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6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着实佩服王飞的计划,尤其是他所说的先锻炼体质,这步再好不过了,同时,他也知道这步对于学习真气人的重要,没有坚强的信心和强健的体质,就算他的修炼天赋再好,恐怕在中途不得不退了,因为,无论他的信心多么充足,但他的身体会坚持不下去了,因此,这步也很重要,只可惜,大多数的人想不到这步,往往将其忽略了,但不知是什么原因,他们也取得了成功,可能是运气好的缘故吧!因此,肖毅从这件事上看到了王飞做事的细心,对他的看法也改变了。

  随后,他又想到了自己在以前学习时,恰好忽略了这个问题,可那时不但没有失败,还有许多进取之处,而现在了,却无所有。

  二十分钟的时间分秒的过去了。

  “肖毅,我们走吧。”这时,王飞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听到王飞声音。肖毅下子从床上跳下来,迅速走出房门,也顺手闭上了房门。

  王飞在看到肖毅走出来后,对着肖毅轻笑了下,并没说什么,然后向着大门走去,肖毅也紧跟而上。

  在走出大门不久,王飞却停住了,回过头来看着肖毅,问道:“你柳阿姨呢?”

  “阿姨带着‘烈血剑’出去了。不知是去了什么地方,说她晚上会回来的。”肖毅想起了柳雪先前说过的话,道。

  “哦,”听完之后,王飞应道,随后转过身,走到那大门旁,右手伸到门后面,从哪里取出大铁锁。‘咔嚓’声,将其锁在大门上,然后,转身向肖毅这边走来。

  “我数三声。我们就开始。”王飞对着肖毅看了眼,道,然后‘二三’的数了三声。

  在王飞将三声数完后,肖毅便张开双腿。快速向前跑去。

  看到肖毅跑起来了,王飞轻轻笑了下,这个家伙。反应快虽好,但就是太急了。

  “跑慢些,慢慢积蓄能量,然后在最关键的时候鼓鼓劲,才能有更好的效果。”看着快速奔跑的肖毅,王飞在后面急忙劝道,这个家伙,怎么这么傻啊,这种快速的奔跑只适合那些短距离奔跑,根本不适合那些长距离奔跑,用在长距离的奔跑上的话,先前虽然快,但体内能量也是消耗最快的,在最后,能量完全消失,就跑不起来了,给对手或者敌人给了个超越自己的大好机会,这种玩法,可就亏大了,而那些刚开始跑慢而在后来却加速前进的错人,他们在先前积蓄了力量,在后来猛然爆发,立刻在瞬间超越了对方或敌人,而精疲力尽的对方或敌人,早已是因为能量消耗完毕而根本没法超越他们,因此,这种先积蓄力量后爆发的人用在了这场上,最合适不过了。

  如今,他看到肖毅不懂这个道理,才劝道。

  同时,他也替肖毅感到可惜,从那跑步的行动可以看出,他是个只顾眼前利益而不顾后面利益的人,何以才能成为个有用的人。

  听到这里,肖毅便放慢了脚下的速度,王飞那样说,定有他的用处。

  看到肖毅放慢了脚步,王飞嘴角弯起小小弧度,极为满意的笑了笑。

  肖毅边跑边想王飞对自己刚说说过的话,王飞说的很有道理,关键是看自己能不能掌握和应用。

  “不能跑的太慢,要进行缓慢的加速度,然后慢慢有规律有节奏的将速度给提升上去。”王飞小跑步的跟在肖毅后面,看见肖毅跑的有些太过于慢,不但没进行加速度,反而进行着减速度,他的眉头不由得皱了皱,心里想道:‘这个家伙,怎么不思则取啊,人不说就不知道该怎么办,点也不动脑筋。’他才劝道。

  然而,虽然他是在进行着小跑步,但他的速度比肖毅差不了多少,紧跟在肖毅身后米多处。

  肖毅的运动速率很快,相反,王飞很慢,可能是他实力高的原因。

  ‘哎呀,会儿慢的会儿快的,究竟是让慢还是快。’听到王飞说让自己跑的不要太慢,肖毅皱了皱眉头,在心里暗自道,自己实力不行,难道跑操也要王飞来教导吗?这王飞也太小看自己了吧。

  虽然在心里这么想着,但他还是按照王飞所说的,将速度稍微加快了点。

  可他并没有按照王飞所说的要慢慢有规律有节奏的进行加速度跑步,而是直在保持着自己的速度前行,原因很简单,是因为他在刚才听见王飞的话,在心里有些生气,也就没有仔细听后面的话,故此,他才没有这样做。

  “刚才我给你说的你没听见吗?”王飞跟在肖毅后面,在发现肖毅仍然保持着刚才稍微提升的点速度在奔跑,有些生气怒道,这个家伙,怎么在跟自己唱反调,自己说向东,他偏要向西,这是为何。

  “听到了啊!”肖毅边跑边回过头来,看着神情不太好的王飞,脸色沉着的道,王飞的神情不太高兴,他自然也不能太高兴。

  看到肖毅转过头来,王飞只淡淡的看了眼肖毅,在心里唾骂道:‘你不跑你的步,看我干嘛,我脸上又没唱戏。’

  看到王飞的那面无表情,肖毅回答完后,立刻转过身去,继续按照那般速度不快不慢的跑着。

  “肖毅你把我刚才说过的话重复遍。”看到肖毅依然保持着原速奔跑,王飞眼睛稍微瞪大了点,缓慢的出了口气,淡道,他真想上前步把这个家伙给踢脚,这个家伙,怎么还跟自己唱反调,莫非是有意在跟自己作对,这又是为何。但他是那种做事极为仔细的人,绝不会鲁莽行事,按照肖毅的性格,般不跟人唱反调作对,除非是得罪过他的人,可自己又没得罪他,这又是为何,况且,跟自己作对没有必要啊!难道这个家伙不想跟着自己学习了,也不会啊,从他那双眼神可以瞧出,他的眼神中充满了渴望得到知识和实力啊,而这又是他唯的机会,他怎么会放弃呢?再细想了会儿后,他发现,肖毅极有可能不是跟自己作对,而是没有仔细听自己前面说过的话,或者说是没有听到,才这样做的。

  “不能跑的太慢,要进行缓慢的加速度。”肖毅重复道。

  ‘我说怪不得如此,原来,这家伙还真没有听到。’王飞暗自在心里道,这家伙竟然没将后面的话听进去,只听了前面的话,难怪直在保持着原速跑步,他听了前面的话,可能过会儿再进行加速度吧!

  不过,这事好歹也有些奇怪,既然他听到了前面的话,可为什么没有听到后面的话,难道是他耳朵出问题了,不会吧!故又有问道:“肖毅,这句话后面的话是什么话?”

  “这个,这个,这个我就不知道了。”肖毅回过头来,抓了抓头,极为尴尬的道。

  “那我在说后面话的时候你在干什么?”王飞怒骂道,原来,这个家伙没听自己的话,也没把自己当回事,如果他这次说不出个像样的原来来,那就等着。

  “是这样的,叔叔,我在听完您说过的那句‘不能跑的太慢,要进行缓慢的加速度跑步’时在想,为什么要这么做,因此,没有听到叔叔后面所说的话,实在有些抱歉。”肖毅解释道,确实,在先前他就是这么做的,才没有听到王飞后面所说的话,也不是没有听到,是没有听清楚,他只隐隐的听到王飞‘叽叽喳喳’的说了几秒就结束了,至于说的是什么,自己就不清楚了。

  “那是为何?”王飞接着问道,他原本是很生气的,可在听了这句话后,也不再显得那么生气了,毕竟,能做到自己沉思自己思考问题这步已经很不错了,但要看是什么时候啊,像这些问题,等自己说完之后,肖毅应该放在以后再去找慢慢思索,千万不能在这个时候思考,那样,往往很容易分神,想了这个问题,却没听那个问题,造成的后果,往往要比连个不想的后果要严重。

  “这样可能有利于完成像叔叔在前面所说的‘切莫不能在最开始跑的最快,要慢慢的进行加速度,然后在最后冲刺。’”肖毅回答道。

  “嗯,你猜对了,这句话就是有利于完成先前我所说的那些,我在后面说的就是‘然后慢慢有规律有节奏的将速度给提升上去,’你可记好了,”王飞缓缓解释道,肖毅说的很好,极有道理,只是以后不要在关键时候不要分神就行。未完待续。。

  第三十五章跑步2

  “慢慢有规律有节奏的将速度给提升上去。レ&レ好,我记住了,”听到这里,肖毅喃喃自语道,随后又点了点头,示意自己将这给记住了。

  “记住了那就试用。”王飞在后面没好气道,记住了不试用干嘛。

  “是。”肖毅点了点头,极为干脆应道。

  肖毅按照王飞所说的那样,慢慢有规律有节奏的开始跑步,在跑了段时间后,肖毅发现,这招果然好用,不再像先前刚开始跑时快速度奔跑而在后来却落到筋疲力竭的那下场,速度不但越来越快,因为刚开始速度并不太快,因此,消耗的能量也不太多,倒给体内还存了些多余的能量,这令他着实感到高兴。

  看到肖毅慢慢掌握了自己所教导的方法,王飞在后面微微笑,感到有些高兴。

  火辣辣的太阳挂在天空,将它耀人的光芒撒向大地。

  整个大地,除了些山背后或者树下,或者房间之内等被些建筑物所遮挡的地方以外,其它的地方都呈阳光è,它们被阳光所包裹。

  而太阳所处的位置,正是肖毅的头顶位置,此时的肖毅,已经跑了千多米了,就算他体内所储存的能量再多,估计在此时消耗的也差不多了,再加上这阳光的狠毒,早已将他晒得热汗水都出来了,在额头上形成了粒粒晶莹剔透的汗水珠,从远处看,汗水珠在阳光的照耀下闪闪发光,宛如珍珠般。

  额头的汗水珠,已经缓缓的从额头上滚落下来,差点要滚到眼睛里。

  “哦,累死了,”跑着的肖毅,长出了口气。气喘吁吁道,随后抬起胳膊在额头上使劲抹,擦了把热汗后,放下胳膊,看了眼前方,没有停留,依旧对着前方跑去,而在他后面,王飞紧紧的跟着,此时的他。额头上也出现了些汗水,只不过,和肖毅比起来,他额头上的汗水要少的多,至少,没形成汗水珠,也没有能形成汗水珠的预兆,毕竟,他的汗水才刚出流出来。站在远处的阳光下看,偶尔会看见你些淡淡白è光芒,明显,比起肖毅额头上的汗水。他额头上的汗水要少的多,没办法,谁让天气今天这么热了。

  “肖毅,停下来休息会儿!”王飞跟着肖毅又跑了十多米后。轻声道。

  事实上,他是想大声喊道,但由于今天太过于热。再加上他今天跑的时间和路程也不少了,难免有种累的感觉,如果在这时大声喊起来,声音难免会沙哑,嗓子说不定干渴的有些疼痛,要不是体内有足够的斗气支持着他陪着肖毅奔跑,恐怕他早已坚持不住了!就算能坚持的住,情况也不比肖毅好,要知道,肖毅的毅力是王飞永远比不上的。

  “哦。”听到王飞说让自己停下来休息会儿,肖毅随即应了声,向前移动的双脚停住了,整个身子也停下来。

  在他刚停下来的时候,王飞也到了他身边停了下来,深吸口气,宛如是在追赶肖毅,追上了却很吃力般。

  停下来的肖毅,再次长长的深吸了口气,弯下身子,双手倚在双腿上,气喘吁吁的看着前方。

  不会儿,他又站起身来,扭动了几下身子,摔动了几下双臂和双腿,再次长出口气。

  而他旁边的王飞,只摔动了几下双腿和双臂,就结束了,并不像肖毅那样还要双手倚在双腿上扭动下身子的动作。

  “叔叔,这是在哪里?”肖毅看了下周围,只能看到些光秃秃的山峰和些黄土外,并没有其它东西,黄土在太阳光下呈白è,此时的山峰和黄土,都被太阳光所包裹,远处看去,片阳光è。

  同时,肖毅也注视到,远处的山峰之上,便是蓝è的天空,天空上面,难免有些飘荡的白云,似羊群,似白è地毯等,各式各样的都有,只不过,他们在天空中缓慢移动的。

  高耸的山峰,在远处看去,和天连在起,仿佛和天是相连的。

  周围的切,显得如此光秃,肖毅内心阵不好,忽然间,他觉得,世间有如此看似凄凉并非凄凉非凄凉而又凄凉之感的地方,他问道,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自己怎么下子跑到这里来了。

  “这里是‘杨柳山’后面的地方,没有名字,”王飞解释道。

  “哦,原来已经到了‘杨柳山’的后方了,我说怪不得没有树木,不见‘杨柳山’。”听完王飞的解释,肖毅喃喃自语道。

  “怎么?你去过‘杨柳山’?”王飞看着肖毅问道,从这家伙说‘杨柳山’时的口气可以听出,这家伙好像很熟悉‘杨柳山’般。

  “嗯,”肖毅点头应道。

  “什么时候?”王飞接着问道,这可就奇怪了,这家伙昨天才到‘杨柳村’,况且,到时天已经黑了,他是不可能去‘杨柳山’的,而今天早上就更加不可能了,因为就算肖毅去,那也得问她才行啊,再说,让他去他恐怕也不知道路,当然,他是忘了肖毅今天临近中午时被‘柳雪’带出去之事。

  “就今天快到中午的那时刻,叔叔去了‘王月’家,阿姨带我去‘杨柳山’了。”肖毅解释道,他在想,王飞是不是糊涂了,连今天早上的事情给忘了,记也太差了。

  “哦,那‘柳雪’带你还去了哪里?”王飞问道。

  “再没有了,阿姨只带我去了‘杨柳山’,然后在‘杨柳山’里游荡了会儿,已经中午了,我们就回家了。”肖毅蹲着坐了下来,道。

  本来,他早已想坐下了,但由于他常听人说过,‘如果你刚做完剧烈运动后,千万不要坐下来休息,要不然,心脏会停止跳动,说不定会搭上命。’故此,他才站着耽误了些时间后,感觉到自己不再像先前那般吃力了,方才坐下来。

  “哦,你在这儿等我,我会儿就到,千万不要乱跑。”看到肖毅坐下来,王飞说道,随后没等肖毅回答,周围的空气猛然波动,他便消失在了肖毅视野之中。

  肖毅刚答应,可看见王飞消失了,也就没有说出口,感受着周围波动的空气。

  然而,空气的波动就那么几下,王飞早已消失在了天空之中,空气的波动也随着停止。

  “唉!”想到刚才王飞消失的迅速以及那空气的波动,肖毅不由得叹息了下,‘柳雪’和‘王飞’他们都样,同样具有强大的实力,飞无影行无踪的,自己的实力如果达到能和他们样,切都好说了,切都也都会好起来。

  这么想着,他便站起来,拍了拍屁股的尘土,向周围看了下,看有没有休息的错地方。

  他发现,自己所站立的地方是条不太宽也不太窄的土路,可能因为被人踩踏时间久的缘故,这条土路已经无比坚硬了,就算是用牛拉犁耕,如果用不上九牛二虎之力,恐怕难以将其耕起。

  道路虽然坚硬,但却压抑不住那小草坚强的毅力,小而无比翠绿的小草冲破无比坚硬的土层长出来,在下过场雨后,它们吮吸了雨露,以先前的几倍速度大幅度的增长,迅速长大,绿油油的片,好看极了。

  可时间已是秋天,已经快到了深秋了,由于时间及气候的缘故,小草绿油油的翠绿è也退去,虽然没有完全退去,但也已经退的差不多了,只留下那么点点的绿è来象征着小草还没有死去,等再过段时间后,这里的绿è会全然退去,替代绿è的,将会是枯黄è,看起来无比的凄凉,秋天过去了,冬天还会远吗?冬天过去了了,天还会远吗?或许,到了第二年的天,它们也像上年样,重新生根发芽,重新长出来,重新组成绿油油的翠绿è片,但这些生命力已经不是上代的那些生命力,而是下代的生命力,如此说来,它们的错生命力是无限的,也是最短的。

  “花有重开r,人无再少年。”看到这切后,肖毅想到了许多,自言自语道。

  虽然小草的生命力很简短,但它们却很坚强,无论有多大风雨,都阻止不了它们的生长,除非除根。但它们那坚强的毅力,着实让人佩服,它们的生命随简短,但它们却高高兴兴无忧无虑的度过了,哪像自己样,各种各样的事情都会发生,都要自己去看面对,做人为什么这么难了。

  “做人最怕的就是遗臭万年,要么就流传芳世,如果幸福辈子也无人记得,有什么意思呢?”他忽然想起自己在那本中偶然见到过这样句话,他重复的将其默默读了遍,先别说是流传芳世幸福辈子之类的,只要给自己平平淡淡的生活就行,那怕遗臭万年之类的,对自己点关系都没有。

  人能不能像小草样,那样快活的度过生了,他又想到了这样个问题,不过还好,他觉得,他和小草样,挺坚强的,只不过,他过的要比小草难。

  无论怎样,他现在决定,如果这次不能成功的话,那就说明自己这辈子与真气无缘无份,自己要像小草样,做个快活无忧无虑的人,那怕别人骂自己神经病也都无所谓了。。

  第三十六章高手的分类

  心里这么想着,他便躺下,躺在路边的草坪上,他双手搭在起,枕在头下。

  可能是中午温度高的原因吧,草坪上有些温度,令肖毅感到暖洋洋的。

  “你怎么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