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五章 要绑的好看点(1/2)

加入书签

  (5#)

  原本还和秦泽说的好好的卢渠,一看见他这副样子,还以为发生了不得了的大事,也是顺着秦泽的目光看过去,却是什么也没有看到,只是看到程知节正在往这边走。

  卢渠平日里和程老妖也没有什么交集,这下看到对方,也是很有礼地上前问好。

  而另一边的秦泽这时候,早就已经跑进了庭院之中。躲在门后面,看着门外的一切。

  之所以看到程老妖就跑,完全是因为上次在朱雀门留下的后遗症。那一次秦泽头上的大包,可是足足用了两天才消下去。这一次又看到程老妖背着手走过来,一下子就激起了秦泽不好的回忆。

  虽然看不到程老妖背在身后的手到底有没有拿东西,但是秦泽觉得自己还是有必要先躲开一下,最起码也要弄清他过来的具体原因。

  “贤侄见过程伯伯。”这个时候,卢渠也是走上前向程老妖问礼。

  卢渠也听说过秦泽和程老妖之间的事情,他还以为程老妖也是看中了秦泽的才识,才对他爱护有加。否则就凭借秦泽庶子的身份,怎么可能让程老妖叫他一声贤侄。

  “卢贤侄也在这里呀。”程老妖依旧是满脸笑意,看不出有一丝的异样地和卢渠寒暄了起来:“令尊近来身体可好?”

  “多谢程伯伯关心,家父近来一切尚佳。”卢渠回答完话,又是问了一句:“程伯伯可是有事要找秦兄?”

  “是呀,陛下听说了秦贤侄的那首诗,也是十分喜欢,这才让我来请秦贤侄进宫面见。你若是还有事就先行离开吧。”

  秦泽一听程老妖这话,整个人就打了一个寒战。尤其听到程老妖要支走卢渠的话,就感到更加的绝望。

  连忙就隔着门冲着卢渠喊道:“卢兄莫慌,先前所说谈论之事,我已经有了见解,你我二人还是边走边说,一起进宫吧。”

  秦泽还能不知道程老妖打的什么鬼主意,他不过就是想要把卢渠给支走,然后好绑自己。毕竟说起来自己也算是个读书人,他们这么折腾自己也说不过去。

  程老妖和秦泽这一唱一和的弄下来,直接就把卢渠给弄迷糊了,也是察觉出了程老妖和秦泽两个人之间的关系,有些不清不白的。

  “秦贤侄,陛下要见你,若是误了时间,惹怒了陛下,可就不是伯伯我能帮你的了。”

  程老妖脸上笑意更甚,他这一天天也的确是够闲的。每天要不是去他的左武卫逛逛,就是回家练练自己的家仆。

  好不容易听到陛下要召见秦泽,他哪能不高兴。可以说他和李二那是穿一条裤子的人,两个人在欺负秦泽上面,可是极其的有默契。

  所以现在李二要召见秦泽,根本就不派什么侍卫。而是直接让程老妖来,这又何尝不是给他找个乐子。

  可是这样下来秦泽就只能是欲哭无泪了,虽然按照二虎他们的话来说,这是李二对秦泽的无比爱戴。寻常人不要说九品小官了,三品的大官都不一定能够让程老妖亲自来请。

  秦泽还能怎么办?这爱也有些太沉重了,他真的很想劝劝李二雨露均沾呀?

  “既然陛下召见,小子自然不敢延误。只是想必程伯伯公务繁忙,实在是不敢劳烦。还是请程伯伯先行办公,小子自然会和卢兄一道进宫。这一路上也好谈谈学问,陶冶心性。”

  这一番话说的不要说程老妖不信了,连卢渠也是不信。这个时候他要是还不明白的话,可就真的是一个傻子。

  当下也是眼睛一转,冲着秦泽就施礼说道:“秦兄在下忽然想起还有要事要办,只得是辜负你的一番好意,来日定当前来赔罪。”说着又转身冲程老妖拱手告退道:“程伯伯,小侄还有要事要办,就先行告退了。”

  “卢兄呀,别急呀。”

  秦泽抓着门冲着卢渠高声大叫,可卢渠就像没听到一样。直接就转身离去,当然在走到一边不经意地回头间,也是吃惊地发现了程老妖手里的牛皮绳。

  当下也是脸部一阵抽搐,又看了看躲在门后的秦泽,不禁吞了吞口水,心里为他默哀了几句。

  就凭他程老妖在长安的名号,想要绑个谁,还真的跟玩一样。之所以要避开卢渠,其实也是给秦泽一个面子。毕竟欺负秦泽只是他和李二的想法,也不好在外人面前表露。

  秦泽就这么眼睁睁看着卢渠离去,可除了在心里咒骂了几句对方不讲义气之外,他还能怎么办?

  而卢渠回头的那个眼神,也是被秦泽给看在了眼里,这下更是确定了自己先前的猜测。

  “秦贤侄还是快些出来吧,可莫要让陛下等急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