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6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起昨天自己身处的同样脆弱的场景,桐人发现自己对这个奇怪的游戏更加在意了。

  明明都是以现实的地形为背景,为什么不把建筑的强度设定成和现实中样?

  只是这样的小事并不能吸引桐人过多的注意力,因为自己房间在游戏之中与现实布局相差无几的问题,还压在他的心头。

  和想象中的不同,仔细看,桐人发现本应放着好些家具自家客厅只剩下片光秃秃的平地,至于顶部更是粗糙得只能看出多边形。再仔细看,靠近落地窗位置的那个方桌和四个木头椅子引起了桐人的注意。

  ‘游戏当中布局和现实相似的部份,共同的特点,似乎都是在靠窗的位置出现呢换句话说,这里地形蓝本的采集方法,用的是公共摄像头!’

  站到每个布局相似的位置,进行再三确认后,桐人心中已经有了定的结论。只是得出这个结论后,他的心情依旧压抑。

  所谓的公共摄像头,是十年前,为了实现24小时保障国民安全,在所有的公共场合安装上的监视设备,虽然最开始因为涉嫌侵犯个人隐私受到质疑,但在公共摄像头的帮助下接连预防了几个性质恶劣的案件之后,这政策得到了全面推广。直到现在,整个东京大大小小的街道以及学校医院等公众场合,全部在摄像头的观察范围之中。

  也只有通过公共摄像头,才能在游戏中还原出几乎可以说是和现实样的战斗场景。

  只是,公共摄像头作为政府长期以来的重点建设项目,其安全机制和监督机制都是非常完善的,加上神经连接装置的普及和社会舆论的加强,监守自盗这种事发生的机率不大,而如果是有人通过非常规手段取得公共摄像头使用权在这种能够与国家机器对抗的势力面前,桐人什么也做不了。

  带着深深的无力感,步步走出那个造型被改成小型城堡的家,桐人看着自己走过之处留下的连串脚印,有些头疼。

  “吼——”

  桐人的对面,个人形公敌正站在宽阔的石板街道上,神色不善地看着出现在自己面前的黑色剑士。

  “”

  桐人没有动,不过脚步交错之间,已经进入了战斗状态。

  “吼——”

  公敌的耐心似乎也不错,或者说是因为智力不高所以不会主动进攻,看见桐人没动,人形公敌时也没有主动发动攻击。

  于是两个身高相当的身影就在街道的上对视着。

  看了看公敌之前在地面移动时留下的痕迹,大约是想到了什么,桐人忽然跨出小步。

  然后公敌就马上咆哮着以最快的速度冲过来。

  面对着飞奔而来的公敌,桐人不进反退,不紧不慢地向后退出小步。

  个呼吸的时间,已经来到桐人身前的公敌挥起了巨大的手掌,向着桐人拍下。只是,这个动作进行到半,随着桐人的后退,公敌似乎受到了什么限制般,硬是停止的攻击的动作,取而代之的是声愤怒的咆哮。

  “吼——”

  “搞了半天,原来这种危险的生物还有活动范围呢,果然游戏就是游戏吗?”

  盯着直怒视自己的公敌,桐人抽出逐暗者顺手给了对方剑,发现就算是受到攻击,公敌的活动范围也没有变大后,这才完全放松下来。

  只要掌握了公敌的活动范围,完全可以让公敌打不到自己,而自己的攻击地能给对方千万伤害,最终击杀公敌取得点数。

  虽然初看这个设定会觉得非常奇怪,但联系之前的结论仔细想也就并不奇怪了,依照启动这个游戏那苛刻的要求,现在能够进入到这个游戏的玩家最大也只能是3岁左右不明事理的小孩子,如果不限制公敌的活动范围,恐怕这些年轻过头的游戏者根本无法成长,在学会这个世界的生存法则之前,百分百被公敌夺走游戏的权力。

  不论游戏的制作者最终目的是什么,需要成长起来的游戏者是可以肯定的,不然,上哪儿去找免费的“实验品”?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呃,表示我的点女良帐号被盗了,所以暂时管理不了书评区,其实大家的评论我都在看的。君次发这么多评论真是辛苦你了,听说你想要龙套?直接把设定发给我吧。

  006探索,没有发现

  不论是过去还是现在,桐人都说不上是天才,不能在7岁时帮助侦探叔叔侦破命案,不能在16岁时成为天才魔工技师,也不能在18岁的时候成为维克多·孔多利亚大学脑科学研究所的研究员。

  桐人的直都很平凡,平凡的他之所以能与全世界为敌,除了来自神明的恩赐外,还有他不懈的努力。

  为了变强,桐人已经记不清自己在训练场上度过了多少微亮的黎明和静寂的夜晚。当其它人还在为自己的弱小而悔恨时,桐人已经默默地开始了自己的练习,因为他知道,他的天赋完全比不上他所代替的主角们,但为了改变既定的命运,他却必须比自己替代的主角更强才行。

  所以在败涂地,失去所有力量之后,桐人的心依旧坚定,哪怕没有了神明的帮助,他仍然保留着只属于自己的强大。

  桐人可不惧战斗,所以在收集完公敌的情报之后,新轮的战斗开始了。

  个小时后

  手中的剑已被还没有完全干涸的血液沾染,身后,点点滴滴的血迹从街的另边延伸而来,在把身前死去的又只公敌踢到边后,桐人终于到达了市中心广场。

  打量着这片和现实当中样宽阔的荒凉平地,以及在平地中游荡的公敌,桐人有些头疼。

  ‘把游戏当中的地图做得同现实当中模样确实很有创意,但是,把公敌的数量调整得这么夸张是要闹哪样啊!’

  入眼之处,虽然广场上的公敌看起来零星分散,并不密集,但这种零星在乘以广场巨大的面积之后,可是直接能把公敌推上了三位数。

  三位数的公敌是什么概念?哪怕桐人完全防御住每只公敌的攻击,因为力量差距扣除的那丝体力值累加起来也足够让他的体力归零。

  躲开离自己最近的那只高大公敌的拳,桐人见准时机把逐暗者送入对方的胸口,带起漫天的黑色血花和公敌六分之的体力。

  “如果市中心的公敌都是这样密集的话我可没法继续探索了。”

  打退了公敌,桐人没有再做多余的纠缠,立即向后退到限制区,任由那只被自己伤到的公敌与四周围上来的公敌挤到起。等到确实这大波涌过来的公敌都无法攻击到自己后,直紧绷神经的桐人才算是稍稍松了口气。

  60分钟的时间,桐人共解决掉接近30只公敌,虽然这些看就是给新手练级的怪物在战斗意识上就是个渣,但由于这些无智商生物在身体素质上实在是超过自己太多,所以尽管桐人已经非常小心,还是受了不轻的伤。

  ‘看来这次只能到这里了,现在我这假想体的身体素质实在是太弱,完全跟不上我的意识啊’

  看了眼自己所剩无几的体力槽,确认了安全的桐人并没有躺下,他知道现在的安全来源不过是个似乎存在的公敌限制规则,要是突然管理员脑抽取消了对公敌活动范围的限制,自己如果不马上跑路估计就得死掉了

  虽然这是游戏,但桐人并没有作死的习惯。长久以来形成的战斗意识和警惕心可不会因为这是游戏就抛弃。

  拉出长长的操作菜单,侧着身对着公敌拨动着,只是在公敌满满恶意的注视之下,桐人并没有找到自己需要的东西。

  ‘这是坑谁呢?说好的r必备物品——红药呢!’

  仔仔细细将操作界面翻了遍之后,桐人终于发现个严重的问题——似乎,在般情况下,自己是没法恢复体力的。

  ‘再加上不到登出点就不能退出的设定,这个游戏还真是恶意满满呐。’

  从地图上翻找出最近处登出口,桐人重新打起精神走去。

  虽然基本用不着担心来自其它游戏者的攻击,但体力的下降同样影响到了假想体的战斗力,要是不小心走进复数公敌的活动区域,那可就真得跪了。

  好在身份不明的设计者知道过犹不及,在登出口,桐人总算发现了可以补充体力的功能。

  “”

  好吧,面对着恶意卖萌的系统,桐人除了希望对方把那个碍眼的问号去掉之外,已经不抱更多的期待了。

  耐心桐人自然是有的,不就是在登出口呆上小时,顺便把期间不知从哪里跟过来的公敌暴打顿而已

  “系统君你还能再坑点吗!10分钟就送只公敌过来我怎么退得出战斗状态啊混蛋!”

  再次把不知从哪儿来的公敌打翻在地,然后看着重新计算的退出战斗时间,桐人怒了。

  剑刺入闪烁的登出口,锋利的剑刃没有造成任务伤害,直接穿了过去深深落入残破的地面,然后脆弱的地面非常不给面子地带起片灿烂的裂痕,直接陷了下去。

  “不会吧!”

  跟着碎石落下的桐人当然不会如此简单地送出血,完美化解重力带来的伤害,轻巧地落在地面后,这才来得及抬头看的桐人尴尬地发现,自己掉在了个有相当深度的地岤中,而登出口却依旧处于原来的位置——在学会飞行类技能之前,桐人是够不着了。

  “我还真不信了,没法治疗就直接登出!今天不陪你们玩了!”

  打开地图,重新找出另个登出点,黑着脸的桐人才刚刚抱起头,就遇上了束光。

  光芒来自天空,仿佛把利剑,穿过厚实黑云的阻碍,落到这么绝望的土地上。

  如同黎明时分出现的第缕曙光,在再这之后,更多的光亮穿过黑云洒下,大地终于带上了金色,好似晨曦时刻的到来。

  微风吹拂着,与桐人擦身而过,然后,无数废墟在瞬间恢复了本来面目。

  高楼大厦,在阳光中亮晶晶的玻璃窗,黝黑的柏油路面,在桐人的面前出现,仿佛在瞬间跨越了上百年的时光,从阴暗的中世纪来到了现代。

  “这就是游戏说明上说的变迁吗?”

  迎着那闪耀但并不刺眼的阳光,桐人也带上了淡淡的笑容,“比我想像的更加美丽呢。”

  下刻。

  时光瞬间又向前推进了几百年,玻璃蒙上了灰尘,变得浑浊不清,建筑飞快地老化坍塌,变成了无数断壁残垣,而地面上,则是铺满了高及腰身的野草。

  草原地形,出现。

  天上,万里晴空的天气并没有持续多久,因为刚刚才被赶走的乌云又回来了。

  沉重的黑色再次代替了金色的光辉,阴暗了天空。

  恍惚间,桐人感觉那翻涌的乌云正盯着自己,浓浓的恶意,是想要让自己崩溃?

  “怎么会?是我想多了吧”

  摇摇头,回过神来的桐人没有再看天空,他并不认为这异常的乌云有着自己的意识。

  转过身,毫不犹豫地走到重新“回到”地面的登出口。

  ————————————————————————————————

  那啥,感谢三千院月光童鞋的评价票和打赏,最近时间特别有限,想要多写点但是心力不济啊

  007略有收获

  视线恢复之后,躺在床上的桐人盯着那熟悉的天花板,大约想到了什么,走到相对于自己显得非常巨大的书桌前,憋红了小脸将装着滑轮的书桌连着同样高大的椅子移到房间的另边后,才又次躺下。

  ‘之前的视线,应该是我的错觉吧不过,这个游戏,恐怕真的存在些见不得人的东西呢。’

  虽然并没有找到那种恶意目光的来源,但天上那看就并不友好的黑云绝对不可能是错觉,同时,那种连重构世界的“变迁”也无法控制的东西,也不会是游戏本身的设定。

  光是看见就能够让人感觉让压抑的存在,在之前的记忆中,桐人可是接触过次。

  只不过那并不是什么美好的经历就是了。

  毕竟,那个东西可是有着“此世之恶”这等凶名

  重新进入那个刚刚经历变迁的世界,站到废墟之中的桐人先是确认了头顶完全黑下来的天空,然后再从极其有限的残垣中定位自己的位置。

  “不是吧,为什么我又回到最开始的位置了!”

  好不容易从有限的残垣中确认出自己出现的位置,但接着桐人就郁闷了——他出现的位置根本就不是之前登出的地点,而是现实中自已在家里的位置。

  发现了这点,桐人有点小郁闷,每次登入都是按照现实位置出现的话,自己在这个世界的活动范围就极其有限了,毕竟在和公敌的战斗中难免会受伤,就算再怎么注意保护自己也不可能完全不损失任何体力,而体力下降到定程度后,如果无法使用登出点那坑人的回复能力,就必须下线了。

  至于死亡之后会怎样,桐人表示自己不是那种愿意用生命来作死的人才。

  ‘嘛,这种设定也不是不能接受,至少现在就省去我回到这里的时间了。’

  仔细地检查着不多的残坦,总算发现游戏中自己刻意书桌和椅子的位置并没有随着现实中的移动同步改变后,因为之前的思绪心情有些低沉的桐人总算是好受了些。

  ‘还好,看来这个游戏的制作者还没有变态到利用公众摄像头进行全天候的偷窥行动呢或者说,没有这个能力?’

  小心翼翼地走出脆弱得已经成了高危建筑的家,拨出逐暗者的桐人选择了另个没有探索过方向。

  “嘛~~既然又进入到这里,那就顺便去练练级吧。”

  这个游戏并没有经验这方面的设置,玩家控制的假想体有能力都是定的,想要升级变强,需要的也不是杀掉多少公敌,而是直数额的超频点数。

  譬如现在,桐人的假想体等级是,升到二级的条件是花费300点数。

  经过之前的战斗,桐人身上的点数已经接近了这个数值,要不要公敌死亡之后再次刷新后提供的点数越来越少,300超频点数早就凑够了。

  当然,这并不是问题。

  10分钟,已经从数只公敌身上拿到血的桐人看着那亮起来的升级选项,满意地按了下去,然后

  “啊咧?就算是升级的时候自己的状态也不会数据化吗?”

  升级之后,桐人的状态依旧只有模糊的描述,多出来的,不过是长串乱七八糟的强化选项。

  “为什么看起来没什么靠谱的选择支啊!而且给这么多强化方向,要是遇上有选择困难症的玩家怎么办!”

  再次吐槽了这恶意卖萌的系统后,桐人有些尴尬地发现自己没有任何主动技能,唯显示的只有个叫做的被动技能,只有个名字,没有任何说明!

  没有新手指导,没有详细说明,没有度娘攻略已经快看花眼了的桐人突然发现,原来自己也是选择困难症的隐藏携带者。

  “不不不!我怎么可能有这种奇怪的病症,肯定是我并没有特别需要的能力,所以看不上这些强化而已,就是这样!”

  终于,选来选去,直没能做出选择的桐人终于在灯火阑珊之中找到了适合自己的选项。

  “”

  发现自己无话可说的桐人沉默了,没有继续看下去,直接选择了确定后关掉了状态窗口。

  没有惊天动地的长啸,也没有万众瞩目的声光效果,也没有什么股热流在四肢百骸中流动,桐人只是单纯地发现自己的身体素质长了截,仅此而已。

  然后在遇到又次公敌的时候,桐人第次做到无伤解决掉对手——在升级之前,哪怕是用剑击中了对方,也会因为与公敌的力气差距过大受到反震伤害。

  “嗯嗯,这样的话,只要别和更高级的公敌战斗,基本不用担心体力了损耗了。”

  颇为满意地点点头,桐人发现自己强化方向的选择果然没有错。

  想到这里,桐人下意识地拿出了阐释者——自己的另把武器。

  ‘以这种趋势来看,升到更高等级后,使用两把战斗武器也不是什么问题,看来得找个时间回忆下双持武器战斗的技巧。’

  理论上,双持武器,能够得到成倍的攻击速度,和更强的杀伤能力,但同时,对使用者的在身体素质和使用技巧上也有更高的要求。

  在之前,因为假想体实在是太过“柔弱”的缘故,桐人并没有向着这方向想,但现在,确认自己的强化方向之后,桐人的心思活络了许多。

  没有了超乎常人的力量,现在的桐人必须把握住每分能够增强力量的机会。

  桐人必须确认,如果有天,这种能够改变时间流逝的力量公诸于世时,自己拥有了保护自己家人的能力。

  做个无知的普通人幸福地活下去,这样的想法的确很好,可旦因为不可避免的大势卷入暗流中的纷争时,普通人,拿什么来守护自己的幸福?

  从放弃平静生活的那天起,桐人就从来没有想过,做回真正的“普通人”。

  ————————————————————————

  现在终于可以自豪地告诉大家,接下来的段时间我可以日更啦~~

  008相遇

  “嘛,越是郊区公敌数量越少真是太好了。”

  路行来,街道两边的楼房渐渐变得稀疏而低矮,已经走了两个小时的桐人看了看没有任何变化的阴沉天空,伸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