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5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高则是初级‘审判者’所发出的,也就是七级‘审判者’所发出的,两者的功法是有定的差别,个是高级审判者所发出的绝技,个是低级审判者的绝技,肯定前者要强。要不是他在先前凝聚了力量,恐怕连秒也抵挡不住吧!

  灵武跌倒在地,他现在是躺着的,他双手撑地,有些吃力的站起来,看着前方。

  刚站起来的他,摇摇晃晃,站立不稳,因此,在阵摇晃后,他再次跌倒,爬倒在地。

  由于重力的缘故,再加上他现在极其虚弱,因此,发出‘噗通’落地声,宛如庞然大物爬倒在地。

  “敢问何人,竟敢深夜前来出城?”道冷喝声从前方不远处传了过来。

  这冷喝声中,同时夹杂着些淡淡的语气,也带有些淡淡的杀气。

  听到这冷喝声,灵武知道事情不妙,便使劲的抬起头,挺直身子,向前方声音传来的地方看去。可惜,在这种情况下,他竟然忘记了自己是受伤的。

  受伤加上体内几乎没有能量身子虚弱的等原因,因此,他刚将身子挺直,猛然用力,吐了口鲜血,‘噗通’声,再次趴下了。

  从他这次趴在地面上发出的响声来看,他这次的摔击并不比前次差。

  现在,他感到好绝望,他现在终于明白,灵修公主不逃以及自己师弟劝自己不要逃的原因,只可惜,自己在时鲁莽行事之下,并没有细心的考虑问题,才有了现在的结果,只可惜,世上有其它的药,可偏偏没有后悔药。

  他现在好后悔,后悔当时没有听他人的劝告,就算将这点放过,可自己为了面子而没选择半路返回,这可已经是错上加错了,他现在终于明白,面子虽然重要,但事情都得用脑子才行,只可惜,自己今天将脑子没用彻底,不然,怎么会有这切发生了。

  同时,他也知道,自己是没有活命的机会了,逃是逃不掉的,被人逮去也依旧是死,因为按照华盛帝国皇宫的命令,没有皇帝命令的人在深夜偷着离开的人,皇帝会按照违抗皇帝命令的人处理,而处理违抗皇帝命令的人,会被判处死刑,只有死路条。而自己正好违犯了这条规律,就算在皇宫里有自己的强大后台,能不能保住自己还是个问题,可惜,唯的后台灵修身份现在已经暴露了,她现在都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了,更别指望保护自己了。

  想到自己随时有可能就升天了,他使劲的将头抬起来,朝黒通通的四周看了眼,这眼,或许是自己能见到世间事物的最后次了。

  突然,向黒通通的周围突然亮了起来,令他不得不再次努力抬头向前方看去。

  只见,在亮光的中央部位,有颗透明的黄铯圆球悬挂在那光芒之中,它的亮光,将周围的切事物照的清清晰晰,它所放射出的光芒呈明亮的亮黄铯,初次见它亮光的人,甚至感到有些刺眼,觉得有些刺眼的痛。

  “是夜明珠”看到了那颗圆球,他顿时在心里惊讶的感叹道。

  他不是那种见识短浅之人,好歹也混了这么多年,是有定是见识的,如果连这种极为稀罕珍贵的夜明珠不认识的话,那自己这么多年也就白活了。

  在夜明珠的照耀下,他抬头只看见,有八个身穿黑衣蒙面的黑衣人正在向自己这边缓缓的走来。

  八个黑衣人,两人两人的并肩走,共是四行,最前面左边的人,右手撑着夜明珠朝自己这边走来,其它的也迈着脚步,紧跟在其后,他们的脚步,显得轻盈,可这轻盈的脚步,看起来好像带着种淡淡的感觉。

  黑衣人越来越自己越近,爬在地上的灵武,吃力的看了他们眼后,冷汗直冒,他知道,这可是华盛帝国里最强的人了,要不,怎么能使出整个华盛帝国中最强的绝技‘天罗地网’了,他们几个对付自己,简直是跟自己踩死只蚂蚁没什么区别。

  “这位大哥,你深夜准备出城,你犯法了,因此,还的请跟我们回去。”黑衣人没用几秒,就来到了灵武面前,淡然道。

  “我有证据,要不,你们看看。”灵武急忙解释道,他不知道那些人在找借口抓自己。

  听到这里,最前面的两个黑衣人相互对视眼,左面的淡淡道:“抱歉,就算你有证据,那你为何不把士兵叫醒,让他们放行了,”

  灵武并没有注意到,前面的两黑衣人眼中闪过丝阴险眼色。

  “可”灵武不甘的道。

  “没什么可是不可是的,这位大哥,你犯法了,请跟我们走。”看着依旧找借口推辞的灵武,那士兵漠然道,听他的口气,没有丝毫商量的余地。

  “我们走。”黑衣人冷喝了声,前面的两个跑到灵武面前,两人各带着灵武的只胳膊,将他拉起来,然后飞起来,对着灵武来的那个方向飞去,会儿,消失在了整个夜空之中。

  第六十二章-不高不低档次房屋

  黑衣人带着灵武按照灵武来时的方向飞去,因为黑衣人有夜明珠照亮的缘故,他们飞行起来不困难,再加上黑衣人的自身实力强,因此,他们飞起来显得很轻松。

  灵武没有用自己的实力飞行,不是他不想用,而是现在受伤的他根本没有能量,想飞行也不能飞行。借助黑衣人的能量飞行,虽然他自身感到很轻松,但是他同时知道,现在自己轻松,可过会儿恐怕就不轻松了。

  在他们经过守城要塞上方时,借助夜明珠的光芒,灵武清晰的看到,哪些士兵和先前样,依旧手持长矛威武庄严的站在那里,和前次不同的是,他们这次是睁着眼睛的,并不是闭着眼睛的,明显,自己这次是惊动了他们。

  “你们的任务完成极好,再接再厉。”前面的位黑衣人在经过守城要塞时,对着下面的人淡淡的道。

  “是,我们会竭尽全力完成接下来的任务。”那些士兵顿时抬起头,齐声喝道,声音之中,带有种不可凛然之气势。

  这时,飞行在上方的黑衣人放心了,也不再犹豫,加速的向前方飞去。

  而他们所去的方位,大抵就是华盛帝国皇宫所在的方向。

  从这里到皇宫,最多也就是个两千多米距离,由于先前天è黑要用自身实力来探测道路等种种原因,灵武用了三十多分钟才走完这些路程,如今,黑衣人有夜明珠照路再加上他们本身实力要比灵武强上不少,因此,他们用了十多分钟,便再次回到了先前的大抵位置。

  虽说是先前的大抵位置,但是有定差别的,灵武先前出发时的位置离皇宫较远,而这里则离皇宫较近。

  黑衣人带着灵武落到了座院子的ā部位。

  黑衣人带着灵武刚落到这里,黑衣人便将夜明珠藏在身上,藏了起来。

  夜明珠消失,这里自然恢复了黑暗,依旧通通的,令的刚落到地上的灵武有种不舒服的感觉,这路可是有夜明珠照亮的,如今,夜明珠消失了,他自然会觉得有些不顺眼。

  不过还好,没用多长时间,他再次恢复了平静,没夜明珠也是挺好的,先前在飞行的中途中,他不由自主的心惊肉跳,不知自己今天会被用什么邢处置,但他唯肯定的是,自己今天活不成了。他深吸了口气,努力让自己烦乱的心情平静下来,男子汉大丈夫怕什么,不就是死吗?有什么可怕的,况且,和他同死的人还有很多,只不过,自己得先走步了。

  想到这里,他的脸è由先前的白è渐渐有了血è,恢复了正常人的表情。

  “你们几个在这里等下,我去去就来。”落到院子里的黑衣人,对着其它的几位黑衣人道。

  黑衣人虽然说了,可其它的黑衣人并没有回话,带头的黑衣人也不再强求,毕竟,这些人和自己拥有同样的地位,自己想完全命令他们也并不是回简单事。

  其它的黑衣人虽没答应,但这黑衣人知道,他们已经在心里默默记住了自己所说的话,便轻轻腾身,翻了跟头,跳起身来,随后迅速消失在这夜è中。

  看见黑衣人走了,其它的黑衣人也不再吭声,只在原地直立站着,同时,他们身体周围也发出股强气息,他们之所以这么做,完全是要将这灵武给压制下去,万不小心让他给逃跑了,这可并不是自己等人能承担的起的。

  而被黑衣人看守的灵武,虽然在先前恢复了平静,脸è好看,头上不冒冷汗了,但在此时,他在心里却不走自主的疑惑了起来,既然黑衣人将自己抓来,为何不将自己送到牢房或者直接斩杀,不过,这斩杀也由不得他们,必须要皇帝亲自下令才行。

  按照华盛帝国以前抓违犯命令之人的规律,将抓来之人先送到牢房,到了第二天进行审判或者直接斩杀,把自己放在这里干嘛,难道让自己在这里欣赏夜è,没有必要!

  ‘难道是去通知皇帝了。’他在心里自言自语道。

  ‘不,不可能,’随后,他又摇了摇头,否定了这想法,这么晚了,难道皇帝还没有睡觉,等着他们不成,明显有些不可能,在华盛帝国做了这么多年卧底的他了解羽泉皇帝,就算有最重要的事情,羽泉不可能在晚上处理,那也至少等到明天才上朝处理。

  夜晚打扰皇帝的人,运气好的话,遭顿唾骂也就算了,运气不好的话,恐怕要挨大板了,因此,没有人敢在夜晚去找皇帝,除了国师余虎外,他们能怎么去找皇帝了,除非是他们脑子在发热。

  这个想法否定后,他再次想了想这其中的原因,可惜,根本想不出来,想不出来也是白想,挺伤神的,因此,他努力的摇了摇头,让自己不再胡思乱想了,只安心的等待着皇帝如何处置自己。

  他看了眼苍茫的夜è,夜è很黑,没有丝光亮,自己周围虽然有黑衣人站着,但这里安安静静的,他知道,自己所站在的位置,就是华盛帝国最高的组织,华盛帝国的皇宫庭院,在自己周围不远处,就是属于皇宫和其它建筑物了,而这里则是空院。

  他再次朝四周看了眼,他想看最后几眼这里,自己来这里已经有十好几年了,他知道,自己的身份迟早会暴露,但没想到会暴露的这么快,他现在不恨其他人,只恨自己没有用脑子而选择鲁莽行事。

  ‘算了,什么也不想了,最好早点安息!’他默默在心里为自己祈祷了下,缓缓的闭上了双眼,努力让自己离开这里,进入另外个天堂。

  而距离这庭院不远处的某地方

  这里是座面积不太大的房间,占地面积大约十多平方米,虽然不能算是太大,但至少也能算是中房屋了。

  虽然这间房屋的占地不太大,但这里却是个特殊的地位,那就是这里是属于华盛帝国皇宫附近的地方。和皇宫附近的其它房屋比起来,这确实算是间小屋子了,和其它的房屋不能相提并论。

  这房子也有其它的特别之处,无论是怎么样的房子,都有它所象征的意义,尤其象征人的身份地位最为就行,房子档次高的人,则有强大的实力或是富翁,房子档次低的人,则是些身份地位较低的人或者比较贫穷的人所住的。

  高档次的房子,最为明显的优点分为两个两个,是它们用上等的材料所建成,具有定的牢固,二是它里面的摆设极为负责,要么摆放的多,要么摆放的少,总之,不管摆放是多是少,但在上等材料所建成的高档次房屋里,摆放的东西绝不会是用下品材料做成的摆设物,要么,怎么能对的起这用上等材料所建成的高档次房屋,再说了,能住起高档房屋的人,也不可能在高档次的房屋里摆设低档次的摆设品,他们嫌丢脸的不那样做。

  而低档次的房屋,正好与高档次所占有的优点相反,建屋材料低,摆设少,就算是有,也自然是低档次的摆设物,怎么能和高档次做比较了。

  而面前的这间房子,说来也奇怪,既不属于高档次房屋,也不属于低档次房屋,因为说它是高档次房屋的话,有些低档次房屋所占有的优点,不完全属于高档次房屋,可说是低档次房屋嘛,又占有些高档次房屋的优点,也不完全属于低档次房屋,总之就是说不清这间房屋究竟属于高档次房屋还是低档次。

  从外面看这座房子,就会发现,这间房子是由上等的大理石所建成的,上等的大理石,既质量轻又坚硬牢固,门也是用用这种大理石建成的,光这种大理石是从西欧大陆上的专门产石山运来的,没有强大的经济或者强大的实力,根本是弄不到这大理石的,由此可见,这间房屋主人身份定不简单。

  不光如此,就连房屋的颜è都显得与众不同,大理石呈白è,般的人拿它去建造房屋,也不会再去改变它先前那天然洁白è,建成的房屋自然呈洁白è,远处看来,也挺好看的,而些不喜欢白è的人,则会把它涂成其它的颜è,因此,大理石失去了原来的颜è,建成的房屋也自然不是白è,而这间房屋,正是这样,退去了天然的白è,它属于红è。

  仔细见识多的人就会发现,这里的红è是上等的涂料,而这种涂料,只有个地方才能使用,那就是皇宫,皇宫所用的涂料,别说是上等了,恐怕连极品也能算上,由此可见,住在这房屋里的人定跟皇室脱不了关系。

  这就是这所房子所具有高档次房屋的优点了。

  表面上看似风风光光,是间高档次房屋,可当你走进里面的时候,就会发现,里面的摆设很简单,张木桌子,几把木椅子,张单人床,普通家庭窗户上用的玻璃,地上摆着几盆花,墙角处摆着木书架,上面放的是与许许多多的旧书,除了这些摆设,其它的律没有,完全失去了高档次房屋的摆设。

  这就是这间房屋所占有低档次房屋的优点,因此,这间房屋很奇怪,既像高档次房屋,又似低档次房屋。

  从这些惊奇之处可以看到,此屋的主人定很奇怪,为何这般建造此屋,在有些人看来,此屋主人是不是有神经病,干嘛如此摆设,除了脑子有病的人,其它的人恐怕不会干出此等奇怪之事。

  第六十十三章-国师传

  没错,此屋的主人确实是个奇怪的人,同时,他的身份正如先前我们所猜测的那样,跟皇宫脱不了关系。

  此屋的主人正是华盛帝国的国师‘余虎’的房屋,他的房屋之所以拥有高档次房屋所拥有的优点,完全跟他的身份地位脱不了关系,在个国家里,除了皇帝身份以外,接下来就是王后母后太子等身份高,接下来便就属于国师的身份地位高了,其后便是些大将军大臣之类的身份地位高了。

  虽然他的身份地位很好,按照他的身份地位,他完全有资格住间豪华再上等的高档次房屋,可他并不喜欢住这样豪华的房子,反而有些喜欢住普普通通的房屋,要不是陛下隐瞒着他而为他修建了这座大理石房屋外,按照他的格,他恐怕会按照自己的格,给自己修建普通房屋住下了。

  虽然建造房屋的材料是建造高档次房屋所用的材料建成,当他知道时,皇帝已经命人给自己建造好了,想中途拦截已经没有可能了,既然建造成了,那自己就强住下来了,不住也是浪费。

  但是,正当皇帝要命人给他搬运高档次房屋的摆设时,却被他给拦截下了,他喜欢那种平平淡淡的生活,用上等材料给自己建造房子,自己已经有些不高兴了,说实话,他也不喜欢看到哪些高档次的房屋,这房子外面装饰的最好,没关系,那是外人看的,自己少看就行了,而房子里,自己要休息,如果摆设些上等的摆设物的话,自己看起来多么的不顺眼,因此,他死也不肯让步,就是不要,皇帝在无奈之下,也不的不同意他的意见,毕竟,人家是国师,国家的事情还要他帮自己处理呢,怎么能因点鸡毛蒜皮小事弄僵了,皇帝无奈的摇了摇头,他就是不明白,其它的人巴不得能住上高档次的房屋,而国师为什么不了,也太有点奇怪了!

  不过,奇怪也没事,他知道,就算国师再奇怪,但绝不可能会出卖国家,干些对国家有利益损害的事,因此,国师奇不奇怪,与自己没太大关系。

  这间房屋龋嗷17诳拷脖叩囊徽拍镜首由希镜首优员撸纸舭ぷ拍钦拍咀雷樱耸保诘首由希绨蚱椒旁谧烂嫔希沂植煌5摹亍亍那谱抛雷印>  他敲桌子的声音,很缓慢,每隔四五秒便轻轻敲下,显得极有节奏。

  仔细的人会发现,他敲桌子虽然有节奏,但却越来越快了,响声也越来越响亮了。

  此时,他的脸è是沉重的,紧皱着眉头,显出极为不好看的脸è。

  判断人神情有经验的人会发现,此人现在仿佛是在想件事,在此刻,是在进行着极为认真的思考。

  些判断事物准确懂得心理学的人能看出,此人现在神情是这样,而敲桌子又是那样,如果把它们结合起来的话,就会联想到,此人现在既是在思考问题,又显得极为焦急,从它那敲桌子越来越快的动作可以看出。

  没错,余虎现在正如心理学家所判断,他现在既想事情又焦急,想今天为何突然发生这么多极其意外的事情,焦急为什么到现在没有点消息。

  本来,今天发生这么多事情,已经令他感觉到已经很烦了,人烦也容易困乏,他好困乏,好想好好的休息下,自己该处理的事情自己已经处理完毕,可总是翻来覆去的睡不着,他始终感到有种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