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7章 各自(1/2)

加入书签

  ads_wz_txt;

  “天色已晚,臣妾为请王爷和诸位先生用膳而来。”谢娴不疾不徐地说道。

  她说着自然而然地在元沂身边坐下。

  众人见元沂也没有说什么,便在心里思忖,看来王爷敬重这位正妃之不是空穴来风啊。

  谢娴并没有立刻请他们入席,而是与他们谈论起时政来。

  为的陈相公原本对这位王妃的不请自来颇为反感,但是听她一番论,倒是对她另眼相看起来。而在座的谋士们也都在心里暗暗称奇,心道,谢大学生用心教导出来的独女果然有几分不凡之处,比起男子来也是不遑多让啊。

  陈相公更是与她商讨起时政来。

  一时间语机锋来往,书房之内好不热闹。

  元沂看着那个辞锋利、脸庞上散出耀人光彩的女子,眼眸之中神色莫辩。

  直到福乐轻轻叩了门,“殿下,你得用药了。”

  谢娴才惊觉,自己差点忘记了来这里的初衷。

  对上元沂的双眼,她心里一沉。

  “如此,臣等便退下了。”

  陈相公等人是何等精明,立刻起身告辞。

  等书房里只剩下元沂与谢娴的时候,谢娴方才说道,“殿下,是臣妾逾越了吗?”

  元沂的手指轻叩紫木椅的扶手,“子君若是男子,当为栋梁之才。”

  子君是谢娴的表字,谢娴听了此话非但没有喜意,反而脸色沉了下来。

  若为男子,可她不是男子,元沂还是在怪她没有守住做女子的本分了。

  “臣妾明白了,臣妾会安安分分守着自己的院子半步不出的。”

  谢娴起身,杏眼微微睁,辞上带上了几分的气性。她快步走到门口,又停下了脚步。心中是懊恼无比。自己的沉稳呢,自己的冷静呢,怎么一遇到他就全没有了?

  “殿下,”她的语气软下来。转身诚挚地向他施礼,“臣妾是真心想助殿下一臂之力。就当……就当是回报殿下这一年多以来的庇护之恩。”

  如果不是眼前的男子,她或许会一辈子都呆在深山老林的孤庙之中,或许就那么孤独终老了。因为有他,她得以逃出樊笼,让父母不再心伤。再者,除了没有夫妻之实,元沂也是处处照顾了她,给了她护身的地位身份,给了她昂站在人前的尊严。

  他总是这般风清云浅。总是这般淡然安静,除却身体的残缺,他胜过这世间的男儿太多!

  所以她才会动啊。

  只是要是她直白地告诉他自己的仰慕之心,只怕他又会说,子君。吾早有意中人,今生绝不会负她的。

  元沂垂眸,最终还是说,“朝堂的水太浑了。”

  谢娴听到这句话显示失望后是心里一松,想着,或许,他还是有一点点在意自己的。

  还欲说些什么。福宝一脸喜色地闯了进来,“殿下,有消息了有消息了!”

  “哐当”一声,元沂手边的茶碗被打翻在地。

  福宝这时才意识到自己一时得意忘形,竟忘记了书房中还有一个谢娴在,慌忙闭了嘴退到了一旁。

  “子君。吾还有事,你先退下吧。”

  元沂自然知道福宝说的有消息是什么。他辛辛苦苦追查,六个月前得到了一些线索,可惜的是被元旭横插一杠,最终闹了一个竹篮打水一场空。现在好不容易又得到了消息。怎么能叫他不喜出望外?

  谢娴的心一紧,脸上的笑意也僵了起来。

  是那个女子的消息吧,一定是的,不然他不会这么紧张失态的。

  她心中苦涩,失望道,“恭喜殿下终于得偿所愿,若是那位姑娘回来,子君自会自请下堂。”

  元沂无,等到她退下,福宝才焦急得说道,“殿下,王妃好似误会什么了?”

  “她没有误会。”元沂清冷的眸子没有绪,“吾与她原本就是假夫妻,她记得,你难道忘了?”

  “可是……”

  福宝哑然,殿下与王妃的事他最清楚不过。可是,细心的他自然不会忽略掉王妃对殿下的谊,如果不是中间还有一个女子在,王妃真的是一个十分合适当楚王妃的女子,再者说那个女子……

  福宝已经是元沂的心腹,当他知道那些内幕的时候,差点惊得魂飞天外。

  作为一个忠心的内侍,他固然清楚殿下对那个女子的,可他觉得,那个女子绝不是良配,抛开她的身份不说,光光是她与元氏兄弟复杂的关系就……

  “当真有她的消息了?”

  “是。”

  福宝赶紧附耳过去,轻声在元沂身边说些什么。元沂的眉头松开又蹙起,良久才道,“又是元旭……”

  “……原本咱们的人都已经追查到了那个小村落,谁知道又被他们抢先一步,不过他们也没有找到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