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5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果断忘记了。

  他只是在我看完个剧情老套的新番又开始抱怨的时候,面带着微笑出现在我的面前。

  “如果你觉得自己能够取代所谓的主角,”

  他直视着我的眼睛,字句地把话烙入我的脑海。

  “你愿意进入这个名为动漫的世界中,取代你看不惯的软弱主角,把那些剧情中的悲剧消除呢?”

  “我,可以给你三个机会作为代价,好好地战斗下去,取悦我吧。”

  那个时候,我的选择有两个,点头同意和摇头拒绝,可以说是个巨大的分支。

  如果给我天的思考时间,我会想到自己只不过是个普通人,就算有了强大的力量,过人的天赋,也依然是个普通人,个从本质上来说连某些动漫中的软弱主角也比不上的普通人。

  然后我会拒绝。

  但神就是神,已经选定我作为打发时间道具的他没有给我考虑的时间,只是这么和善地看着我,不,还隐隐投来了鼓励的目光,不不不,还应该加上了那些可以魅惑人心的魔法,嗯,就是这样,定是的!

  总之我完全没有多想,脑袋发热,不对!脑袋下子被神了,所以没有多想马上就点了头。

  然后某个名为地球的星球上少了个生命,个名为动漫的世界中多出了个小丑。

  反应过来的我后悔了,因为那时我的电脑姬里边,还存着个先前直忍着没有动,准备完结之后再看的部动漫来着,名字已经忘了,似乎是叫加速神域,也似乎是叫刀剑世界

  什么?竟然还有人惊讶那时的我不是为当时的不理智而后悔?

  难道你们还没有发现,那时候的我没有理智么?

  咳咳,我其实直都比较理智,只不过人嘛,活着就得冲动点,所以我不后悔

  绝对

  绝对

  你!妹!的!不后悔!

  总之,该死的穿越就开始了。

  我选择的第个世界名为。

  既来之则安之,到了这里,这切我来背负就好,让我来拯救世界吧!我可是拥有主角的能力,以及对未来的完全预知!

  这是我冷静下来后的第个想法。

  第个世界,我的名字是樱满集,当之无愧的主角,只是,在从个小小的婴孩长大为个少年的过程中,我把自己的初衷忘记了,我忘记了这里注定将成为战场,注定将成为个杀戮不息的世界。

  十几年的时间,足以把个老练的战士变成守纪胆小的农夫,而对于连个战士都不是的我,想要保持自己时冲动的想法十几年不变,就更不可能了。

  我忘记了自己的初衷,因为我在这个世界中找到了被人关注的感觉。

  我成为了同学们的焦点,成为了大家争相学习的对象,我靠着自己多出来的记忆成为了同龄人中的佼佼者,我,甘于平凡。

  现在的我比那时的我好多了。

  我这样告诉自己,然后忘记了自己的雄心壮志。

  当那个名为楪祈的女孩带着身伤痕出现在我的面前时,我想到的第件事是通知警察,第二件事是赶快跑。

  这是个糟糕的邂逅,至少对于我来说是这样,不过和之后的我所做的相比,这个时候的我表现竟然还算得上坚强。

  第次杀人,第次战斗,第次接近死亡,我发现,自己真不是当主角的料,因为我的心很快在这并不平凡的发展中崩溃了。

  要不是朋友们拼上性命的帮助,我根本就活不下来。

  我和原来的樱满集样,害死了关心自己的人,唯不同的是,被我害死的人数量更多。

  这个时候的我,终于明白,那个让我来到这里的神,那笑无害的微笑之后,那种观看玩具般的目光到底意味着什么,在次又次磨难中慢慢崩溃的我,不就是次性玩具么。

  唔,说错了,神给了我三次机会,那我算是三次性玩具?

  只是不论如何,我就是玩具,对于神明来说个玩坏以后就可以扔掉的玩具。

  明白了这点的我疯狂了。

  我死法原谅谷寻的背叛,我无法理解涯的冷血,我无法认同祈的愿望。

  我拒绝切向我伸出的手。

  谁也不曾了解,谁也不曾认同,谁也不曾拯救,我知道的真相只有个:自己的到来让更多的无辜者死了。

  最后,在无数-r攻击中走向终结的,唯有人。

  从那之后我的心开始扭曲了。

  拯救和保护的愿意,无法实现是因为自己的弱小。

  我这样对自己说。

  然后我使用了第二次机会,走向了极端。

  第二个世界,我选择了,成为了坂井悠二,带着未能拯救他人反而被人拯救的不甘,我再次进入了个充满杀戮的世界。

  利用自己对剧情的了解,立志保护所有人的我不择手段地变强。

  无尽的战斗,无尽的厮杀,我的努力的确有了回报。在上次生命结束之时,神把祈的虚空送给了我,而我,靠着它,以“密斯提斯”之身,“零时迷子”之名,祭礼之蛇·坂井悠二,终于成了最强者。

  但为什么!为什么没有人可以理解我对力量的执着?为什么!为什么没有人可以认同我的信念?为什么!为什么连夏娜对我也怀有深深的敌视,你不是告诉我就算与全世界为敌也会坚定地支持我吗!

  大命诗篇最后没有完成,我,以及化妆舞会的全体成员,被那个曾经说过喜欢我的女孩带着的数百火雾战士消灭。

  我明显再次失败了。

  在“热殿遮那”刺穿我的胸口时,它的主人哭着告诉我:

  “为什么,明明每样都那么优秀的你也会迷失在力量当中!”

  “这,应该是在说我意志还不够坚定吧?”

  这是我离开那个世界之后,苦思许久做出的结论。

  只是我无法理解其中的含意。

  为什么!明明只要变得比谁都强,让任何人都无法阻止自己的意志不就行了吗?

  带着这样的想法,到了现在我依然迷惑。

  好吧,作为曾经的宅男,我不会就这么失败!

  第三个世界,并不服输的我,选择了力量决定切的世界。

  在这个记忆中被称为的战场上,作为英灵,以王者和红世魔神的名义,我降临了,以最强的brrr职阶出现。

  但是为什么!

  为什么明明我已经尽了全力,竟然还在幸运永远为的枪兵回归后,成为第二个出局的英灵!!!

  在这里,打了五天酱油的我,难道和失败的关系永远像枪兵和幸运样,纵然穿越万水千山,次元无数,也依然不离不弃,永不放手?

  我,不相信。

  但残酷的现实让我不得不相信,三次改变主角命运的机会,我都失败了。

  当切者结束之时,神如约出现了。

  “你很自私,太执着于成功,也太在乎自己的信念。”

  说到这里,纵然是神,语气中也多了几分无奈。

  “”

  短暂的沉默后,这个神叹了口气。

  “你没有完成与我定下的约定,虽然你已经尽了全力,接下来,我们不会再见面了。”

  我被送到了个我之前从没有了解过的世界。

  所幸,神没有清除我的记忆,在限制了我超乎常人的能力后,就让我顺利转世。

  不管怎么说,在这点上我要感谢那个神,因为他让我有机会,可以背负自己的失败,于夜晚无人的时刻,独自人忏悔自己的罪过。

  这个个崭新的世界,科技高度发达,神经连接装置,无线处理系统,个人网络,完全潜行

  这些对于最初的我可以说是超时代的东西已经出现,虽然并不是第次体验,但是有个方便的生活环境是肯定的。

  只是,脑中充斥着三个世界所有点滴经历的我,面对着繁华的大街闪烁的霓虹飞持的汽车,再也没了宅男时期的那种亲切感。

  把悲伤留给自己,换上微笑的面具,我变为了个大家眼中的好孩子,至于那些失败,就由我个人来承担好了——我曾这样想。

  只是我没想到,这个想法,因为个女孩的出现,消失了。

  002噩梦再临

  和之前不同,再次迎来新生的我,拥有了从未在记忆中出现过的名字,桐谷和人。

  不再被神当成玩具的我,总算摆脱了代替主角的命运。

  出生在个富贵之家,有位温柔的母亲,以及位长期在外国工作少有回家的父亲。

  除此之外,直都是独生子女的我,终于有了个妹妹,桐谷直叶,个有着头棕色头发,自打学会走路就非常喜欢黏着我的小女孩。

  出生在个衣食无忧的富贵之家的我,并没有过来自生活的压力,神虽抛弃了我,但并没有小心眼地给我从小孤苦伶仃无依无靠只能自力更生之类的惩罚。

  父母对我的期待不高,并不会逼迫我做什么,把切的决定权都交给我的同时,也让我从开始对自己负责,哪怕是小孩子也不能任性,这大约就是社会上层家对于孩子公认的教育方式。

  重新归于平凡,但已经不平凡的我还是自小成为了家人担心的对象。

  原因很简单,忘不掉那三段失败经历的我,在刚来到这个世界段时间内,几乎失去了活下去的意志,如果不是这个世界科技发达,我大约已经夭折掉了。

  作为代价,母亲在生下了我后,本就消瘦的身子更加虚弱,间接使得我那后出生的妹妹先天体弱,为了顺利成长,不得不和我样依赖于神经连接装置。

  在家人的影响下,我总算是重新振作了起来,开始接受自己新的身份。

  不需要背负沉重的使命,不需要面对无可避免的灾难,不需要为了理想拼上性命,时间会冲走过去的切痕迹。

  带着这样的想法,我开始了自己的生活。

  不过作为个小孩子,尤其连幼儿园都没有上的3岁小孩,我表现出来的举动实在是成熟得有些异常。

  我当然知道身为重生者这个最大的秘密并不适合让家人知道,可是,眼睛,这个心灵的窗户,不论如何努力,我也没有办法把其中不属于孩子的成份消除。

  异于常人的我,身上的不自然很快就被自家母亲发现,事实上早在满月之时,我的母亲就已经发现了我的秘密。

  只是母亲就是母亲,她没有把我当作是妖怪,也没有对我冷眼相向,至始至终,她完全把我当成了她的孩子——虽然从常理来讲我本来就是。

  “不论怎样,你是我儿子,是我最最喜欢的孩子。”

  母亲曾经这样抱着我呢喃。

  日子在如既往的平静中过去,唯的变化只是不知不觉间,母亲已经不再把我当成是个懵懂的孩子,而是个有着自己思想的成年人。

  发现了这点,没有了顾忌的我,自然也不用维持自己那蹩脚的伪装,将自己真实的面渐渐展示在家人面前。

  事实证明这么做是明智的,我成功地接受了自己的家人,在这个世界结下了亲人的羁绊。

  没有了压力,没有了危险,没有了必须时刻做好战斗准备的必要。

  这个平凡的世界对于我来讲,是个天堂。在这个天堂中,心中的伤痕正慢慢平复。

  而让我完全融入这个世界的关键,则是我妹妹的出生。

  再也没有比拥有个可以无话不谈的倾听者更快乐的事了。看着那双没有经过尘世污染的眸子,我的心总能变得莫名的平静。

  没有顾忌,不用掩饰,过家家,躲猫猫,背着大人偷偷地恶作剧。这些只属于小孩子世界的东西,在小直叶的带动下我也开始参与。

  我喜欢这样的生活,我喜欢这个家,我也喜欢自己的妹妹。

  所以我的妹妹定得是最为优秀的,不知不觉中我有了这样的想法。

  如果有不足之处话,就由我来弥补。

  于是在玩乐的同时,我也开始在日常生活中有意识地引导着自己的妹妹,也就是俗称的启蒙教育。

  那年,我3岁,妹妹1岁半。

  做出决定之后,个孩子6岁才开始的启蒙,被我灌注在了妹妹身上,哪怕我的妹妹并不是天才,但我相信先步起跑后,我的妹妹定会比同龄人优秀。

  只是,这样的做法,意料之外的,受到了妹妹的反对。

  和我的幻想不同,我的妹妹,桐谷直叶,只是个平凡的孩子,个和大家样1岁时还在蹒跚学步的孩子。

  我曾厢情愿地以为妹妹能够理解我对她的期望,但当已经能和我正常交流的妹妹在听了我的期待之后,哭了。

  正是那时候,我才意识到,自己的妹妹只是个平凡的孩子,不是天才,更不是我扭曲心理的寄托。

  也正是那时候,我才发现,原本以为三年时间冲洗下,对自己之前三次失败经历看似已经不在意的自己,心中永远有那么根刺。

  我没有剥夺妹妹幸福童年的权力。

  作为之前伤害了妹妹的赔礼,我答应了妹妹去寻找更多年纪相仿的朋友。

  在我家别墅的不远处,个数幛公寓楼组成的小区里,我为妹妹找到了可以起快乐玩耍的小伙伴。

  因为有公共摄像机,同时小区的保安措施十分完善,所以许多家长都很放心地自己的孩子在这里玩。毕竟,在这个浮躁的城市,并没有多少父母能够整天把心思放在孩子身上,我的父母也不例外。

  所以在妹妹面前,我给自己的定位可以是启蒙老师,可以是人生的引路人,但绝对不是小直叶的朋友。

  保留了之前切记忆的我,根本就没有办法如个真正的小孩子样和直叶起玩。

  于是我带着自己的妹妹加入了这个小公园中的孩子集团。

  在我有意无意的帮助下,天生性格开朗直叶顺利认识了许多朋友,不算我这个哥哥,天天与小直叶呆在起的还有三个小区中最为聪慧的孩子,身形娇小,拥有双大眼睛的仓岛千百合;个性内向,但头脑很好的有田春雪;个性爽朗,冷静细心的黛拓武。

  在我有意无意的引导下,四个明显比同龄聪明的孩子,很快就连接起了纯洁的友谊。

  这样的生活也不错呢。

  每当夕阳之下,四位孩子回家前依依不舍道别的样子,我都会这样想。

  如果这平凡的日子继续下去,也许真的有天,我会忘记那些沉重的经历。

  只是,在我快把这点忘掉的那天晚上,我做噩梦了。

  如果看场电影般,我想到了以前的经历,许多,许多。失败失败失败

  因为我的无能,个又个站在我身边的人受到了伤害,而我的反抗永远是那么无力。

  我在害怕,害怕又认识了可以成为朋友的人,害怕这个人在成为朋友后因为自己的缘故受到伤害。

  我甚至度狠下心,不要任何个朋友,虽然那样让我寸步难行,但在注定的失败到来时,我没有什么后悔的事。

  想要拒绝切,个人承担无法承担的责任,化身为剑,切碎切接近阻止我之人,这,大约是害怕再让别人因为自己受伤而养成的另种形式上的懦弱吧?

  当满头冷汗的我从噩梦中挣扎出来后,世界,变了。

  已经适应这种突发状态的我,在清醒后第时间开始检查自身状态。

  发现,在我的神经连接装置中,多出了个名为br-br游戏。

  这是个格斗游戏,经过仔细的观察后我得出了结论。

  不仅如此,这还是个网络格斗游戏,最为关键的是,这似乎是某个网络游戏的内测版,从中不难发现些因为没有准备好仓促完成而留下的漏洞。

  这是启动游戏的指令。

  确认这个程序没有什么危险后,我轻声说出了启动的指令。

  然后,眼前的切忽然凝固,化为漫天的碎片后,个破碎的幽蓝色世界出现在我的眼前。

  种熟悉而绝望的感觉,隐隐告诉我,这,是个充斥着杀戮,有着无尽战斗,让我再次证明自己当然的觉悟并没有错的世界。

  那刻,心中的不甘疯狂地涌现,等我回过神来的时候,我已经抛弃了平凡。

  003至新世界

  以下转为第三人称~~

  ↓

  “这是哪里?”

  愣愣地看着熟悉的家变得支离破碎,再透过天花板上的空洞望向天空,下意识地握了握拳,终于回过神来的和人发现自己来到这个虚拟场景后已经换了个造型。

  黑色的流线型盔甲自头部开始直武装到了脚尖,在微光下隐隐透着种厚重的黑色光泽,让崭新的盔甲显示出种古老而又沧桑的气息。和外形完全相反的是,单薄的盔甲非常坚硬,此外,个同样漆黑的面具戴在了脸上,拦下了外边的视线,但并不对自己的视野造成影响。

  “怎么回事?”

  试了试,发现自己并不能取下面具,这让和人有些惊讶,而真正让和人心绪不宁的,则是盔甲之下的内在,理应是自己设定好的假想体,却并没有出现。

  纤细的声线被拉成了中性的电子音,心脏感觉不到跳动,活动几下关节,冰冷的四肢传来的是种充满了韧性的死寂。

  这种设计,仿佛天生就是为了战斗般,就如同记忆中那个为了实现梦想而陷入杀戮的自己。

  捏了捏僵硬的手背,皮肤之下那平静而猩红的鲜血似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