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六章 下棋(1/2)

加入书签

  (5#)

  程老妖突如其来的一句话,顿时就让秦泽呆立在了原地,半响才反应过来,当下也是抬起头顺着先前程老妖的眼神望过去,霎时脸色就变得更加苍白了。

  一旁的二虎见自己少爷这样也是一愣,想不明白秦泽在马车中到底经历了什么。

  只不过秦泽这会却是没有闲心理会二虎,程老妖临走说的那句话,让秦泽感到了一阵的后怕。

  有心想要多问几句,可是程老妖这会早就已经离去。秦泽也只能是皱着眉望着程府大门,一脸的凝重。

  也就在这个时候,街道一边的一个衣衫褴褛乞索儿好像是看到了秦泽,端着自己手里破碗就往秦泽这边凑。

  街道上来来往往的人,却是都避开了那人。有人也发现这乞索儿是向着秦泽走去,当下也是站在那里嘿嘿直笑。

  如今整个长安谁不知道毛驴公子爱好和别人不一样,这别的读书人都是结交一些文雅之人,再不济也是风月佳人。可这毛驴公子偏偏和别人不一样,崔陵卢渠这些士子他不喜欢交往,偏偏喜欢没事和这些乞索儿瞎扯。

  所以这整个胜业坊的乞索儿见到秦泽,那就跟见到自己衣食父母一般。不论如何,都是要凑到秦泽面前讨要一二。而毛驴公子也出手阔绰,只要这乞索儿说几句可怜的话,少不了就是几枚铜板。

  因此如今只要秦泽出现在坊内,那是绝对的风云人物。就有那么一些无聊的人喜欢看秦泽的热闹,现在又看到有乞索儿向他靠近,也是远远地伸长了脑袋,对着秦泽指指点点。

  秦泽也是看到这名乞索儿向自己靠近,瞅了瞅对方手里的碗,脸上的凝重就更加厚重了。

  “大爷赏点几文铜钱吃顿饭吧?”乞索儿脸上一脸的灰尘,不过还是有人把他认出来了,这就是一直在胜业坊东头溜达的孙盛。

  秦泽见这么多人看自己笑话,却是嘴角微微一扬,冲着孙盛说道:“老规矩只要你能说动我,这十枚铜钱就是你的了。”

  说着这话秦泽从身上拿出十枚铜钱,冲着孙盛晃了晃。

  很早之前秦泽就发现了,系统虽然每次都说的义正言辞,但是太过简单的任务,这家伙却是直接给屏蔽了。所以不论他怎么诱惑这些乞索儿,也不可能给他增加一个心愿。

  “大爷,小的在东边已经溜达了三天了,除了好心的老爷施舍了一口饭,连秃瓢的和尚都是不理不睬。大爷要是不救救小的,怕是活不了三天了。”孙盛对付秦泽也不是一次两次了,所以这其中的套路也是懂得了不少。

  秦泽听了这话,却是讪笑两声,再次将手里的铜钱扬了扬说道:“秃瓢的和尚不给,难道无量天尊也不给?”

  “大爷,小的一开始就找的无量天尊,可是人家哪里会管小的我呀。”孙盛说着话,还可怜兮兮地拍了拍自己的肚皮。的确里面除了轰隆隆水声,却是听不出其它的一点声音。

  “呐,给你。”秦泽听了这话,被逗的开心地笑了笑,十分高兴地就把铜钱扔给了孙盛。

  “拿去卖点好的东西吃吃,没事就别瞎转悠,找个事做做多好。”

  “大爷说笑了。”孙盛拿了钱,这会也是兴致不错。和秦泽打趣了一句,就晃晃悠悠地离开。

  等到孙盛一走,一边看热闹的一人就冲着秦泽取笑道:“毛驴公子你看小的也好几天没吃饭了,也给几枚铜钱救个急吧?”

  “就是毛驴公子,小的也过得不容易呀。”

  这些个看热闹的人,也都是知道秦泽向来不与人计较,所以开些玩笑也没什么。

  秦泽与以往一样,依旧是笑骂着回敬他们几句,才又上了马车,回到了自己的庭院。

  坐在庭院的台阶上,秦泽靠在背后的柱子上,开始思考自己到底是哪里疏忽了,竟然被程老妖给察觉了。

  刘德的事情,可以说除了秦泽和二虎之外,没有一个人知道。自从上次遇刺之后,秦泽就看明白了一件事。那就是金吾卫虽然只是一介小兵,但是他背后却代表着无上的皇权。

  秦泽如果想要牵制道教对自己的行动,刘德就是其中必不可少的一个环节,或者说是金吾卫。所以私下里也是有意拉拢刘德,当然这件事秦泽做的很隐蔽,一直都是通过二虎联系无常,让他出面。

  可绕是如此,今天程老妖的一句话,还是让秦泽意识到,事情远没有自己想的那么简单。

  “莫要深陷太深?”

  秦泽又想起了程老妖的那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