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低取决于魔法师的天赋,据说魔法史上的些传奇法师,仅魔法学徒阶段就拥有惊人的魔力,不过,后天艰苦的冥想同样可以极为有限的加强魔法精神力。

  而魔法感应力,则是完完全全取决于天赋了,魔法感应力,代表着魔法师天生对于魔法元素的敏感程度,对魔法元素越敏感的魔法超级古武0师,就越能更快的集聚魔法元素,魔法就更为强大,而些高级魔法,对于魔法感应力的要求就更为苛刻了。而那些能够敏锐的感受到某系魔法元素,甚至能与之产生魔法共鸣的魔法师,则代表他在这系魔法上极有潜质,这样的魔法师被称为元素体质魔法师,例如维克多,就是名风系体质魔法师。

  因此,魔法精神力和魔法感应力是决定个魔法师是否具有魔法天赋的两大标准,同样也是制约魔法师的两大瓶颈。

  传说中,大陆历史上最具实力,最伟大的魔法师——出生于千年前的圣魔导师普切尼达达尼昂,就是名极为罕见的风,火双系体质魔法师,同时具备极为恐怖的魔法精神力。

  维克多很幸运,他是名天赋异禀的风系体质魔法师,要知道,大陆千年以来,只有不到数十位的元素体质魔法师,而且这些魔法师无例外都成为了魔法史上无比卓越的人物。

  但是,同样,维克多很不幸,因为,他的魔法精神力几乎为零——魔法史上,从未有个人具备如此迥异的天赋。

  从三岁开始,他每天晚上都要进行艰苦枯燥的冥想,而结果是——

  四年后,他勉强可以使用十个左右的级魔法,或者个二级魔法。

  这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维克多如果日夜修炼的话,大概到八十岁,能够勉强达到四级魔法师的水准——这是埃特的乐观估计。

  不过,幸好至少,维克多还是名魔法师,聊胜于无,聊胜于无。

  在柔和调皮的风之精灵包裹下,维克多的速度明显快了许多,快若流星的刺激让他心中的压抑似乎也纾解了许多。

  崎岖的山路对于维克多并不是阻碍,任何的物体,块枯朽的树根,横在山路上的朽木,山路间的块碎石,甚至小河上的块漂浮的木块,都是他可以借力的巧妙据点,他仿若离弦的利箭,翩然疾驰着——速度,永远是那位神秘的剑术老师对于维克多的训练第要点,力量,则是其次。

  而修炼了那种神秘而诡异的身法之后,维克多也隐隐感觉到自己身上那种几乎突破极限的速度,对于个先天无法修习斗气的人来说,能将修炼到如此程度,实属不易。

  事实上,在西部旷野的时候,维克多甚至有过与狼竞速的经历。

  埃特曾经说过,在大陆之上,除非遇到圣阶强者,否则速度和力量都是制胜的最关键因素——众所周知,圣阶永远是超越了能力的存在。

  而圣阶?大陆又有几个圣阶,至少在圣魔导师普切尼神秘消失的千年以来,还从未听说过大陆出现过圣阶强者。

  见到圣阶的概率,远比走在大马路上被馅饼砸死的几率低得多。

  突然,正疾驰间的维克多,听到山坡角隐隐传来阵异样的声音。

  略微思考了片刻,维克多还是按捺不住心中熊熊燃烧的八卦之魂,保持着步伐的轻盈,小心的走了过去。

  在通往小镇的必经之路不远处,个小山头,维克多见到了大陆之上极难遇见的事情——也许仅比被天上掉馅饼砸到的几率高点。

  两个魔法师,在。

  第009章:【活宝两兄弟上】

  魔法师,是超越了法律范围的特殊人群,虽然伟大的帝国律例以及那些古板的官员不会承认这点。

  但是,事实上,魔法繁荣昌盛的千年以来,大陆之上,还从未有过魔法师被世俗法庭审查或者拘捕的经历。

  实际上,虽然魔法师们不在乎世俗的权利,但是为了追逐更为强大的魔法力量,他们是不惜切代价的,这也导致了历史上曾多次出现由于此种原因而造成的巨大灾难——其中多以黑暗系亡灵魔法师居多。

  五百年前,曾有位天资卓越的魔法师,他同时也是名极为罕见的黑暗体质魔法师,为了追求更为强大的力量,他不惜修炼被魔法公会禁止的亡灵魔法,而为了寻找合适的亡灵灵魂,他甚至以屠杀平民来达到目的——在他纵横大陆那黑暗的二十年里,有不下百万平民惨遭屠杀。

  后来,为了追捕这名不可世的魔法师,魔法公会组建了群由高级魔法师组成的特殊群体——魔法惩戒执行队,他们的成员被称为傲罗在古大陆语中,是惩戒者的意思,而对这名名叫奥法里斯的亡灵魔法师的追杀也长达十年——十年后,奥法里斯被击杀于黑森平原,与此同时,数百名高级魔法师也为此献出了生命。

  奥法里斯也被世人称为黑巫师,据称,当年他所组建的亡灵联盟至今还隐秘的在神圣大陆活动着。

  此后,魔法公会也出台了魔法管制条例,在尽可能约束魔法师的情况下,同时也不得不答应了大陆五大帝国的请求,魔法师如果触犯了世俗法律,也将接受律法的审判——但事实上,五百年来,还未有名魔法师站在世俗法庭上,这些条例更多是为了安抚大陆上恐惧魔法师的民众而做个样子。

  不过,此后,魔法师们的违禁行为倒的确是少了不少,尤其是高级别魔法师们的私自决斗,更是被魔法公会严重禁止——要知道,在这些毁天灭地的魔法中,难免会波及到平民。

  因此,魔法师们的决斗大多被控制在固定的地点,有着严格的限制。

  而在帝国肯塔基行省偏僻小镇外,竟然会有两名魔法师在决斗,这倒真的是极为少见了。

  更何况,这应该是两名高等级魔法师,因为维克多注意到了,两名魔法师决斗的场地——那座原本不高的小山丘,如今被削去了小半

  幸好小镇偏僻,小山丘下小路几乎没人来往,否则

  这也间接证明了维克多此时举动的危险性,此时他距离那座小山丘不到五十步,甚至可以清晰的看到两名魔法师的相貌和动作。

  埃特可以勉强算是维克多的魔法启蒙老师,但是埃特的魔法却全部都是用来辅助自身的杀人手段,在某种程度上,埃特对于维克多的魔法修炼并没多少帮助,而面前两名明显级别颇高的魔法师的决斗过程,无疑对这个想要追求更高力量的小勋爵有莫大的吸引力。

  渐渐沉下心来,仔细感受周围风元素的涌动,转眼间,那些美丽如羽毛般的风之精灵又调皮的围聚在维克多身边,维克多不经意展露出的如此娴熟地风之共鸣,若是给名风系魔法师看到了,估计他会嫉妒的发狂。

  事实证明,维克多此举并非多余,就在他风之共鸣结束后不久,条足有数十米长的火龙就翻滚嘶吼着,朝着维克多藏身的方向疾速飞舞了过来,维克多甚至可以清晰看到火龙身上那青紫色的火焰鳞甲,即便有风之精灵围聚,维克多还是躲避的无比狼狈。

  “砰,”的声巨响,原本维克多藏身的棵大树瞬间被燃尽,而地面出现个人长,半人深许的大洞,炙热的火焰将土壤烧的通红,甚至维克多站在数十米远的地方都感觉到股滚烫无比的热浪袭来。

  这就是火系六级魔法——火龙之舞的威力,底下两人明显有名于火系魔法造诣颇深的魔法师,而另名魔法师似乎是躲避开了这暴戾的火焰,才导致这个魔法差点误伤到了山坡上的维克多。

  “这就是火系魔法的威力?”维克眸定乾坤0多看着不远处片黑色荒芜——暴戾的火焰几乎摧毁了方圆十米左右的切,暗暗的乍舌。

  山坡下,小山丘。

  只见躲避了火龙之舞的魔法师颇为得意的大笑着,花白的胡子在风中愉悦的颤抖。

  火系魔法师对于这击被躲避开似乎没有丝毫的惊讶,他快速的挥舞魔杖,片刻后,他火红色的魔杖顶端就涌出片紫红。

  随着他的魔杖往前点,大片火雨从天而降,仿佛流星般砸向另名魔法师,细细看去,才发现,那片火雨全部由些硕大的火球组成,而这些火球明显比级火系魔法:火球术所凝聚的火球威力更大。

  七级魔法——流星火雨,这种超大范围的火系魔法可以笼罩数百米的范围,如果用在战场上,完全就是收割生命的杀戮机器。

  只见另名魔法师不慌不忙的将魔杖放在头顶,吟诵片刻,空气中产生了股肉眼可见的波纹,波纹飞速凝聚,片刻后,快巨大菱形的透明盾牌笼罩在他的头顶,“砰”“砰”“砰”几声巨响,几枚流星火球猛的砸到盾牌上,但这看似脆弱的透明盾牌似乎十分坚硬,这些火球砸到上面立刻纷纷碎成细小的火焰碎块,随后缓缓化作红色的火焰元素消散在空中。

  这个防御性魔法让藏在山坡后的维克多精神振:“风系魔法,这是风系魔法。”

  七级范围魔法的巨大威力让这个小山坡震,几乎焚毁了小山丘上所有剩余的植物,而山丘似乎又被削去层,此时的小山丘,看起来就像个焦黑的巨大土堆。

  又个大型魔法失败了,让脾气暴躁的火系魔法师愤怒不已,他苍老的脸孔瞬间涨的通红,而对面的风系魔法师看到了他的表情,却更得意的哈哈大笑起来。

  直到这时,维克多才看清这两名强大魔法师的相貌,不知是长期的魔法修炼还是岁月的真实体现,两名魔法师看起来都十分苍老,同样昏黄无神的眼瞳更是让人感觉这完全是两个糟老头子,如果不是那身象征魔法师身份的魔法长袍,维克多简直难以相信这竟然是两名魔法造诣颇为高深的魔法师。

  不过这是无可奈何的事实,众所周知,魔法师的魔法实力往往与他的年纪成正比——没有年复年的长久修炼冥想是无法造就个优秀的魔法师。

  不过这两名老头子却有些奇怪,细细看去,维克多觉得,这两人竟然长得极为相似。

  样的花白胡子,几乎样的面孔,尤其在同样身黑色长袍笼罩下,更是显得两人像是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只见那名风系魔法师轻柔的漂浮在空中,布满皱纹的脸上带着毫不掩饰的得意之色:“我亲爱的弟弟,你是不可能胜过我的,这么多年了,你还没有觉悟过来么。”

  “放屁,”火系魔法师气的把胡子吹,眼睛瞪:“你还没胜过我,你就不是老大,六十年前就说定了,谁能彻底战胜另人才是老大,你他娘的,不过运气好,从老妈肚子里钻出来比我早了分钟而已,再说了,我们都是八级魔法师,谁怕谁啊。”老头子显然气极,脏话都冒出来了,说到最后句,更是将胸口的那枚象征着八级魔法师的紫金色三艾草魔法勋章指了指:“你胸口的还不也只是个三艾草啊,你小子比我实力强,怎么不弄个四艾草来戴戴啊。”

  老头这句话毫无疑问戳到了另个老头的痛处。

  只见那名风系魔法师老头气的哇哇大叫,拿着魔杖的手气愤的挥舞着:“好哇,你小子,看来今天不给你点颜色瞧瞧是不行啦,今天我要把你这个火小子吹成灰。”

  另个老头不甘示弱,把魔法长袍宽大的袖子往枯瘦的胳膊上撸,卷的高高的,副准备肉搏干架的样子,花白眉毛挑:“我今天也要把你这个风小子烧成灰。”

  藏身在山坡上的维克多苦笑不得,他已经隐隐猜到了这二人的身份,如果传说中的是真的,那么这两名八级魔法师,应该就是大陆之上赫赫有名的——

  法恩斯两兄弟了。

  第010章:【活宝两兄弟下】

  法恩斯两兄弟,大概是大陆之上最为着名的两个魔法师,不过,这并非完全出于两个老头的魔法实力,更多的是因为这两个老头的种种可笑事迹。

  这两个老兄弟之间,关于那个早分钟晚分钟事情的争执,已经足足持续了六十年,而他们,也从当年的个小魔法学徒,成长为八级魔法师,要知道,据魔法公会统计,大陆在册的八级以上魔法师,仅不到二十人,其中,就有这两个活宝兄弟。

  在魔法界,这两个实力强悍的魔法师已经成为魔法师们单调魔法生活中谈论的主要话题。究竟谁会成为哥哥谁会成为弟弟甚至成为了众多童心未泯的魔法师们打赌的对象。而这两个超级魔法师六十年间的无数次决斗进而也引发了魔法界的大争论——火系魔法和风系魔法究竟哪系更强。毕竟,纯以攻击力而言,火系魔法和风系魔法是公认的两大强力魔法。

  但是这两兄弟对于这些个争论毫不在乎,他们孜孜不倦追求的只有个目的:打败对方。两个老头的固执与他们卓越的魔法实力样有名。

  维克多怎么也想不通,这两个赫赫有名的魔法师怎么会出现在伊丽莎白这个偏僻的小镇。

  八级魔法师的实力的确强悍,而小山丘之上,风火双系众多罕见的高级魔法被施展出来更是让维克多兴奋不已,尤其是那名实力高强的风系魔法师,他的施法方式和习惯给了维克多很大的启发。

  本来两个魔法师的实力相差无几,火系魔法的暴戾和风系魔法的狂暴更是半斤和八两,但是现在的情况,却是那名风系魔法师隐隐占了上风,很大程度上,这归功于风系魔法师老头的技巧。

  巧妙,无比的巧妙,这就是风系魔法师能占上风的原因。

  当个火系七级魔法:火焰冲击袭来的时候,风系魔法师用的是个二级风系魔法:飓风术,将火焰冲击引开——显然之前的那个火龙之舞也是如此才会改变方向飞向维克多。

  而当实在无法用低级风系魔法消弭对方暴戾的火系魔法时,风系魔法师就会重新撑起那种菱形的透明盾牌——维克多不知道这种古怪的风系魔法名称。

  风系魔法师精湛的魔法控制力和敏锐的洞察力让维克多叹为观止,要知道,用低级魔法来导引高级魔法是很危险的种举动,不小心反而会引火上身,这种精妙无比的控制力,只有这名浸滛风系魔法长达六十年的风系魔法师才能做到吧,虽然维克多的魔法感应力很强,但是这种更多凭靠经验的精妙控制不仅仅需要卓越的魔法感应力——维克多不知道的另个原因是,由于两人的争斗长达六十年,因此这名风系魔法师才能如此熟悉对方的火系魔法,从而做出这种危险大胆的巧妙举动。

  渐渐的,维克多发现了,风系魔法师这么做是有目的的——为了消耗对方的魔力,要知道,虽然名八级魔法师的魔力十分充沛,但是也是有限度的,而个魔力枯竭的魔法师就是个普通人,甚至连普通人都不如——长期的魔法研究让他们的能力退化的十分严重,而维克多,也许全大陆只有他这么个不断锻炼能力的另类魔法师。

  忙的不亦乐乎却徒劳无功的火系魔法师似乎也意识到这点,他挥舞着手中魔杖,指着漂浮在空中的老头,气急败坏说道:“哼,风小子,你是怕了我吧,只敢使用些低级的魔法,瞧你这样子,哪里是魔法界大名鼎鼎的卡撒法恩斯,现在的你,简直就是只仅仅知道躲避的小爬虫。”

  “什么?”卡撒法恩斯气极,时间甚至都忘了保持漂浮状态,落在了地面,他心中怒火攻心,却找不到合适的词汇骂回去,气的直跺脚:“你敢骂我是小爬虫?恩科法恩斯,看我不把你从这里你吹到帝都去。”

  “小爬虫,小爬虫,卡撒,你这个小爬虫,你敢把我这么样,有种用高级魔法啊,”直处于劣势的老头恩科总算是嘴巴上挽回了点局面,看着卡撒吹胡子瞪眼,他洋洋得意的挥舞着干瘦的胳膊,甚至对着卡撒做了个鬼脸。

  维克多不禁莞尔,这两个老头哪里像不可世的八级魔法师啊,简直就是两个童心未泯的周伯通,这对活宝兄弟,真是太有趣了。

  卡撒法恩斯显然是动了真怒,怒哼声,口中吟唱,魔杖扬,空气中瞬间凝聚起股浓厚的风元素,顿时,空气中澎湃的元素潮汐就像风暴来临前的峡谷,风元素以烦躁和狂暴的流动速度,动摇着空间内的元素平衡法则。

  眨眼间,天空似乎暗,地面像是骤然升高了数千海拔,连空气都似乎稀薄了许多,维克多只觉得呼吸都有点困难,他知道,这是狂暴的风元素被急速抽聚下的副反应,幸好他直保持着风之精灵的围绕,这种情况若是放在个普通人身上,只怕早就因窒息而昏阙过去。

  看到卡撒的举动,恩科瞬间收敛了笑脸,苍老的脸孔掠过抹凝重之色,他并没有趁机会释放魔法打断对方,反而心中固执的想以彼此最强力的魔法拼个高低,只见恩科挥舞着双臂,口中念念有词,火红色的魔杖绽放出阵耀大宋品食神眼的红光,红光愈来愈列,隐隐带着股紫色,瞬间,空气中产生股肉眼可见的波动,暴戾的火元素纷纷聚集老魔法师恩科身前那片耀眼的红光之中,火元素的快速移动为空气带来阵阵袭人的热浪,霎时,空气中仿佛都镀上了层淡红。

  两个八级魔法师,在此时,都不约而同的选择了自己最为强力的魔法。

  但是不远处的维克多可就惨了,方圆数千米的元素平衡法则都被打破,几乎所有的风元素和火元素都涌向了两名老魔法师,虽然有风之精灵的保护,他还不至于窒息,但是涌动的火元素途经他时,却如同滚烫的热水泼在他身上样,他的痛苦可想而知,而失去了制约的土元素和水元素,更是影响到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