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3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动湖畔那微微舞动的杨柳等树木,那映è在湖面上的斑影在此刻却摇摇晃晃的动了起来,说慢不慢,说快不快。

  这些树木,大多数都是些从大陆各地运来的珍贵树木,正是这些树木,再加上这些清澈见底的泉水,将这里装扮的宛如人间仙境般,给人种心驰神往的感觉,可惜现在是黑夜,什么也看不到,如果是白天,你欣赏了如此景象以后,想要离开,却有种恋恋不舍的感觉,如果不狠下心离开的话,恐怕辈子也不能离开这里。

  虽然这里是黑夜,但在湖ā的石拱桥ā处,建立着座亭子,可能是供人们休息的地方!

  在亭子的最上方,挂着颗金光直照的夜明珠。

  在漆黑的夜晚中,出现颗夜明珠,宛如是在雪中送炭。

  夜明珠的照亮范围不大,照è出的亮度虽然没有白天的r光亮,但已经够了,起码,这里不再黑通通的。

  而在这庭院前面的座庭院之中,正面是大门,四周则是用上等材料建筑的建筑物,这些建筑物,都是房屋,没有亭子之类的建筑物。

  整个庭院建筑物的类型,和整个庭院结合起来的话,呈个四合院型。

  四合院的东西南北四个方位,都有定数量的建筑物,其中,最数北面的建筑物气势最为磅礴,巍峨壮丽,可惜,现在是晚上,要不然,在白rr光的照耀下,你只能看到金光闪闪灿烂辉煌,甚至让你有些头晕眼花的感觉。

  虽然是晚上,这庭院也和后面庭院样,都挂着夜明珠,使夜晚不再太黑了。

  和后面那座庭院相比,这座庭院里挂夜明珠的方式不同,后面那座庭院将夜明珠挂在了亭子上面,况且,只有颗,而在这座庭院里,直接将夜明珠挂在了东西南北四方的建筑中间,况且,每方颗,总共是四颗。

  将两座庭院的夜明珠加起来,共是五颗夜明珠,由此可见,这里非同般地方能够相提并论的。

  没错,在整个西欧大陆上,能和这里相比的地方只有三处,分别是华盛帝国华庭帝国以及面积最少的坞泥斯皇宫才能与之做比较好的,这些,也正好说明了这里仿佛跟什么皇宫有关。

  没错,这里正是位于西欧大陆之中的落r帝国皇宫,也是整个落r帝国的最高组织。

  在这座庭院里,到处都有站岗巡逻的士兵,毕竟,这里是皇帝居住的地方,能不抵挡吗?

  漆黑的夜空之中,道黑è影子以闪电般的速度快速的落在了这座庭院里。

  “什么人?”在夜明珠那微弱的光芒下,巡逻士兵发现了院子里多了人,大喝声,迅速拿着长矛带着其它弟兄像落下身影那里赶去,他们可不想让刺客到来,哪怕是搭上自己的命,当然,他们的实力也不是太过于弱,要么,怎么会被分派在这里巡逻了。

  “来者什么人?敢在深夜暗闯皇宫。”这时,天空之中猛然有声大喝声响起,旋即,天空周围的有好几股强力量对着落在地面上的黑衣人冲去。

  强行力量的速度,在夜明珠的照耀下,只看见周围有股迅速运动的黑è能量。

  在这股黑è能量出现的同时,周围的能量迅速的波动了起来,给人种心惊胆战的感觉。

  虽然空气是波动,但没波动多长时间,最多也就是秒钟,空气停止了波动。

  ‘噌’的声响起,旋即十道身影落在了这庭院里,将先前落下的那人包围在ā,呈圆形。

  还好,这‘噌’声的响度并不是太大,不然,恐怕会将住在这座庭院里的人吓得不尿裤子才怪了。

  在这十道身影落在地面上的同时,先前那些拿着长矛巡逻的士兵也赶到了这里,包围在了那十道身影外围,将ā的黑衣人围的死死的,天衣无缝。

  ā的黑衣人,身穿着黑è衣服,头戴黑è斗篷,脸上也带着黑è面具,使人看不清他的面部,更不用说认得他了,这种装扮,简直能算是蒙面杀手。

  在夜明珠那黄è灯光的照耀下,这位黑衣人显得有些恐怖,让人有种心惊胆战却又说不出的恐怖感。

  同时,实力弱又胆小之人,会隐隐的感觉到,在他身上,现在散发着股冷冷的杀气。

  包围他的十道身影,身上也穿着黑è的衣服,但不同的是,在他们衣服的胸口部位,绣着个并不算太大的太阳,在夜明珠的照耀下显得有些明显。

  如果站在他们身前看这太阳的话,就会发现,在那太阳下,同时也绣着轮圆圆的大海,大海之上,水浪微微波动,而那太阳,正好和大海连在起,形成了落r,这些在白天不仔细看的话,都看不清,更别说是晚上了。

  他们胸口绣着的落r,正是落r帝国的标志,也是落r帝国的国徽,能将国徽绣在衣服上的人,可不简单啊!

  也不是人不能绣国徽,关键是要看皇帝允许好是不允许,如果他不允许你绣上的话,那可是杀头之罪,毕竟,国家的国徽岂不是人人都能绣的。如果人人都绣着它走在大街上的话,那成何体统,国家的尊严何在,由此可见,这十个人并不简单,定跟皇宫有极大的联系。

  他们并没有带斗篷,常常的头发拍在肩膀之上。和前面落下黑衣人样的是,他们脸上也带着面具。

  事实上,他们脸上带的并不是面具,而是面壳,面具是用薄薄的某种材料制成的,而面壳则是用坚硬质量上等的纯铁纯钢或者它们的混合物制成,比起面具来,带上它们明显感到有些沉重,但常带它们的人,并感不到有什么异常之处。

  它们的优点是,它们无比坚硬,就算是支带有能量的箭è在它上面,最严重也只不过将那面壳è下来,它的主人却安然无恙,它的缺点是,这些面壳,只能护住眼睛以下的面部,而眼睛以上的额头等地方是护不住的,如果è箭之人技艺再高超点的话,恐怕你的生命得丢了。

  他们的手中,紧握把利剑,此时,他们的利剑早已出鞘,他们拿着利剑怒气冲冲的看着被他们围在ā的黑衣人,同时,他们也释放出种冷冷的杀手,这些年来,在夜里闯皇宫的人倒没有几个,但他们知道,夜闯皇宫的人没个好东西,要么是来刺杀皇帝,要么是偷盗,要么是找人等,反正没有个好东西,要把他们拿下才是。

  而在迅速跑来的巡夜士兵,只身穿士兵服头戴士兵帽手持士兵长矛的站在那里,跟普通士兵没什么区别,如果你把他们看做是普通士兵的话,那你可是错上加错了,吃亏的只有你自己,此时,他们早已举起手中的长矛对向黑衣人,也满脸的怒气。

  看着将自己死死包围怒视着自己的人,被围在ā的黑衣人并没有任何反应,静静的看着其它人。

  有些书友可能看不清这是怎么回事,是什么情况,我告诉大家,这些都是伏笔,也是挺彩的,大家可不要随意放弃啊!

  这两天,老师在给我们上红楼梦,让我不由自主的响起了其作者曹雪芹,因为些缘故,作者没有完成稿也就瞌然长逝了,给后人只留下了遗憾。

  有志不在年高,无志空活百岁,我曾在想,那些人起码是伟大的,虽然年未五十而卒,总比有些人浑浑噩噩白活辈子好。

  起初,我并不喜欢看红楼梦,但在现在看来,这是极大的错误,那里面的文学知识,是我们想不到丰富。

  但是,它也有它的缺点,就是故事情节不太好,不太吸引人,因此,没有坚定的信念,是看不下去的。

  我时常在想,我如何能将小说写好,但我至今也没有找到答案,写的细心了,没人读,进度也慢,写的粗略简洁情节没了,读的人多,但我觉得没有任何意义,有些事情,并不是笔就能带过的事情,唉,我该怎么办呢?

  求收藏推荐票?

  第五十五章-落日帝国的皇宫

  “呵呵,看来,你们反应还是挺快的嘛!”被围在ā的黑衣人,微微笑道。

  “您是?”听到这熟悉的声音,十位包围黑衣人之中的人试探着问道。

  他现在明白了,来的此人,并没有恶意,如果有恶意的话,早已动起手来了,这黑衣人不但没有动手,而且还静静的站在那里,并没有动手的意思,况且,这道声音他听起来还有些耳熟,只不过,时半会想不起来了而已。

  “叩见国师。”这时,这时,先前赶来的拿着巡逻士兵突然放下手中的长矛,跪在那里,对着ā的黑衣人大声道。

  ‘原来是国师,我说声音听起来怎么有些耳熟。’听到那些巡逻士兵说此人是国师,先前那人在心里自言自语道。

  他先前只是听的这声音有些眼熟,并不知道此人是谁,但他可以肯定,此人绝对没有恶意,如今,在听到其它人说这是国师后,顿时恍然大悟,对对对,我想起了,这就是国师的声音,国师怎么会对国家有恶意了。

  但是,他马上觉得事情不妙了,既然是国师来了,那自己等人为何不跪拜与他,那岂不是失敬了吗?

  想到这里,他急忙看了其余的九位兄弟眼,连忙跪下来,道:“属下叩见国师。”

  看到领头的跪下,其余的九人也纷纷跪下,见到国师不跪拜,成何体统。

  “属下拜见国师。”在这刻,跪拜在地上的人异口同声的道,他们的声音,显得雄厚而又有力,由此可见,他们的实力并不低,实力低的人,在喊出这声音后,恐怕会立刻因费力而倒下去。

  “不用了,各位都平身!”黑衣人微微笑,抬起右手,示意让几人平身,道。

  “多谢国师。”那几人急忙起身谢恩。

  “你们也不用在这里跪拜于我,这里又不是大殿,我也不是陛下,以后只称呼就行,”黑衣人呵呵笑,道。

  “那怎么行了,您可是国师啊,我们直接称呼您恐怕不太”有人试探着问道。

  “国师怎么了,你们那样称呼我,也没什么不合适的,再说,你们也挺辛苦的,你们的任务执行的非常好,我来到这里没有两秒便被你们发现了,很好,要的就是这样的效果,以后好好干,有时间我会告诉陛下,让他奖赏下你们。”

  “多谢国师夸奖。”听到国师要在陛下面前夸奖自己,那可是梦寐以求的事啊,再说,能在陛下面前说话的除了皇宫里重要的几人外,恐怕再没有人有资格说话了。

  想到这里,他们脸上也微微露出了笑容,国师陛下能够表扬自己,不错。

  “你们也不用高兴的太早了,虽然你们刚才反应快,但你们还是走错了步。”看到有些骄傲的几人,黑衣人微笑道。

  “那步?”那十人以及后面的士兵互相对视了眼,疑惑的问道,自己等人没有出错啊,是怎么回事?被别人当头泼了冷水,他们能舒服吗?

  “就是你们刚才给我下跪的那刻。”瞧见满脸疑惑的人,黑衣人解释道。

  “难道是我们下跪下错了?”那些人再次互相对视了眼,所有人脸上都带出了疑惑之情,下跪的那刻,以国师的身份,完全是有必要让自己等人下跪的,怎么会有事了,他们不疑惑才怪了。

  “也可以说是!你们刚才虽然认识我,给我下跪了,但你们有没有想过,如果刚才的那人不是我,结果会怎么样?”

  “国师您说笑了,刚才的那人怎么会是别人呢?”那些人顿时明白了,微笑问道,在他们想来,国师是跟自己等人开玩笑话。

  “我说如果那人万不是我,而是敌人,后果会怎么样?”黑衣人问道。

  听到这里,除国师再,其它的人脸è都沉重了起来,如果真不是国师而是敌人的话,那事情恐怕就不好了。

  “无论怎么样,你们都要时时刻刻记住,这世上的功法多的是,用它们来冒充别人也不是不可能,尤其是般的大人物,所谓‘防人之心不可无’,你们将眼睛给我放亮点。”国师郑重的道。

  “是,国师,属下知错,这次吸取教训,明r定改过来。”听到国师批评自己,那些人都是英,自然知道该怎么做,急忙再次跪下,认真而又郑重的道,他们之所以下跪,是替自己的行为感到自责,二则是真心的向国师认错。

  “我说过,你们不用跪我,你们能够反省就已经不错了。”黑衣人淡淡的道。

  听黑衣人淡淡的口气,那些下跪之人自然明白这既是生自己等人防备心照,又是为自己等人再次为他下跪而生气。

  了解前者知道前者脾气的他们,知道国师向是认真的,不会撒谎,更别说开玩笑了。

  而从前者那淡淡的语气中,他们仿佛听到了前者的暗意,迅速站起身。

  “也不是我责怪你们,就像刚才,如果那人不是我而是敌人的话,你们下跪倒不要紧,关键的是,在你们下跪的时候敌人会趁虚而入,杀掉你们的,你们根本连还手的机会也没有,到死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怎么死的。”看着脸è不好的几人,黑衣人叹息了下,认真的道。

  “请国师放心,我们谨记在心。”那些人声音洪亮干脆利索的回答道。

  “所以你们要记住,万不可随意相信别人,尤其是些高地位之人,必须要将它的实力和可以证明他的身份的东西结合在起来判断他是不是真实的。”国师道。

  “请国师放心,我们谨记在心。”那几人再次声音洪亮干脆利索的道。

  “记住就好,好了,我还有事,你们执行任务去!”黑衣人焦急的道,随后向皇宫那边走去。

  看到黑衣人去皇宫,他们知道,国师定是找陛下商量什么事去了,当下,也不再犹豫的散开,执行自己等人的任务去了。

  黑衣人边向正西面的皇宫走,边摘下了戴在头上的黑è斗篷。

  先前,他戴斗篷完全是怕别人认出他,防患于未然,如今,到了皇宫,也就是自己的家,也没什么可提防的了,再说,戴上斗篷他也有些不好受,看到外面的东西有些黑乎乎的,模糊不清,就连呼吸下空气也有些困难。

  摘下了斗篷,黑衣人的面部完成呈现出来,他的脸è,看似高兴而不高兴,看似不高兴而高兴,他的脸è,无喜无怒,只存在着淡淡表情,给人种琢磨不透的感觉。

  此人正是落r帝国皇宫里皇帝最信任的人,‘古丹’,也是落r帝国的国师,在落r帝国里,能和他那高贵身份能相提并论的人,没有几个。

  没用几秒钟,古丹走到了西面的大门,此时,大门正紧紧的闭着。

  这里的大门,是副黑è的铁铜混合物制作而成,坚韧坚硬程度大大的超出了我们想象,就算是位绝世强者来攻击这座门的话,时半会还恐怕打不烂,必须要用些秘密速战速决的绝技才行。

  细心的人会发现,在这扇铁铜门上,还刻着两条张牙舞爪的之龙,如果以中间为对称线的话,它们正好对称。而在它们中间的位置上,仿佛有个不太大也不太小的槽子,仿佛是放什么的,不过说来也奇怪,不管是龙还是槽子,仿佛都融合在了门之上,并没有凸出的地方。

  现在是黑夜,但又因为西面的夜明珠正好挂在ā,也是这皇宫门的上当,因此,这里的光线并不算暗,但比起白r的那亮光来,可就差得远了。

  在这皇宫门的左右两面,分别放着两只用坚硬质量好而密度又小石头雕刻而成的石狮子,栩栩如生,形态跟真实狮子的形态没什么区别,它们正张开嘴的看向这门,仿佛跟看门够样,刻也不停留的守着门,只可惜,现在是晚上,根本看不清它是用什么颜è的石头雕刻而成的。

  这时,古丹伸出右手,金光闪,随后张呈正方形而体积很小的令牌呈现在他手中。

  古丹将那卡片按在那ā位置的槽上,不知从什么地方传出这声响,那门仿佛受到什么般,便缓缓的自动打开了,况且,还没有发出任何声响,由此可见,这门并不简单。

  看到大门开了,黑衣人手中金光闪,那张金黄è的令牌再次消失在了古丹手中。

  大门开了,就露出里面的条宽阔看似没有尽头的通道,古丹看了眼通道,迈开脚步,大步大步的走了进去。

  他不明白,为什么这种不详的预感越来越浓了。

  通道里,显得极为宽阔,足有两三米宽,而它的长度,现在根本是不知道的,因为,看不到它尽头。

  在这条通道的左右两方,分别站着列列的士兵。

  这些士兵,身穿坚硬黑è铠甲,头戴黑è盔甲,脸部戴黑白不明的面壳,和先前那十人戴的面壳明显有差别。

  他们手握钢矛脚穿铁靴宛如栋雕像般的静静的站在那里,他们个个显得面无表情像个木头人样,纹丝不动的站在那里。

  在他们的身上,那些兵器铠甲都是宝,身上的铠甲用铜和铁的坚硬融合物制作而成,般的刀枪根本刺穿不了。

  他们脸上带着的面壳,则是用铁和铜的融合物,在提炼它们时,又在其中夹杂了些纯银。

  纯银的作用,并不是使面壳变得坚硬了起来,而是使人戴上它,呼吸困难程度比没有融合它大大降低了程度,在这等般不通空气空气疏密的地方,戴上它们无疑是最好的了。而他们手中的铜矛和脚上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