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0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是国师,他本来走前去问下,但看到大哥们那些不太吉祥的眼神,他知道,国师今天不高兴,因此,言又止,只得将到嘴边的话咽了下去,等待着大哥等人说话。

  “不用了,你们以后注意些就行了。”对于手下的询问,ā的黑衣人举起右手,打断了他们的话,示意他们不要再说下去。

  “请国师降罪,属下等人该死。”那四名人听到国师的语气不太好,顿时,感觉到阵不妙,急忙跪倒在地,带着慌乱之情的说道。

  他们清楚的知道,国师这是在生自己等人的气,要不是自己等人先前千般万般犹豫而没有选择杀掉芙蓉的话,恐怕芙蓉早已死了,自己等人也不会遇到现在这般麻烦。

  自己千般万般犹豫倒没事,可关键是,他们违抗了国师的命令,知道前者脾气的他。违抗他命令的人,从来没有好结果,只有个好下场,那就是‘死。’他们才跪地求饶。

  “我什么时候说过你们的该死了,赶紧起来修炼,你们要在最短的时间内,把实力提升到最高境界,我们才能离开这里。”黑衣人焦急的道。

  听到这里,跪倒在地的几人难以置信,互相用疑惑的目光对视了几眼后。将疑惑的目光投向站在ā的古丹,他们不明白,为什么向严谨处理违抗命令之人的古丹,为什么此刻变得善良了起来,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但无论是真是假,他们都没有起身,当然,这之间有他们的原因,万古丹是试探自己等人的了。那也有可能,因此,他们不能起身,要不然。恐怕在古丹那话还没有说完时,自己等人已经起来了。

  “国师,你难道不怪罪我们了吗?”跪倒在地的个人半信半疑,带着疑惑眼光问道。瞧他那眼光,可以看出,他巴不得现在就得到答案。

  “说原谅你们了。你们废话还真多,赶紧起来修炼,然后离开这里,要不,迟了可别怨恨我没有告诉你。”看到对自己半信半疑剩下的八大金刚,站在ā的黑衣人有些愤怒的道,这些手下,怎么这么烦,言既出,驷马难追,自己放出去的话能是假的吗?更何况,他也觉得没有怪罪他们的必要,毕竟,他们现在都处于危难之中,看起来是安全的,但他知道,只要余虎恢复了实力,便能找到这里,恐怕自己等人想要离开,就算是插翅难逃了!

  或许,在以前,他会解决掉这几个人,不为什么,只为的那不成文的规定以及他们违抗了自己命令而没有杀掉芙蓉等人,实在有些可惜,但事情已经过去,已经没有挽回的可能了,怪罪他们也是白怪罪。没有任何意义。但现在无论如何他都不会解决掉这几个人了,规定已经废掉,如果把他们解决掉的话,恐怕自己国家那边的实力就会越来越弱,别说是以后统整个西欧大陆,能在西欧大陆上立足已经很不错了。

  今r他和余虎交手的同时,他感觉到余虎实力的提升虽然比不上自己,但差不多能比得上自己了,况且,同时他也知道,如果没有那座山峰的话,余虎不知比自己提升快多少倍,因此,他现在不得不为以后积蓄实力,尤其是像这些现在拥有实力以后有很大可能进步之人,才能帮助自己完成心愿,况且,他们的敌人现在是以芙蓉为代表的华盛帝国,并不是自己的人。

  “多谢国师。”那几人连忙起身鞠躬道谢。

  对于这些鞠躬道谢的人,古丹倒显得无所谓,只是用某种特殊的眼神看向他们,他的眼神之中,难免带有些凌厉。

  起身的几人,隐隐的感觉到国师眼神中的不详,迅速坐了下来,盘着双腿,双手合在胸膛前,开始修炼了,只有那受伤的弟弟站在那里,看着国师。

  “这是怎么回事?”看着受伤不能进入修炼状态的老五,古丹问道。

  “这,”其他的几人顿时支支吾吾的说不出话来,毕竟,伤害五弟的人并非是敌人,而是自己等人。

  “是这样的国师,他们几个上次用尽全力的和芙蓉对峙,我跑过去帮忙,谁想到,那芙蓉险狡诈,在这个时候躲开了,结果,我就受了伤。”受伤的人解释道。

  ‘怎么又是芙蓉。’听到这里,古丹在心里唾骂道,看来,这个芙蓉不除,定会后患无穷,天不除,自己就难睡个安稳觉,无论如何,自己以后定要想办法,将这个芙蓉给除掉。

  “好好休息,以后小心点就是。”古丹深吸了口气,缓缓道,事实上,他刚才努力让自己愤怒的心情平静下来,像芙蓉这种敌人,他隐隐的感觉到,比自己的死对头余虎还要可怕。

  “多谢国师。”那人感激的道,同时他不明白,国师今天这是怎么了,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善良了。

  “你们几个今天为什么不动手杀掉‘灵修’这个叛徒?”看着进入修炼状态中的四人,古丹有些生气的问道,今天没趁机杀掉这个叛徒,以后杀的时间恐怕就很少了。

  “国师。我们”修炼的过错四人,听到这里,内心猛然颤动,差点被吓得跳,急忙睁开眼,用某种眼神看着古丹,说不出话来。

  “唉,想必是在报以前的恩情!”看到说不出话的四人,古丹叹息道,这几个人和‘灵修’,都是自己看着长大的,他们之间的关系,小时候都是很好的,自己突然间要让他们下杀手,他们时半会恐怕做不出来,也不是惊奇事。

  “我不管你们几个今天是出于什么原因没有杀掉‘灵修’,我也不会计较,但你们给我记住了,‘灵修’现在已经背叛了我们和‘芙蓉’在起,下次遇见她们俩不要留情,都要将她们铲除,我不希望看到她们还活着。”古丹严肃道。

  “是。”那几人齐声大喊道谢。

  虽然他们是齐声大喊,表面上看起来很干脆,但事实上,他们的内心却不好受,毕竟,那‘灵修’对自己等人还有救命之恩,但下次遇见,他们又不得不那样做,毕竟,恩情今天已经还清,如果自己等人下次还是这样的话,恐怕国师不会原谅自己等人了。

  “‘灵修’背叛我们的事,千万不要告诉陛下,我怕他担心。”古丹道。

  “是。”

  “还有,我们回到帝国后,我会去修炼,你们就好好修炼,争取把自己变强,华盛帝国国师余虎的实力,你们又不是没有人见过,我希望,你们也能像他样强大。”古丹道。

  “请国师放心,我们定会努力修炼的,不会让国师失望的。”四人坚定的道,显示出对自己等人充满信心样子,同时,他们的心灵猛然颤动,原以为,他们已经够强了,但在今天看到华盛帝国国师余虎和自己的国师后,他才发现,自己等人的实力原来是那么的渺小,要不是今天有国师古丹,别说是自己等人能否杀掉芙蓉,恐怕自己等人是有去无回了。

  “好了,那我也就放心了,你们赶紧修炼,要不,等余虎实力恢复后,他会感觉到这里,到时,我们想走也来不及了。”古丹焦急道,随后,也坐在地上,也双腿盘地双手合胸前的修炼起来了,今天和余虎战,可费了自己不少能量,差点快用完了。

  看着修炼的国师,那四人再次迅速坐在地上再次修炼起来,从前者那焦急的话中,他们感觉到了事情的重要。

  就这样,他们几人在洞顶挂着照夜石地上铺着干草,摆设极为简单的山洞里开始修炼了,准备做最后的冲刺,当然,他们所谓‘最后的冲刺’就是看能否逃离出华盛帝国。。

  第十二章左手的疼痛新的周,求收藏推荐票

  月光降临,金黄è的月光宛如弯弯镰刀般,挂在天空那方,将它那金黄è的月光撒向整个大地。

  此时的月光亮度,比不上月光全胜时期光亮,但也相差不远了,况且,此时的月亮所悬挂的位置,正是天边的西方,看样子,仿佛快要落下去了。了解月亮的人知道,这象征着整个夜晚已经差不多都过去了,剩下的夜晚不多。

  月亮基本和太阳样,都是从东边出,西边落,只不过,从太阳的出现到落下,我们抬头都能看见,而月亮无论是升还是落,我们都看不到,可能是因为白天的缘故吧!

  在月亮消失的时候,也就是天亮的时候,按原理说,应该能看到月亮从西边落下的幕,事实上,根本看不到,只能看到天亮了,却看不到月亮落下去,月亮就会那般神秘的不见。这种种现象表明,此时,天已经快亮了。

  华盛帝国的某地方

  这里看起来是座不太大不太小的庭院,院子里四面都盖着房子,所以,这个院子也可以称为‘四合院’,就能说明这里了。

  所谓的‘四合院’就是在座院子里,四面都有房子,而这座院子,正符合‘四合院’这个名称。

  四合院中西边的座房子中

  位少年平躺在床上,双腿很自然的向两边张开,没有盖被子,只枕着不大不小枕头,在那里安静的睡睡着。

  常人睡觉都盖被子,可能是害怕冷的缘故吧,而这少年没有盖被子,很可能是因为他不感觉到冷吧!

  他虽没有盖被子,在常人看来,这怎么能睡个好觉了,怎么也睡不着,更别说是能不能睡好,关键是睡不着。但少年不同。在他身上,我们看到了他和常人不同的地方,他不但能睡着,而且,还睡的香沉,像个死猪样睡的那般沉,只不过,和猪比起来,他倒没有猪那‘呼呼’的拉酣睡声,要不然。难听极了。

  因为少年没有拉酣睡声。所以。他睡的很安静,偶尔能听到些均匀的呼吸声,并不影响周围的安静。

  “好疼啊!”沉睡的少年,突然从熟睡中醒了过来。坐在床上,用右手握住左手,张嘴呲着牙,有些难以说出口的道,瞧他的样子,明显他现在很痛苦,至于是什么原因嘛,我们就不知道了。

  “这是什么情况,我这左手今天是怎么了。今天怎么这么痛。”坐在床上的少年,自言自语道。

  但此刻,他的脸è难看了许多,因为他感觉到,自己的左手现在越来越痛了。如果照这般速度增加下去的话,恐怕有点让自己坚持不住的象征。

  但痛终究是没有办法的,在没有任何依据手为什么痛的缘故下,他只得强忍着疼痛,坐在床上,等待着看疼痛能否自然而然消失或者减弱。

  可这等,转眼便是十多分钟过去了,可手上的疼痛不但没有消失,也没有减弱,依然保持着先前的那般疼痛,况且,这种疼痛,仿佛是最让自己难受的疼痛,也是最疼痛的疼痛了,或者说,是不能再疼痛的疼痛了。

  “唉!”在忍受了百般痛苦之下,少年只好无奈的叹息了下,强忍着疼痛起身,艰难的起身,走下床去,顺手点燃了摆放在桌子上的蜡烛,他想看看,这左手究竟是什么情况,为何如此疼痛。

  点燃蜡烛后,整间房屋亮了起来,黑暗被光明所代替。

  这蜡烛是他今晚刚到这里时偶然间发现的,刚才的疼痛再加上这里的黑暗,才使他想起了桌上有着蜡烛,才将其点燃。

  蜡烛点燃后,发出微弱光芒。

  借助微弱烛光,他仔细的看着自己左手,并没有发现有什么伤口也没什么红肿胀的地方,可为什么如此疼痛了。

  但他绝不会甘心,如果这样,光自己的疼痛已经够自己受的了,更别说是让自己从今以后修炼了。

  在如此不甘心的情况下,他次又次细细的认真的观察自己左手,可依旧没有找到病源。但他并没有放弃,依旧次又次的找,终于,他在左手的中指上发现了个很小的点燃,在烛光下呈黑è,但具体上是什么颜è他可就说不上了。

  自己中指上什么时候突然有了黑点,以前自己倒没发现过,如今突然发现,他的内心猛然颤,这也有点太让人感到惊讶了吧!

  既然以前没有,那就是今晚有的,可今晚究竟是怎么有的,难道是夜之间左手中指上突然冒出黑点,也有点太不可思议了吧!

  “唉,算了,有就有吧!没什么大不了的。”少年再次无奈的叹息道,眼前最重要的是如何才能将这疼痛制止,并不是讨论这问题。

  疼痛不退,自己就不会好受,更别说是自己能睡安稳觉,所以,就算是他想尽切方法,也要将这疼痛给退去。

  他挥动体内的真气,体内的真气在他的指挥下,极为有规律的绕着他内心周围旋转。

  刚开始旋转时的速度很缓慢,可越来越快,最后,甚至快到让他自己都感觉不到这些真气现在旋转到什么地方了。

  因为真气运转之快,他现在都差点挺不过来了,他之所以这么做,完全是希望在段时间内能够凝聚到更多的真气,然后将其运转在左手之上来压抑这疼痛,这该死的疼痛,就算是自己用尽切办法也要将他给压抑住。

  而真气现在的运转,已经超出了自己的想象,也超出了自己所能控制的范围之内,如果再任凭真气这般运转下去的话,别说是指望真气来压抑疼痛了,恐怕自己会因真气失去控制而脱力,运气不好的话,说不定能到‘引火烧身’的那种地步,原指望用真气来压抑疼痛,可没想到他在运转体内真气的同时将自己给害了。

  在如此危急情况下,少年并没有慌,脸上没有任何慌乱紧张害怕之情,而是面无表情的,从他那面无表情的脸上,我们看到了常人很难有的东西。

  般的人在如此情况下,恐怕早已被吓得紧张了起来,恐怕早已急忙收敛体内真气的运转,以免引火烧身,把自己给害了。可是,少年跟常人并不样,他并没有收敛体内运转的真气,而是让它们继续运转,以让它们能凝聚到更强大的能量来压抑这疼痛。

  但此时,他的眉头不由皱了皱,因为他明显感觉到,体内真气的运转速度又加快了些。

  在他眉头皱了会儿的同时,他的脸è再次恢复了先前那般面无表情的情况。

  “吁。”他深吸了口气,努力让自己刚才因真气运转而差点波动的心灵平静下来。

  平静下心灵的他,再次深吸了口气,然后,下定神定力去控制这真气的运转速度。

  加快的真气运转速度,并不是那么轻易能控制的,因此,他费了好几分钟,才用神定力将其控制住,让其缓慢运转,为的只是能凝聚到更多的真气能量。

  体内真气的运转速度变慢,而此时,自己手上的疼痛比起先前,也稍微缓了点,可能是自己体内有真气运转的情况吧!本来,原以为这切风平浪静的他,在没过几秒钟后,他的眉头再次皱了起来,他感觉到有种不详的预感,因为,他的左手上的疼痛又开始增加了,似乎并不比先前弱。

  自己左手疼痛,就无法控制体内真气的运转,无法控制真气的运转,那简直就是引火烧身,自己毁灭了自己,况且,现在正值完全凝聚真气能量的好时期,怎么能轻易放手了,那不是前功尽弃吗?只有傻瓜才会那样去做。

  如今,停止体内真气的运转不行,不停止也不行,时之间,他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但在这个时候紧过了十多秒后,他的脸è猛然变,随后做下了最后的决定。

  在此时,他明显的感觉到,因为有先前真气那般迅速的凝聚,虽然大多数的真气能量被凝聚到了起,但因为它们都用来凝聚,体内剩余的真气已经不多了。

  听些修炼真气的人说,无论怎样,都不能让体内的真气消耗完毕,不然,会造成体内真气的枯竭。

  而体内真气的枯竭,最让人怕的就是它所导致的后果,因为真气的枯竭,使体内没有点的真气来压低,完全失去了以后修炼真气的资格,运气好的话,说不定用上个十年八年的能将其弥补,从而继续能够进行再次修炼,运气不好的话,别说是十年八年,就算是辈子,恐怕也难以弥补这个缺点了,只能去修炼其它的功法了,这辈子恐怕和真气没有缘份了吧!

  而离真气枯竭的尽头,大约是体内真气剩下百分之七八左右,而他现在明显的感觉到,自己体内真气现在就剩下百分之十左右,如果再这样下去的话,恐怕用不了几秒,便会立刻消耗完毕,使其枯竭。

  如今,就算自己再能控制体内真气的运转,但他也不能那样做,更何况现在还不能控制了。

  他现在能做的,就是将这凝聚到起的真气现在同运行的左手上去压抑那令人讨厌的疼痛。

  高速首发逆天神掌最新章节,本章节是第十二章左手的疼痛新的周,求收藏推荐票地址为

  第十三章算漏求收藏推荐票

  此时,他明显感觉到,自己体内真气的运转速度再次增快了些,幸好,增快的不太多,要不,这次恐怕他挺不住了。

  而此时,左手的疼痛也再次增加了些,让自己疼痛难忍,不过他还是值得高兴,幸好,在这些时间内,他是往手中凝聚能量,以能更好的控制体内凝聚到的全部真气来压抑这疼痛,并非是用他来控制真气的运转,要不,这次可真是那所谓的‘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

  左手的疼痛,已经够他受的了,再加上他体内真气的运转速度加快,朝出了他所能控制范围之内,他现在隐隐感觉到,体内真气运转的地方,现在有些隐隐作痛,只不过,这种疼痛比不上左手上的疼痛,要不,就算他自身有多么强大的实力,恐怕也无法来控制这切。

  在如此双重疼痛下,少年狠狠咬着牙,抽搐着脸è,在内心时刻的告诉自己要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