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2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经理和向经理说他们要出去跟他们领导汇报下,老营点点头,廖经理和向经理出去后,老营点上支烟,说道:“有些时候,机会只会有次,错过了就没有了。”

  的确,上次我们做的那几个小打小闹的单子,人才拿了那么点钱,人的大多数烦恼啊,都是来源于个贪字,但也可以理解为这是求上进,求突破,没有更高的目标,还怎么有精力去奋斗。

  人,富就富在不知足,贵就贵在能脱俗。贫就贫在少见识,贱就贱在没骨气。

  几分钟后,廖经理和向经理回来了,对我们说,说他们的领导要过来,亲自和我们谈谈。

  之后,又端起酒杯给我们敬酒,老营喜欢让老梅和我陪他跑客户的原因之,就是我们能喝。

  五个人又干了瓶半白酒后,我有点昏昏沉沉的,因为今早吃了那不良食物,有些想吐。

  晃荡荡的站了起来,说去方便下。

  便出了包厢,走向卫生间。

  在楼梯拐角处,有个美女走上来,那个美女是上次开宝马轿车的美女,就是我和老梅说她是二奶,结果被她开车追上来骂的那个美女。

  这里是维托公司大门边的饭店,美女是维托公司的人,见到她,我没啥感到奇怪的。

  只是看了她几秒后,白酒和今早食物中毒各种因素让我反胃,直接就要呕了出来,马上加快步伐冲刺几步,在卫生间门口啪啦的就吐了卫生间门口地。

  当我洗干净脸后,转身走回来,竟然见她还站在那里,问我道:“我很丑是吧?”

  结果胃里又突然反胃,我转身回去又是大吐。

  于是,我就在卫生间里坐着,等吐。

  吐得我差点虚脱,扶着墙慢慢的走回包厢。

  开了包厢后我见到,美女坐在廖经理和向经理中间,拿合同和老营签字。

  老梅看来已经喝得差不多,眼睛半眯叼着烟,副半死不活的鸟样。

  老营也喝得差不多了看起来,签了字后,和人家美女握手笑眯眯的道别。

  我扶着老梅,和人家道别,出了包厢门后,我问老梅道:“那个女的是谁?”

  老梅说:“不知道,是他们领导。”

  “你还记得她是谁吗?”

  “不记得。”

  “你管她是谁,钱到手,合同签了,回去分钱!我六十万,你们人二十万!”老营说道,脸狂喜的神情。

  办公室诱惑230

  “真的吗!?”我大喜问道。

  “这还能有假!”老营从上衣口袋里掏出张银行卡。

  “爽!”

  打了个的士回去,老营说大家今天都先别回去上班了,给我们都放了假,叫我们好好回去睡觉,这件事,不可透露出去,不然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那个美女,竟然是维托公司的领导,真他妈的是人不可貌相,就跟我们的林特助似的,都他妈的是天山童姥级别的人物。

  扶着老梅回了他宿舍,然后我自己回了宿舍,倒下去就神志不清了。

  身体不舒服,直接就睡到了第二天临近中午,醒来时大吃惊,我靠都快十二点了,早班没去上!

  我慌慌张张的赶紧洗脸刷牙穿衣服,下楼冲向车间。

  到了车间后,车间工友说林特助派人来找了我几回,没找到我,手机响起来,看,我草,十几个未接电话,老梅,老营,林耀,各个陌生号码。

  我日了,怎么回事!?

  接通了,竟然是厂长的秘书打来的,让我过去趟。

  厂长找我?

  我靠老子又他妈的立功了?

  急匆匆的向厂长办公室杀了过去,敲开门,见到

  厂长,老梅,老营,林耀,还有几个不认识的领导,还有那个刺猬头的爸爸迟经理,全在。

  个个脸色铁青。

  “你是刘俊扬吧?”坐在厂长位置上的个中年男子,问道。

  我看向他:“是。”

  中年男子其貌不扬,但有种说不出的气魄,他废话不多说,叫我们都坐下,然后,把笔记本打开,打开段视频,转过来给我们看。

  视频上

  竟然他妈的是我老梅老营昨晚和向经理廖经理还有那个不知名的美女的吃饭的场景。

  而当时我没有在场,只拍到了老梅和老营,他们两人向维托公司狮子大开口要百万回扣的画面。

  从画面的这个角度看,是那美女拍的,我记得起来了,我昨天因为食物中毒,那美女上来后,我看到了她吐了几次,结果回去后就发现老营已经和她签了合同,还拿了银行卡,桌上她的手机是斜靠着放在个小碟子上,妈的,背面正对着老梅和老营。

  完了完了

  那个有心机的女人,把这段视频拍下来,然后发给了我们公司的领导人,这个其貌不扬的中年男子,能让迟经理厂长林耀等人靠边站,想来不是公司总经理也是集团的风云人物了。

  他妈的我们完蛋了!

  中年男子把笔记本合上,然后看着我们,低下头,看着桌面,两眼发出凌厉的光芒:“这个事,你们几个看怎么处理?”

  我见老营额头冒冷汗,脸色都青了。

  老梅和我则是脸茫然,俗话说初生牛犊不怕虎,我们是牛犊不是不怕虎,而是不知道死是怎么写的。

  看老营那副等着被判死刑般的鸟样,看着中年男人那副严肃的鸟样,看着迟经理吃定我的鸟样,看着林耀怪责般看我的鸟样,我心里也打鼓了起来,这他妈的是不是真的要宣判我们的死刑了?

  办公室诱惑231

  跟我们有过节的迟威的老爸大背头迟经理首当其冲:“腾总,采购收取回扣这事在我们公司还从未出现过,这次,出事就是百万巨额,我认为,这件事情影响巨大,如果不严厉对他们三人处分,起不到震慑的作用!”

  腾总?腾飞?腾总!?什么人也?

  我实在不知道他是什么人,但他看起来真的好像很厉害的样子。

  “迟经理,那你说,如何处理?直接说重点,别废话!”腾总说道。

  “那百万,必须追缴回来,追缴回来后,还给维托公司♀三个,全部开除!或者,报警把他们都抓起来,让警察来处理。”

  我草,这厮真他妈的残忍阴险。

  腾总看向林耀:“林耀,你说呢?”

  林耀问迟经理道:“让警察来处理,这事情非要宣扬得沸沸扬扬,让别人都笑话我们腾飞才好对吧?这事情本来就没几个人知道,你非要到处说,你非要搅得公司里人心涣散,影响到团队团结才好对吧?全部开除?你的意思是说不按公司制度来办了对吧?”

  迟经理盯着林耀,说道:“那林总你说,这件事情如何解决?”

  林耀轻蔑的看着迟经理:“钱,为什么必须要追缴回来?这百万,是维托公司自己愿意给回扣给他们三人的♀就像我们对我们的客户样,我们自己心甘情愿给了采购方负责采购的人员回扣,他们帮我们办事,拿人钱财替人消灾,有利于他们也有利于我们。维托公司这么阴险的行为,出尔反尔,我们先不管多少钱,而是我看他们公司的信誉和品行就不怎么样♀件事情的处理办法,只能是把那百万拿出来,充公部分,部分给他们奖励〔么全部开除,蠢货!”

  我日。

  林耀啊,我爱你啊!爱死你了啊!

  迟经理被骂得哑口无言,腾总点了点头说:“林耀说得对,这件事情到此为止,但维托公司那边,要我给他们个交代,你们谁来处理。”

  林耀又是咄咄逼人说道:“为什么要给他们个交代?他们无非是心疼这百万,不想出。可他们既然已经出了,还想着把这百万搞回去,这不明显的空手套白狼吗?交代,我来给他们交代!”

  腾总:“”

  林耀继续说道:“吃回扣这种事情,哪个公司没有?采购的都要吃回扣,你不要说搞采购的没吃过回扣。也不要说吃点回扣无所谓,吃你次回扣,当你在销售上班,业务员全靠吃回扣活着,不要说只有不负责任小门市才吃回扣,就算是龙头也样的吃你没商量,给公司到处跑找采购材料的师傅也罢或者是主管采购的也好,就算你是他干爹,在外面为公司满街到处走看机器选机器,绝对不是因为公司制度好,也不是我们领导人缘好,更不是因为你迟经理长得帅。而是要吃你回扣,吃回扣最高境界,爷爷不出面也样吃你瓜娃子回扣,吃了你,你还觉得爷爷这个人不错,今天吃你回扣,明天就上你老婆子。现在这个社会,各行各业都充斥着这种现象,回扣是很重要,几万元的机器,吃你千元是小意思,以前我还看见过那种被维修师傅喊到北京去买机器零件的员工,这么简单的问题都想不明白,要是没好处,谁去,难道你真的长得帅吗?营主管,梅国辉,刘俊扬,在厂里技术部门里,技术维修水准绝对流,之前那批机器出问题,都是他们检查出来的,为什么工厂里那么多技术工人,检查不出来,偏偏是他们检查出来了?为什么工厂那么多人,采购部那么多人,我不让别人去采购偏偏让他们三个去?你迟经理你自诩技术精良你怎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