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比你强五倍(1/2)

加入书签

  (5#)

  从湖里捞起来,秦泽已经没了多少精神,只能倚着栏杆颓废地坐着。先前因为狂奔,全身毛孔舒张,如今又被湖水一冰,整个人除了冷就什么也感受不到了。

  看到王雨曦出现在自己面前,秦泽冲她嘿嘿一笑,哆哆嗦嗦地就将玉瓶递了过去。

  “王姑娘这是上好的白药,你将它搽在脚踝上,能舒服一点。”

  王雨曦愣了愣,随后立马反应过来,呆呆地伸出手接过了玉瓶。

  王雨曦握住手里的玉瓶,却还能感受到上面的温热,再看看秦泽冻的苍白的脸庞,顿时就低身行了一礼:“小女子谢过秦相公。”

  秦泽也是第一次看到王雨曦这般安静,这简单的一礼,尤其是那句秦相公,可是让秦泽受用无比。

  当下也觉得这次来的不亏,总算是不欠这位小娘子了。

  事情解决了,秦泽也就不想多留,对着王雨曦笑笑就要站起来。实在是冷得要命,湿漉漉的衣服贴在身上,被风这么一吹,就直发颤。要是再多待一会,估计自己都受不住了。

  王雨曦见秦泽颤颤巍巍地要站起来,一边伸手制止,一边让下人给秦泽先送到厢房中,再让人去找郎中。

  这个时候秦泽也懒得再推辞,他现在只想换个干净的衣服,然后躺在被子里暖暖。

  一场闹剧就这么收尾,秦泽被人送去厢房。春香被王雨曦带走,而那只大黄狗则自己蹲在那里,还不明白为什么没有人来拉自己。

  程府的构造实在是复杂,好在厢房就在后花园的西面。那是一个二进的庭院,里面有客房几间,正好可以留宿客人。

  下人们找来干净的衣服给秦泽换上,又将他扶上床,让他好好躺着。

  在古代感冒发烧有一个特殊的名词,那就是风寒。这个时候还没有特效药,一切只能自愈。而且感冒能容易就发展为肺炎、流感,到这个时候可就致命了。

  所以就连秦泽也不敢放肆,乖乖地躺在床上等着郎中。谁不想郎中还没来,就来了两个不速之客。

  秦泽和王甫程怀亮的关系很奇怪。说是一个路人,却也因为帮助过他们,而比一般的泛泛之交要亲上一些。说是推心之交,显然也不是太可能。

  那王甫在听说春香添油加醋地讲了一番之后,顿时就认为秦泽是在调戏自家姐姐。所以一回到程府,就急匆匆赶了过来。

  二人来的时候,秦泽正缩在被子里,只露出一个头来。看见两人过来,秦泽也只能苦笑两声。

  先开口的是王甫,原本还怒气冲冲的在看到秦泽这般模样的时候,气焰也消了几分。

  “秦兄弟,我可听说你在无漏寺顶撞了我姐姐,还害的她崴伤了脚,可有此事?”

  秦泽讪笑两声,也不隐瞒,就将所有的事情给前前后后说了一遍。当听到秦泽说自己来送药,还被狗追的落水的时候,两个人终于是忍不住了。

  “哈哈,念在你落水的份上,这次的事情就这么算了。”王甫哈哈大笑,顿了顿又加重语气说道:“以后莫要欺负我姐。”

  另一边的程怀亮却是眼睛一亮,凑到秦泽面前问道:“你说你来送药的,难不成你那药比刘神医的药还厉害?”

  刘神医是谁秦泽不知道,但是论起药效来,他绝对相信自己的云南白药。

  “那是自然,不说强个十倍的,最起码也要好了四五倍。”

  话音还没落,就听到外面传来一声冷哼声:“好大的口气,我刘某从医三十载,可从来没有见过如此神药。不知秦公子口中的神药,是何来历?”

  秦泽顺着声音望去,就看到一个身穿灰色长袍,童颜鹤发留着长长山羊胡须的老者,从门外走来。

  看到他身后背着的小药箱,一副悬壶济世的慈悲样,就知道这应该是个有点道行的大夫。

  见刘神医这般逼问,秦泽自然是知道自己说话失了方寸,想着自己还要仰仗这位刘神医,就讪笑两声说道:“先前是我说话有失方寸,还望刘神医莫要在意。”

  “叫不得刘神医,秦公子一剂药就比老夫强数倍,这神医的名号该是公子的。”刘神医死咬着秦泽的话不放,一副你不说明白,我就不放过你的样子。

  秦泽心道:“你这大夫怎么这么小肚鸡肠,不就是我说了几句吗,再说了,我说的也是事实。”

  另一边的王甫和程怀亮见两人这样,也是相视一眼,都是一脸的忍俊不禁。

  秦泽这完全是撞在了枪口上,他这句也就比强个四五倍的话,是完全撕开了刘神医的心结。

  因为就在去年的时候,刘神医也被人说过这样一句话,而且还说的他心服口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