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街道的上对视着

  然后大约是想到了什么,和人先失去了耐心,忽然跨出小步

  接着公敌就马上以最快的速度冲了过来

  而面对着公敌的进攻,和人反而没有再前进,而是不紧不慢地退回了原来了位置

  时没有停下公敌只是个呼吸的时间就来到了和人身前,挥起了巨大的手掌,做出了向和人拍下来的动作

  然后又开始不动了

  “吼——”

  不是公敌不想动,而是单纯地没有办法继续前进而已

  “搞了半天,原来这种危险的生物还有活动范围呢”

  盯着直怒视自己的公敌,和人顺手给了对方刀,发现公敌就算是被攻击了,活动范围也没有变大后,才放松下来

  只要掌握了公敌的活动范围,完全可以让公敌打不到自己,而自己的刀却能够砍中对方

  和人似乎有点明白为什么要把公敌设定成这么强了,如果几下就被杀掉了,那超频点数未免也太好赚了点

  但这样来那些憎恨他人的对战角色似乎就有点小悲剧了

  作为蓝色系的近战职业,想要注意到公敌的活动范围可得好好冷静下来才行呢

  要是和昨天的和人样,看见公敌就上去迎战,恐怕直到死都不会发现公敌的活动限制吧?

  虽然说这样来可以说远程攻击的红色系在初期就有了相当的优势,不过和人觉得这么设计也不失公平

  红色系只不过更容易得到点数而已,而蓝色系在对战中得到了却是实打实的经验,虽然有相当的难度,可旦适应了下来,和没有任何近距离战斗体验的红色系对上,胜率可是会增加不少

  红色系是远程攻击没错,但从说明书上的数据来看,也仅仅是可以远程打击而已,并没有打中敌人就把敌人杀死的威力,和现实中的枪支可是大不相同

  ‘而且看起来除开这种原始的初期积累点数的方法,后期的点数从与他人对战中获得更加容易吧’

  想到这里,和人心中就平衡不少

  ‘要那么多点数又有什么用,如果打不过别的玩家,再多的点数也会输光吧?’

  看着眼角那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升级选项,和人愤怒了

  “为什么!升级只要超频点数?”

  灰色的选项上,清晰地写着花费300点可以升到2级,得到更多潜力值的字样

  而和人自己的名字前边也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多了个1级的标记

  “算了,反正在这里呆着可以不用在意外边的情况,我就多费点力升级好了”

  系统不知道在什么时候更新了次,不仅多出了些功能,也删去了之前明显有问题的说明书,这让还没有把说明书看完的和人极为懊恼

  不过没看完也不是什么大事,很快和人就调整好了心态,开始了新的狩猎公敌活动

  公敌也是有高低之分的,虽然体力都普遍偏多,但这种满大街都有的人形公敌在深入了解后实在是没有什么威胁了

  智力低下,只凭本能行动,没有任何对死亡的畏惧——可以无畏到明明打不到人,还可以站在别人面前让自己的敌人刀又刀地砍下,直到被杀掉

  这样来,和人连上次进入十分之的精力都没有用掉,就已经刷出了30 的点数

  是的,这个样子根本就是在刷超频点数

  每次场景的变幻会随机复活公敌,但公敌的活动距离却是定死了,只要找出了规律,跟本就不用和公敌死斗

  “但这果然只是新手设定么!这家伙怎么回事!”

  好吧,杀“不会反抗”的公敌杀得正无聊,和人就盯上了正站在市中心的广场上,个与众不同的身高超过两米的大号公敌

  但把对方引过来后,和人惊讶地发现,这个头目的公敌没有活动限制——只要被挑衅了,就样追杀对方

  所以事先没有任何准备的和人被阴了下,直没有变化的体力槽下降了十分之

  虽然说和人战斗经验丰富,认真起来后反而可以勉强压制住对方,但在这个游戏中他实力是实打实的数据,用个1级角色和这种头目极的怪物对抗,感觉那是相当不少

  自己作为英灵的实力发挥不出来,但战斗中的痛觉感应却没有丝毫缩水,每次和对方交锋都会有个普通人和野兽战斗时的反震痛觉回应,这让和人相当不爽

  006这不简单的世界

  不论和人再怎么不爽,战斗还是得继续

  从市中心的广场这头直打到另头,因为害怕进入其余公敌的进攻范围,和人并没有扩大战圈,相应的,受到的伤害也多了些

  再次躲开高大公敌的拳,和人见准时机,把逐暗者送入了公敌的胸口,带走了公敌最后丝体力

  【击杀公敌,获得点数10】

  看着倒在地上的公敌挣扎了半天,终于还是死掉了,直紧绷神经的和人稍稍松了口气

  收起逐暗者,看了看自己所剩无几的体力槽,和人强撑着没有躺下,要知道,时间已经过去了不少,旦运气不好来上个变幻场景,哦,不对,说明书上说了是变迁,再重置个不弱的公敌,自己就真的得死掉了

  虽然死了也不过是扣点超频点数,但被杀死总归是不好

  小心地避开公敌可能的活动范围,和人走向了登出点

  ‘果然,得把升级提上日程了’

  回想起刚才和公敌的战斗,和人还是有些心悸

  体力槽是自己的几十倍,力量速度防御,无不远胜自己,还有那明显是为了方便拉仇恨而下调的智力,这样的怪物根本就是为团队猎杀设计的,而自己竟然没有注意到这点,个人跑去硬抗

  要不是自己战斗经验丰富,躲开了大部份攻击;要不是自己有逐暗者,可以对其造成不低的伤害;要不是自己这个角色防御相当不错自己今天就真得交待在这里了

  虽然在这里死上次并不会直接穿越,但不管怎么说死亡对和人来说都是失败的标志,和人讨厌失败,当然不会轻易死去哪怕是在游戏中

  总之,场大战,让和人认识到了很多东西,也找回了遗忘了不少的杀戮,而且他已经很久没有做过这种以弱敌强的事了,要知道以前那放到哪个世界都强得不像话的自己从来都是被群弱于自己的家伙围攻的对象

  强大如魔王的结果,就是自己被人航车轮战什么的淹没,然后又次失败诞生

  和人曾经度无法理解为什么那么多人会为了打败自己不顾性命,但现在看来

  “原来不论手段如果,只要打败实力比自己强大的人都会有如此之大的成就感啊”

  体验着心中那因为打败了大个子公敌而产生的满足感,和人的心情好了不少

  ‘怪不得自己越是强大,围攻自己的家伙就越多啊’

  自以为明白了什么的和人,完全扭曲了强大的自己为什么被无数弱小存在围攻的原因

  “体力不多了,就先退出次”

  来到并没有随场景变动而发生变化的登出口,准备出去后再进入重置下体力的和人惊讶地发现登出口又多了个功能

  “治疗能力?只要启用后呆在登出口的安全区内可以持续恢复体力?只要不被打断可以直到回复满体力为止?”

  看着治疗选项的解释,和人好奇地点了上去

  【消耗点数10,体力恢复中,预计六小时可以恢复完毕】

  “”

  被

  坑

  了

  和人发现自己被坑了

  治疗和登出后再进入的效果相同,都是恢复体力,消耗的点数也样,但问题是选择了治疗的话,意思就是说自己得在这个荒无人烟的豆腐渣中世纪城堡的破败城市里边呆上六个小时?而且不能出这个半径连五米也没有的安全区,更不能在安全区中被别人攻击到

  “话说既然能够被别人攻击到为什么还要叫安全区啊”

  虽然知道这个安全区是针对公敌而言,但被系统阴了把的和人还是叫了出来

  开玩笑,要自己在这里等上的那么长的时间,没有人可以说话,也没有任何娱乐工具,这不是折腾人么?

  虽然这个看似坑人的功能的确用处不鞋毕竟用登出再进入的方法治疗虽然迅速,但出现的地方是自己现实中所在地点,如果离得远了,去之前的地方还得走上好长段路

  但问题是和人原本是抱着“治疗好了就去城市外边看看”的想法来到这个市中心的登出点,用登出再进入这个方法的话可以直接从离城市边缘更近的自己家出发

  而选择了治疗的话——就算恢复好了体力也得多走出好段路

  ‘我还是重新登入算了’

  考虑了老久,和人最后还是放弃了这个诱人的想法,10点虽然不多,但在向以节约为本的和人眼前可是次登入机会,怎么可以因为自己的失误胡乱浪费

  于是,破败的城堡城市中,个阴暗的角暗里,个黑漆漆的身影摆出了个思考者的造型

  在和人百般无聊地看着自己那爬得比蜗牛还慢的体力槽发神的时候,天空的边际忽然发出了光亮

  如果黎明时分出现的第缕曙光,大地终于带上了金色的光亮,晨曦时刻到来了

  微风吹拂着,与和人擦身而过,然后,无数城堡恢复了本来面目

  高楼大厦,在阳光中亮晶晶的钵窗,黝黑的柏油路面,在和人的面前出现,让仿佛和人瞬间跨越了上百年的时光,从中世纪直走到了现代

  “这就是变迁么?”

  迎着那闪耀但并不刺眼的阳光,和人发出了感慨,“很美丽的场地呢”

  下刻

  时间瞬间又向前推进了几百年,钵蒙上了灰尘,变得浑浊不清,建筑飞快地老化,变成了无数断壁残垣,而地面上,则是铺满了高及腰身的野草

  草原地形,出现

  这还不算完,万里晴空的天并没有持续多久,因为刚刚才被赶走的乌云又回来了

  黑色再次代替了金色的光辉,阴暗了天空

  恍惚间,和人感觉那翻涌的乌云正盯着自己,带着浓浓的恶意,想要让自己崩溃?

  “怎么会?”

  摇摇头,回过神来的和人没有再看天空,直接转过身,毫不犹豫地登出

  【b

  -】

  眼前黑,再次恢复视觉后,躺在床上的和人看了看那熟悉的天花板,做了个深呼吸

  【-b

  】

  再次进入那个变成了草原的世界,和人并没有马上行动,而是缩在房间中再次打量起了完全黑下来的天空,直到确认再也没有之前的感觉为止

  ‘是我的错觉么?’

  回想起刚才那道来自天空的乌云充满了恶意的视线,和人知道,自己的感觉没有错

  这个游戏里,好像藏着不得了的东西呢

  那种盯着你就可以让你感觉到恶意的目光,明显不是游戏本身的程序,能够存在在天上大概是因为连游戏的设计者也奈何不了它吧

  这种视线和人虽然不熟悉,但也并不陌生,光是盯着就可以感觉到恶意的东西他又不是不有见过,比如此世之恶

  “啊艾既然没有事了,我还是按原计划出城好了”

  小心翼翼地走出脆弱得已经成了高危建筑的家,拨出逐暗者的和人走向了另个方向

  ‘不过最重要是还是得把之前浪费的点数赚回来呢’

  想到这里,和人又看了看自己直挂在腰间没有动过了阐释者

  ‘说起来把阐释者就这么放着也不好,看来得找个时候练习下二刀流来着’

  007那若隐若现的哭声

  “终于,要走出城市了”

  街道两边的楼房渐渐变得稀疏而低矮,已经走了两个小时的和人看了看依然乌云滚滚的天空,伸了个大的懒腰

  “在这个让人不舒服的地方走上这么久还真不是我的风格呢”

  是的,自从出现那个视线后,和人就直感到不舒服,当然,这完全是心理上的

  和人不舒服了,然后顺手给了边上正努力接近自己的公敌刀

  仔细看看,和人走的并不是直线,那步步走过时留下的脚印连起来是道弯弯曲曲的弧线

  熟悉了城市中最为低级公敌的移动方式后,贴着公敌移动限制的距离走就成了和人最大的乐趣

  身边跟着个公敌,但打不到自己,而自己兴致来就可以把对方当作沙包,然后还有点数的收入,这样的好事可是越多越好的

  当然,和人充分吸取了之前的教训,选择的都是些长得比较“标致”,旦发现之前那种特别高的“畸形”公敌和人都十分小心地绕了路

  再次出刀,击杀了身边那因为攻击不到自己怒吼连连的公敌后,和人的视野终于开阔起来

  没有了高大建筑的遮掩,入眼处,是望无际的城郊,当然,现在已经变成了望无际的草原

  “很漂亮,也很危险”

  这是和人极眼眺望后得出的结论

  是的,以和人那已经不是常人可以理会的视力,自然不会发现不了草原深处那些并不清晰的身影

  也许现在看起来只不过是个小点,但和人知道,这些隔了数十公里都可以看到的身影如果走近看的话,随便扯个出来都是身高超过十米的公敌

  这种等级的公敌有多强,和人不知道,也没有兴趣去知道

  当绝对力量差距大到了定的程度后,就算再有技巧,也无力回应

  “呜呜——”

  风在呼号,让准备深入草原的和人有了种萧瑟的心境

  “呜呜——”

  风在哭泣,让准备深入草原的和人有了几分紧张

  “呜呜——”

  “哪里有那么多风啊话说这声音为什么越听越像是有人在哭啊”

  终于,和人收回了眺望草原的目光,把视线移到了城市边缘个相当高大的楼房上

  虽然多听了几次后知道这是有人哭泣的声音,和人也努力地说服自己这是风的呼号,但问题是你哭个不停的话,不是存心不让我什么也不知道地离开么?

  游戏的世界里边自然不可能闹鬼,会哭泣的也不可能是没什么脑子的公敌,剩下的,除了别的游戏者还会是什么?

  和人本来是不想和别的玩家接触的,不过,要是有人直在旁边哭的话任谁也不会有好心情的吧?

  从得到这个游戏开始,和人虽然也在努力,但根本上是把这个游戏当成是种享受,不奢求,只珍惜,所以有些在挑明之后不得不去做

  比如遇到这种很明显是为了要人去安慰的哭泣声,不的话会于心有愧的

  这样想着,回过神来的和人发现自己站在了破败大楼的门口

  如果不是直接出现在建筑中,般情况下建筑的内部是禁止进入的,比如你从座公寓楼进入游戏,你会惊讶地发现,除了你这层有房间外,别的楼层变成了水泥墙,除开个通向底楼的楼梯口什么也不会剩下,就算是电梯,那也得看系统的心情???所以说,建筑并不会和现实中样那么复杂

  换句话说,如果和人打开面前这座大楼的制作材料目测为朽木的大门,他眼就可以看见里边的人

  ‘推,还是不推?’

  发现哭声已经没有了,和人已经放在门上的手没有下步动作

  ‘说起来这可是对战游戏来着,发现有人自暴自弃的哭,不落井下石就是好人了,不用特意跑来安慰吧’

  ‘不对’

  和人忽然想到另种情况

  ‘如果是我的话,要是遇到什么伤心事,来到这个世界大哭超然后杀掉被自己的哭声吸引过来的玩家泄愤这种做法也不是做不出来呢’

  ‘难道说’和人的目光直接穿透了大门,似乎看见了里边那个正准备和来人大战场的身影

  ‘这是挑战么?’

  右紧握逐暗者,和人将左手放到了门把手上,用力,带着门向边上扯

  ‘那就更不能退缩了’

  吱呀声,大门倒下了,出现在和人视线中的

  “哈?”

  看着门后和门槛边上没有任何区别的焦黑墙壁,和人的战意下子,没了

  “咯咯——”

  阵极力压抑的笑声从头上传来

  ‘笑了吧,这绝对是有人笑了!’

  发现自己被摆了道,和人有些恼火地仰起了头

  那是个娇小的粉红色身影,正坐在已微微倾斜的三楼窗台上,颇为调皮地摆动着两只脚,脚上像钵样透明的高跟鞋闪着零星的光芒,腰部收得紧紧的,连接着大面积展开的淡粉色裙型装甲,背后装饰着大大的蝴蝶结礼服的两肩呈球状捧起,细细的双臂中抱着个华丽的笏杖

  面甲十分优美,透明的白金色长发部件无声地披洒在肩头——只需眼,和人就认出那是少女特有的圆润脸庞

  个女孩子

  而且还是个喜欢恶作剧,刚刚哭过泪痕都还没有擦干就能够因为看到了别人窘迫的样子而开心地笑出声的顽皮女孩子

  不知不觉中,和人对楼上的那个金色的娇小女性虚拟对战角色做出了奇怪的定义

  目光动,和人撇见了大楼墙上那些大大小小的缝隙

  ‘可以上去’

  想到这里,和人第次同时抽出了逐暗者和阐释者,从地面跃而起,用刀刺入墙上的缝隙中,借以获得着力点在空中向高处跳跃

  几个连续的跳跃气喝成,在楼上的女孩还没有反应过发生了什么事的时候,和人已经从外边落到了女孩的身后

  “就是你在哭么?”

  好吧,被摆了道的和人目前没有和这个脸恶作剧得逞而微笑的女孩打上场的心思

  而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