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85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在起?”

  “对呀,但必须是你不要她,怎么能是她拒绝你呢。妈妈直咽不下这口气,这回终于报仇了。”

  苏子乾怒极反笑,“您知道您现在像个什么人吗?人人厌恶的人。如果我是爸爸,我也不会喜欢你,早就跟你离婚了。”

  赵静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说什么?你再说什么?”

  “庄晓已经很可怜了,你为什么要这样对她?”

  赵静茹怒,“你还没放下那个女人是吗?你知不知道妈妈所做的切都是为了你!我把年纪了,还争什么求什么?我是为了不让乔晩抢走属于你的东西!你爸爸当年爱那个女人爱到痴迷的地步,我怕只要乔晩喊他声爸,他把什么都给乔晩,到时候你和婉仪两个人都抢不过她乔晩个。”

  “就算是这样,也是乔晩应得的,你欠乔晩的。”

  赵静茹被气得捂住了心脏位置,她语气软了下来,“你是想气死我吗?”

  苏婉仪赶紧扶赵静茹在沙发上坐下,“妈,您别生气。哥,你别对妈妈这么凶。”

  苏子乾四处看了看,淡淡地说道,“这个家真是让人压抑,我越来越不愿回来这里。”

  赵静茹气得指着门口方向,“你走,以后再也不要回来了。”

  “嗯,以后再也不会回来了。”

  苏子乾头也不回地离开。

  赵静茹气得说不出话来。

  “妈,哥哥就是这种冲动的性格,他说的话您别放在心上,过几天他就像个没事人似的回来跟您腻歪了。”

  赵静茹深深地叹着气,“我怎么生了这么个不孝的儿子,为他做了这么多,他却不能接受。”

  “妈,您这次确实有些过分了,您不怕爸爸生气吗?”

  “他生气又怎么样?他对我没办法。当初记者招待会上宣布乔晩是我和他的女儿,现在难不成还宣布这次事件是我策划,这不是打自己的脸吗?这下,乔晩定不会再认他了。”

  想到这里,苏子乾给她的气似乎都消掉了。

  “无论我如何伤害乔晩,你爸都拿我没办法。”

  ——

  沈君彦赶到江城时已经天黑,从京都到江城,从机场到酒店,每分每秒都是种煎熬。

  终于到了酒店,几乎进包间,看到乔晩,他便把她紧紧搂入了怀里。暗哑的声音贴着她的耳朵说,“对不起,我来晚了,宝贝,让你受委屈了。”

  乔晩现在已经平静下来,听到他暖心的话,眼睛还是湿润了。

  “我身上臭吗?”她问。

  沈君彦笑着摇头,“不臭,很香。”

  他说着还亲了亲她的头发。

  “别亲我的头发,有臭鸡蛋的味道,我感觉怎么洗都洗不干净。”

  他还在亲,边说道,“只有香水的味道,很香很香。”

  “你吃过晚饭了吗?”

  他摇头,“不饿。”

  担心死了,哪里还能感觉到饿。

  “我也没吃呢,我们去煮面吃。”

  “好。”

  乔晩努力表现出若无其事的样子,她越是这样,他越心疼。

  想到视频内容,他恨不得将那个女人碎尸万段。

  乔晩下了两碗面,两人坐在餐厅吃。

  她吃了半,吃不下了,“你帮我吃掉吧,我吃饱了。”

  他揉揉她的头发,笑说,“你当我是猪啊,能吃这么多?”

  “我只是觉得倒了浪费。要不这样,你全部吃了,待会儿我送你件礼物。”

  “什么礼物?”他凑过去问。

  “当然是你最想要的东西呀。”

  “我最想要的东西?”他疑惑了,“我好像没有什么想要的。”

  “你不想要我吗?礼物就是我呀。”

  沈君彦哈哈大笑,轻佻地捏了捏她的脸颊,“这个礼物我喜欢,无价之宝。”

  他把自己的碗面吃完,又把乔晩剩下的给吃了。

  “完了,如果有天我发胖了,你还会爱我吗?”

  乔晩托着腮,若有所思,“你好像真的胖了。”

  “有吗?我每天都有健身。”

  “逗你玩的,快去洗澡吧。”

  那晚,沈君彦并没有碰她,抱着她躺在床上,抱得很紧。

  “松点,松点,我快呼吸不了了。”

  他低笑,亲了亲她的额头,“宝贝,睡吧,我会直在你身边。”

  他轻拍着她的背哄她睡觉,乔晩很快就睡着了。

  后来她做了个梦,梦到赵静茹化身魔鬼,在追赶她。她吓得使劲跑使劲跑,可是脚怎么也使不上力,想躲进个屋子里,门怎么也推不开。

  尖叫声,坐起身,满头大汗。

  沈君彦从身后抱住她,“怎么了?做噩梦了?”

  乔晩抱住他的脖子,紧紧抱着,“做了个很可怕的梦。”

  “乖,没事,只是个梦而已。”

  她在想,若是生活中的所有不愉快不美好都是梦就好了,醒来发现,只是虚惊场。&

  194软禁赵静茹

  ?

  300_4这次把乔晩哄睡着,沈君彦走去了书房,拨通了苏崇年的号码。し小说阅读最佳体验尽在【】

  铃声响了两下那头就接通了。

  “我知道您还没睡。”

  苏崇年在那头问,“乔晩怎么样了?睡了吗?”

  “睡着了,刚刚被噩梦惊醒,我想今天是真的被吓到了。如果你没有办法,或是不忍心对付苏夫人,那么切让我来处理。我不可能次次看着乔晩受尽委屈而坐视不管,这次我会把她的真面目爆出来,让大家知道她是个心狠手辣的女人。”

  苏崇年在那头轻叹口气,“你这样做,会让乔晩再次收到伤害。我已经找律师拟了离婚协议,她若不肯签字,我会起诉。”

  “离婚有什么用,就算你跟她离婚了,你就能保证她不再伤害乔晩?”

  “离婚不能保证她不再伤害乔晩,但起码能够表明我的态度。”

  沈君彦问,“你不怕你跟她离婚,她会做出更极端的事来。”

  “我已经做好了面对切的准备,请你保护好乔晩。”

  这婚他离定了,即便真相也许会暴露在乔晩面前,即便乔晩也许知道真相后辈子都不会原谅他,他也要离婚,拜托赵静茹的牵制。

  三十年前做的错事,既然逃避不了,就勇敢面对。这对他来说,也是种解脱。

  ——

  赵静茹怎么也没想到,苏崇年的律师来家里跟她谈离婚事宜1更可恶的是连称呼都变了,“赵女士,苏先生委托我来跟您谈离婚相关事宜,您可以大概跟我说说您想要的离婚补偿。”

  “离婚,他想都别想,我是不会离的。除非他净身出户,否则,别来跟我谈。”

  律师早料到她会是这种态度,“赵女士,如果您拒绝协议离婚,苏先生将去法院起诉。”

  赵静茹表情扭曲,“起诉什么?感情破裂,还是我出轨,做了对不起他的事?”

  “赵女士,您做过什么,您自己心里清楚。”

  赵静茹冷笑,“是苏崇年给你权利用这种语气跟我说话的?我做过什么?当年叶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