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9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白大褂进去的时候是踮着脚尖进去的吗?”

  我点了点头:“他们走的小心翼翼的样子。”

  “对,他们虽然带着面具,但是他们身上确实都散发出谨慎的感觉,可见就是那么几步,他们走的也跟命悬线样。再看刚才我那着火的光的样子,这墓岤的入口处,肯定充斥着大量随时可以燃烧的东西,只要人进去,立刻就会被烧成渣滓。”

  我看着已经消失了的冰蓝色光芒,不由的皱了皱眉头:“不对啊,既然人进去就会被烧成灰,那为什么这几具尸体上面什么问题都没有?”

  “就是因为这几具身体不会燃烧,所以才会将他们当做实验的老鼠样丢进去。”冥灵看着我。

  我心中惊:“这尸体本来就有问题,明明死了那么多年,却还是那么的鲜活,如今送进去就要被烧成灰的,却点反应都没有,难道邪修组织们就是发现了这些问题,才要赶这些尸体来?”

  冥灵想了想,随即摇了摇头:“不能确定。如果只为试探不会被烧死的路,就要千方百计的搞来这些尸体的话,有些劳师动众了。我觉得这其中肯定有什么大问题,只是我们目前掌握的线索太少了。”

  “不过我更好奇的是这些尸体都是从哪里来的,他们为什么会跟般的尸体不样!”我看着冥灵,冥灵点了点头:“只要搞清楚这个问题,应该会想通很多的事情。”

  我们说着就看到那尸体已经被撤回了门口,那两个大汉扶着尸体,就把他跟其他尸体样放到了门边的位置,这下就直挺挺的站了六具尸体了,看着真渗人。

  那两个白大褂拿着两个本子也不知道在记些什么,同时又拿出之前的针管,在之前他们刺入的肩膀的位置又扎了进去,只见那屎黄铯的液体竟然神奇的再次被抽了出来。

  “这也是牛逼啊!”我不由得咋舌,这打进去之后没有扩散,竟然还能吸出来,也不知道这是什么高科技玩意了。

  “没什么好称赞的,尸体没有血液循环,这些东西打进去,就好像固定留在那某处,或者说被装在了个袋子里,他们这下针的位置都是有讲究的,应该是通过这些液体的感应或者别的什么测验值以此来估算正确的路线。”冥灵微微的沉眸,像是在仔细的思考。

  “好吧,现在真是满头的雾水,不过只要跟着勾建业去起去找下具尸体的话,我们应该就会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了吧。”

  冥灵点了点头,这个时候我就听到个白大褂跟勾建业开了口:“你说这次起了三次尸?”

  勾建业点了点头,那白大褂刷刷刷的在笔记本上记了两笔,随即看着他:“尸体越来越多了,他们发生尸变的次数正在持直线上升趋势。”

  “你什么意思?”勾建业脸色铁青的看着那个白大褂。

  “意思就是说你赶尸的时候要多多注意,现在尸变的次数增加了,你爷爷那里已经出现这种问题了。”白大褂公事公办的说着,随即又看着勾建业说道:“你爷爷已经找到了下个目标,这是地址,你休息好了,直接带人过去就是了。”

  那人说着从文件夹里面扯下张纸来递给勾建业,勾建业拿过纸看了看就冲着我招了招手:“我们去休息下,这路上辛苦了,明天再赶路吧。”

  我心说这是好事啊,休息晚上呢,可以让冥灵四下里转转,去打探下情况。

  我以为是要住在那石头砌成的房子里,谁知道勾建业竟然带着我们朝着个甬道的小门走去,本来以为只是个小房间,谁知道这门后面竟然是别有乾坤啊。

  巨大而宽敞的大洞里,被当成了宿舍般,里面都是大通铺,特别的长,床上被褥都有,不过这里的被褥我觉得还是不要用的好,总觉得带着股死气。

  “放心睡吧,这里没有人来的。”勾建业笑了笑,随便找了张床就脱了他的袍子就躺了下去。

  “你怎么知道没有人来的,这里这么多床,外面那些人不是也应该睡在这里吗?”我皱了皱眉头看着他。

  他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什么情况,反正这里没有人住的,听说是之前建这个碉堡的人住的,不够后来碉堡建成,用不了那么多人,很多人都撤走了,所以这里基本上是空的。”

  我不由的转头看向冥灵和洛洛:“你们能觉出什么问题吗?”洛洛摇了摇头,冥灵也跟着摇了摇头,我想到了之前的想法,想让他去周围打探番,他点了点头,闪身就去了。

  他这去,我抱着洛洛上了大通铺,不由的皱了皱眉头看着已经闭上眼睛的勾建业:“我怎么觉得好像少了点什么啊?”

  “少了点什么吗?”勾建业闻言立刻站了起来,伸手就拉过他身边的布包看了起来,我看他这个模样,忽然拍脑袋:“闵鸿章呢!”

  勾建业闻言丑陋的脸上陡然变:“怎么把他给忘了!还说给他找车送他离开呢!”勾建业翻身下床,就要去找,我也连忙起身,就见闵鸿章贼头贼脑的就探进了个头,看到是我们,他顿时就放松了下来。

  勾建业见到他这样,脸上就满是不喜:“你干什么去了?”

  “我就是四处看看,四处看看。”闵鸿章点头说着,勾建业已经把扯住了他的胳膊:“走吧,我去问问他们能不能送你出去。”

  “别,别介啊,我还想跟你们去看下个尸体呢,跟你们这在起,简直老刺激了,这样神奇的地方都能发现。”闵鸿章说着把拍开勾建业的手,竟然幅赖上了我们的模样。

  好吧,虽然我也是赖上勾建业的,但是我们是有目的的,我们也是有自保手段的,可这闵鸿章是为了什么?

  想到他路上撩妹样不停的撩尸体,我心中的怀疑更大了,就在我准备开口的时候,闵鸿章忽然朝着我走了过来:“大妹子啊,我跟你说,我可发现好东西了。”

  我没料到他忽然说出这么句话,下意识的就问了出来:“怎么了?”

  “你们来看看,看看。”他不由分说的就拉着我要往外走,洛洛双小手立刻就要去扯他抓着我的手,眼瞅着洛洛的手就要落下去了,他却倏然的收回了手,头都不回的扯着勾建业就往外走。

  勾建业被他扯的也有些不高兴,但是闵鸿章说的这么激动的,大家都忍不住好奇,也就耐着性子跟了过去。

  这过去,就发现那巨大的石门前空空荡荡的,周围虽然人来人往的,但是估计因为那可以自燃的东西,所以人人都是恨不得离那大门再远点。

  第274章:尸体来自古墓

  “这门,就是这门,你看着图案片片的白花花啊,只有这里,这眼睛是红色的。”他像发现新大陆样冲我们招手。

  我们走了过去就发现果然那大门跟我们齐胸的位置,画了只没见过的野兽,脚踩祥云张着嘴似乎是在吐露祥瑞之气般,估计应该是古代的什么瑞兽吧。

  这瑞兽的眼珠子是红的,但是仔细看过去,好像是嵌了颗特别薄的红宝石,因为这石门巨大,所以没有人看到,也不知道这闵鸿章是怎么发现的。

  “这是宝石吧,大妹子。”闵鸿章两眼放光的看着那瑞兽的眼珠子,我皱了皱眉头:“你就发现了这个?”

  “可不嘛,你说这要是宝石,那得多少钱啊,这可是古董呢!”闵鸿章满眼的喜色。

  我皱了皱眉头:“你不是说钱财乃是身外之物么?”

  “是啊,钱财乃是身外之物,但是这是什么,是古董啊,是宝贝啊!宝贝是什么,那是保值的啊,可不像人民币不断的贬值呢!”闵鸿章说的振振有词的,我也懒得搭理他,只是看着他:“最好把你的手放下来,这既然是古代的东西,谁知道有什么东西呢,要是招来恶鬼什么的,你到时候想哭都没地儿哭去。”

  我这么说,闵鸿章不由的皱了皱眉头,似乎是在考虑我这话里的真实性,但是他的手已经摸了上去,在那瑞兽的眼珠子上不断的摸索着,似乎有些恋恋不舍的样子。

  我阵的无语,让洛洛和勾建业去拉他,洛洛和勾建业眼瞅就要走过去了,忽然我们同时听到阵咔嚓的声音,我心中紧,没有这么倒霉吧,这闵鸿章真的是触动了什么东西了?

  然而我正想着,就看到柄小巧的飞箭从那瑞兽大张的嘴里猛然吐了出来,直勾勾的朝着过来。

  “我去!”我忍不住爆了句粗口,简直倒霉的不要不要的啊,明明手贱的闵鸿章,为什么遭殃的却是我!

  我心里骂着身子已经连忙闪了开来,但是天晓得那小飞箭特么的跟自动导航样,我躲,它竟然也跟着我往边闪,我心道不好,那飞箭已经近在眼前了!

  就在这个时候,闵鸿章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已经冲那个了过来,把推开了我,那飞箭毫不客气的扎进了他的肩膀,他下子跌倒在地,血下子就流了出来。

  我心里惊,洛洛和勾建业也连忙凑了过来,就见闵鸿章呲牙咧嘴的躺在地上:“快找人包扎,我要挂了,我要挂了,这上面不会有毒吧!”

  勾建业连忙起身去找人,不会儿就来了几个白大褂,扯开勾建业的衣服看了看,发现伤口并不深,直接用了不知道什么神奇的药,下子就将那小飞箭扒走了,随即给他简单的包扎了下之后就没事了。

  闵鸿章眼瞅着那些人把小飞箭拿走了,嘴里嘀嘀咕咕的:“那也是宝贝,我发现的宝贝。”

  我无语的看着他:“说好的钱财那是身外之物呢!”

  “大妹子,你这就不懂了,这跟钱财真的没关系了,这是宝贝啊!我本来对赶尸啊,鬼魂啊这类灵异的事情就有兴趣,你说说这是哪里,是古墓啊,看就是偷偷挖掘的,这么好的机会,不捞点有纪念意义的东西,怎么行呢!”

  我想了想,他这么说似乎也是合理的,但是还是摇头看着他:“我觉得你还是早点离开这个地方的好,免得再来个心血来潮,你这命就没有了。”

  说道这里,我忽然想到我还没有问勾建业下具尸体在哪里呢,连忙去问他。勾建业从怀里掏出了之前那个白大褂给的纸,我接过来,顿时就愣了:“这也是个墓?”

  那纸上是张线路图,但是线路图的终端,画的却是座墓岤样的玩意儿,上面还标着个大大的七字,可不就是第七具尸体的藏身之所么?

  勾建业闻言点了点头:“这些尸体都在墓岤里的。”

  我倒吸了口凉气,就在这个时候冥灵也回来了,看到闵鸿章受伤了不由的皱了皱眉头:“怎么回事?”

  我把冥灵拉到了边,将事情跟冥灵讲了遍,随即将手中的路线图拿给冥灵看:“那几具尸体全部都是从墓岤里赶出来的,你既然说那些尸体怎么也得百年以上了,难道这些墓岤也是古人的墓岤吗?”

  冥灵仔仔细细的看了遍路线图,想了想,随即点了点头:“应该是这样的,但是因为我们现在只有张路线图,具体的就不太清楚了,只有真正的进了那个墓,才能从蛛丝马迹上面判断些东西。”

  我点了点头,眼下想什么都只能是猜测,只有到了地方才能确认。随即我们走了回去,就见洛洛在床上坐着,我离开之前啥样,现在还是啥样。

  闵鸿章正扯着勾建业的袖子脸红脖子粗呢,勾建业那张丑脸上,明显的不爽,但是他不太会说话,所以只能憋着,看着我回来了,连忙就走了过来:“他要跟着去,我怎么说都不听!”

  我皱了皱眉头看着他:“您老这都负伤了,还不消停啊?”

  “嘿,大妹子,说到负伤,我这负伤还不是为了救你啊,你说我都立了这么大功劳,你多带我个上路也没有关系的对不对。”闵鸿章立刻顺杆爬的竟然走到了我的面前邀起功来。

  我真是大写的无语啊,要不是他手贱想要去抠那红宝石,那小飞箭的机关能开启么!

  我直接这么说了,但是他不依不饶的继续拽着勾建业的袖子看着我:“话可不能这么说啊,你要是因此挂了,我当然心中内疚,但是我推了你把,是不是算是救你了?救命之恩什么的我也就不说了,只要你带我去满足下我的好奇心就好了,我保证下次墓之后,我绝对不会再跟着你们。”

  “你既然知道是墓,就应该知道那里面很危险的,你真是嫌命长啊。”我不由的摇了摇头,哪知道他的头摇的比我还欢。

  “大妹子,你好歹也是城里人,不知道现在盗墓题材横行啊,不管是小说还是电视的,哪个不是把墓岤写的神乎其神的,你说我本来就灵异事件爱好者,如今这现成的个墓岤摆在眼前,我哪能放弃呢,是不是?”他腆着张脸看着我。

  我摇了摇头:“现成的墓岤,这不就是有座么,你这都看到了,这墓岤进去就会烧起来,估计我们要去的也好不到哪里去。你既然这么热爱,可以在这里多留几天啊,何必定要跟我们跋山涉水呢?”

  “就是因为要跟你们起跋山涉水啊,这个过程是多么牛逼闪闪的,日后我回去,也好跟别人吹嘘番啊。”闵鸿章越说越来劲儿了,似乎忘了自己胳膊上的伤,手舞足蹈起来。

  我皱了皱眉头看向冥灵低声开口:“这人有问题,看就是故意要跟着咱们的!”这么蹩脚的借口,以为姐姐我是傻子吗?不过他这伤确实跟我有点关系,直接拒绝似乎有些欠妥当啊。

  冥灵看着还在冲勾建业比划的闵鸿章,忽然扬起了唇角:“他想要跟,就让他跟着好了,反正生死自负罢了。”

  我想了想也是,他想要跟着,就算我们现在拒绝了他,他转身要是又偷偷的跟上来了,那就是麻烦了。而且他现在这个样子,可以确定定不是邪修组织的人,与其他偷偷跟着生事,不如就带着,反正到了墓岤之后,大家各走各的就是了。

  我把想法跟勾建业说了下,勾建业已经被他的语言攻击的有些头晕脑胀了,我说什么都是点头。

  见我们终于同意他跟着了,他立刻就消停了,句废话都没有的,直接摊在大通铺上睡觉了,我皱了皱眉头,看着冥灵:“你说他这怎么就定要跟着我们呢?”

  冥灵笑了笑,伸手摸了摸我的头:“想不通的事情就不要想好了,反正船到桥头自然直,他真有什么目的的话,日后肯定会暴露出来的,我们只要在路上小心些便是了。”

  我想了想也是,随即看着他:“你刚才转悠了圈,发现了什么没有?”

  冥灵点了点头:“这个碉堡是建在墓地之上的,但是这个墓绝对不是我们见到的这样,它非常的巨大,那扇大门可能只是其中的个入口。”

  “乖乖,是大墓啊!”我不由的咋舌:“那墓的主人定很牛逼了啊。”

  冥灵摇了摇头:“这就不知道了,因为这墓周围有术法保护,可以抵挡外面的鬼魂,本王虽然可以进去,但是少不得要弄些动静儿出来,到时候打草惊蛇就麻烦了,所以暂时还是不要动的好。”

  “对了,这里既然是邪修组织的地方,怎么如此的松散,也没有看到什么守卫之类的。”我想到这里进来之后,几乎是路通达啊,底下这群人都是各忙各的,看到我们就当没有看见样,也没有什么防范的样子。

  第275章:畸形虫子

  “几具尸体,个无法进入的墓地,你觉得他们需要防范什么呢?”冥灵笑了笑:“而且我听那几个守卫的意思,这里的负责人已经离开了,连安全保护都省了,自然更加的放心了。”

  我想了想,还是不解的看着他:“邪修组织就不怕这里的事情被人发现吗?”

  冥灵绿幽幽的眸子闪了两闪:“这里方圆百里都没有人,只有他们的车,村民们就算打猎砍柴也不会走来这里的,所以完全可以放心。”冥灵说道这里,忽然眼中闪了两闪,然后拉着我:“夫人你早点睡吧,明天就要上路了。”

  我点了点头,倒头就睡了,但是这觉我睡的可真不踏实啊,感觉什么东西总是在我身边绕来绕来的,烦的我不停的翻身。

  但是翻着翻着,冥灵似乎是抱住了我,他那身冰冰凉的非但没有寒冷,反而非常的舒服,我不由的又朝着他的怀里拱了拱,这才总算是睡踏实了。

  第二天我几乎是被闵鸿章的牢马蚤吵醒的。我睁开眼睛,就看到他顶着两个巨大的黑眼圈,整个人像霜打的茄子样,看到我醒来,立刻用他健康的那只手冲我比了个大拇指:“大妹子,你可真是心大啊。”

  “怎么了?”我皱了皱眉头看向洛洛和勾建业,但是他们两个的精神倒是如既往,不由又将目光转向了闵鸿章。

  “你晚上没有做噩梦吗?”闵鸿章大睁着眼睛看着我:“我觉得这地方忒邪性了,晚上的鬼哭狼嚎啊,我想要睁眼,还碰上个鬼压床,简直没给我难受死。”

  我立刻想到了之前的烦躁,转头看向冥灵:“这里有不干净的东西是不是?”

  冥灵笑了笑:“夫人不是睡的很好么?”

  他这么说,我才发现自己还在他的怀里被他紧紧抱着呢,伸手就推了他把:“问你正事呢。”

  冥灵无所谓的耸了耸肩膀:“这里以前是建筑工人住的地方。”

  “之前来这里干活的人不是都走了吗?这跟那些走掉的工人有什么关系?”我记得勾建业是这么说的啊。

  冥灵笑了笑:“我说的是更早以前的工人。”

  “更早以前的工人?”我愣想了想,忽然恍然大悟般,猛的从他怀里蹦了出来:“你是说这个地方住的是以前修建墓岤的工人?”

  冥灵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