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7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堂的教育者,还没有个家庭妇女心胸开阔,真让人惭愧。他赶紧接受批评:

  “是是是,吕莲妈批评得对,我们是应该反思我们在吕莲的教育上出了什么问题,怎么才能配合好家庭教育,我开车送你去潭柘寺吧,之前我们去劝过她,我知道路。”

  念慈庵面积不大,也只有十多亩地,几个出家的尼姑几个居士,方彩云去的时候,大家都是在佛堂里念经,辅导员见吕莲在蒲团上跪着,心无旁骛地念经,喊了声吕莲,方彩云立即制止了他,她自己跟在后面双手合十,虽然听不懂她们念的是什么时候经,跟不上她们,她也只在心里在默默地祷告。

  这是尼庵里的午课,时间不长,大约个小时,念完经后,吕莲回过头来,先看到她们的辅导员,再就才见到自己的妈妈。见妈妈,她并没有惊奇,只是她单掌竖立:

  “阿弥陀佛!女儿不孝,没有给你老通报,就自作主张,来此学佛,死罪死罪!既然母亲来了,女儿就此拜别,以后你我居士相称,都做菩萨的子民。感谢你二十的来的哺育之恩,女儿在祈求三千众生普渡慈航的同时,定会为家人祷告,让他们在菩萨面前接受佛的跪拜与顶膜,脱去苦难之身。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3第三十六章皈依佛门3

  第3节第三十六章皈依佛门3

  3

  见吕莲这样,方彩云飞速地想着对策,怎样想办法把女儿的心扳过来,她手搭着吕莲的肩对吕莲说:

  “好久没与女儿起了,你陪妈妈风景好吗?”

  吕莲并没有说话,抬脚就往外走,出了山门,直走到山下,才对方彩云说:

  “妈妈,恕我不告诉你就出家,改变了人生的道路。龙腾提供龙腾提供你知道女儿大了,有自己的思想,出家乃是女儿深思熟虑的结果,你就当做女儿从未被你生养过。”

  见吕莲开始吐露心迹,方彩云知道机会难得,她悄悄地问:

  “你是不是恋爱问题上遇到挫折了?”

  “说什么话啊?出家与俗世无关,乃是信念所至,如果在俗世间受了什么挫折,怒而出家,她不仅得不到佛的真谛,也根本不算是出家人。你知道我还留着头发,刚从俗世过来,还只是靠近佛门,祈求菩萨收留,只能算是居士。待我研究佛法,实践佛理,哪里才能真正剃度出家为尼。这儿出去,就是俗世,女儿就送母亲到此,就此跪别,女儿替佛祖感谢你对女儿二十多年的养育,佛祖会保佑你的,也会保佑吕家。女儿受佛祖的庇佑,不需要母亲的担忧,你就放心地回去吧,”

  见女儿跪下,方彩云知道吕莲立志已决,不由得与吕莲对跪而放声大哭起来:

  “我的莲,你知道现在吕家变成什么样了吗,妈妈承受多大的压力吗?你爸爸与吕京的老师杨彩萍私奔,不知了去向,你哥哥因刘齐书记的事身陷牢笼,你未来的嫂子也因些,远走他乡,现在家中四个老人,个大公司,几个煤矿,几十亿的家财,都要你妈妈手去亲自打理,莲,你的心要是肉长的,你就要陪妈妈下山,帮妈妈度过这个难以翻越的坎吧,佛家不是讲悲天悯人吧,你身边就是,跟我回去吧,我的莲。”

  这些变故,吕莲从未知晓,刚听来,她都懵了,好久没有出声,抱着方彩云大哭。

  “妈妈,这些苦难不算什么,也许是你前世注定的,也许是这世积来的,正好,你的女儿皈依佛门,她为你祈祷,在佛祖那儿祈求他的悲悯,化解这苦难的轮回。”

  方彩云见吕莲不为所动,哭得更大了,这哭,引来了上下山游人与信士的围观,众人对着吕莲指点:

  “这就是以前的女状元,清华大学的高才生,加州理工的研究生,她不去做学问却因感觉问题出家。你们看,她不仅有才,而且是个难得的美人,真正可惜了。”

  吕莲并不理会他们的闲言碎语,把母亲扶起来。

  “妈妈!你回去吧,家中离不开你,女儿只能在这里为你祈祷,你会很快度个难关的。”

  说完,她把母亲推了把,自己转身回头,心无旁骛地迈着轻松的步子走上山去。

  方彩云望着吕莲的背影,哭得更凶了。可这哭声,并没有引来吕莲的回头,她义无反顾地步也不停顿,快速走上山去。

  4第三十六章皈依佛门4

  第4节第三十六章皈依佛门4

  4

  方彩云回到星沙,就直奔京东公司,她对张志明说:

  “我要见吕京,你去帮我安排下。”

  张志明说:

  “吕京的事,我们安排袁璐负责,我立即与她联系,看怎样才能安排你们娘崽俩见面,你是想要他帮你处理吕莲的事吗,这事我们也听说了,而且刚刚从网上看到的。个美丽漂亮的女才子,放着美国名牌大学的留学不去,而先择出家,确实令人振腕痛心,这肯定是与吕家家庭变故有关。阿姨,你需要什么样的帮助你尽管说,我们定会尽力帮你的。”

  张志明说完,就打袁璐的电话。

  “不与家庭变故有半毛钱的关系,我这次去,她才知道她爸爸跑了,哥哥被关了。”

  张志明看着方彩云,对她的话将信将疑。

  “哦!袁璐,吕老板的妈妈想见他,想与他商量他妹妹吕莲的事,你想个办法,安排下时间。”

  “他妹妹的事我们也从网上看到了,我们也着急,这几天正在换监,我们申请的异地关押审理已经通过了,刚转移到湖北来,我与律师正在商量,看能不能保释,这得要几天的时间,请你告诉伯母,让她回到等,我会每天向她报告信息的,据律师讲,最快三天能办好。保释出狱,我们立即回老家。”

  电话是免提,袁璐的话她听得清清楚楚。从她的语气上看,方彩云听出她们正在运作。

  “事情是这样的,吕京的事,与刘书记的事有点关联,但问题不大,主要是,省公安厅的张永强厅长是当事人,他在狠心地搞吕老板,我们就申请异地审理,好不容易搞好了,接下来的事就好办多了,上边有关系,又请了北京来的大律师,花点钱,就能先保释出来,等待审判。最坏的估计是判个几年,但是我们可以申请保外就医,不用关多久就能放出来。所以阿姨你放心,在拘留所,有四个会武的兄弟,还有我们托了其它人,他不会在里面受苦的,出来的日子也很近了。”

  儿子吕京真没有担心过多少,从小他就很独立,又有班朋友,大学毕业后,有李静帮助,刘齐书记罩着,班新朋老友扶持,不仅人过得遂心,事业也风生水起。不过方彩云心里总有个疑问:是不是围绕在吕京身边的这些人把他送进监狱的?逮捕书上明明不是写着,他有七八项罪么,而且还有故意杀人罪,照这些罪名判断,不是判死刑,就是无期,他还能保释,而且会很快出来,难道国家的法律是橡皮,可大可小的么。

  当然,方彩云最担心的是吕莲,她的态度这么坚决,吕京不定有办法改变她的信念。

  果然,没过三天,吕京出来了,出来,他就直奔老家,还刚到门口,就高声大喊:

  “妈妈,我回来了。”

  不仅家中的牌友们放下牌,起身迎接他的回家,四个老人也都站起身来。

  方彩云与挻着大肚子的林雪从楼上下来迎接吕京。

  见林雪,吕京惊奇地问:

  “你怎么在这里?”

  5第三十六章皈依佛门5

  第5节第三十六章皈依佛门5

  5

  方彩云横了眼吕京,让他闭嘴,然后把他带到楼上,林雪挻着个大肚子跟着上来:

  “京哥,你没想到吧,我肚子里怀了你的孩子。龙腾提供”

  吕京回过头来,掌打在林雪的脸上:

  “你这表子,到外面乱搞养孩子了,就说是我的,还跑到我家里来骗钱是不是。”

  吕京还没骂完,背上就挨了两棍,吕京看,他妈妈怒目横眉:

  “你再混账我就打死你,林雪是李静带回来给我的,我接受了她与肚子里的孩子了。”

  “这个李静,无事生事。我妈接受你了,你就要识相的点,如果对她不孝,我就要——。”

  吕京回过头来骂林雪,可还没骂完,头了又挨了棍。回过冲着怒视他的母亲笑:

  “妈,这孩子没教养,我教教她,不然她会扰你烦心。”

  “没教养的是你与吕莲,林雪在我身边挻好的,样样都顺着我。不像你们,净惹我烦心。”

  林雪被吕京打,还不敢哭出声来,只是眼泪汪汪地看着吕京。

  “妈,你见着吕莲了?她不肯跟你回来,我去拉她,不回来也得回来!”

  “又说混账话了,能拉回我还不拉回来?见你,就是要你帮着我想个好办法,怎样说服她。我打听过,她最崇拜的人只有个,叫什么钟云山,也不知道是什么样的人,你能不能请他来帮说服吕莲。”

  吕京挠了挠后脑勺,皱着眉说:

  “我不知道什么钟云山,就是知道,我又不熟,怎么请得动人家呢,还有,就是请动了,他能不能帮我们,这实在是个问题!”

  “这个钟云山我知道,是中央戏剧学院的中文系教授,既是作家,又是词曲家,还是编剧,他编写的电影有几部,都是最卖座的电影,杨小花唱的江南水乡就是他作词作曲的。他是我们电视台的王灿副台长的老师,两人关系密切,让王灿去找他,他准能答应。让我去帮你求王台长吧。”

  林雪终于可以说话了,她把自己知道的古脑说了出来,方彩云还没有完全明白,吕京看着她,眼睛朝她那大肚子上扫,有点怀疑:

  “你带我去?你挻着大肚子带我去?该不会乘这个机会去会你的老情人,也说这肚子里的孩子是他的。”

  吕京刚说完,头上就就挨了两暴栗子。

  “我让你胡说,我让你胡说!”

  “不是,王副台长是个正直人,不像你样乱来!”

  听完这句话,吕京火冒三丈,又要动手,方彩云见他扬着手,又是棍打在背上。

  “你能不能改改!再这样对待人,我就把你赶出去了。这媳妇我认定了,不管你以后如何,得好好与林雪过日子。”

  “妈,我听你的,别打我了,我身上的伤还没全好啊。这个王灿我认识,我们打过交道,是个不好说话的人,我在想,怎样才能让他帮我找到哪个什么的钟云山啊。”

  “这样就行了!你带林雪过去吧,让她帮帮你。”

  “她过去反而坏事,王灿与她是死对头。”

  6第三十六章皈依佛门6

  第6节第三十六章皈依佛门6

  6

  吕京进王灿的副台长办公室,王灿就阵欣喜:

  “你来得正好,我托人到处找你,没想到你送上门来了。龙腾提供龙腾提供杨小花临死之前,托我保管些文件,我真后悔,如果那里把她交给我的文件翻下,或者如果那时对她多谈谈,仔细观察她的表情,就会发现她的自杀念头,也许能阻止她的自杀。切都怪我,我真后悔。”

  吕京淡淡地说:

  “她的自杀都是因为我办事不周造成的,主要责任在我。当然,生活对不公平,是她自杀的主要原因。你可能会阻止时的念头,但她的命太苦,活在这世上也真难受,自杀对她来说,可能还是种解脱。”

  王灿从里面的保险柜里拿出个文件袋,把它打开:

  “从网上见到她自杀者的信息,我立即赶去,可是晚了,她没有生命迹象了。回来之后看,她的这个文件袋里面有她封简短的遗书,你看看,其余的都是她的资产证明,材料原件,银行卡存折,她的全部身价都在这里,我列了个详细的清单,从我统计的数据来看,她身后的总遗产大约有将近个亿,也是笔不少的数目,有了这么多钱,她的后半生完全可以过得很好,何苦要去自杀呢。”

  对于王灿的疑问,吕京有苦难言。他听说过,自己被秘密地关押在成都军区的时候,为了营救他,她在成都跑了半个月,托了许多关系,但是,连他的面都没有见到。得到的消息是自己受到非人的折磨,她可能认为是她连累了他。才对生活失去了信心。

  这些,吕京都不能说,只能长叹声,然后转移话题:

  “但愿她能在地下安息吧!你想找我,是什么事?”

  “杨小花的这些遗产中,只有林峰老家的房产,与现在星沙他们住的房子,你看到这遗书上写着的,给林峰,其余的现金与存款包括不动产,让我变卖套现,把钱都给她的父母,让他们好好培养她的弟弟。这两份房产证,我给了林峰,其余的不动产,我想让多个我介入,变现后给她的父母,我本想让林峰介入,可是他胃口很大,要杨小花的全部遗产。我不同意。现在,他向我发来了律师函,还到法院起诉我,说我吞食杨小花的遗产。我哭笑不得。我想让你介入,处理杨小花的这些不动产,这样,我才可能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