段落了,最近桐人在现实中有了些烦恼。

  首先是被自家母亲发现自己“小小年纪沉迷网络游戏”,找到自己进行了好几次爱的教育,威胁利诱卖萌撒娇齐上阵,差点就在自家儿子面前哭出来了,对自家母亲的节操已不抱期待的桐人不得不妥协,把游戏时间消减小半之,并且转移到了晚上。对此,虽然女孩并没有反对,但白天陪家人,晚上杀小怪,这种日子真心不是人过的,几天下来,桐人已经能够从自己镜中的脸上找到黑眼圈了。

  ‘要是在那个世界中能够好好休息多好。’

  时间加速四位数的情况下,在游戏的世界几天几夜不睡觉也不会感到疲惫,可想要在里边睡上觉却是没可能了。

  更加让人不能接受的是,游戏中精力上的消耗,回到现实之后依然存在,有好几次桐人在半夜登出,然后觉睡到第二天下午,害得自家的母亲以为自己儿子小小年纪得了绝症。

  现在的桐人是真的心有余而力不足了,3岁孩子的躯体,根本没法长期承受熬夜的摧残,好在女孩非常体谅桐人的情况,并没有因此不乐意。

  不过就算有什么不满桐人也没法理会了,因为在学会了走路和说话后,小小直叶开始整天黏在他的身边。

  “哥哥!哥哥!你看这个!”

  目前为止,小直叶最喜欢的是沙画,抱着个小小的木桌,跟在桐人身边,坐就是整天,而对于自己的妹妹桐人自然不可能直接无视,所以几天下来,他已经完全不抵触些非常幼稚的行为了。

  “嗯,这个太好看了,妹妹你好厉害!”

  比如对着那张据说画的是自己,而看起来完全符合哥斯拉审美观的脸,桐人已经可以毫无压力地对自己妹妹的绘画才能大加赞叹了。

  除此之外,私下桐人也正式开始了学习,虽然他的知识储备不少,但活在这个科技水平远超过去的时代,光靠脑袋里边的存货已经无法应付了,再加上某些在自己认知中已属于黑科技范畴的东西在这里真实存在,桐人必须早作准备。

  不过网上能够接触到的内容实在是不多,至少明面上,桐人没有找到任何能够影响时间的技术。

  又是小半个月过去了。

  ‘没关系,我的时间还有很多,只要真的存在,我绝对能找出来!’

  这样想着,送走了又个白天的桐人躲在了床上,摆了个舒适的姿势。

  刚登入,女孩那充满朝气的声音就传了过来。

  “桐人~~,快来快来,我发现了个新的伙伴哦!”

  016公测开始啦~~

  这是个青灰色的假想体,块头不小,个子也比桐人的黑色剑士要高。

  “你你好,我我叫

  -

  ”

  不过假想体之下的操纵者倒是意外的怕生,在被若宫惠拉过来做自我介绍时,也努力地与桐人保持着距离,很是拘谨。

  “声音大点啊,大个子!我们都是伙伴了,别这么怕羞呐!”

  对于新伙伴的表现,女孩不是很乐意了,厥着嘴,掂起脚掌拍到对方的肩头。

  桐人倒是松了口气,看了看叽叽喳喳说个不停女孩,心说总算是遇上了个正常的3岁小朋友。

  “我是你的另个伙伴b-b

  你是什么时候来到这儿的?”

  “我”

  和个正常的3岁小朋友交谈其实很简单,哪怕对方非常怕生,也不过是多费点时间讲上几个小笑话的功夫,十分钟不到,桐人就摸清了对方的底细——新人,做了噩梦之后第次来到这里就被若宫找到的新人。

  毕竟已经很晚了,结束谈话之后,这个新人就已经开始泛迷糊,而正好发现女孩似乎想对自己说点什么,所以在约定好下次见面的时间后,桐人送走了对方。

  “有什么需要告诉我的事吗?”

  对于若宫那早熟得异常的性格,桐人还是比较放心的,就比如之前没和自己商量过就拉过来的伙伴,桐人自己也很满意。

  “嗯,是的~~,最近桐人你老是不在,我个人没事的时候只能去附近的街区狩猎咯,然后啊~~,今天在你来之前,我已经遇到了三个和我们样的假想体了!”

  “三个?这么多??”

  之前的日子,桐人和女孩自然也有经常巡视自己活动的区域,个多月下来,没有发现任何其它游戏者的痕迹,这让两人度认为这个游戏的资格选择非常严格。

  现在看来,之前没有遇到更多的同类完全是因为被当作了第批小白鼠,现在,这个游戏运行得不错,开启更多功能的测试了。

  简单地来讲,就像是个内测没问题的网络游戏,正式开始公测了样。

  “呐呐,可是可是呀,我遇到的这些同类,并不和我们样呢!”

  说到这里,女孩骄傲地挺起小胸脯。

  “他们和我们不样,根本没法在这个怪兽到处走的世界生存啊!”

  嘴角止不住地上扬,看来女孩本身并不欢迎这些外来者。

  “我遇到的第个假想体是个小女孩,个子很小不说,被公敌追上了还直趴在地上哭,没有任何反抗就被公敌杀掉了,死了之后没有复活标志,应该是被踢出这个游戏了。”

  “第二个假想体是个超级大个子,比我还要高三个脑袋,但是个头很大,胆子很小,被公敌追得到处跑,但那个坏蛋太坏了,看到我之后,竟然不管公敌直接跑过来想要杀掉我!要不是我最后成功用出了心念,死的就是我啦~~当然,最后那个讨厌的大个子被我杀掉之后也没有复活的标志哦~~”

  面对着桐人,女孩脸上的笑容非常的纯粹,依赖信任崇拜,各式的感情汹涌其中,但发现女孩在说到自己亲手结果了个游戏者之后,笑容竟然依然那么无邪,桐人的眉头开始皱了起来。

  ‘喂喂,若宫,你的心也太阴暗了点吧!你可是理所当然地杀人了啊!难道点心理负担都没有吗?’

  当然,让对方失去相关记忆永远无法回归这个游戏,这远没有真正杀人严重,但就算是游戏,那种完全不在呼的状态也不应该出现在个3岁的孩子身上。

  ‘不行,接下来必须注意下若宫的心理状态了,明明我们相遇的时候不,不对,就算是我们相遇的时候,这孩子也能够面不改色地挖出公敌的内脏!她,在现实中到底经历了些什么!’

  桐人心中的想法女孩自然听不到,炫耀了下自己的战绩,小小地满足了自己的虚荣心后,女孩继续道。

  “接下来遇到的就是我们的新伙伴啦~~,因为心念我用得并不熟练,所以杀了那个大坏蛋之后,我伤得很重,已经打不过后边追上来的公敌啦~~然后在逃跑的时候

  出现才把我救下来,就像桐人样哦!”

  “嗯嗯,小若你做得很好哦,就算出现了许多同样的玩家,真正能够成为我们伙伴的其实很少,这次找到了个能够成为伙伴的游戏者,值得表扬!”

  几十年的相处,这种很亲呢的举动桐人也能够做出来了。

  “当然啦!我可是桐人最好的搭档呢!呐~呐~,接下来我们应该怎么做呢,桐人~~,对了对了!等处理完这件事,我们再和上次样,来个郊区探险好不好!”

  “喂喂,上次探险用的时间可是现实中的整整两个小时啊!来次我就得睡到第二天下午了!今天我们就确保我们的领地里边没有别的同类就可以了。”

  “唔——”

  听到这儿,兴致勃勃的女孩失望了,不过能够理解桐人处境的她没有闹别扭,选择了接受。

  “没关系啦,我有的是时间,那么下次吧,等桐人你下线后剩下的就交给我吧!”

  “我说你呆在这个游戏的时间太多了吧,如果我没记错了话,最近几天你每天呆在游戏里的时间都在12小时以上吧?你的家人不会管你吗?”

  仔细这么想,虽然从某方面来讲若宫是个值得依赖的伙伴,但是作为个3岁的孩子,这个女孩身上的异常,实在是有点多。

  “我的家人吗?这个不提也罢,爸爸妈妈太忙,可没时间管我呢现在就不说这个了,我们去附近的几个登出点看看吧!”

  女孩并不想谈论自己家庭情况的话题,已经猜到了什么的桐人犹豫了下,也没有说什么,相处了这么久,两人之间依然有不少没有分享的秘密。

  “总之,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尽管跟我说,我们是伙伴,不对吗?”

  是的,哪怕只是个游戏里边的伙伴,只要你开口,我定会帮忙的。

  “当然啦~~,我们可是伙伴呢,有什么需要我肯定会告诉桐人的啦!现在我们出发吧!不管之后发生什么,我们的家可不允许被那些外边来的人糟蹋呢!”

  边说着,蹦蹦跳跳的女孩边哼着歌跑到了前边,留给桐人个活泼的背影。

  而桐人也只有无奈地摇摇头,整理好自己的装备跟上,当然,也没忘回头看看身后那幛与众不同的小别墅。

  干净的地面,平整的苗圃,雪白的墙壁,这原本是个卖强化外装的商店,被桐人买下之后,经过女孩数十次的修整才得以建立起来。虽然因为商店的属性,不会受的影响,但只有房屋内部的空间才能拒绝无关人士的进入,外部的空间仅能阻止公敌靠近。而门前那排精心修理过的花坛可是花费了女孩大量的时间,所以女孩非常急迫地想要确认自己家户外装饰品们的安全。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嘛嘛,最近多刷点存在感~~

  017有天灾,更有人祸

  :标题可以解释作者潜水的原因~~以下正文~~

  亡羊补牢不是什么美好的经历,防患于未然总是很有必要的。!

  绕着平时活动的几个街区转了大圈,等真正意义到游戏者大爆发这个问题的严重性时,两人已经被各种麻烦缠上。

  首先是系统环境的恶化,平时那些完全是给自己送点数的低级公敌现在成了稀有动物,而数量增加了好几倍的高级公敌在系统的干预下,不仅体力槽多出大截,还学会了群体活动——要不是女孩见机不对及时改变了地形,这次“例行”巡视就要躺尸了。

  “桐人!怎么办!厉害的大怪兽这么多,以后没法出家门了呀!”

  再次遇上被高级公敌包围的情况,虽然提前做足准备的两人解决起来并不算吃力,但直都把经常活动的街区视作自家领地的若宫却是高兴不起来。

  别看现在这么轻松,那是因为有桐人这个能抗能打的主骨心在,平时大部份时间,在线的可就她个人,而在单独人情况下遇到这种突袭的话,女孩可没有战胜对方的信心。

  “所以如果想保护好我们的领地,那你就得变得更强咯!”

  对于公敌的变化桐人并不在意,毕竟只是段没有智慧的代码,敢捣乱直接灭掉就行,真正让桐人担心的,是那些突然多出来的同类。

  从已知的消息可以看出,这些新玩家都是在这两天得到的游戏,但现实中的两天,放到这里却是好几年的时间差。

  纯洁如白纸般的孩子,可塑性是惊人的,几年的时间,可以让他们成长为懵懂的少年,也可以让他们沦落为只知杀戮的野兽,考虑到这个游戏对待玩家那完全称不上友好的态度,几年下来,后者出现的机率大很多,懵懂的孩子在这个世界可是没法生存下去的。

  路行来,刚好印证了桐人的担忧。

  除了智力提高学会群体行动的公敌之外,向着两人发动袭击的还有几个颜色不尽相同的人形假想体,会说话,也会使用技能,其游戏者的身份完全能够确认。可惜,只剩下了杀戮意识的他们完全没有交流的可能性。

  “你好~~我是住在附近的-

  你叫什么名字呢?”

  每次和这些人形野兽搭讪的都是若宫,成功招揽了个伙伴的她对于这种事很有兴趣。

  而每次被搭讪的假想体回答得总是大同小异。

  “杀了你!杀掉!”

  接下来发生的事就比较暴力了,在桐人的指导下,实力高出对方数个档次女孩几下就将这些热情好客,就是脑子不太清醒的同类变成死亡标记。

  “到这里就行了,我们走吧。”

  女孩的表现桐人自然是看在眼里,满意地点点头,不过并没有同意女孩留下等对方复活之后再次击杀,直到将对方永远地驱逐出这个世界的提议。

  “没必要把多余的精力放到这些连自己是人类都忘记的孩子身上,现在的公敌越来越强,这些连思考都忘记的孩子就算不管他们也活不了多久的。”

  这是大实话,没有理智的假想体战斗力实在不值得期待。

  ‘和他们比起来,让你把杀戮同类变成种习惯才是真正可怕的事啊’

  桐人的心思女孩虽然猜不到,但对方那实实在在的关心她还是知道的,所以在犹豫了下之后,女孩乖巧地点点头。

  “唔——好吧,既然不让教训这些坏蛋,那我们去找可以成为伙伴的游戏者怎么样!”

  “嗯,这个可以有!”

  桐人是真心希望找到更多的伙伴,最近他的麻烦事有点多,没有多少时间陪女孩在这个危机四伏的世界打发时间,而直都比较黏自己的女孩却坚持约定时间,总是在自己上线的第时间出现,再加上心中的愧疚,给女孩多找点玩伴他可是举双手赞成。

  能够成为伙伴的游戏者,当然是指那些进入游戏没多久,还没有在公敌的攻击变得只知道杀戮的假想体了。

  那么,换个思路,按照个假想体的初始超频点数100点,复活时间1小时算,桐人要找的假想体,是进入这个世界不到天的假想体,换算成现实时间就是进入游戏分半钟以内被找到。如此苛刻的条件下,想要在这个和现实时间完全脱轨的世界找到新的伙伴,很有大海捞针的味道。

  围着附近的街区又绕了好几圈,仔仔细细将每幢高楼废墟寻了个遍,期间还有惊无险地解决了好几拨袭击的公敌后,就连非常执著的女孩也想放弃了。

  “没关系的,我们今后还有很多时间,耐心多转几次,总能找到的。”

  安慰着心情低落的若宫,桐人也开始苦笑。

  “不过今天我们也不是毫无收获,不是吗?你已经找到个很好的伙伴了,相信我,今后我们定能找到更多伙伴的。”

  连番安慰之下,女孩的心情总算好了些,但看看时间,桐人自己却不得不先下线了。

  迎着女孩那依依不舍的目光,桐人的心也有点纠结,有心留下来,但想到母亲和妹妹那方式不同的关心,却还是狠下心,向着望着自己满仍期待的女孩挥挥手,登出了游戏。

  ——————————————————————————

  眼巴巴地看着唯的依靠离开自己,女孩愣了愣,在她的心中,只要自己做出可怜的样子,再稍稍暗示下,心思缜密的桐人总会无奈地留下来陪着自己。

  可没有想到觉察到了自己的心情后,桐人竟然会反平日,直接离开,真的只留下她个人。

  明白自己的处境后,难以平复的委屈涌上心头,泪水,不知不觉划过脸庞。

  “桐人连你也要离开我吗?”

  无力地倒在冰冷的地面,女孩再也没有了寻找新伙伴的想法。

  女孩直没有告诉桐人,今天早上,自己的父母当着自己的面彻底撕破脸,爆发了最为激烈的次争吵。

  之后,夫妇完全没有顾忌到边的女儿,各自收拾好行礼,先后出门,到现在都没有回来过。

  女孩也试图离开这个家,却发现自己失去了开门的权限。趴在窗台前,看着三层楼之下的街道,她终于意识到,自己,被困在了这个家里。

  曾经的噩梦,真的成为了现实。

  ——————————————————————————

  远方,废墟间不起眼的角落中,个静止的阴影,也悄悄地动了起来。

  018升级后该换地图了

  另边,回到现实中的桐人,遇到了麻烦事。

  深夜醒来,第眼看见的是自家母亲那气恼而担忧的目光。

  ‘不妙了啊~~看这样子是生气了吧。’

  情况有些糟糕,这种表情的母亲桐人可没有见过,而在他的记忆中,自己的母亲从来没有向自己的孩子生气。

  不过现在这方面的记忆很可能不再是空白了,毕竟,在之前答应母亲不再接触虚拟游戏世界的他,可是被抓了个正着啊!

  “小桐人!不是答应妈妈不再沉迷网络游戏了吗?为什么,这么晚了还在玩啊!”

  打开床边的台灯,柔和的光线突兀在深夜出现,刺得桐人的睁不开眼睛,不过,他还是发现了母亲那突然变得内疚的表情。

  ‘喂喂,这又是什么情况?’

  已经做好承受母亲怒火准备的桐人表示不懂了。

  “对不起,桐人,我知道之前我和爸爸没有时间照顾你是我们的责任!但是,请不要这要这么不爱惜自己好吗?我和爸爸直以来都是爱你的!”

  母亲这么说,桐人倒是想起来了,之前刚出生的时候,自家公司还处在飞速成长的阶段,每天都有许多事做,所以自己出生后年多的时间,几乎没有和父母见过面,每天陪着自己的只有个面色慈祥的保姆和神经连接装置。

  嗯,虽然个人感觉是比较孤独,但桐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