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6章 灵堂哀歌(1/2)

加入书签

  云萝倒是早就收到了消息,只等驸马府收拾妥当就照规矩上门吊唁,只不过她没有想到庭芳这么快就上了门,想着大长公主小时就爱缠着她和自己的夫君,软软糯糯地喊着舅舅舅妈,也是悲从中来,“柔婉她,哎……”

  两人对坐哭了一阵,庭芳擦了擦眼泪,这才说明了来意,“……您是知道的,长公主无子,驸马爷的那些侍妾美姬生的子嗣又怎么配给公主扶灵?您是不知道,公主殿下归天的那一刻还喊着拉着七小姐的手喊着舅舅……”

  “……公主殿下的玉体已经去了驸马府,公主到底是出了嫁的女儿,驸马已经请旨要将公主送回西北武昌王的封地安葬……皇后娘娘的意思是让七小姐送灵……”

  青梅闻不觉惊呼出声,“送灵回西北?!那可是千里之遥,小小姐才五岁……”

  更重要的是,皇后让歌兮做的根本就是孝子的事,但柔婉公主只不过是歌兮的表姐……

  庭芳姑姑抬眼,一道寒光闪过,她双膝跪地,朝云萝行叩拜大礼,“娘娘说,让七小姐替表姐守灵送葬确实与礼不合,但是请您看在与娘娘、公主、还有三爷的分上,就允诺了吧……”

  云萝赶紧扶起庭芳,心中既凄惶又无奈,她知道,不管她愿不愿意,歌兮都得给长公主扶灵送葬了,西北何止千里,她总觉得那个方向像是蛰伏着什么不祥的东西,让她惴惴不安。

  “葛生蒙楚,蔹蔓于野。

  予美亡此,谁与?独处!

  葛生蒙棘,蔹蔓于域。

  予美亡此,谁与?独息!

  角枕粲兮,锦裘烂兮。

  予美亡此,谁与?独旦!

  夏之日,冬之夜,

  百岁之后,归於其居。

  冬至夜,夏至日,

  百岁之后,归於其居!”

  当云萝和老夫人还有府里的夫人们一起来到驸马府上的时,看到的便是驸马麻衣散、在灵堂悲声唱着诗经葛生的形。

  这葛生是写给配偶的悼亡文,意思是:葛藤缠饶上荆树,荒野蔹草蔓蔓,我的爱人已离人世,没有人陪伴她;葛藤爬上酸枣树,蔹草蔓延墓地,我的爱人已离人世,没有人陪伴太凄凉;角枕依然艳丽,棉被依然簇新,我的爱人已离人世,她独自一人太凄惶!每日的白天都犹如夏季的白日,每日的黑夜都犹如冬夜的漫长,我苦熬至百岁以后,去陪伴我的爱人!每日的黑夜都犹如冬夜的漫长,每日的白天都犹如夏季的白日,我苦熬至百岁以后,去陪伴我的爱人!

  大驸马身材健硕倾长,长相颇为英俊,穿上文士长衫就是倜傥风流的年轻学士,广袖长袍蟒带皂靴便是贵气逼人的权贵公子,即使是他穿着一身丧衣,麻布草鞋,连也不曾束,也半点没有折损他的气度,他的声音很好听,绪渲染得也恰到好处,唱着唱着泪流满面,好像悲痛欲绝似的。

  好些个前来吊唁的朝中权贵,都被他的一曲亡诗唱得唏嘘不已。

  歌兮同样穿着麻衣跪坐上蒲团之上,一双灵动的大眼睛里闪烁着意味不明的光芒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