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8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着熟悉感的假想体大声叫出了发自内心的想法

  “不要在那里卖萌艾坏蛋老哥!”

  叫出了这句,直叶的心中阵舒畅,但听到边上传来的阵低吼后,小直叶忽然想起了自己的处境

  ‘咦咦咦!我到底在做什么啊为什么会对着个从来没有见过的人说出那样失礼的话!’

  “卖萌?”

  对面的纯白假想体,在听了直叶的话后,也是想到了什么的样子,深表认同地点点头

  “是呢,确实是在卖萌呢”

  说罢,雪白骑士轻巧地迈开脚步,向着这边走来

  “吼——”

  被个给予自己巨大危机感的对手如此彻底的无视,连战斗都只凭本能的未知假想体也被引出了火气,再也不顾这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弱不禁风的对手带给自己的危机感,声长啸,直接抡起手中的长枪形强化外装冲了过来

  “小心!”

  被余风划得生疼的直叶顾不得再从地上爬起来,在第时间就向着白色假想体发出了警报

  然后,奋力侧过头,生怕自己个不注意导致白色的身影落败

  “很好,第下躲开了!第二下躲开了!小心!第三下是诶?”

  还想着用自己的战斗经验最大限度帮助白色假想体的直叶,看到的并不是白色身影在未知的追击者不要命的攻击下手忙脚乱,苦苦支撑,而是雪白的骑士跳着轻盈的舞蹈,轻松避开对方毫无规律的进攻,然后,轻巧地挥动着同样纤细的剑在对方的身上留下道又道深深的伤痕

  就像是,在和对方玩样

  得出了这个结论,小直叶被吓到了

  港区这边的假想体竟然都这么厉害,自己明明都已经升到了7级,在这些人的面前竟然如此无力,怪不得自家老哥不让自己天天跟着军团长到处跑呢

  不过,就算是知道了这点,直叶也不后悔自己做出的决定

  已经陷入了自己世界里的直叶显然没有意识到自己似乎想歪了什么

  回过神来,那个在自己面前无可匹敌的追击者已经因为受伤过重,连站起来的能力都没有了,倒在地上,叫喊依旧疯狂

  ‘咦?发生了什么?’

  带着不可思议的目光,小直叶重新打量起了那个纤细的身影,很难想象,个看起来如此娇弱的假想体,竟然这么干脆利落地解决了对手,这在进步刺激小直叶那不多自信的同时,也让直叶心中有了这么个想法:为什么,这么多厉害的人,呆在最强军团的自己,竟然连名字都没有听说过?

  简单地让对手失去了行动能力,白色的身影并没有给予对方最后击,收起剑,站在咆哮个不停的假想体前,皱着眉头,显得有些心不在焉

  “你,应该是我们军团的人吧,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

  清脆的声音很好听,但显然,已经不会思考的假想体不可能做出回答

  “我都忘记,在那次战斗中,你可是牺牲者之呢”

  “那个请问你认识他吗?”

  挣扎着站起来,瘸着脚走过来的直叶看见自己的求命恩人似乎认识追击自己的人,当下被钩起了好奇心

  “不告诉你”

  看了看脸“我很好奇”的直叶,白色假想体把头偏到了边,想了想,又转了过来

  “你是怎么遇上他的?”

  “”

  虽然很想回上句你都不告诉我我凭什么告诉你,但对比了下两人之间的战斗力,直叶最后还是把话咽了下去

  不过纯白的骑士对于直叶的反应并不满意,继续用着玩味地眼神,在撇了下还躺在地上叫个不停的追击者后看向直叶,颇有几分你不配合我就硬来的意思

  “呜——”

  弱气的小直叶被吓到了,虽然对于又自己被欺负成这样很不甘心,但在那无声目光的“威胁”下,火红色的假想体最后还是开口了

  “我是和我的老师,也就是

  -的军团长,

  -

  带着几个伙伴,来到这里狩猎公敌,结果被这些人攻击,我是在老师还有伙伴们拼命掩护的情况下逃下来求救的”

  ‘是了,我之所以告诉这个白色的家伙是为了救我的伙伴,看她这么厉害,拖延下时间肯定没问题吧,嗯,是的,就是这样,绝对不是因为被吓到了!’

  边说着,直叶边在心中安慰着自己,不过她明显忽略了形容自己处境时的“又”字

  “就是说,”纯白骑士用着剑点指了指躺在地上依然没能爬起来的浑浊色,“像这样的家伙还有很多?”

  “是啊是艾”看着对方终于有了些不是那么淡定的表情,直叶下子又有了底气,“这些人很厉害的,就连老师也只能同时对付两三个,所以我们还是先去叫援军吧,只要我哥哥来了,个可以打十,不,打百个!”

  说到这里,直叶稍稍地抬起了脑袋,开始观察对方的表情

  “不用了,告诉我方向,我你的伙伴”

  听到这句话,自以为坑到对方的直叶还没来得及露出小心思得逞的笑容,就发现自己被对方给拦腰提了起来

  “你也跟我起去”

  “艾不要不要,放我下来艾我要去找哥哥!”

  半个小时之内,被人当作小动物样提起来两次,直叶难过地快哭了

  “就算是送死也不要拉着我啦!”

  “送死?”

  纯白骑士弯弯胳膊,把直叶的小脑袋移到了自己面前

  “你觉得,这样的杂兵能够打败我?”

  写着写着,回头看前边写的追击者,突然觉得自己好像在写生化危机样

  第021章真正位于世界巅峰的力量

  很不情愿地被纯白骑士拖了路,直叶又回到了遇袭的地点,同离开之前相比,仅仅十余分钟的时间,还在这儿坚持战斗的,只剩下

  -

  其它的伙伴不知所踪,小直叶的暗自着急的同时,发现剩下的浑浊色假想体也不足两位数,勉强感觉好了些

  虽然不知道毫无自觉就把自己拖过来的纯白骑士到底有多厉害,但看之前那副涅,同时应付三四个没问题吧,自己虽然实力很差,但在爆发力上还是不错的,靠着自家军团长的保持,对付剩下的那些估计问题大吧

  ‘只要消灭了这些,那些抓走大家的也不是我们的对手了’

  “老师,我找到帮手拉!”

  想到这儿,直叶重新回复了活力,有些兴奋地挺起身,试图向着远处正好拍飞个老鼠型假想体的

  -

  打个招呼,但伸出手,小直叶就发现了问题

  自己的手在之前的战斗中就被扯掉了,现在的自己根本就是个累赘啊

  看到涅有些狼狈的绿色假想体,纯白骑士眼睛亮,放下腰间的直叶,拔着剑就冲了过去

  “艾好痛!”

  掉在地上试图用手来维持平衡的直叶再次失败地摔在了地上

  战场上,利用前不久入手的神器级强化外装自带的反射伤害特性,

  -

  虽然直处于被压制的状态,但还是能够不时进行些反击

  方人多势众,方装备精良,相互战斗,却没法给予对方足够的伤害,只能味地僵持着,微妙的平衡直到抹白色的加入才被彻底打破

  悄无声息地接近战超剑将个背对自己的浑浊体的双脚削掉,纯白骑士宛若束流光,强势地冲破了浑浊假想体们的包围

  白色的死亡之舞在战场上闪烁着,所到之处,疯狂反击的假想体无不缺胳膊少腿,变成个又个残疾人

  被围在中间的

  -

  早就停止了战斗,因为针对他的攻击全部转移到了那道白色身影上,这个时候,连边气呼呼的直叶都能够看出来,这群把自己这边打得溃不成军的假想体,根本就不是纯白骑士的对手

  “呜——”

  虽然很不愿意相信,但小直叶却不得不承认,这个给自己的感觉和自家老哥差不多的白色假想体,实力远在自己的老师之上

  ‘这这明显就是哥哥说过的,上届游戏结束后留下来的加速者艾不老老实实地躲在角落里,跑出来欺负后辈有什么值得骄傲的!等等,哥哥好像说过他算是这些人的管理者,哼哼,决定了,等哥哥来了,就向他告状!’

  毫无悬念的战斗并没有持续多久,在纯白骑士的剑下,没有任何个浑浊假想体能够坚持上半分钟,哪怕是看起来明显要厉害很多的那个头目,和他的跟班比起来也只不过多展示了会自己那个制造出数道冲击波的必杀技

  战斗结束,所有的袭击者都被放倒,无例外地失去了行动力

  “老师,你没事儿吧”

  发现平时连防御都很少被打破的军团长这次竟然受了不轻的伤,小直叶晃晃悠悠地小跑过去,全然不顾自己那更加凄惨的涅

  几句不说话的b

  -

  摇了摇头,默不作声地收起了手中的大盾

  “看不出来,你还是个关心老师的好学生呢”

  纯白骑士也走了过来,同样与那些浑浊色打了场的她身上没有任何受伤的痕迹

  “要你管!”

  虽然心里边对这个乱入的前辈颇为感激,但想到之前对方欺负自己的行径,直叶板起了脸

  “如果我不管你的话,你早就被抓走了,就算是小朋友也得学会感激哦”

  “老师”

  望着纯白骑士无懈可击的笑容,发现自己完全无法反驳的直叶躲到了

  -

  身后,消自己的师傅能够帮自己找回点面子

  不过绿色的军团长并没有把注意力放到小直叶身上,直起身走上去,很是郑重地向纯白骑士行了个礼

  “您应该就是

  -

  吧,我们曾经的四位领导者之”

  “哦,想不到现在竟然还有人知道我呢”

  大概发现再去逗小直叶也不好玩了,纯白骑士把目光移到了

  -

  身上

  “你是我们军团的?”

  “是的,我是

  -

  在您离开之后加入军团的新人”

  “诶诶诶!老师,这是怎么回事翱为什么你和那个家伙是个军团的呢?”

  被自己的老师弄迷糊了的小直叶凑了上来,然后看到了纯白骑士又看向自己的那张笑眯眯的脸

  “没听你的老师介绍吗?别在那里‘那个家伙’‘那个家伙’地叫,好好地说我名字艾小朋友”

  相对于9级的军团长

  -

  边那个像吉祥物胜过像战士的火红假想体更让纯白骑士感到有趣原因并不是在这个假想体身上感觉对方潜力巨大这类狗血原因,之所以有趣,是因为个简单而特别的原因:论实力,这个假想体太弱了,别说7级,就算用4级假想体的标准来看,如果是这样的表现,根本就无法从和其它游戏者的斗争中生存下来,早就被淘汰掉了

  “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活到今天的呢”

  想不明白为什么个早就应该退场的假想体如此滋润地活到了现在,白色的假想体发出了感慨

  “呃”

  被个见面不到小时的人说到痛处,直叶脸色僵,没有再在自己老师面前显示存在感,正想悄悄地缩回去,不想

  伸手,又将她推到了身前

  “这位是我的徒弟,

  -

  ‖是军团长的妹妹”

  ‘军团长?哥哥?’

  更加迷糊了的直叶账折睛,发现纯白骑士看向自己的目光瞬间变得很是复杂,识趣地没有再次打岔

  “怪不得你能活到现在呢”

  纯白的骑士瞬间就明白了直叶能够生存到现在的原因,收回了自己的目光

  “那么,

  你剩下的伙伴呢?是被抓走了么?”

  “是的”

  “那么带路吧,我来帮你救出他们,相信,你知道这些家伙的巢岤到底在哪儿,不是吗?”

  绿色的假想体没有说话,略作犹豫后,有些艰难地点了点头

  “走吧,你来指路”

  得到了想要的答案,纯白骑士不再多说,迈出步子,先步走在前方

  “老师我们也要去吗?”

  这次,小直叶发现自己并不愿意听老师的命令了,因为现在的老师和平日里的状态大不相同,让她感觉非常陌生而遥远

  ‘就像自己被抛弃了样’

  “起去吧,”神色间不自觉地带上了尊敬,

  看向前方的白色假想体,“如果你想见识下真正位于这个世界巅峰的力量”

  “嗯”‘果然,老师变得奇怪了’

  点了点头,小直叶和以前样,跟上了自己的老师,但心里边却多出了许多想法

  平日里那个无比高大,非痴顾自己,似乎能够解决切困境的值得自己信耐的老师,在这刻,给自己的感觉不再像是军团长,反而像是那些追随在军团长身后的伙伴

  呯——

  心不在焉的小直叶完全没有注意到走在前边的

  下子停下了脚步,低垂着的小脑袋毫无准备地撞到了

  背在身后的盾牌上

  “唔,老师,又怎么了?”

  回过神来的小直叶抬起头,这才发现不止是自己的老师,连走在最前方的纯白骑士,也退下来,将目光看向市区的方向

  ‘那里,有什么吗?’

  顺着两者的目光,小直叶好奇伸直脖子望去,看见了个向着这边飞速接近的模糊身影

  直叶的存在并不仅仅是用来卖萌,只不过现在的直叶还处于个娇生惯养的状态,所以需要时间来成长另,因为课程太多,个人觉得天天更新不现实,果然还是存稿之后加起来发比较爽,所以之后就不更新,等多写点了再发,平时大家就不用来看了,目前计划的是每个月月初第天把上个月的存稿全部传上来,撒~~,就这样了,欢迎大家愚人节的时候再来~~

  第022章揭露的谎言

  小直叶的这个疑问很快就有了答案

  黑色的风衣飞扬,迅速而又安静地前进着,并没有寻常加速者快速移动时不是风就是雨的巨大动静只是发现了这点,小直叶就知道了来者的身份,当下,有些难过的心情扫而空,欣喜的感觉不可抑制地冒上心尖

  能够毫无声息地用着如此犯规的速度移动,在直叶的记忆中,只有人能做到

  “哥哥!”

  使劲让自己跳起来,兴奋的小直叶迎了上去

  黑色的娇也看到了火红的假想体,然后目光延伸开,脚步微微滞,但最后还是走了过来

  “”

  把将自己妹妹死死地抱在怀里,和人直紧绷的心总算是松了下来

  “哥哥,你来了”

  作为绿之军团的高层,直叶不会不知道自己哥哥今天本应在这座巨大城市的另边,而现在,为了自己,竟然改变计划直接赶过来

  ‘哥哥,果然很在乎我呢,只是’

  “呜!笨蛋哥哥,你弄疼我啦!”

  被自己哥哥抱住的地方,正好是手臂被扯断处的伤口,心情稍稍平静下来,直叶又感觉到疼了

  被直叶这么说,和人也发现自家小妹现在状态不是很好,有些尴尬地松来了手

  “总之,没事就好”

  失去手臂,在这个整天都进行着死斗的世界,算不上是多严重的伤

  咔嚓——

  阵有些刺耳的摩擦声打破了这个难得的寂静,也让和人反应过来,在这里,还有另个他放心不下的人存在

  至于小直叶,在发现自己竟然当着外人在哥哥面前撒娇后,捂着本来就是火红色的脸,躲到了军团长

  -

  的身后

  “”

  看着那位圣白的骑士默不作声地拔出剑直指自己,和人苦笑

  “不用这样吧,见面就是副要杀了我的表情”

  白色骑士没有理会和人带着几分自嘲的语句,缓步前行,将剑尖抵在黑色假想体的颈间

  “哥哥!”

  发现这个救下自己的白色假想体竟是真有攻击自己哥哥的想法,边的小直叶顾不上害羞了,的地叫喊着,想要走过来,却不想被自己的老师

  -

  拉,被拦在边

  “请不要插手,这是军团长自己的事”

  “可是”

  小直叶还想要说些什么,不过发现自家哥哥被剑指了半天也没啥反应后,总算是接受了老师的说法

  再看,小直叶发现自家哥哥和白色的骑士明显认识,当下,心情又变得有些奇怪

  ‘为什么,这个时候的哥哥这么陌生呢,明明已经尽力向哥哥靠近了’

  另边,被把攻击力明显不低的剑抵住要害,和人却并没有反击的打算,哪怕他清楚地知道,以自己现在的状态和记忆中这柄剑的属性,对面的假想体杀死自己不过是挥挥手的事

  抬起头,目光自不远处那些倒在地上的浑浊假想体扫过,随后与圣白骑士那双看不出什么想法的眼睛对上,和人张了张嘴,最后,还是没有开口

  “为什么”

  发现黑色的身影竟然不准备说话,圣白骑士没来由地感到有些愤怒?握着细剑的手开始微微颤抖

  “为什么,不告诉我真相!”

  喃喃的自语很快就被主人的感情带动着,变成了“叫喊”的方式

  纤细的剑划过,指向了不远处依然在挣扎的突袭者,圣白骑士跨前步,抵在和人身前

  “还有!这些家伙是怎么回事!”

  虽然大家都用的是虚拟角色,但和人依然能够通过清晰地感觉到对方心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