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长安长安(1/2)

加入书签

  (4#)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最快更新!无广告!

  人生之路起起伏伏,有一路的高歌猛进,也有沉寂的失落。当你跌倒的时候,不妨躺下来看看夜空的星辰。

  秦泽就在看星空,而且是一片这种干净到极点的,没有雾霾遮蔽的夜空,这让他想起了自己的小时候,想起了那个已经被钢筋森林掩埋的童年。

  他站在一处街道上,青石板的街道,厚重的仿佛清宫戏里,那些尖脚格格们走过的岁月。

  街道上形形色色的人来来往往,都是穿着飘飘然的长衫,让秦泽第一时间就肯定自己是在片场,而且还是那种古装戏的片场。可他却怎么也想不明白,自己是怎么来到这里。

  他最后的记忆是和自己同寝室的几个铁兄弟,为了庆祝自己考上公务员,而胡天胡地的喝酒。他也只记得当晚老板王胖子的女儿,穿得是一件白色的长裙,然后……

  秦泽捶捶自己的脑袋,还是想不明白自己是怎么到这里的。

  “唉,小兄弟怎么还站着不动呀,这时间都快来不及了?”一位推着独轮板车的老爷子,一脸焦急地看着秦泽,催促地说道。

  走?

  秦泽嘿嘿一笑,心道这老爷子好演技,这表情这语气这动作。

  “啧啧~”秦泽不由啧啧两声,一把拉住老爷子,四下看看了却是没有发现摄影机在哪里。开口就问道:“老爷子这是演的哪出?荆轲刺秦王?还是水浒?跟导演说说加我一个。”

  老爷子望着秦泽的眼神一下子阴沉下来,心道看着白白净净穿着一件儒衫,还以为是读书人家,没想到却是如此不知好歹。自己好意提醒,却是自讨没趣。当下一甩衣袖,撂下一句:“小老儿不打扰公子雅兴!”就急匆匆推着板车离开了。

  “诶呦呵,这老爷子挺入戏的。”秦泽冲着老爷子离开的背影,打趣说道:“老爷子,奥斯卡欠你一个小金人”。一回头却看到从街道的巷子中走出了一队人马。

  一共六人,都是身穿戴浑脱帽,身着窄袖紧身翻领长袍,上面绣着豸,下着长裤,足登高腰靴。倒是腰间佩着一把长刀,给他们增添了不少威严。

  因为考了一年公务员的原因,秦泽一眼就认出了对方的衣服,正是唐朝金吾卫的服饰。尤其是衣服上面绣着的豸,打死秦泽都不会认错。

  这六人从巷子中走出,也是一眼就看到了街道上还立着的一人,看模样也不过十四五六,倒是一身书生打扮,虽说身子看起来有些单薄,但配上这一身儒衫,倒也有几分书生模样。

  秦泽还站在一边乐呵呵地看着来来往往急匆匆的人群,还想着自己是不是也能上个电视,回去再和自己那群狐朋狗友吹嘘吹嘘。

  “你这书生为何还站着不动?莫不是听到这催鼓声?”刘德带着自己的兄弟来到秦泽身边,看着对方一副气定神闲的样子,当下就开口呵斥道。

  他这一说不要紧,秦泽是乐得更开心了。怪模怪样地冲着刘德施了一礼说道:“这位兵大哥,敢问这是何年月?”

  刘德嘴角明显抽搐了一下,不过还是耐着性子说道:“贞观二年。”末了又补充了一句:“这催鼓声马上就要停了,你要是再不走,等下被我们捉了去,可消有一顿好受的。”

  唐朝的宵禁制度秦泽其实知道的,是从一天一更三点开始,也就是晚上八点多,这时候晚上衙门的漏刻“昼刻”已尽,就擂响六百下“闭门鼓”。等到二更天的时候,也就是晚上九点之后,除了巡逻的金吾卫和士兵,寻常人要是敢在街道上瞎晃悠,被抓住之后轻则拘禁,打个二三十大板,重则直接就地正法。

  现在猛然听到刘德这么说,秦泽也是一愣,随后就直接问了一句:“你们这到底演的哪一出?怎么跟真的一样?”

  “这家伙脑子有病?还是说是有不良居心?”刘德脑子猛然闪过一个坏念头,想着莫不是这家伙是要欲行不轨。

  “谁和你演,我再问你一遍,是当真不肯离去?”刘德也是出身军队,前两年也是在右武卫里面当兵,也是今年才入了这金吾卫。身上自然也有一些兵气,遇上秦泽这个胡搅蛮缠的家伙,心里就越来越不耐烦。

  “哎呦呵,又一个演戏上瘾。”秦泽心里笑骂一声,腰板一挺,硬气地说道:“不走,我今儿就要在这看星星。”

  此时已经快要二更天,街道上也已经空无一人,借着刘德他们手里的灯笼,也能看到对方脸色越来越铁青。

  “当真不走?”刘德咬着牙,心里暗下决心,等下给你一个犯夜罪,好好侍候一番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