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六十二章 灭国之人(1/2)

加入书签

  一秒记住【笔÷趣♂乐 Biqule】,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劈柴是一个技术活,不懂行的人劈柴用的是蛮力,而真正的行家,却知道要以腰部发力,牵动全身聚集力量来劈柴。

  这是劈柴的门道,赦勒他们自然不懂。而秦泽当然也没打算让赦勒他们学会这个,他只是想要磨砺这些人一番。

  同富贵可远远比不上同磨难,只有已经经历过磨难之后,这些人才会走得更近。秦泽用了八天的时间,将赦勒他们凝聚成了一个整体。而接下来做的就是再打碎他们,然后再一次重组。

  赦勒的确是十二个人之中实力最强的一人,可问题就在于树大招风。他将自己当做是队伍的刀锋,

  所有人都以他为中心,可刀锋虽然最强,却也是最容易被折弯的一个。

  所以之前秦泽才会首先选择攻击他,只要将他淘汰出局,没有了刀锋的他们,实力就会降低一半。

  而好钢用在刀刃上,赦勒显然就应该做这个刀刃。

  至于刀尖秦泽交给了一个看起来中规中矩的汉子,这个汉子在赦勒他们之中,并不是很显眼。可是在先前的比试中,他却是站到了最后。这是一个有头脑的人,所以秦泽选择了他。

  不论是三五阵型,还是尖峰队形……秦泽都已经让周城教给了他们。恐怕连他们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学的这些东西要是到了战场上,该是何等的重要。

  库卡达塔什对秦泽的表现很满意,但这家伙显然对无常要更加满意一些。他已经不止一次向秦泽透露出,想要收拢无常的意图,甚至开出了天大的好处。

  但每次都被秦泽给拒绝了,开玩笑无常实力的确是强没错,但无常最强的可绝不仅有实力……

  在秦泽心里无常的地位是绝无仅有的,怎么可能将他交出去。再说了前提也是他有那个实力将他交出去。

  日子过得也算不紧不慢,酿酒坊里酿酒师傅们已经完全将秦泽的手艺学了过去。而现在除了要给老先生打酒之外,秦泽是不会再靠近酿酒坊的。

  那里的人对秦泽都怀着深深的芥蒂,仿佛这酿酒之法不是秦泽教给他们的,而是要来偷学的一般。秦泽自然也明白其中原因,所以所以不到没办法,他也懒得靠近这里。

  而秦泽之所以还接近酿酒坊,除了要打酒之外,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他现在很不安全。

  不知道为什么这些天,狄氏部落的周围突然出现了大量的突厥将士,一开始秦泽还以为这些人只是路过,可随即就发现了不对。

  因为他能感觉到对方的明显在注意着自己这些人,为此秦泽已经让二虎他们跟踪了上去,得到了一个不好不坏的消息。

  好消息是自己的身份并没有暴露,坏消息是突厥围剿自己的搜索圈已经开始扩大。

  他们已经开始怀疑秦泽已经逃出了密林,现在正在盘查突厥境内任何一个唐人。

  而这也是秦泽为什么心里不情愿,但还是要进入酿酒坊的原因。素衣商会就是一个很好的庇护所,只要新来的胖胖的刘掌柜,拿出素衣商会的证明,对方就会不再追究。

  若是遇到蛮横的想要硬闯,醉醺醺的老先生就会提着酒壶出来,只要谁敢靠近当头就是一酒壶。偏偏被打的突厥将领,在看清老先生之后,就会灰溜溜的自己离开。

  所以只要一有突厥将士来到这里,秦泽都会提前带着周城他们躲入酿酒坊之中。

  秦泽不敢有丝毫的懈怠,因为就在刚刚他就看到那些突厥将士从自己面前经过。

  每个人的战马上都拴着几颗血淋淋的脑袋,那是唐人的脑袋……

  鲜血还没有干透,甚至还会随着战马的奔跑,而滴出一滴滴鲜红的鲜血。

  这是最危险的预警,秦泽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竟然让颉利对自己如此耿耿于怀。在他看来哪怕自己杀了突厥大将乞勃儿,以及四万突厥将士,也不值得颉利如此兴师动众。

  原来还想着用不了多久,颉利就会自讨没趣地撤走所有的将士,可就现在的局势来看,颉利非但没有撤兵,反而越来越疯狂了。

  “唉,遭罪了。原本就已经没了家,如今又遭此劫难。老夫来突厥已经十年有余,可最怕的还是哪一天死在了这草原之上。到时候连魂魄都回不到故土。”老先生难得清醒了过来,站在秦泽身边也是看着那些远去的突厥将士说道。

  这话不免有些悲情,中原人最讲究落叶归根,死后若是不能归故土,那就没有入祖祠的资格。而这是任何人一个都不愿意面对的事情。

  “老先生这话说得岂不是太过悲凉,我观不论是商会之人,还是库卡达塔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