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2章 再见(下)(1/2)

加入书签

  元旭的指尖抚上了个莲花印记,却被歌兮给打开。

  “齐王无所谓自己的名声,可本宫还在乎,恕不奉陪了。”

  歌兮转身就走,元旭站在她身后,压下窜上来的怒火,道,“你若是敢走,孤便要了良辰美景的小命。”

  歌兮猛地刹住脚,想不到高傲如元旭,居然也会用这种卑劣的手段来辖制她。

  “那两个婢子,居然连孤的正妃都看不住,在新婚日,让孤的正妃跑了,别人李代桃僵都不知晓,又或许,她们明明知道孤的正妃有了那样的心思,却不管不顾,甚至还暗中相助,”元旭说得有些咬牙切齿,“这样的侍婢,留着她们的小命就是要让孤的逃妃看看,背叛孤,该会是一个什么下场!”

  “齐王殿下,”歌兮不敢示弱,“你可别忘了,从一开始,你要娶的正妃就是陈莞,你娶的正正是平阳陈氏的大小姐陈莞,现在她还有的身孕,本宫应该说声恭喜不是吗?至于你说的那两个侍婢,那是你的人,你想怎么处置便怎么处置,是杀是剐还是做成人彘,都与本宫无关。”

  “本宫是皇上新宠的莞妃,是罪臣上官家的遗孤,是凭了绝色美貌上位的狐媚女子,同你齐王,一点干系都没有。”

  “好个没有干系!!”

  元旭终于在她的挑拨下暴怒,一闪身到了歌兮的眼前,眼中戾气翻滚。

  “孤养了你七年,孤看着你一点一点长大,孤教给了你本领,孤宠你爱你怜你,孤许了你正妃之位,孤是带着如何的心来迎娶你!你却是如此来对待孤的,你跑的无影无踪,孤用近一年的时间天南地北来找你,而你!”

  “而你却居然一跃而成。变成了皇上的宠妃!”

  元旭猛地将歌兮一拽,在她耳边咬着牙低声道,“你可以藏着躲着避着,却万万不该成为别人的女子。孤说过,你是孤的禁脔,你是孤的女人,你居然敢送上门去在别人的身下承欢!”

  “你下贱!”

  歌兮的脑袋轰然一响,“你下贱”三个字就像是响雷一般,轰得她几乎奔溃。

  可是元旭却手下不停地撕开了她身上的衣襟,“你既然能在短短时日里成为皇上的新宠,必定是本事过人,是了,当年你在西北。在最有名的青楼中呆了许久,想必是学了不少的本事,你会些什么?十八式?还是更为卑贱的招式?孤是你的第一个恩客?那好,虽然你现在有了新的主顾了,但是老恩客来了。也得用心招待不是?就让孤看看你的古梅本领可好?”

  他出手点住了歌兮的穴位,将她翻过身抵在了石壁上,粗暴地撕下她身上的宫装,露出嫩黄色的心衣来,一只展翅欲飞的凤凰映入眼帘,她娇嫩的肌肤上还有青紫的痕迹,有经验的人都知道那是激烈的欢爱留下的痕迹。元旭的脑海里立刻出现了一对男女交颈纠缠的形,嫉妒愤怒都几乎要失控。

  他冷笑连连,“好本事,真是好本事,花的万般精巧的心思,所以才能让皇上流连忘返!当真的是一个好手段的……贱婢!”

  衣裳已经褪到歌兮的脚跟。她的脸被狠狠抵在石壁上,粗粝的石头刮伤了她的脸颊,身体虽然被制但是感官更加敏锐,她清楚地知道那个在她身后的男人即将要做什么,她甚至都能感觉到那炙热的东西抵住了自己的后臀。

  元旭的手大力的揉捏着她胸前的两团。一点都不怜惜,而是狠狠的,报复性的,不止如此,歌兮听着他粗重的呼吸,他一面在她身体上原本的青紫上覆盖上更深更重的淤青,一面用语凌迟着她的尊严——

  “如何,孤比起皇上来如何?孤比皇上年长,在女人的方面,孤是不是……更强?”他的手伸到了歌兮的身下,手指刮在了那最柔嫩的地方,“你为什么不出声?看来,孤做的还不够!”

  歌兮的脸因为他重压而变形,眼泪无声无息地掉落出来,可是却丝毫得不到元旭的怜惜,在元旭看来,这些都是她的手段,她在新婚之夜背叛了自己,绝不能原谅,即便是她哭得那般可怜,也不配得到原谅。

  负我心者,万死不赦!

  “……今夕何夕兮,搴舟中流……”

  断断续续的歌声从歌兮的嘴中溢出来,元旭一怔,手上的动作没有停下,反而更加粗暴和激烈。

  “怎么?想用这种手段让孤停下来?”

  “……今日何日兮,与王子同舟……”

  这越人歌,是元旭教给歌兮的,一字一句,一个调一个调,慢慢地仔细地教会了她,那时候歌兮还小,元旭对她也严厉也放纵也怜爱,因为两人年龄的差距,那时的相处,有时候会温馨地像是父女一般。

  那是一个春日,还有些春寒料峭,元旭兴致来了,就让阿大撑了长篙,载着他和小小的歌兮去了湖上,歌兮为他抱着鱼篓子,两人悠悠闲闲地垂钓,闲暇之时,元旭便教着歌兮唱歌,唱的就是这越人歌。

  “……蒙羞被好兮,不訾耻垢……”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那时候的小歌兮抱着鱼篓,摇头晃脑地唱着,唱完之后还点评道,呀,那越女可真是笨,既然心悦他,那为什么不说出来呢,不说出来又怎么知道王子是不是也心悦于她呢,生生地错过了好姻缘,要是我,要是我心悦王子,那我就告诉他,呔,我心悦于你,你可愿娶我为妻?

  因为哽咽,歌兮的歌唱得七零八碎,音调也走出了老远,只是那歌中的哀怨却唱出了十足,更带着绝望和心灰。

  元旭的手停了下来,他做不下去了,他在看到歌兮变成了皇上的宫妃之后,第一个念头便是恨得要杀了她,她怎么可以负他?怎么可以!

  当见到她,元旭就更恨了,没有一个人在负了他之后还可以笑得那般明艳。比起立刻杀了她,他更要羞辱她,让她生不如死,可是当他这么做了。他却现,羞辱了她折磨了她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