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兄弟,维克多又怎么敢戏耍两名堂堂的八级魔法师。

  想到这里,小勋爵心中的得意之色终于演化成阵肆无忌惮的狂笑。

  维克多房门外。

  “小少爷在做什么?怎么笑的这么大声,贵族们不是讲究含蓄的笑容吗?”门外名面容清秀新来的侍女正跪在地上用力的洗刷地板,她微微偏过头来,向着身旁做着同样工作的另名侍女疑惑的低声问道。

  “嘘,”另名侍女顾不上手上还残留着污渍,紧张的用手捂住新来侍女的嘴。

  “不要命了吗?”她低声呵斥声,眼角紧张的偷偷瞥向小勋爵紧闭的房门,随即将声音压的极低:“我们这位小少爷啊,可不是个普通贵族,他可是名魔法师啊,上个月,小少爷可是杀了名骑士啊,听说啊,魔法师每个月都要杀个人才行,你找死啊。”

  话到最后,她的声音几乎是微不可闻,可是依然将身旁那位新来的侍女吓的花容失色,后者随即立刻紧闭上嘴巴,清秀的脸上更是毫无血色。

  这个小插曲没有逃过在房间内的维克多,门口那个精致的扩音魔法阵可以将最微小的声音清晰的传到他的耳朵里。

  他很满意这个效果,虽然看起来,这个魔法师名头所造成的恐怖效果似乎过头了些。

  大棒外加胡萝卜,这是驾驭他人的不二法门。

  大棒嘛,已经有了。

  维克多看着手中那根精致的魔杖,微微笑。

  至于胡萝卜?

  嘿嘿本来没有,不过如今也有了,维克多从桌上轻轻颠起两枚金币,清脆的金属撞击声在他听来无异于天籁之音。

  而剩下的,就是如何用这大棒外加胡萝卜来彻底收买人心了。

  “那个挂名的老爹给自己留下了两百名骑士和足足不下于千的步兵,自己可不能浪费这片盛情啊。”看着窗外高高挂起的太阳,维克多的嘴角带起抹诡异的微笑,漂亮的脸蛋此时看起来是如此的邪异。

  夕阳西下,黄昏时分,城堡后花园处空地。

  维克多狠狠拳击向正前方的埃特,但葬仙续命他的下身,却已经悄然伸出只脚。

  埃特身子拧,个侧步就避开了拳头,下身快速移动的同时,右手成掌,精准劈在维克多那阴险脚的膝盖上。

  这掌力量极大,维克多闷哼声,身子顺势旋,左臂前伸,准备袭向埃特,右手上却已经偷偷拿着根魔杖,魔杖早被他隐匿在胳臂后。

  随着维克多身影急转,几乎是埃特单掌劈在他脚上的同时,道风刃急速从魔杖顶端飞驰了出来,锐利的刃口狠狠削向埃特的头颅。

  “簌簌簌,”与此同时,空气中响起极细微的波动,三发黑色短箭呈品字形从维克多的左臂绑着的暗弩发射了出来,直取埃特的胸口。

  只见埃特不慌不忙的急转身,避开后发先至的暗箭,同时身子却以个极不符合人体力学的角度猛的后仰,躲开了魔法风刃,而他的右脚,却已经印在了维克多胸前。

  “你又输了,”在右脚即将踢倒维克多之前,埃特猛的收住脚腕,负手而立,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冷漠说道。

  维克多只感觉到扑面而来股劲风,眨眼间功夫,自己就输了,虽然这样的情况已经持续了足足三年,但是还是不免让他有些沮丧。

  “拳打向你,脚却是偷袭,脚击向你,魔法却是后招,风刃飞向你,暗弩却是埋伏,如此近的距离,我招招算尽,却连你的衣角都没有沾上,”维克多微微摇了摇头,深深叹息声。

  “嗯,”埃特有些生硬的回答声:“小少爷还要苦练。”

  维克多无奈的皱了皱眉,埃特那副冷漠的性子似乎是万年都不会融化的寒冰,跟他说话就好像对着个木头自言自语。

  “你告诉我实话,如今我的实力,可以算几级?”维克多饶有兴趣的问道。

  “嗯?”埃特略微思索了片刻:“如果纯粹魔法的话,勉强算是个级魔法师,如果纯论武技的话,没有斗气,算不上级别。”

  “那综合魔法和武技呢?可以算上什么?”维克多从埃特的话中似乎找到了丝希望。

  “正式决斗,运气好的话,勉强可以胜过个二级斗气的武者,运气不好的话也许连级的对手也打不过。”

  “啊?”维克多十分失望的长叹声。

  “这是决斗,如果以杀人技巧而言,小少爷你不止这个实力,”埃特转过头来,打量着维克多:“不过,目前来说,你的实力还是太弱,无法修炼斗气是你武技方面的个巨大缺陷,的锻炼终有局限,所以小少爷你还是应该以魔法修炼为主。”

  维克多有些不服气了:“埃特你还不是没有斗气,不是依然很强么?”

  “我?”埃特微微皱眉:“我和小少爷你不样。”

  “为何不样?”维克多追问道。

  埃特深深看着维克多,眼瞳中多了些往日没有的东西,似乎是温情,又或者是激动?

  片刻后,埃特的眼瞳重归于冷漠,却牛头不对马嘴的回答了维克多句:“小少爷即将有位魔法老师。”

  “魔法老师?”

  “嗯。”埃特点点头,随即眉头微皱:“三天前他就应该到这里了,但是不知道路上出了什么事情,今天都还没有到。”

  听到这句话,维克多心咯噔下,仿佛落下个沉甸甸的大石头。

  不会吧?应该不会吧?不会这么巧吧?

  “肯定不会,”维克多默默祈祷着。

  【呵呵。新人新书,想出头很难,希望各位支持】

  第013章:【占小便宜的代价】

  希望是美好的,但是现实往往是残酷的。

  当第二天清晨,在城堡的门口,维克多看到那衣衫褴褛狼狈不堪的“魔法老师”时,顿时眼睛瞪成铜铃状。

  “是你?”狭路相逢的两个人同时异口同声喊道。

  这位所谓的魔法老师当然就是那日被维克多掏空了家财的法恩斯兄弟之——风系魔法师,卡撒法恩斯了。

  当真是仇人相见分外眼红啊,只见卡撒的老脸憋的通红,脸颊气的不停的抖动,牙齿咬得格格直响,恨恨的大喊声:“好哇,终于让我找到你了,小恶魔。”话音未落,他的手飞快的搭在腰间,结果却摸了个空,这才想起那日自己的魔杖早给面前这个坏家伙骗了去,心中更是腾腾升起阵滔天怒火。

  老卡撒时情急之下,再也顾不上什么魔法不魔法了,伸出枯瘦的双手,边大喊着,边扑向了维克多,双目赤红,就准备掐维克多的脖子。

  年老体衰的老卡撒论肉搏哪里又是维克多的对手,只是维克多看着面前老头副癫狂状,脸上脏不拉几的,衣衫更是破破烂烂,估计这几天可没少吃苦头,小勋爵时心虚之下就没有躲避,任老卡撒枯树般的双手夹在自己脖子上。

  只是老魔法师那小的可怜力气又如何能掐的动受过百般训练的小勋爵,维克多微微用力,脖颈上纤细的肌肉顿时变得结实无比。

  老卡撒只觉得手上仿佛是岩石样坚硬,但此时的他哪里管得了那么多,只见他带着呜咽的哭腔:“我掐死你,我掐死你,我掐掐掐,掐死你。”

  好会,老卡撒慢慢的没了气力,但是手上还是不肯放松。

  维克多挤出个和蔼的笑脸,对着那涨得通红的老脸,问道:“怎么了?”

  怎么了?这个小恶魔居然还敢问我怎么了?

  老卡撒红着眼,气歪了脑袋,脸悲愤的瞪着维克多。

  老卡撒很可怜,准确的来说,是非常非常的可怜。

  三天前那惊天动地的战,消耗了他所有的魔力,并且还被这个可恶的小子骗走了身上所有值钱的东西——错,准确的来说,是身上所有的东西。

  其中就包括了,那张通往伊丽莎白小镇的地图。

  没有了地图,没有了魔力,甚至没有了吃的。

  两个魔法师老头顿时只能大眼瞪小眼,以前两个尊贵的魔法师出来至少都会带着几个亲密的学徒或者些扈从武士,而卡撒从帝都出发为了赶时间,舍弃了这些随从,直接运起风翔术向小镇进发,老卡撒哪里想的到,他那固执的弟弟,恩科法恩斯得知了消息,居然会追了上来。

  于是,战斗开始了。

  于是,那个可恶的小恶魔来了。

  于是,两个魔法师什么都没有了。

  无法想象,这两个魔法师是如何度过最初的那天夜的,独自空空,怎么能专注于进行魔法冥想,自然就无法回复魔力。

  最惨的是,后来两个可怜的老头竟然迷路了,最后两个难兄难弟在某个不知名的荒野,相互依靠在颗大树下,胆战心惊的度过了头个晚上。

  对于法恩斯兄弟俩来说,这是个无比漫长的夜晚,块崩塌的碎石,几声旷野的狼嚎,狂风刮过树叶的簌簌声,都会惊醒这两个心中充满恐惧的可怜老头。

  幸好第二天清晨,辆马车路过,结束了两个老头的噩梦。

  马车主人心地很好,尤其是得知了两个老头居然是两个八级魔法师,更是战战兢兢的直接将他们送往了肯塔基行省首府的魔法公会。

  肯塔基这种偏僻的地方居然来了两个大名鼎鼎的八级魔法师,这让当地魔法公会负责人兴奋不已。

  不过两个老头却并不领情。

  开玩笑,赫赫有名的法恩斯兄弟居然完全丧失魔力,沦落到被普通人的马车送到魔法公会,被魔法界知道了,岂不是笑柄——这两兄弟不知道的是,魔法界关于他们的笑柄实在是数不胜数,也不在乎多这么个了。

  于是,灰头土脸的两兄弟好不容易休息了下,补充了点点魔力,连衣服都来不及换,就迫不急待的各自上路,老恩科自然是回帝都。

  而老卡撒,则要去那个叫伊丽莎白镇的鬼地方。

  见鬼,如果不是那个老家伙托付我当个什么狗屁魔法老师,我怎么会来这么个鬼地方,不来这么个鬼地方,又怎么会碰到那个可恶的小恶魔,不碰到那个可恶的小恶魔,又怎么会突然变得倾家荡产。

  想到这里,老卡撒就欲哭无泪,估计他的那老兄弟此时也是把鼻涕把泪的回到帝都。

  好不容易来到这个鬼地方,第时间看到的却是那个可恶的小恶魔。

  这如何不让吃了天大苦头的老卡撒想要掐死维克多。

  于是,就出现了现在的幕。

  不过维克多却同样欲哭无泪:“大哥啊,通往小镇的小路就在你们决斗地点不远处,你们怎么还会迷路呢?”

  老卡撒眼珠瞪,副理所当然:“我怎么会知道。”

  江湖回忆录帖吧

  随即老卡撒飞快放开放在维克多脖子上的双手,上下打量着对面那个漂亮的过分的小孩,似乎想到了什么,只见他猛的拍脑门:“难道难道我的魔法学徒就是你?”

  维克多无奈的点了点头,可随即他就觉得有些不对了。

  怎么这老头的笑容看起来如此的诡异,而老头那昏黄的小眼珠里好像蕴藏着丝狡诈的光芒。

  “嘿嘿嘿嘿”老卡撒咬牙切齿:“是我的魔法学徒?对么?嘿嘿嘿嘿,看我怎么好好的,认真的,负责任的,培养你这个魔法学徒。”

  维克多的心瞬间完全沉了下去,心中绝望的哀嚎:“这路边的野花不要采,路边的小便宜更是不能占啊。”

  数日后,城堡地下,处封闭的房间。

  张长桌上,整齐的码放着数十根玻璃管,每个管里都有些五颜六色的液体,丝丝热气从管口冒了出来。

  堆各式各样的魔法药材被摆在旁边块魔法石英玻璃上。

  “好,现在是配置石化药剂,这种药剂在魔法药剂学上十分常用,大多用来捕捉小型魔兽,些小魔兽吃了带有石化药剂的食物,就会在短时间内大幅度降低移动速度甚至无法动弹,石化药剂在剂量大的情况下,同样可以作用在人体身上,好了,现在开始制作,制作方法,我昨天已经给你讲过,如果”坐在张沙发上的老卡撒顿了顿,把玩着重新回到自己手中的魔杖,恨恨说道:“如果你今天没有成功,那么惩罚加倍。”

  “不是吧,”维克多抗议道:“昨天才教给我,怎么可能今天就能顺利做出来,而且这不是二级魔法药剂么,我不是应该从简单点的级魔法药剂开始学起?”

  “你是老师,还是我是老师?”老卡撒眼睛瞪,魔杖上瞬间发出道迅疾的风柱,狠狠的撞在维克多后脑勺上,让后者顿时痛的嗷嗷直叫。

  “还不快开始,两沙漏内完成,否则当做失败处理。”

  “苛刻记仇的老家伙,”维克多不禁腹诽老家伙几句,不过手上同样没有缓下,他快速的将药材分开放好,放入试管之中。

  “首先是格林草,其次是艾蓝叶,然后加入红色的卡林卡药剂”维克多边反复背诵着整个石化药剂的制作过程,边迅速的忙活了起来。

  好会,维克多插了插额头上渗出的细密汗珠,回头看了眼那个不停流动着的魔法沙漏,“乎,”好险,差点就过了时间。

  “小子,别得意,”老卡撒吃惊于维克多的恐怖记忆力,要知道当初他在制作这个复杂的石化药剂时可是失败了好几次,气的小卡撒当时的老师拿着魔杖狠狠敲他的脑袋,即便如此,老卡撒轻哼声,依然没好气的说道:“谁知道你是不是随便糊弄来的,只有这个可爱的小东西吃了有石化效果才算你合格。”

  随着老卡撒魔杖轻轻挥,个精致的钢笼从房间角落飘到了桌子上,笼子里,只白兔砰砰跳跳的撞击着笼壁,细细看去,这只白兔和普通白兔并不样,它的身躯要比普通的大得多,尤其是那狭长的锋利爪子,更是让它与普通的兔子区别开来。

  “级魔兽:利爪兔。”老卡撒悠悠说着:“它就是你这次的检查官。”说到最后句,老卡撒的小眼珠里不易察觉的闪过抹狡黠。

  维克多仔细将试剂涂抹在颗胡萝卜上,然后小心翼翼将胡萝卜放在笼口。

  “小乖乖,这次全靠你了,你可定要倒下去啊。”

  不怪维克多如此紧张,要知道,老卡斯的魔法课程规定是:旦维克多有不合格的课程,就要接受惩罚。

  而惩罚是——和老卡撒进行魔法练习。

  但这所谓的魔法练习,却已经堂而皇之发展成为老卡撒对维克多的蹂躏。

  这自然是老卡撒为了报仇,身为魔法学徒的维克多却连句反抗的话也说不出来——谁叫自己有愧于人呢。

  维克多眼巴巴的看着悠然吃下胡萝卜的魔兽兔子,但是后者显然并不买账,过了许久,依然蹦蹦跳跳的欢。

  “怎么没有效果呢?应该不会记错啊?”维克多嘟哝道。

  “哈哈,”老卡撒眉飞色舞:“小子,等下准备挨揍吧。”

  “等等,”维克多微微眯起眼,疑惑打量着老卡撒:“我说,会不会是老师你做了什么手脚啊?”

  “怎么可能,”老卡斯老脸红,连连摇头:“我堂堂的名八级魔法师,怎么可能跟你这么个毛头小子开玩笑。”

  正在这时,吃饱喝足的魔兽兔子却吱吱叫了几声。

  维克多猛的转过头来,紧紧盯着笼子中的利爪兔,细细聆听着兔子的叫声,过了好会,维克多才紧咬着牙关转过头来:“好啊,好个堂堂的八级魔法师,没有想到居然用这种卑劣的手段,居然事先就给兔子灌了东西,你说,是不是石化药剂的解药?”

  老卡撒直勾勾的瞪着维克多,脸的难以置信的表情:“你怎么知道?”

  “难道?”老卡撒猛的醒悟过来:“难道你是心语者?”

  第014章:【战神之舞】

  心语者,大陆上个极其神秘的人群,古老传说中可以与山川大地,飞禽走兽在心灵上交流,甚至可以聆听到神的恩旨。

  而通过众多历史的真实记载,心语者其实并不如传说中的那么神奇,他们只是拥有种特殊的能力:可以与有灵性的生物交流,其中包括众多已经拥有智慧的魔兽,种族,甚至于语言不通的外族人。

  正因为这种得天独厚的交流能力,心语者在历史的记载中多数以卓越的政治家和外交家著称

  例如三百年前莱茵帝国卡莫尔皇朝早期那位著名的铁血宰相——威廉,抛开他那恐怖的铁腕统治而言,他无疑是位卓越的外交家和政治家。这位帝国宰相在后人看来最大的功绩,毫无疑问是他亲自出使西北,与西北草原民族以及西南罪民达成的停战协议,这个停战协议让莱茵帝国在当时复杂的大陆环境下成功和平发展了十年的时间,这宝贵的十年时间中帝国经济和民生的飞速发展,为铁血宰相威廉之后的系列政治和军事改革奠定了良好的基础,而十年后,莱茵帝国也跃成为大陆五国中公认的第强国,并且持续至今。

  铁血宰相威廉,正是位罕见的心语者,这种独特的能力为他出使西北和西南带来的莫大的帮助,据称,当时出使期间他没有携带任何语言翻译,而是独自人和当时的草原大汗和罪民首领会谈。

  大陆有历史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