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2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王飞,王飞在不在?”正在这时,从门外传来了男声,打断了柳雪的话。

  这男声显得有些深沉,但肖毅明显的感觉到,这种深沉的声音,并不是用某种强大力量压抑出来的,明显,这声音是位老人发出的,并不是强大之人发出的。。

  第十九章白发老头

  “哦,来了,来了,会儿就到。”因为来人打断了柳雪的话,柳雪自然停止了对肖毅的讲话,看着门外,大声喊道。

  “有人来了,你现在这里等会儿,我出去应酬下。”柳雪看着肖毅,道。随后转身准备走出去。

  可惜,她的右脚刚往前移动了步,左脚刚抬起来准备移动,门帘‘哗’的声被揭开,却不由得停了下来,抬头看向门口。

  这突如其来的变化令肖毅不由愣,此人是谁,怎么没经过别人的同意便进入别人的房间,是不是有些无礼了。同时,他也向能口看去。

  只见,门帘被揭开后,位白发苍苍的老头右手支撑着刚揭开的门帘,左手拄着拐杖,正看着柳雪微笑。

  同时,他也更加仔细的打量了下老人的衣着,他虽然老了,但衣服并不像其它老人样穿的有些乱七八糟,正好与此相反,穿的有些整齐。当然,和面前的柳雪比起来的话,那还差十万八千里了。

  当他将目光转移到老人脸上时,眉头不由得皱了皱,只见,老人的眉头皱的有些深,两只眼睛,仿佛要陷进眼窝里去,显得有些可怕。

  满脸的皱纹也有些深,甚至,可以看到道道的皱纹痕迹,白花花的胡子掉在嘴下,离胸口处不远了,不知他是怎么吃饭的。

  顿时,肖毅心中猛然跳,好像想到了什么般,在心里喃喃自语道:‘原来是他,他来干什么?’。

  原来,在他看到老人的面庞后,顿时想起,这位老人自己见过,正是自己昨天和王叔叔刚到杨柳村时在村子里碰到的那个老头。他好像还向王飞问了些关于什么女儿什么孙女之类放假的问题,由于这些事情与他没有任何关系,他也没有仔细记,具体的是什么记不起来了,那些对自己没有任何关系的事情,还是少记为好。

  “我以为是谁,原来是‘王爷爷’来了,快进来请坐。”看到站在那里看着自己的老头子,柳雪急忙迎接道,随即伸出双手。扶助老头子,往屋子里扶。

  看着对自己宛如自己孙女般的王雪,老头微笑道:“你这丫头,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机灵了。”随即也不拒绝王雪扶助自己,便顺从着柳雪进到房屋,随手将拐杖放在靠近桌子的边上,显得很自然的坐在了桌子旁边的张凳子上。

  “王爷爷,您先在这里使用早点,我去给您倒水。”看到老头做好后。柳雪对着老头指了下放在桌子上为肖毅准备的早点,道。

  “呃,不用了,我刚喝过了。不渴。”老头摇了摇头,道,示意不让柳雪给他去倒水。

  “唉。王雪这丫头,可真是的。”当他将话说完时。发现柳雪已经不在了,有些无奈的说道。

  “王雪,这不是柳阿姨吗?怎么叫王雪。”听到老头儿称‘柳雪’为‘王雪’。在心中不由得惊讶了起来,这究竟是什么情况,柳雪怎么被叫王雪啊,难道自己记错了,不可能。

  这时他又想到自己在昨天晚上揭秘了柳雪的身份后,柳雪的那表情,很难来形容了。况且,她告诉过自己,她隐秘着身份不想被人知道。

  想到这里,他才恍然大悟,原来,柳雪在使用别人的假身份,看来,村里的人定把她当作‘王雪。’所以才那样称呼的。

  想通这切问题后,他将目光移向了坐在那里的老头身上。

  这时,肖毅发现,此时的老头儿,和自己样,都注视着个人,只不过,注视的对象和其它的不样。

  原来,在老头儿刚进来时,发现屋里多了个男生,况且,不是这家的阿。

  他也想问柳雪此人是谁,但他见王雪有些忙,还没来得及说,王雪就给自己端水去了。

  如今,他只得好好的注视下肖毅就行,令他感到惊讶的是,他好像见过此人,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当然,这只是他的推测而已。

  “王爷爷好,”肖毅有些不好意思的对着老头道,这礼貌是很重要的。

  “好,”那老头也极有礼貌的对着肖毅道,然后,再次注视着肖毅。

  被别人看着,肖毅倒感觉有些不好意思,低下头去洗漱了,并没有再理会这老人,他又不认识这老头,也没什么说的,说不定还会让别人误以为自己没事找事的爱管闲事。

  看到肖毅低下头洗漱了,那老头停留在肖毅身上的目光也向其它地方移去,毕竟,这个孩子又不是他们村的,不认识的人在起,没什么说的也是很正常的事。

  “原来是他,”老头突然眼睛亮,好像想到了什么般。

  原来,他刚进到这‘王飞’家时,就喊着问‘王飞’在不,可惜,没有王飞的回答声,只有‘王飞’女儿‘王雪’的答应声。那‘王飞’那里去了,难道是去学校了,有些不可能啊。他所知道的就是王飞第天回家,第二天下午才离开,整个早上都在。可今天为什么不在了,难道是自己记错时间了,他再次细想了自己见到王飞的时间,是在昨天下午,按照原理说,他应该今天下午离开,可现在为什么没有,当然,他排除了王飞睡觉得可能,向勤奋的王飞,怎么到这时候还在睡觉呢。

  在想到自己昨天下午见到王飞时,王飞身边跟着男孩,而这个男孩,正是这个在自己身边洗漱的男孩。

  至于这个男孩是谁,他不想知道,也没必要知道,他最关心的是王飞现在在不在,并不是这个与自己素不相识的小孩。

  “会儿问问王雪不就知道了。”那老头暗自在心里道。

  这时,柳雪掀开门帘,走了进来,双手捧着杯水,冒着热气,明显,这是她刚刚倒的热水。

  “王爷爷,请您用茶。”柳雪将双手捧着的茶水小心翼翼的递给老头。极有礼貌的道。

  “谢谢。”老头双手接过柳雪递给来的茶水,眯眯笑,道。

  “呵呵,小意思。”被别人夸奖,柳雪好像很高兴似的微笑道。

  听到这里,那老头并没有说下去,可能是没有说的了!但他在轻轻浅笑。

  在他浅笑的同时,轻轻的泯了口柳雪递过去的茶水,好像带有品尝的意思。

  泯完茶水后,他的笑意更加浓了。接着又泯了大口,随即将茶轻轻的放在桌子上,微笑道:“好茶啊,好茶。”

  这次,不说话的倒是柳雪了,可能和老人样,没说的了!

  看着不说话的柳雪,老人轻轻端起茶杯,再次轻轻泯了小口。再次浅笑了下,想必,他知道王雪现在没有说的了!

  这时,肖毅的洗漱也完毕了。站在柳雪身边不远处,有客人在,很随意的离去是种不道德的行为,所以。他才没有选择离开。

  看到肖毅洗漱完毕后站在自己身边不远处,柳雪在心里暗自道:幸好,这个家伙识相的没有离去。要不然,自己的脸面恐怕有丟光了。

  看到肖毅,她顿时联想到肖毅的早点,可早点在桌子上,总不能让肖毅吃而不给老人,这样,那岂不是对老人的不尊重,于是,她对着老人微笑道:“王爷爷,请您吃些早点!”

  “恩,谢谢。”老头随意应道。

  “不过,还是不用了,早点我早吃过了。”老头接着微笑道。

  听到这里,柳雪也不再说什么,又没什么说的了。但她在心里打算盘,她知道,这个王爷爷大多数时间是不来自己家的,r子久了,偶尔会来次,有时,甚至在年之内才来次,今天怎么突然来了,定有事,况且,在刚进入到这里时,就喊着问:“王飞在不,王飞在不。”等话语,因此,她可以肯定,这老头今天到自己家定有事,至于是什么事,她就不知道了,但她可以肯定,这件事定跟父亲有关,要不,他怎么在刚进门外时就问道:“王飞在不,王飞在不。”等话语,可惜,老人又没有说,自己怎么好意思问了,只能等着老人开口说。

  “王雪,你父亲现在在不在?”坐在椅子上的白发老头,突然对着柳雪问道。

  “在呀,王爷爷找他有事吗?如果王爷爷找他有事的话,我去叫醒父亲。”柳雪极为干脆的道,她之所以这么做,是为了避免王爷爷顺藤摸瓜的问下去,如果那样的话,她都有些烦,直接很干脆的道。

  “哦,他在睡觉吗?”老头问道。

  “恩,父亲他在睡觉,到现在还没起来,刚才我已经催促过了,应该用不了多久,父亲就起来了。”柳雪极为仔细的道。

  “哦,没想到你父亲比我还懒,到这时还睡着,唉,现在的这人越来越懒了。”听完柳雪的讲述后,白发老头无奈的摇了摇头,叹息道,在他们那个年代,就算今天不能干活,可总能修炼,哪像现在的人样,不干活不修炼也就算了,还在那里呼呼大睡。

  其它的些小辈自然不敢说这些,但他可就例外了,毕竟,他是王飞的长辈,说说是应该的,王飞能把自己怎么样。

  “怎么呢?王爷爷,如果王爷爷找他有事的话,我现在就去把他给叫醒。”柳雪再次道。

  “哦,没事,我昨天看见他回来了,就是想让他给我家‘月儿’教导些东西,可怜孤单的月儿,总是个人在修炼,可实力进展不快,因此,想要找你父亲辅导下,既然他在睡觉,也就不打扰他了,等他醒来以后再说。”白发老头叹息道。

  听到这里,肖毅顿时潸然泪下,不由得转过头去,脸面直对着墙壁,不让柳雪和老头看见自己在流泪,别人的修炼,进展不大,起码有些进展现的,哪像自己样,别说是进展,就连小小进步也没有,这世道对自己来说实在是太不公平了。

  “原来是这回事啊!王爷爷切莫着急,我见过王月的实力和修炼方法,无论是那个,都是很好的,至于她进展不快,很有可能这是她的颈椎,是她突破下个层次的预兆,用不了多久,她应该梦过了这关,想必切都会恢复过来。”柳雪不慌不乱的解释道。

  “唉,但愿如此!”老头深深吸了口气,唉声叹气道。

  对于王雪的话,他半信半疑,至于信的原因是他觉得王雪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况且,想修炼成为名强者,并不是时半会的事。

  况且,他也知道,任何事情都不能心急,不然,事情恰会适得其反,反而将事情弄的更糟。

  至于他不信王雪话的原因是,既然王雪说那可能是孙女的‘颈椎’,不可能啊,般的个颈椎最少几天便能突破,最多的也只不过能用上个月方才能突破,就算突破最难的颈椎,哪像女儿得样,整整五个月了,可依然没有任何变化。因此,他才叹息道,不过,他希望孙女能像王雪所说样,用不了多久便能突破这颈椎,恢复了往常的修炼。

  “请王爷爷放心,我敢肯定,王月用不了多久,定能突破这颈椎,过了这关,”王雪安慰道。

  “这事只能等到以后才能下结论,现在还不能,好了,你们忙,家里有些事情要我去办,我要回去了。”老头道,随即准备起身要走。

  “王爷爷请再坐会儿。”看着起身要走的老头,柳雪急忙道。

  “好了,不了,以后有空我就来了,你父亲醒来后,让他来我家找我,我走了,你们也不要送我。”这时,老头早已经站起身来了,极为严厉的道,听他的口气,没有停留的余地。

  看到这里,柳雪也不再挽留他,随即,老头便揭开门帘,走出房间了。

  柳雪和肖毅也跟了上去,此时,肖毅惊讶的发现,老头已经走出庭院大门了,这还是人行走的速度吗。

  “王爷爷再见,有空常来做客啊!”看着走出大门的老头,柳雪大声喊道。

  “恩,会的。”老头随即应了声,便消失在肖毅和柳雪是视线中了。。

  第二十章道歉

  “柳阿姨,刚才的那位老爷爷是?”看着消失不见的白发老头,肖毅转过头,对着柳雪问道。

  “他叫王勇,是我们杨柳村的村长,他是我们整个杨柳村最有声望的老人,也是整个村里年龄最大的人。”看着满脸疑惑的目光,柳雪微笑的解释道。

  “年龄最大,有多大?”肖毅很随意问道,至于老人是怎么有声望的,他可管不着,也没必要问。

  “八十。”柳雪再次微笑的解释道,同时,她眼看着肖毅,她知道,肖毅这次定会很惊讶。

  “什么,八十,怎么看起来只有五六十岁左右。”肖毅满脸愕然,极为惊讶,在他看来,这位老头最多也只不过是六十岁,怎么会有八十岁了。

  “很惊讶!”柳雪微笑的问道。

  “确实有点,我以为他五十岁呢!”肖毅这才从刚才的惊讶之中恢复了过来,显得很自然的道。

  “好了,你快去吃早点!在这个世界上,令你感到惊讶和你想不到的事情多的是,关键是你没有用心观察,记住,许多事情,光不能看它的表面,最重要的是,还是要看它的本质。”柳雪再次微笑道,她想告诉肖毅的是,不要被事物的表面所迷惑,但又觉得不好意思说出口,只得换了种说法。

  “多谢阿姨,我会记住的。”肖毅极为感激的道,他总觉得,这句话中好像隐藏了什么道理般。只不过,柳雪并没有明告诉自己而已,况且,他隐隐觉得,想知道这里面所隐藏的秘密,还需要自己慢慢的去琢磨才行。

  “好了,进去吃早点。我还有事,就不陪你了。”柳雪道,随即,便走到了先前所离开的地方,捡起放在地上扫地的东西,又开始扫院子了。

  这时,肖毅不由自主的再次潸然泪下,行行泪水顺着眼睛留了出来,留在脸颊上。

  眼泪流过的地方,也留下了清晰水印。宛如条水流过的路般,晶莹剔透的泪珠,在太阳光的照耀下,闪闪发光,宛如透明珍珠般,时而被太阳光下反è出十二è光芒,宛如多彩镜子般,时而在变换着光芒。

  距离自己不远在那里扫院的柳雪,只专心于扫院。并没有发现肖毅这边的变化。

  为了防止柳雪发现自己流眼泪,更何况,现在更为糟糕的是,他感觉到即将有大股眼泪要流出。

  为了防止有些事情的发生。他迅速转身,捂住双眼,头冲进了房间。

  当他刚冲到房间时,先前他感觉到的那大股泪水便流了出来。同时,他也发出了哭声。不过还好,这哭声很小。再加上这哭声只有声,因此,哭声并没有外露,要不,柳雪不发现才怪呢。

  感觉到大股的眼泪流出,肖毅便头扎在那盆还没有完全晾凉的热水盆里,双手舀了两把水,闭上眼睛,放在脸上,将其脸仔细的清洗了遍。

  刚洗完,他便感觉到舒服了些,那些流出来的眼泪早已被冲在了水里,脸上同时也感觉到轻松了许多。

  “我今天这是怎么呢?怎么尽流眼泪。”感觉到舒服了些的肖毅,在心里喃喃自语道,他不明白,为什么今天这么多眼泪,尤其是第二次。

  他第次流泪的原因是因为自己实力没有进步而感到自责,而第二次是因为他被柳雪对自己无微不至的关怀所感动,只可惜,自己好像是个没心没肺的东西,不领情报答也就算了,还次次的欺骗她,他是为这感到惭愧,感到愧疚,感到对不起柳雪,才不由自主的留下了泪水。

  “不不,我不能。”肖毅艰难的摇了摇头,在心里纠结道,他现在的心情非常烦乱。

  想要保持沉静,拥有个好心情,必要先要向将他那烦乱的心情整治好才行。

  他心情虽然现在不好,但他却明白,犯错并不可怕,可怕的就是不知道自己犯了错,不知道改正,直犯下去,因此,自己决不能在这样自责懊悔愧疚下去了,必须要重新做起才行。

  想到这里,他张开嘴,呼出了口浊气,吸收了新鲜空气,努力让自己的心情平静下来。

  在经过这样的次又次和百般艰难的条件下,他烦乱的心灵被他所整理好,那些懊悔自责惭愧之情也随着消失,他的心情好了许多,他的脸è也变得好看了许多,起码,不再有泪水流出了。

  他再次低下头洗漱了番后,极为用力的擦了擦脸,整理了整理衣服,抖擞了抖擞神,让自己变的灵活开朗起来。

  在这切收拾完毕后,他想出去,却看到了摆放在桌上的早点,随即便双手拿着吃起来了。既然是柳阿姨端出来的,那自己可要吃了,不然。怎么对的起柳雪阿姨呢。

  他左手拿水果右手拿饼干的吃了起来,可能是饿了的原因!没用多久,柳雪端来的早点被他给解决掉了,点也没剩余。

  吃完后,他便走出去找柳阿姨,想要给柳阿姨道个歉,毕竟,人家待自己不薄,自己可不能这样没心没肺的。但是,他并没有想到,自己的眼珠现在是红的,也显得很湿润,可能是先前他哭过的原因!

  这些早点吃完,肖毅‘呕’的声,可能是吃了早点后,他不再感到饥饿!

  随后,他跑到镜子面前,他惊奇的发现,自己的脸è有很大变化,尤其是他那眼眶,是红润的。他这才明白,自己在先前流的眼泪定不少,要不,眼眶怎么会红润了。

  他努力让自己平静的心灵再次平静些,不然,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