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朱雀门之惊(1/2)

加入书签

  (5#)

  秦泽现在对于李二来说,是一个很奇怪的存在。他身份不明,却又才识过人。李二从他的身上,看到了巨大的价值。

  可偏偏秦泽又不求上进,若是一般人早就献宝一样地将自己知道的东西和盘托出,只有这个家伙一直在逃避与自己接触。

  好在这个家伙对自己还算尊敬,又没有什么太大的威胁。平日里没事敲打一下,又何尝不是李二看重他的表现。

  换做一般人,李二才不会这么煞费苦心。

  那一边秦泽坐在地上,也是感觉有些后悔。这一坐就是一两个时辰,眼看着那些吃饱喝足的大臣们,一个个悠哉悠哉地出了宫门准备回家。而自己却是一口水都没喝过,整个人是又累又渴。

  好在这个时候秦泽看到了人群中的程老妖,这简直就是救星呀。

  秦泽一把从地上跳起,就迎着程老妖走了过去。而这个时候程老妖也是发现了秦泽,悄悄将手里的牛皮绳藏在身后,也是向着秦泽来。

  “程伯伯呀,可要为小子申冤呀。”秦泽边走边酝酿情绪,等到靠近程老妖的时候,眼里都快要挤出泪水了,一副委屈到极点的样子。

  “不知贤侄说得是何事?”程老妖还以为秦泽知道自己做错了,希望自己替他申冤。

  当下心里就没好气地笑道:“陛下要绑你,谁敢去申冤。”

  显然他还以为秦泽真的犯他啥大错,能够让李二吩咐自己把他绑了。

  秦泽这个时候也是忽然面色一变,换成了一脸的愤慨。伸手指着那些右监门卫,就将自己受到的委屈给说了一遍。

  可是越说就越觉得不对,因为他发现程老妖一双手至始至终就背在身后,而且脸上还带着一种诡异的笑。

  “不对,有诈。”秦泽心里一惊,看着越来越靠近的程老妖说道:“程伯伯你手里可拿着什么?”

  “没什么,一根绳子。”程老妖将身后的绳子拿了出来,一脸不以为意地说道。

  秦泽微微后退了一步,盯着程老妖手里的绳子,疑惑地问道:“你拿绳子干嘛?”

  “哈哈。”程老妖大笑起来,扬了扬手里的绳子说道:“这不是听到贤侄受了委屈,过来帮贤侄出气吗。”

  鬼信!

  秦泽这个时候会看不出来,这个理由简直不要太假。刚刚程老妖来的时候,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在朱雀门的事。所以说这家伙拿绳子根本就不是为了右监门卫,很有可能是要绑自己。

  一想到这里秦泽心里顿时就一慌,他还以为是程老妖因为驴车的事情,打算公报私仇。将自己绑到左武卫,让那些吃过蝗虫的士兵们出气。

  又看了一眼越来越靠近的程老妖,秦泽二话不说直接转身撒腿就跑。身后的程老妖也是没有想到秦泽这么机灵,竟然跑得这么干脆。

  除了对李二,秦泽对所谓的高官们,都不太感冒。要是换做一般人,他堂堂左武卫大将军要绑一个参军,给对方一百个胆子,都不敢跑一步。

  可是面对秦泽的时候,这家伙就是敢逃跑,而且还是跑得这么义不容辞。

  不过,他的这种性格也让程老妖十分喜欢。他是一个武将,本来就没有那么多官架子。这些年他从战场上退下来,以前的手下大多也大都被分散到别处,重新进来的人,一个个面对自己都是一副噤若寒蝉的样子,让程老妖十分失望。因为他看不到军人该有的血性。

  看见秦泽跑程老妖也不追,就这么等到秦泽跑出十丈之后,他猛地一转身将一名右监门卫手里的马槊夺下。

  而后整个人一躬身子,手里马槊自头顶旋转一周,而后身体猛然紧绷,随后奋力将马槊向前掷去。

  弓如霹雳,箭似流星。马槊带着呼啸风声,划破天际向着秦泽的前方飞去。

  而这个时候秦泽也是听到了身后的破空声,还没来得及回头,就感到一股劲风从自己头顶划过。然后就听见“嘭”的一声,自己面前就出现了一根一人多高的马槊。

  而这个时候,秦泽还在全力奔跑。想要停下身子是不可能了,就这样躲避不及的秦泽,一头就撞上了马槊。

  那马槊直直地插入地上的青石板中,秦泽这一撞硬是没有把马槊撞起,反而是自己被狠狠地反弹回去,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

  跌坐在地上的秦泽,只感觉浑身跟散架了一般,尤其是自己的额头,更是感到一阵火辣辣的疼。

  秦泽伸手去摸,立马就感到自己额头正中,出现了一条凸起的大包,当下就愣在了原地。

  而另一边的程老妖这时也慢悠悠地凑了上来,正打算嘲讽秦泽几句。却是一眼就看到了秦泽额头的,当下脸色就变得极其精彩。

  “哈哈……”

  程老妖几乎要笑趴在地上,一只手捂住自己的肚子,一只手不停地指着秦泽的额头比划着。

  他原本只是想着把秦泽拦下来,没想到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