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8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然没达到高峰,但也相差不远了。

  虽然他充满了种种疑惑,但不的不相信这是事实,因为他了解,古丹和自己样能吃苦,况且,还有了那拥有能量的‘落r山’供他修炼,如此来,他实力提高也很正常,但他脑子时刻是清醒的,融不了其他什么事情,只把天空中的五系剑当作重点。

  “接招!”看似无人的天空上,冷喝声传来。

  在那声音刚说完后,突然,道人影从五系剑背后露出,迅速拿起悬挂在那里隐隐发光的五系剑,对着古丹上当砍来。

  呈现五种颜è的五è五系剑,加上主人的控制,瞬间划破周围的空气,对着地上的余虎狠狠砍去。

  在这五系剑狠狠下降的同时,本来显得有些安静的周围,却被这五系剑划破空气发出的沙沙作响的风声,听去瑟瑟作响。

  安静无波的空气,被五系剑所划破,听上去有恐怖之感。

  此时的古丹,虽然五系剑离他约来越近,但他并没有闪避,也没有惊慌,只是静静站在那里。嘴角再次弯起小弧度,轻轻笑,再次抬头向快要落到头上的五系剑看去。

  事实上。他表面上装作什么事都没有,但在心里却猛然跳。急忙挥动体内的能量,准备对抗这快要降落到自己头上的五系剑。

  五系剑越下降速度越快,再次大幅度的划破空气,直接对着余虎看去。

  而它所瞄准的方向,正是余虎的大脑中心地方,况且,以那五系剑下降的速度。估计用不了几秒,便能到达余虎头上,狠狠的把余虎给砍伤。

  五系剑之中所带的能量有多大威力,除了手持五系剑的古丹准备接下五系剑的余虎外。其它的人恐怕不知道!

  “大哥,国师所持的那把剑有多大威力?”

  “不知,但我可以肯定,这把剑上所带有的能量决不会弱,不然。国师怎么能拿它来对付敌人了,毕竟,敌人好像不比国师弱啊!”

  “可我怎么感觉不到那把剑上有能量啊!”

  “定是国师将实力完全融合在起,形成了大股强大力量,因此。我们才感觉不到。”

  “哦,原来是这样。”观看余虎和古丹对战的八大金刚等人议论道。

  刚才还议论别人的他们,在此刻,却不由得皱了皱眉头,满脸的惊讶了起来。

  只见,古丹先前对着敌人砍下去的五系剑,在此刻却停留在敌人大脑上方,宛如受到了什么阻力般,迟迟不能砍下去。

  原来,就在哪五系剑快要砍到余虎头上时,突然,从余虎体内涌出股强大能量,在余虎身前形成了道网,才顶住了这快要砍到自己头上的五系剑。

  余虎身前所形成的网,是道用斗气所形成的网,和其它能量所形成的网所不同的是,其它能量形成的网是有颜è的,它的颜è呈原本形成网能量的颜è,而写道网却出奇的没有颜è,根本看不见,要不,他们几个观战之人也不会惊讶敌人为什么没使用功法而国师手中的五系剑不能砍下去呢?

  ‘这是什么情况?’看着自己的五系剑本来可以狠狠的砍下去,可为何却停留在空中,而且,他也看不见余虎那边有什么能量抵挡住了自己的攻击,他将体内的五系能量提上来,加强到五系剑上去攻击余虎,不但没有任何效果,而且,自己的五系剑依然停留在那里,他在心中既疑惑又惊讶的道,余虎明明没有使用能量和他对抗,可为什么自己的五系剑总是砍不下去,这究竟是什么情况,难道是上天帮余虎不成?

  虽然他现在是满脑子的疑惑和惊讶,但他决不能在脸上透露出来,他明白,在如此紧张气氛的对峙下,他不能分神,决不能透露自己的缺点,不然,会给敌人个可乘之机,那吃亏的恐怕只有自己了。同时,他也知道,在这种场合下,决不能马虎行事,定要丝不苟的行事,如果有点脸è变化的情况,表明自己已经向敌人示弱了,因此,他不能不继续对峙,不然,旦向敌人示弱,不但会向大失颜面,况且,八大金刚还在那里看,如果自己做不好的话,他们虽然不会在表面上嘲笑自己,但在背后地里,可就不定了,因此,就算现在极难攻击到余虎,那自己也要试试。想到这里,于是,他在五系剑上又融合了大部分的五系能量来对付余虎。

  五系剑上能量的强弱,与它上面的颜è浓度是分不开的,颜è越浓,则表明它上面的能量越强,颜è越淡,正好相反,表明它上面所拥有的能量越弱,而在这次古丹融合了五系能量后,五系剑上的颜è浓了许多,表明它上面现在所拥有强大的能量。

  旁的八大金刚只隐隐的看到古丹手中所持五系剑上的颜è浓了些,见识短浅的他们,自然不明白这是什么情况,他们有的还误以为是自己等人的眼花了了。而见识深厚的余虎,自然不能和他们样,什么也不知道。

  ‘好强的攻击力啊!’感觉到五系剑上的能量猛然大涨,对自己构成了威胁,余虎在心里感叹道。他看到,这次五系剑上的颜è光芒要比刚形成五系剑时还要浓上不少,能量也自然增加了不少,看来,古丹这次是要动真格了。

  虽然现在古丹手中的五系剑对自己构成了威胁,已经够自己受的了,事实上,他也是在用能量对抗这五系剑,他所用的能量,是真气的最高境界,‘灵气’,也可以称为‘灵力’,这种功法,是无形的,无论是白天还是黑夜,就算是使用者,也看不见它,他正是用这种‘灵力’凝聚成道防护网,才来抵挡住了古丹的攻击,这就是为什么古丹等人为什么惊讶自己既没有使用真气,也没有使用斗气,他们的攻击却被自己给莫名的挡住了。

  事实上,他也不想用这真气的最高功法‘灵力’的,可没办法啊,了解五系的他知道,就算自己使出最高境界的斗气,也不可能抵挡住这‘五系剑’,还有个办法,那就是躲避古丹的攻击,可他总觉得,躲避不但没意思,而且还会大失颜面,他格和古丹样,都是那种‘死要面子活受罪’之人,在百般无奈之下,他才使用出‘灵力’来抵挡古丹的攻击,虽然差点暴露了自己的真实底牌,但他同时也知道,这也不是没有好处,古丹在被自己使用‘灵力’所抵挡后,定会露出他的底牌的来攻击自己,这样来,第可以抵挡住古丹的攻击,二来可以试探出古丹的真实实力,这不是举两得吗?可如今五系剑上的能量暴涨,并不像先前那样,对自己没有构成任何威胁,况且,他还隐隐觉得,这威胁越来越大。

  ‘怎么办了,难道就没有其它的办法了!’他在心里唾骂道。

  ‘非让我动真格吗?’他在心里有些愤怒的道。

  ‘不行,’他在心里苦苦道,对自己展现了自己的底牌,那就等于是引火烧身。

  在百般无奈之下,他只好使出了体内的些足够抵消这五系剑上能量的‘灵力’融入到这无形网上,既然古丹要玩,那自己就陪他玩两招!自己可不是吃素长大的。

  余虎在使出些‘灵力’后,猛然松了口气,幸好,自己的‘灵力’及时赶到,要不,自己恐怕可就挺不住了。

  刚才心中还有些喜意的古丹,顿时皱了皱眉头,因为他感觉到,自己刚才所使用的五系剑已经对余虎构成了威胁,可现在为什么啊不了,这究竟是什么情况,为什么自己的能量次次被余虎所抵挡,他看到,余虎没有使用能量抵挡啊!难道正是上天帮他不成?

  刚皱完眉头的他,不断向五系剑上融合能量,准备对付余虎。

  此时,他手中虽然在向五系剑上融合能量,但他的眼神却猛然停顿了下,旋即脸è沉重了起来,再次皱了皱眉头,因为他明显得感觉到,有许多拥有强大实力的人向这边赶来。

  既然在华盛帝国,那来的肯定不是自己的帮手,定是自己的死对头。

  自己虽然拥有强大实力,但他也怕以寡敌众,因此,他现在除了想到逃跑以外,其它的什么也没有想到。

  在先前,他边对付余虎时还边思考,究竟是什么能量抵挡住了攻击,因此,也没有全注意力的攻击余虎,如今,看到敌人来了,他的心有些慌了,毕竟,这可是华盛帝国啊!又不是自己的落r帝国。

  周的最后天了,求收藏推荐票红尘鞠躬道谢了。

  第五章斗气弹

  ‘什么都别想,现在最好还是将所有能量都用在对付余虎身上,最好将他击给打败,只有这样,今天才有可能离开这里。’他在心里劝自己道。

  想到这里,他最后不得不不用强大的力量来对付余虎,以便自己等人有时间安全离开。

  ‘爆发,我心中的五系能量。’他在心里对着自己充满信心道,所谓‘有事必须先下竖立志气才行。’

  果然,他体内的五系能量如他所愿,在这刻,却再次暴涨,和前次暴涨相比,这次是迅速暴涨,而且,宛如受到了手心的引力般,对着手心迅速的凝聚去。

  古丹明显的感觉到,这次凝聚到手心的力量,似乎有先前的三倍之多,五系能量通过手心,再次融合在五系剑之上。

  吸取能量的五系剑,和前次相比较,这次光芒大放,可能是它吸取到了强大能量的缘故!

  看到五系剑光芒大方,感觉到自己快要挺不住了,用‘灵力网’抵挡五系剑的余虎,顿时脸è猛然变,变得无比深沉。

  随机应变的他,感觉到事情的不妙,迅速聚集体内剩余的‘灵力’,准备对抗再次能量翻倍增大的五系剑,可为时已晚,由于五系剑上此时的能量现在太过于强大,自己还没挺住几秒,那‘灵力网’便直接被五系剑上所拥有的强大能量给穿透。

  感觉到自己的‘灵力网’被穿透,余虎惊慌失措,直接向后退去,现在不退,更待何时。

  只可惜,这次他又晚了步,由于五系剑上的光芒太多。他依旧受到了五系剑上黄è能量的干涉,也就是他受到了土系能量的干涉。

  本来后退的他,在被五系剑上的能量所干涉后。速度也增快了不少,甚至还有种失去方向控制的感觉。

  虽然余虎受了伤。但这对于余虎的敌人古丹来说,五系是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在看到余虎受到能量干涉后,他有顺序的直对着后退的余虎挥动了几下手中所握的五系剑,顿时,道道金黄è蓝è白è红è黄è的能量柱,向着余虎飞去。

  为了防止有些本不该发生的事情发生。他再次斜对着余虎挥动了几下手中剑,五è能量柱便接着道道出现,然后,对着余虎斜飞而去。

  五è的能量柱。宛如弯曲的镰刀般,对着余虎飞速而去。

  在看到自己手中五系剑所发出的光芒对着余虎直去后,古丹迅速落到其他人所站的地方。

  ‘噌’的声响起,古丹在落到那里的同时,速度宛如光速样快。发出‘噌’响声。

  ‘噌’他把手中的五系剑稍微举起,又发出‘噌’响声后,微弱的五è光芒闪,整把五系剑便消失在了古丹手中。

  这两个‘噌’声,也只不过是用了两秒时间而已。

  “快过来。我们走。”古丹对着其他几人焦急的道。

  那几人就算脑子再笨,也能明白这是什么情况,迅速跑过去围聚在起。

  “空间转移”看着自己的人到齐了,古丹大喝道,随即,在他们先前站着的地方出现白è光芒,发出‘噌’响声,旋即他们几个消失不见。

  “那里走,看招。”就在他们几个刚消失后,天空中有人冷喝道,随即,半直径约为五厘米的小球猛然朝那里快速落下,那速度简直宛如流星速度样快,让人看不清它头尾。

  落下的小球,呈金黄è,明显,它是用斗气所凝成。

  “啪”就在小球刚落到那里时,那里紧接着便有爆炸声响起。

  这声音,打破了如此安静的夜晚,震耳聋,有种直冲天边的感觉。

  在此同时,那爆炸的地方顿时尘土飞扬,看不清那里的景物。

  “啪”又是小爆炸声接着响起。

  和先前的那声爆炸声相比起来,这爆炸声虽然显得有些渺小,但也有定分量的。

  这爆炸声响起的地方,距离先前爆炸声发生的地方有五六米之多。

  和前者样,同样发生过爆炸的这里,在此刻也是尘土飞扬,看不清面目。

  此刻的这里,除了能看见些飞扬的尘土之外其它的什么也看不见。

  不过说来还好,今晚正好多风,因此,在这里布满尘土后约分钟之后,又有缕缕的清风缓缓吹过。

  如果换做是以前,这样的清风只要吹,那些飞扬的尘土会立刻被吹散,散失在清风之中。可这次清风吹过,虽然那尘土被吹散了些,可依然有许多布在那里,只等到清风吹过五六次后才散失,可能是今天尘土密度大的缘故,尘土密度的大小,则表明着爆炸的大小,而爆炸的大小,则由使那里爆炸的能量有关,而那些能量与使出能量者有关系,由此可见,使这里爆炸的几个人实力定不弱。

  尘土消失,爆炸声早已停止,这里现在安安静静的,看似什么也没发生。

  尘土散失,这里不再变得模糊了,这里的切,显得极为清晰。

  令人不高兴的是,在先前爆炸的地方,出现了两个直径约为米的大坑。

  由于是晚上,这里也不清晰,淡淡的月光撒在那大坑上,朝里面看去,只能看到黑通通的片,并不看出它有多深。

  “唉”叹息声响起,旋即金光闪,‘噌’的声响起,落下道黑è身影,站在了先前爆炸地方的那大坑旁。

  落下的这人,身穿件黑è的紧身服,头戴黑è斗篷,让人看不清他的真实面目。

  “可恶,竟然让他们给跑掉了。”落下之人朝大坑里看了下,发现大坑里没有其它东西后,顿时,满脸失望之情,自言自语唾骂道。

  如果能看见他眼神,就会发现,他眼神中带有满眼神的愤怒之情,也带有些懊悔之情,他愤怒敌人跑掉了,他懊悔自己来晚了步,要不,敌人想要那么轻易的离开这里了,就算他发出的‘斗气弹’炸不死他们,估计也炸的半死半活的了,可惜的是,敌人最终还是逃跑了。

  “陛下,你没事!”这时,天空中突然出现十几道黑è影子,出现的黑è影子,浅白è光芒闪,便落到此人身旁,焦急又关切的问道。

  落下的之人,衣着完全和这人相同,也身穿黑è紧身服,头戴黑è斗篷,也看不清他们的真实面目。唯独和这个人不同的是,落下的十多人之中有几个人手里拿着兵器,这兵器,可能是他们的随身携带的兵器!

  “没事。”身穿黑è紧身服的人摇了摇头,有些不高兴的道。

  “陛下,敌人跑了吗?”有人试探着问道。

  “恩,我们来晚了步,让敌人给跑了,太可恶了。”那人攥了攥拳头,咬了咬牙,极为生气的道。

  此人的身份不简单,正像那些人所称的,他就是华盛帝国的国君‘羽泉’。

  先前,在送走芙蓉后,由于今天发生的事情太多了,尤其是那些让他感到发生的很意外的事情,他时间难以接受这么多事情,忧愁加上烦恼,因此,在芙蓉刚走后,他便睡着了。

  在睡梦中,他突然感觉到有股能量波动,急忙睁开眼睛,可奇怪的是,这能量波动突然间消失了,再说,他也感觉到这能量不太大,没什么大碍的,外面的人能对付的了他们,也没有什么事,于是,他再次睡了过去。

  事实上,他不知道,那能量的波动是国师和敌人对抗时发出的,为了怕影响其他人,余虎便释放了道能量,将波动的能量给抵挡住,因此,羽泉再也感觉不到有能量波动了,也就安心的睡了。

  本来余虎以为事情是安全的,可在后来因古丹用了强大的能量,将余虎打败,余虎释放的能量也自动失去了作用,在如此情况下,本来安静的这里,再次有能量的波动了。

  熟睡的羽泉,再次感到能量的波动,急忙睁开眼睛,顿时,他感觉到,这次的能量波动要比前次次的还要严重,他感觉到事情的不妙,立刻穿上让人看不清他是谁的衣服,急忙叫了宫里的些高手,对着发出能量波动的地方赶去。

  由于他实力强,再加上他焦急,因此,他便比其它人要先到达这里。

  离这里不远时,他明显看见有两帮人,帮是单人帮,帮是多人帮。

  “国师,怎么会是国师。”在此时,他看见人正向后退去,仔细看,这人他再熟悉不过了,正是自己的国师,况且,他身前还有几道光柱,他惊讶的道。

  既然那单人帮是自己人,那么多人帮定是敌人,于是,他便飞行便凝聚体内的斗气。

  当他到达敌人上方时,斗气已经凝成了‘斗气弹’,大喝声,把斗气弹向敌人投去。

  这‘斗气弹’和‘炸弹’个原理,在落到地面上或者碰到了什么地方都会爆炸,它的威力远远要大于炸弹,他准备给敌人深沉打击,可惜他没想到,他来迟了步,落了个空。

  在刚才那里爆炸声响起时,他早已飞在天空高处观看,等这里烟消云散后,他才下来,此时,宫里的高手也及时赶到,他们遇到了起,唯独可惜的是,他们都来迟了,没有个来的早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