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八十五章 颉利的朝堂(1/2)

加入书签

  一秒记住【笔÷趣♂乐 Biqule】,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赌徒的心理是最复杂的一种,从一开始秦泽只是想要活着回到长安,可如今他却赌上了自己的性命。

  唐俭被自己的门生搀扶着,虽然走起路来还是有些摇晃,但眼睛之中却尽是清明。

  “师长,那柳姓小子可曾答应随我等回长安?”潘生脱下自己身上的长袍给唐公披上,扶着他的手说道。

  唐俭摇摇头,有些无奈地叹息一声说道:“良禽择木而栖,他的羽翼已经丰满,舍不下自己的这份殊荣,怎肯与我们回长安?”

  唐俭这话一出,潘生和翟巽都是回头怒目而视。

  “此人也不知是什么来历,竟然有如此学识。其心智、谋略、奇技均是上乘之选,不过这品性却是龌蹉至极。身负大唐血统竟然如此作贱,入了这蛮夷之地,还情甘为此效力,如何对得起自己宗祠?”

  翟巽也是愤愤不平,这一次自己的老师亲自出动,定然是许诺了他众多好处。竟然连这样都没有动心,只能说明这个人已经完全抛弃了身为唐人的尊严。

  唐俭紧了紧衣服,一双眼睛之中射出一道精光,声音也是有些愤慨地说道:“突厥之弊在于严寒,可如今地暖之技艺,煤炭之巧用,早已规避尽数。若是等到此子将白叠子培育而出,那我大唐才是彻底无救,与其如此还不如落下老夫这柄剑。”

  唐俭握紧拳头,目光有些阴冷地说道,在这风雪之地,显得更加凛冽……

  寒冷的风一路吹拂,一缕最后推开了祭司的帐篷,一缕推开了颉利的帐篷。

  祭司依旧是端坐在桌案前,手里拿着鼓槌敲个不停。今天唐俭能够进入秦泽的帐篷,又何尝不是他对秦泽的一次试探。

  现在试探的结果就要出来了,就是不知道秦泽能不能熬过这次。

  一名全身白衣的身影出现在祭司身后,弓着身子将自己听到所有东西都传达了出来。

  “二人离开之时当真是这么说的?”祭司也是有些诧异,他没有想到事情竟然会往这个地方发展。两个人竟然还能交恶,这又是什么意思?

  “不仅如此,他二人除了最后交谈过几句。在宴会之时也只谈了饮食,倒是最后那唐公却说了另一番话。”白衣人弓着身子,若是仔细看就会发现,他在不停地调整自己的身体,来让自己一直处在阴影之中。

  “说了什么?”祭司突然对这个好奇了起来,他对夜鬼可是十分自信的。哪怕是颉利手下的护卫都不可能捕捉他的踪影,而且这一次他还特意派出去了两路人马。

  那一路不用说自然是被发现了,可是夜鬼是不可能被发现的,用他躲在暗处得到的消息,才是最真实的。

  “唐公有可能要动手。”

  “有趣。”祭司突然笑了起来,心里也是不仅好奇秦泽真的能够继续忍下去。这么好的一个机会,若是秦泽愿意,唐俭以使者的身份没准还真能带他出去,可是现在……

  同样得到这个消息的可不仅仅只有祭司,此时颉利也是端坐在胡凳上听着手下的回复。

  祭司有两手准备,颉利又何尝不是有两手准备。之所以突然这么做,完全是因为就在今天,薛延陀派人送来了文书,说是李世民特批了夷男为薛延陀的真珠毗伽可汗。

  颉利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原本薛延陀就是横在颉利喉咙的一根刺,而现在这根刺已经越来越让他不舒服了。上一次发兵薛延陀的事,就因为灵州的事情,而宣告失败。若是再给他们一些时间,指不定要发展到什么地步。

  而在这个时候,秦泽的身份又重新被提上了上来。虽然颉利已经不怎么怀疑秦泽的身份,但借着这次机会试探一番也不错。如果秦泽能够过这一关,颉利是不介意让他参与国事出谋划策的。

  “剑?”

  颉利也是一愣,关于唐俭他也是知道一些。所以听唐俭说要落剑,也是瞬间明白这是要对秦泽下手的意思。

  “可汗,唐人向来多狡诈,难免不是故意迷惑你我。而这唐俭也是以诡诈著称,昔日唐灭刘武周之时,就是此人在后出谋划策。更是听说此子曾被被刘武周俘获,可竟然能够从狱中打探到独孤怀恩要造反的情报。一封书信直接让孤独怀恩数年心血白费。所以可汗万万不可轻信呀!”

  尕那束儿身为颉利最重视的人臣,其地位就如同大唐的房玄龄之类。说起话里份量自然也是不轻。

  颉利听他这么说,眉头也是皱得更深。他生性多疑,自然没有李二那般用人不疑。如果不是秦泽表现出来的才智,他断然不可能在他身上下如此功夫。

  按照一开始的想法,如果不是秦泽提出了地暖之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