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8章 东风(1/2)

加入书签

  ads_wz_txt;

  纯文字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元旭冷冷看了她一眼,收回了短剑,那女子心里一松,正在挣扎起身在他面前献媚邀宠,谁知道他的一句话让他如坠冰窟——

  “将此女拉出去,打四十大板以儆效尤。如若不死,便将她送至紫苏侧妃那让她处置。”

  娄夫人如坠冰窟,怎么都想不到自己会是这种下场,紫苏侧妃明面上温煦和蔼的,但私下谁不知道她是个最狠毒不过的人,落到她手上还会有命在?

  当下她哆哆嗦嗦地爬到元旭的脚边,“殿下一夜夫妻百日恩,殿下您不能这么无……”

  内饰们听得心惊肉跳,这女人当真是昏了头了,竟敢和殿下称夫妻,她算哪门子妻呢?就连紫苏侧妃也不敢这么说呢。

  元旭没有让她碰到自己,拿起外袍披在了自己身上,大步踏出了内殿,再没有看她一眼。

  夜半,偌大的澄池边上夜风清冷。

  一道残影略过湖面,长剑激起浪花。

  “……你在哪,你在哪,你在哪?!!”

  元旭手持长剑,长被溅起湖水濡湿,丝丝黑粘着他的侧脸,幽深的眼眸中是让人冰寒彻骨的冷意。

  半个时辰之后,激荡的湖面终于复归平静。

  “主上。”

  阿九抱捧着衣袍站立在湖边。

  元旭伸手将衣袍取过,片刻后在玉台坐下来。红泥小火炉上煮着酒水,元旭自斟自饮沉寂无。

  “……属下无能,又只差了一步。”

  元旭端着酒杯的手顿了一顿。

  又是差了一步,不过她既然有心躲着,当然会处处小心不让自己找到她的踪迹。

  “哼,现在本事渐长了。”

  元旭冷笑,仰脖饮下杯中酒。

  “真不亏是孤一手调|教出来的孩子,不,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他仰头看天上孤零零的一弯残月。自嘲地笑笑,“小刺猬,孤是应该为你感到骄傲么,你能干了。”

  他手边是那柄短剑。自他年少的时候就伴随他左右,就连睡觉的时候他都会放在枕头下,随时准备暴起杀人。即便是与女子欢|爱共赴|巫|山,他也不曾放松分毫。

  只有那一夜,在平阳陈家的湖心小筑……

  与她耳鬓厮磨与她交颈缠绵与她纠缠不休,他没有戒备没有警惕,却偏偏被她算计了。

  “主上,南寺将军求见。”

  元旭剑眉微微一挑,“让他过来。”

  南寺在玉台下等候。原本桀骜不驯的南寺将军如今被磨去了傲气,气质都沉淀了下来。内敛而稳重自持。

  阿九看到他冷哼一声,显然他还是记仇。

  南寺知道他与十三骑的人结下的梁子不会因为主上重新起用他而化解,只不过现在的他,也不会在乎这些事了。

  如今的南寺只会在乎在征南战役中如何重新取得主上的信任,南家不能倒。他更加不能倒!

  “主上,伯五于十日前再次攻克城池三座……”

  “臣请战,臣愿为主上先锋,不取得伯五级绝不归朝!”

  南寺的声音远远飘了过来,在玉台下守卫的阿九脸色沉沉:主上马上就要出征,那些放出去寻找小主人的势力势必会被收回,小主人。哎……

  天刚刚亮的时候,齐王府上就开始忙碌了起来。

  紫苏梳洗停当,隔着屏风听着内侍的回禀——

  “……这个贱婢坏了殿下的规矩,昨儿晚上被打了四十板子……殿下说了,只要她死不成,就让奴领了人来娘娘这儿。任凭娘娘处置。”

  紫苏在屏风后头翘起了唇角,隔着半透的轻纱梭了地上那女子一眼,看到那女子的容貌,手紧了紧又松开。

  年轻又怎么样?好颜色又怎么样?就以为可以仗着有几日宠便可以无法无天了?真真是可笑,可怜她死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

  紫苏伸出手去。侍女低眉顺眼地跪在蒲团上,为她的双手抹行玉脂膏做养护。

  原本瘦削干枯满是老茧、犹如枯树皮一样的双手,在这些年的精心养护之下,也变得鲜嫩水灵十指纤纤,一看便知主人是如何养尊处优,才能养得如此细腻富态。

  “早就提点过你,不要仗着得了几天雨露便不将人放在眼里。”紫苏从侍女手中将自己的玉手抽回,细细地看着自己手指的嫣红丹蔻,“如今到底是到了我的手中吧?上一次那个美姬也是如此,啧啧……”

  她叹着气摇头,屋内的人大气都不敢出。

  “都是一些记吃不记打的东西,空有一张画皮,却没有脑子。哎,真是可惜啊。”

  娄夫人已经被打得皮开肉绽只有出气的份,听到这样的冷讽刺连反驳的力气都没有。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