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 李白附体(1/2)

加入书签

  (5#)

  爽,秦泽现在感觉就是非常的爽。尤其是看着李义府那一脸的绝望,秦泽就感到更加的痛快。

  而对于李义府来说,则是无比的痛苦,他好不容易带起了一波节奏,却又被秦泽给三言两句击溃。

  这突如其来的道歉,顿时就弄得所有人面面相觑,一个个涨红了脸,却是不知道应该说什么。

  最后还是崔浩一挺身,冲着秦泽就叫嚣道:“秦泽你不要强词夺理,我可告诉你,就因为你我爷爷已经病重,你必须要亲自去给崔家道歉。”

  他这么一说秦泽才听明白了一点,感情是这崔家打赌输不起,自家老爷子一不小心气坏了身子。可这和他有什么关系,要打赌的是他们崔家,最后输了找上门的又是他们。就算老爷子因为这件事气得病重,可是自己又能有什么办法?

  秦泽现在严重怀疑崔浩今天这堵上门的行为,到底是不是他们崔家人的指使。因为这怎么看,都在向大家传达一个思想,那就是崔家人输不起。

  “崔公子的意思是?”秦泽眯着眼睛,冲着崔浩问道。

  “我要你三跪九叩去我崔家亲自道歉。”崔浩咬着牙,将先前的怒火统统都发泄了出来。

  秦泽听了这话,也是一愣。三跪九叩呀,这可不是说着玩的。只不过稍稍思索了片刻,秦泽又冲着崔浩问道:“敢问崔公子这可是崔家的意思?”

  “哼,自与我崔家无关,不过是我自己的意思。你坏我崔家脸面,辱我门堂之风,伤我爷爷身体,于情于理都要亲自上我崔家道歉。”

  崔浩越说越起劲,到最后就差没就地把秦泽给按下去,把他给绑去崔家。

  怎么说呢?

  听了崔浩的这番话,秦泽看向他的眼神都变了,变的就像是看一个傻子一样。不要说秦泽不可能这么做,就算他今天真的被逼着去崔家道歉,他崔家也绝对不可能愿意这样。

  可以说在李义府的教唆下,崔浩的二世祖性子被完全地激发了出来。他的想法很简单,既然秦泽侮辱了他崔家的脸面,就要让秦泽亲自去俯首称臣。

  这自家人打自家人脸,还打得这么不含糊,秦泽也还是第一次见。想了想又看了看一边的李义府,秦泽也是不由地眯起了眼睛。他想不到这家伙为了能够让自己出风头,竟然会置崔家于这种地步。

  “崔家真惨。”秦泽在心里也为崔家默默叹了一口气。

  “我与崔陵打赌之事,整个长安无不是知晓。敢问崔公子,秦某可曾做过半点手段?”秦泽扫视了众人一眼,最后把目光停留在崔浩身上,义正言辞地问道。

  崔浩听了秦泽这话,嘴一张想要反驳回去,却一想好像真的如同秦泽说的这样。当下也是脸一下涨红,支支唔唔说不出一个字。

  “秦某亲自取回麓岳塔青砖,这是长安无数街坊共同见证,敢问崔公子,秦某赌约完成可有虚假?”

  崔浩脸唰的一下变得惨白,整个人也是微微向后侧了一步。

  “愿赌服输,当日若是我秦某人输了,自当入你崔家做家仆。可今日你却聚集大批读书人堵我家门,可曾想过仗势欺人?”

  “你口口声声说我辱你崔家脸面,那敢问崔公子,你这般作为又何尝不是自辱门风?”

  “崔少师因我病重,秦某自然心中过意不去,这里还请崔公子待秦某向崔少师问一声好,来日若是有机会自当临门拜访。”

  这一番话说下来,顿时就唬得崔浩冷汗直流。先前也是因为一时气不过,加上李义府的挑唆,他才带着一帮人冲了过来。现在听秦泽这一说,在思索一下也是立马反应了过来。

  自己这做法虽然逞了一时之快,可有何尝不是秦泽说的那样自取其辱?

  尤其是看到周围慢慢聚集的人群,崔浩就更加感到事情有些不对。

  “诸位还是请回吧。”秦泽摆摆手,开始劝说这些家伙赶快离开,堵在自己门口也不是回事呀。到这地步他也不想再多说什么,和崔家的恩怨一开始只是因为一个崔陵,如今发展到这一步,也不过是因为李二的引导,于秦泽来说倒没有什么。

  可偏偏就有不识好歹的,比如李义府,这家伙也是不达目的不罢休。眼看着自己好不容易有了一次机会,就这么被秦泽白白葬送,心里哪里愿意就这么离开。

  当下又是站出来,冲着秦泽冷笑说道:“秦公子不愧是有大才识之人,不过我等今日前来,可不仅仅是为了打赌一事,而是你秦公子对我长安士子的藐视。孔孟之道,礼仪为先。你身为一介读书人,却置我读书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