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三章 大闹弘文馆(1/2)

加入书签

  秦泽天生坐不住,这点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免费全本小说щww实在是当年上学已经受够了,所以想要再让他安安静静地坐下来已经很难了。就更别说面对这一桌子看都看不懂的儒家经典了。

  四书五经自然是不用说,其中还有惑经、申左这样更加晦涩难懂的书籍。秦泽倒是尝试过翻阅一下,只可惜实在是身体不行,只要一看就头疼身子软的。

  没办法只能是找些事情消遣,毕竟他来这里也不是真的来侍读的。

  所以这会儿见身边这位正在专心画马,秦泽也是来了兴致。只不过待看到那奔跑之马的时候,也是叹息一声。

  画马的是李元昌,可以说是在这方面有着极高的天赋,尤其是画中对马的神韵,也是拿捏极准。平日里受的夸赞,自然也是多不胜数。

  秦泽这突然一声叹息,也是不由地让李元昌眉头一皱,却是停下笔看向了秦泽。

  他向来不关心其他,所以这看了半天也没认出秦泽是何方神圣。心里也只道又是哪家的王爷的子嗣。

  “阁下先前为何叹息?”李元昌见秦泽依旧是一脸惋惜地看着自己所作,心里也是一恼。当下也顾不上窗外那几个监行太监,直接就开口问道。

  他这么一开口,自然是在私塾里引起了众人的注意。就连一边的李承乾见这般,也是悄悄递过来了一个纸团。

  “私塾之地,不得喧哗。”

  看了这八个字,秦泽又抬头瞥了一眼窗外,果然就看见那几个太监,正死死地盯着自己。又看了看四周众人,皆是一脸同情地看着自己和李元昌。

  “莫不是又惹了大事?”

  秦泽一愣心里还在嘀咕,那边的李元昌又是冷声问了一句:“阁下先前可是为何叹息?”

  “只是见你这画中有错,所以才感到惋惜。”秦泽耸耸肩,虱子多了不怕咬,索性直接就开口道。

  “本王自四岁习画,所作之画俨然超过百副,怎会出错?”自己最骄傲的事被人诋毁,这让李元昌再也忍受不住。

  “这奔跑的马突然立住,尾巴是不可能这般高高扬起,必然是贴在身后。”惯性什么的秦泽也没打算和李元昌解释,最起码秦泽自突厥走一遭,也是知道这个简单的常识。

  却不想那李元昌一听,直接就是冷哼一声道:“昔日孙锡作神骏图,战马高扬,马尾亦是随风而起。夫子也曾经所言如此。如今怎会受你诋毁?”

  “元昌皇叔,秦侯也是无意冒犯,还望皇叔莫要动怒。”一边的李承乾也是摇头暗叹一声,也是以为秦泽是出错,所以就开口替秦泽开脱道。

  李承乾能够替自己说话,还是挺让秦泽意外的。只不过他这不说还好,这一说立马就是捅了马蜂窝。

  那原本还趴在桌案上昏昏欲睡的李元吉,立马就是一拍桌案腾地就站了起来。指着李承乾就呵道:“你说无意就无意,本王倒是觉得你们是在仗势欺人。”

  也亏是秦泽事先知道这些人的身份,否则的话估计也要怀疑自己的眼睛。尤其是看这李元吉的样子,反而是他仗势欺人更多一些。

  说来说去还是李承乾太过年幼,不仅朝中大臣不把他放在眼里。入了这弘文馆同样也是没太当回事,自然就不说身为李承乾皇叔的李元吉了。

  李元吉性子火爆,又最为护短。加上又看不惯李承乾如今得势,自然也是处处针对。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就更加不用说这些皇室成员了。李元吉这一呵,算是彻底炸开了锅。

  李承乾依旧是笑脸相迎,毕竟他受的教育就是教导他要宽仁待人,所以他一直都是一副温和的样子。

  而一边的李泰就不同了,那也是唯恐天下不乱的主,加上仗着李二对他的喜爱,也是养成了嚣张的性子。所以当下直接一拍桌案,指着李元吉也是呵道:“不过就是多说一句,怎落得个仗势欺人,依吾所见不过就是皇叔无理取闹。”

  李元吉最讨厌的就是有人说他无理取闹,尤其是李泰他更加不喜欢。平日两个人私下也没少动过手,这会儿听他这么说,也是瞬间爆发。

  当下就直接论起拳头,对着李泰就是呼来。而李泰虽然身体圆润,但借着两个之间的距离还是躲了开来。

  秦泽在一边看得真切,他分明看到了李泰眼里露出了一丝狡黠。的确不论怎么说,先动手的是李元吉,这样在理上面他就先赢了三分。

  只不过他却忽略了一个最简单的问题,那就是他根本不是李元吉的对手。所以还没躲几下,就被李元吉给一拳砸中胳膊,当下就疼得连忙往李承乾这边跑。

  他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