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状告秦泽(1/2)

加入书签

  (5#)

  秦泽这一晚睡得并不踏实,一会梦到自己又回到了芙蓉湖。又看到李诗韵落水,可等到他下水就人的时候,却突然发现李诗韵正用一种怨恨地目光盯着自己。

  吓得他连忙松手,却又想起要救人。等到再去抓李诗韵,却发现整个芙蓉湖中除了他一人,再无旁人。

  一会又梦到自己又在给李诗韵做人工呼吸,却突然见对方睁开眼,又是一脸怨恨地盯着自己。用极其凄厉地声音说道:“你为什么要救我,你怎么可以这样玷污我的声誉?”

  说着还没等秦泽反应过来,场景就再次变幻,这一次好像是在哪个葬礼的现场。只能听到耳边不停有人在痛哭,秦泽一睁开眼睛就看到自己的正前方,李诗韵正将手中的三尺白绫往房梁上悬,他大叫一声想要去救人。

  却是忽然被一人给按住,回头一看发现是中书舍人李百药,正用极其阴翳地声音低吼道:“我要你为我女儿陪葬。”

  这一觉睡得秦泽出了一身又一身的冷汗,等到被惊醒的时候,发现天色已经大凉。浑身上下摸了个遍,发现自己还是完整的,这才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可能很多人都认为唐朝社会民俗十分开放,甚至到了女子对自己贞操也不看重的地步。

  要说这事情还是真的有,不过也是在唐中期,尤其是武则天时期。更是传言士大夫们,认为女子不洁不是不尊,而是当做一种风流韵事来看。

  但要知道那都是唐中后期的事,秦泽现在处在的可是唐初。这个时候社会民俗还和隋朝相近,还是是比较保守、封闭。甚至近的在唐高宗的时候,女子出行还要戴幂篱,更早的时候还要以沙遮蔽全身。

  也就是后世因为大唐实行的名族融合政策,才让社会民俗变得越来越开放。

  但现在依旧是在唐初,单单凭借这一点,就能知道秦泽当初为了救李诗韵,下了多大的决心。虽然这家伙当时也没有想这么多。

  等到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却又因为系统的原因,而不得不继续下去。

  只不过还是那句话,他就不信自己救人还有错。大不了就像二虎说的那样,自己吃亏一点娶了李诗韵不是。

  反正这种亏秦泽觉得吃吃也不错!

  这刚打开房门,秦泽还没来得及伸个懒腰,就看到二虎一张死人脸一样地盯着自己。

  “这一大早的,你小子是要咒我是吧?”

  任谁一大早看到这一张脸,也不会有多高的兴致,就更加别说是正一肚子郁闷的秦泽了。

  二虎听了秦泽的话,脸上表情依旧不变地说道:“这是第一天。”

  说完就转身又去了庭院门口,自顾自拿起那把已经快要秃了的扫帚,开始打扫了起来。

  这是二虎每天早晨必做的一件事,就跟无漏寺和尚的早课一样。也是最近秦泽才知道,这家伙明着在扫地,其实是在注意周围的人。

  “二虎,有点出息行不行?不就一把破刀吗?”秦泽没好气地冲二虎吼了一句,发现对方根本不理会自己,也就只能悻悻地转身去洗涑。

  不是二虎他本人,就根本无法理解他心里对弯臂刀的在乎,昨天晚上他又出去汇报。这一次他是低着头进去的,就是因为他少了一把弯臂刀,从心里就让他矮了一截。

  秦泽还能怎么办?

  只能架着自己的马车,硬着头皮往左武卫走去。

  说起来他还是一个参军,虽然已经没有一点的权力,但终究还是在编制内的。

  他要是想去参军处,也没有人会拦着他。

  不对,还真的有人会拦着他。

  从进入朱雀门的时候秦泽就觉得不对了,等到守门的卫兵将他拦下来的时候,他才幡然醒悟。

  这看守朱雀门的就是右监门卫,上一次他来的时候,吃蝗虫的只有左武卫,和右监门卫还没有关系。可自从上一次在丽正殿被李二那么一闹,结果整个左右卫都开始吃蝗虫。

  所以这个时候,秦泽在他们心中的名声已经臭了大街了。

  不过人虽然拦了下来,可是他们也不敢怎么秦泽。毕竟他们将军交待了,不能打这小子。

  但是……

  也没说不能欺负呀。

  所以在朱雀门门口,右监门卫就以身份不明的理由,将秦泽给拦了下来。

  “你看看这是我的鱼符,哪里是身份不明了。”秦泽气急败坏地指着自己的鱼符,小声地辩解道。

  不是他不想大声嚷嚷,只不过宫里有宫里的规矩。秦泽毫不怀疑,自己要是真敢嚷嚷一句,这些眼睛望着自己都发光的家伙们,绝对会在第一时间将自己给绑了。

  一个宫门喧哗,有辱君颜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