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上涌。

  怪叫声中,维克多颇为得意的挥舞着小胳膊,这个举动让对面的见习骑士达特厌恶不已。

  个典型的纨绔贵族。

  这是城堡中所有人对于这位七岁勋爵的看法,而此时,达特无疑深深认识到了这点。

  见鬼,我这么个堂堂的帝国骑士竟然此时陪这么个纨绔少爷玩小孩子把戏此时的达特同学很认真的将自己这个见习骑士晋升为骑士了

  尤其是想到上场之前,城堡管家普格对自己的警告,这更让这名自诩勇武过人的见习骑士如鲠在喉。

  竟然让我陪着小贵族好好耍几招?而且我千万不能伤了他?

  那还不如叫我拿着木剑上场算了。

  这样的要求简直是在侮辱个骑士的尊严。

  差点,就差点,骑士达特就要拒绝管家普格了。

  不过想到普格在法布雷斯侯爵大人心中的份量,达特还是犹豫着答应了,如果能讨好普格这个法布雷斯侯爵大人的心腹,说不定自己就能调离这个鬼地方,至少不用仅仅只担任个卫兵小头领。

  想到这里,此时的骑士达特看着对面那个纨绔的贵族小少爷也顺眼多了,以至于忽略了对方眼瞳中那抹本不应属于七岁孩童的冷漠。

  决斗开始了。

  达特骑士穿着身制式骑士铠甲,拿着把双手大剑,威风凛凛的站在演武场,达特本来就高大威猛,脸庞虽洪荒之太阴全文阅读然不够英俊,但是在绚亮铠甲的衬托下,此时也显得仪表堂堂,引来了周围众多女仆露骨的飞吻,时间,达特骑士眉眼间充满着无限风马蚤。

  反观维克多,身精美的贵族猎装,身体重要部位绑着精美的护甲,服饰上缀金的花边衬托着漂亮到过分的脸蛋。

  尤其是两人身高的巨大差距,更是让这场决斗显得有些惨不忍睹。

  高逾两米的达特骑士似乎脚就能踩碎这个精致的如同瓷娃娃的小贵族。

  达特骑士微微皱着眉,午后的阳光洒在身上让他有些懒散,必须要奉承面前的这小贵族而做秀更是让他感到有些愤怒。

  骑士,应该驰骋在疆场之上,而自己,现在却

  达特骑士眯着眼,看着七岁的小勋爵,心里思索着该如何满足这个小孩心中做会骑士的,但接下来的幕,却让他眼瞳猛的收缩,心中陡然涌现丝异样,因为

  维克多缓缓抽出了两把短剑,左右手各握住把。

  这种完全不符合大陆骑士制式的武器却让达特心惊,作为名七年前曾跟随法布雷斯侯爵征战沙场的老兵,达特深知这种复杂的双持武器能够迸发出多么恐怖的力量,这是那些野蛮的东哥特人擅长的作战方式。

  看小勋爵熟练的握剑姿势,似乎并非第次接触这种诡谲的作战方式,想到这里,达特骑士不由的将目光投向演武场外的那个黑衣男人。

  维克多名义上的剑术老师。

  第次,达特骑士对面前这个瓷娃娃般的小贵族认真起来,目光中竟隐隐流露出丝谨慎。

  他心中突然出现个诡异的念头。

  个平日里成天玩闹的纨绔子弟,七岁的小勋爵,是如何知道见习骑士和正式骑士的区分?

  个七岁的孩童又是如何知晓骑士间的决斗规则?

  要知道,神圣大陆之上,贵族子弟是过了七岁才开始进行教育,无论是送往教会学院还是进行骑士般的培养,都是从七岁开始。

  而维克多,似乎还未达到正式教育的年纪。

  这切,他又是如何得知的呢?

  达特骑士脑海中突然浮现了城堡中的那个诡异传说--

  据曾出入小少爷房间的仆人说,每隔段时间,维克多少爷都会无缘无故消失段时间,与他齐消失的还有那位神秘的剑术老师。

  而每当维克多少爷回来的时候,总是带着身的伤痕和斑斑血迹。

  自从维克多少爷三岁开始,就是如此了

  这个传说在城堡中很是风靡了阵,后来得到了管家普格和小少爷的贴身女仆艾琳的解释才知。

  原来维克多少爷是去帝都看望法布雷斯侯爵了。

  但是熟悉法布雷斯侯爵的达特骑士知道。

  自维克多来到伊丽莎白镇后,侯爵大人七年来从未跨足过城堡步,侯爵大人并不喜爱这个私生子在莱茵帝国已经不是个什么秘密了。

  维克多少爷消失的那段时间

  真的是去看望侯爵大人了么?

  达特心中隐隐觉得有些不安起来。

  但此时,他已经没有时间去细想心中的疑惑。

  因为

  那两把寒光闪闪的短剑不知什么时候已出现在达特骑士眼前

  第005章:【决斗下】

  达特,见习骑士,拥有级风系斗气的实力,家传武学飓风诀,以迅疾如风的剑法著称,这样的实力在强者如云的大陆自然算不上什么角色,但是在帮只懂蛮力的大头兵中,可就算是个了不得地高手了。

  但是,饶是这个众人眼中了不得地高手,面对着袭向自己左胸心脏这疾驰而来的凌厉剑势,也只能勉力将双手大剑横在胸前,左边身子顺势猛的向后倾斜,长剑绞,荡开了身前鬼魅般的两把短剑。

  两人身影乍合即分,场外众人只来得及看到小勋爵欺身而上,达特骑士长剑绞,便听见"铛"的声,兵器交击的巨响。

  喧嚣的演武场霎时静了下来,只有些丝毫不懂武技的女仆们在聒噪,而那些原本嬉皮笑脸的士兵们表情陡然间变得严肃起来,个比个嘴巴张的大,以表示自己内心的震惊。

  演武场上,维克多扫视眼四周,将众人的反应尽收眼底,嘴角带起抹满意的笑容。

  今天的决斗,自然不是维克多的玩笑之举。

  有人会把死亡率达四成的骑士间决斗当做玩笑么?

  有这个闲工夫,维克多还不如跟自己的贴身女仆讲鬼故事,至少每次胆小的艾琳都会被吓的花枝乱颤而投入自己的怀抱。

  维克多从不会做亏本的买卖,就像他每个礼拜都会去镇上小酒馆讲故事,是因为那个商老板每个月都会给予维克多枚金币的报酬。

  枚金币,可不是个小数目,在帝都,枚金币可以供个三口之家整个月的开销。

  当然,维克多带给小酒馆的收益远不止这枚金币。

  而如今,维克多又要进行次投资。

  投资的本钱,是自己的武技,而回报嘛则是人心。。

  七年的时间,历经十次暗杀,足以见证帝都那位美丽的侯爵夫人--自己挂名的母亲,心志是多么的坚韧,其屡败屡战,屡战屡败的精神简直是大陆之上所有阴谋家的楷模和典范。

  为了争夺家族财产,产生的阴谋和暗杀,早已经成为莱茵帝国贵族生活中的主旋律,而私生子则是这种旋律中千年不变的主题。

  尤其是两年前,美丽的侯爵夫人铁树终于开花,生下了个女儿之后,这种暗杀活动就变得频繁了起来,而且派来的刺客也愈发可怕了。

  上个月于小镇郊外遭受的次伏击,就险些让维克多丧命,虽然埃特及时赶来,但是那名恐怖的刺客依然为他的后背留下了道可怕的伤口。

  而事实证明,这座拥有两百名骑士,近千名步兵,看似防卫森严的城堡,在那些刺客的眼中就是个千疮百孔的筛子,他们潜入城堡就像出入自家后院般随意。

  可以肯定的是,城堡内某些骑士和担任关键职位的士兵,被那位美丽夫人收买了,而眼前的达特骑士,就是其中之。

  维克多不知道这种城堡中诸如达特这样被那位美丽夫人的糖衣炮弹击垮的人有多少,他也并不在意虚妄的数字,只是,他要让这些人知道,做任何事情,都是需要付出代价的。

  要震慑人心有很多种方式,但是对于年仅七岁的小勋爵来说,最有效的方式无疑只有种--

  杀人以立威。

  而后背那道尚未完全愈合的伤口更是让小勋爵心中这个念头变得愈发炽热。

  维克多收回目光,眯着眼,细细打量着眼前的达特骑士,战斗之中首先要寻找对手的弱点,这是那位神秘的剑术老师三年前教给他的第堂课程。

  在这堂课程后的半年,维克多在面对西部荒野中头野狼时,更是深刻的感受到了这句话的真谛--狼骨坚硬无比,它们最大的弱点就在背部,而维克多,正是将把短剑野狼的脊背才得以杀了它。

  之后的三年,维克多的对手就变得多种多样起来,长逾两米的蟒蛇,足足人高的巨熊等等稀奇古怪的凶猛动物--直到半年前,维克多独自杀了头极度饥饿的嗜血魔狼。

  嗜血魔狼,级魔兽,神圣大陆区别魔兽同样采用类似人类实力等级划分,共十级,级的嗜血魔狼在恐怖的魔兽生物中只能算炮灰角色,但是对于普通人来说,依然是个恐怖到极点的存在。

  而维克多与其搏斗了半个时辰,尖锐的狼爪在他身上留下了无数道细长的伤口,有几处甚至就在动脉旁--只差点就可以要了他的小命。

  直到最后,维克多将短剑离他脸颊仅个指头距离的狼头之中,这场势均力敌的搏斗才宣告结束。

  让七岁的小孩去独自面对头嗜血魔狼已经足够惊人的了,而七岁的维克多竟然干掉了这头魔狼就真的是骇人听闻了,如果这个消息流传出来,估计那些以猎杀魔兽为生的魔兽猎人都该汗颜不已了。

  这切,都应该归功于那位神秘的剑术老师埃特,以及他那诡异的身体训练方法。

  但是,维克多从来没有与人对敌过,直以来,他都是与野兽厮杀。

  所以今天他的选择,也隐隐有种检验自己能力的意味,更何况--

  "杀了他,应该可以让帝都那位夫人安分几天吧,"维克多恶狠狠的想着。

  而此时的达特骑士,心中则生死错帖吧充满着震撼,方才维克多那击让他完全放下了心中对于个七岁孩童的轻敌。

  那是个七岁孩子有的力量和速度么?达特骑士感觉到自己握剑的右手手腕处,还隐隐传来阵酸麻--好惊人的力量。

  魔鬼,这个孩子定是地狱来的魔鬼。达特骑士心中这个荒谬的念头闪而过,而他现在也有些后悔--为什么当初要答应帝都那位夫人的要求,都是金币惹的祸啊。

  达特很鲁莽,但这并不代表他是个蠢货,早在上场之前,他就想遍了所有的理由,唯个合理的解释,就是眼前这个小勋爵已经知道了自己与那位夫人之间的勾当。

  想到这里,达特骑士眼中闪过抹厉色,既然事情已经暴露,何不不做二不休,帮了那位夫人杀掉眼前的小勋爵,反正在决斗场上,生死不论,即便莱茵帝国贵族法庭日后要审理自己,自己还可以从侯爵夫人那里拿上大笔钱,然后偷偷跑掉,帝国之大,自己找个容身之地还不简单?

  维克多看着达特眼中的阴晴不定最后变幻成抹厉色,自然猜到达特心中所想,暗哼声,双脚猛踩下地面,身子突然发力,扑向达特,维克多这扑仿若猎豹,速度极快,场外众人只觉得小勋爵身影化作道残影。

  达特骑士既然打定主力,自然全力施为,只见他长剑上泛出阵淡白色光芒,达特骑士本人也仿佛被阵柔和的光晕围绕着。

  在场的众人只觉得突然阵微风吹了过来,周围的空气隐隐产生阵阵波动。

  "啊,是风系斗气,"场外名识货的大头兵大叫着。

  达特骑士竟然被七岁的小勋爵逼迫着用了压箱底的斗气?场外众人吃惊之余心中隐隐传来阵不安。

  场原本被认为是玩笑的决斗,竟然演变成场势均力敌的对决。

  达特骑士以迅捷诡谲的剑技著称,就全来自于他身怀的风系斗气,风系斗气原本重灵巧,而且可以为斗者本身带来部分的速度提升。

  所以面对着维克多看似迅猛的速度,达特却能敏锐的捕捉到他的移动轨迹。

  大喝声,达特猛的举起双手剑,刹那间,长剑之上泛出道明亮的白光。

  斗气斩,以释放自身斗气作为攻击手段,是大陆之上斗者惯常使用的招数,既然经常使用,也代表着这个简单招数的实用性,武技高强的斗者,甚至能用这招直接劈碎大块花岗石。

  级斗气的达特骑士自然无法做到这点,但是劈碎个七岁孩童的小脑袋还是绰绰有余的。

  疾驰中的维克多见状丝毫不惊,手腕抖,右手短剑脱手,飞向达特骑士没有护甲包裹的面门。

  维克多本就距离达特颇近,再加上维克多力量颇大,达特闪避不及,不得已,只能硬生生的打断斗气斩,横剑挡开短剑,这动作也让达特骑士敏锐的反应力和判断力显露无疑。

  此时的维克多,却做出了个让所有人都想不到的动作,他左手腕抖,另把短剑也飞向对方,目标直取达特骑士的下档。

  虽然达特骑士身着的锁子甲也包裹住了自己的命根子,但是他依然不敢拿下半辈子的福开玩笑,长剑猛的下沉,准备再次挡下短剑。

  与此同时,维克多猛的停下脚步,硬生生的止住步伐,然后

  他飞快的从长袖中抽出了根木头,口中念念有词起来。

  在场外众人看来,这是根奇怪的木头,木头只有个孩童手臂长短,极细,被修剪的十分精致,依稀可以看到木头顶端还镶嵌着个红宝石。

  小少爷准备干什么?

  拿个木头去砸个披挂着全身锁子甲的骑士?

  但是,正是这根普通的木头,在骑士达特看来,却无疑是张催命符,瞬间,他眼瞳中流露出交织着无限震惊和悲哀的复杂神情。

  不同于这些孤陋寡闻的大头兵,曾经跟随无敌的法布雷斯侯爵征战沙场的骑士达特知道

  这是根魔杖,魔法师们用来施展魔法的魔杖。

  "铛,"声,达特骑士挡下袭向自己下档部的那把短剑。

  于此同时,维克多咒语念完。

  空气中绽放出股肉眼可见的波动,波纹愈来愈浓,瞬间,枚肉眼可见的白色弯刀状物体从魔杖顶端凝聚,飞快的袭向达特骑士的头部--维克多选了个无比巧妙的时机来这最后的致命击。

  达特骑士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枚风刃离自己越来越近越来越近然后--

  蓬鲜血迸发出来,达特骑士的头颅被完整的削了下来,骨碌碌的滚到地面,头颅之上,达特的眼瞳犹自带着那种不甘死亡的忿恨之色。

  "级魔法,风刃术,"维克多微笑着对着那具尚带着余温的尸体解释:"其实,我是个魔法师。"

  全场哗然。

  个个嘴巴里能塞下鸡蛋的,目瞪口呆的众人良久才缓过神来,消化掉这个惊人的消息。

  七岁的小勋爵竟然杀掉了个拥有级斗气的骑士?

  这还不是最震撼人心的。

  这个众人眼中纨绔的小少爷,居然居然

  是个魔法师--大陆之上,最为稀少,最为尊贵,最为神秘和可怕的魔法师?

  第006章:【预言中的使命者】

  魔法师,是神圣大陆最为高贵的职业——注意,没有"之"。

  这方面是因为魔法师的稀少,而另个更重要的方面,则在于魔法师们那种可怕的能力。

  在大陆最为流行的骑士小说中,魔法师无例外被塑造成身穿黑色长袍,能呼风唤雨,拥有瞬间致人于死地能力的恐怖角色。

  事实也是如此,这些能感知到空气中魔法元素的魔法师们,无疑是造物主的宠儿。

  经过他们神奇的吟唱,温厚的土元素能够演变成场可怕的地震,和煦的水元素能够凝聚成次惊天的洪水,而本就暴戾无比的火元素和风元素则是魔法师们最恐怖的力量——传说中那些毁天灭地的禁咒大部分都是火系和风系魔法。

  正是这种恐怖的力量,让魔法师成为了各大帝国和势力极力招揽的对象,事实上,无论在战争还是小规模冲突中,魔法师都被证明是最为可靠的杀戮机器。在特定的情况下,个高级别的魔法师,甚至能以己之力毁灭整支军队——神圣大陆历史上数次发生这类事迹。

  当然,造物主同样是公正的,魔法师的稀少和难以修炼同样也是世人公认的。

  大陆五大帝国,数十个小公国,如此庞大的基数,却仅仅只有不到万名的魔法师——其中还包括了大部分无法晋级正式魔法师的魔法学徒,据魔法公会统计,神圣大陆上,共仅有数千名正式魔法师。

  恐怖的力量,极为稀少的人数,这两点让魔法师站立于阶级金字塔的顶端,无论在哪里,魔法师都是高贵的身份象征,即便是个小小的魔法学徒,其尊荣也不下于个普通贵族,至于那些大陆上有名的强力魔法师,则是可以堪比皇族。

  对于大陆之上的普通人来说,魔法师,便是代表着高贵和富有,以及——孤僻和偏执。

  在世人眼中,魔法师无疑是群永远只待在高高的魔法塔上,整天摆弄着魔法试剂,鼓捣着魔法研究而不问世事的怪物,他们对世俗的权力不屑顾,因为摆在他们面前的就是世间最恐怖的力量,长期的封闭生活让他们的性格变得古怪而孤僻,同样,也没有哪个普通人愿意接近这些骨子里散发腐朽和阴森的魔法师。

  而他们拥有的那种可怕力量,则让世人敬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