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8章 孤抓住你了(1/2)

加入书签

  歌兮在澄池边上喂锦鲤食儿,忽然心中突了一下,一股极不舒服的感觉涌上了心头。

  在一旁伺候的福乐见她皱起了眉头,便轻声询问,“娘娘,可是有什么不适?”

  “娘娘,可是要传太医?”

  歌兮摆了摆手,将碟中的鱼食都撒了下去,“无妨,只是有些心绪不宁而已。”

  “娘娘可是在担心皇上。”

  福乐揣度着歌兮的心思,连忙劝慰道,“皇上虽年幼,但是秉性持重克己。再者,皇上身边还有师傅呢,皇上想不到,师傅他老人家自然回替皇上想到。您就安心吧。”

  “哀家将你师傅派去,就是求一个安心。只是,”歌兮看着天边忽然暗沉下来的天色,“只是天有不测风云,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她心中的忧虑就算说给了福乐听,他也不会懂的。

  她总觉得,平阳那边一定是出了什么事。

  是夜,丑时三刻,天子卫的暗部的人连夜赶回了京都。

  永福宫内殿的烛台上点上了六只烛火。

  仁孝太后只披了一件长袍,脸色是异于常人的白。

  “如此说来,竟是齐王救了皇上,并且被刺客刺伤,现在生死未卜?”

  “是。首领让属下连夜将情报回禀给娘娘,请娘娘的示下。”

  黑衣人脸上是一张银色的狸猫面具,只露出一双眼睛在外面。

  歌兮有片刻的失神。真是料到了开头,缺料不中结尾。

  她自从血崩捡了一条命之后,她能预知未来的异能便消失了。没有了能预见的异能。她行事愈加小心,凡是走一步,她要算十步。只是再精于算计的人也不能将世上的事都算死,就如人的心一般,是看不透算不尽的。

  “告诉林飞,严密监视齐王的一举一动,还有江家的七郎和十九郎。哀家怀疑,那刺客便是江家搞的名堂。”

  “务必要护好皇上的安危。皇上若是又事,尔等提头来见!”

  内殿里恢复了宁静,歌兮独坐在案几旁,再无半点睡意。

  天边渐渐开始发白。又是一日了。

  “元旭……”

  “生死不明……”

  皇上在平阳暂时安顿了下来,齐王为他而伤,正是生死不明之际,他是人君又是齐王的侄子,此时若是离开,先前歌兮给他造下的势便全都白费了。还会落下一个寡恩薄义的名声,这样的名声对于一个皇帝而言是极其不利的。

  只是,齐王是真的受了伤吗?

  歌兮皱眉,她想起那个桀骜不可一世的男人。自己的本事有一半是他教的,自己的武功尚且不是他的对手,就算是她另外一个师傅阿亚沙也只堪堪与他打一个平手。什么样的刺客居然能伤得了他?

  而且,他这伤得也未免太巧太及时。

  刺客是冲皇上去的,若是皇上有一个什么闪失,即使只是伤到了毛发,他也会被人猜忌是主谋。但是如此一来,他不但洗清了嫌隙还成了忠诚不二的救驾功臣。

  那么。他到底是真的受伤还是假的受伤?

  歌兮眼眸闪了一闪,在心底下了一个决心。

  是时候见他一见了。他就算是死。也必须死在自己的手上!

  天大放光明的时候,郦罗手执太后的信物畅通无阻地进了皇宫,径直走入永福宫,却见福乐失魂落魄跟一个绿头苍蝇一般在原地转悠。

  “这该如何是好,这该如何是好……”

  “福乐,你莫不是中了邪了?”

  郦罗刻薄的话语传过来,福乐听见却像是听到了仙乐!

  “哎哟郦罗公子!郦罗侠客!郦罗剑仙!总算是来了救星了!!”福乐往前一扑,死死抓住了郦罗的袖子,“太后娘娘半个时辰出了宫,只留下一张纸条让楚王殿下打理朝政……娘娘也不知道去了哪,若是有一个什么闪失,奴就是死一万次也赔不起啊……”

  郦罗一听愣了神,“糟了,再过两日就是她的小日子,到时候……”

  他不敢再往下猜想下去,一把揪住福乐,“快快告诉我,这几日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客官,您往里一点,小心江水溅湿您的衣衫。”

  江面上,一艘渔船在水面不疾不徐地划着。

  摆渡的是船主,这一膄渔船上还坐了几个百姓,都是从京都去往平阳的。

  歌兮穿了一身水蓝色粗布衣衫,易容成一个不起眼的青年,此时她坐在船头上,似是陷入了沉思。

  “客官。”

  船主见她没有应声便又喊了一句。天色虽是不凉,但是江水溅湿了衣衫这小有船上又没有换的地方,岂不是麻烦得很?再加上她坐得又靠边,要是一个不慎掉下了水,那便是人命关天的大事了。

  “无妨的。”歌兮回过神朝着船主浅笑了一下,“我自幼好水,在这坐着自在,而且我水性好着呢,早几年也在水上讨过好处。”

  “是吗?看着后生你瘦瘦的,没有想到也是水里的好手,家里莫不是也是渔家?”船主只当歌兮也是打渔出身,谁料到她说的是当年剿水匪的事呢。

  歌兮一笑,将话头岔开,“船家,来唱一个渔家曲吧。”

  “好嘞。”

  那船家爽快得很,扯开嗓子便唱了起来。

  “我住渡头东,撒网渡头西,

  水滔滔兮风萧萧,捕鱼满仓好归家。

  哟呵,捕鱼,满仓好归家!”

  歌兮听着船家粗犷豪迈的渔家曲,嘴唇微微上翘,心情也好了起来。

  平阳的陈府。所有的仆役都忙得脚不着地。

  皇上留在了平阳,自然是要当陈府下榻的,尽管皇帝也不乐意。陈家也不见得乐意,可是倘若皇帝去了别家,那才真的是没有将陈家放在眼里,而且在平阳,也没有别的家族有这个资格接待皇帝的圣驾。

  陈家的几位公子对少年皇帝并无怠惰的恭敬,在他们眼中,只有齐王才能是大盛的主人。一个被女人捧上高位的儿皇帝,又算得了什么呢?

  只是在面上他们也必须将表面功夫做足了。不能落人口实。

  而真正让他们忧心的却是齐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