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拿·沙夏,丝毫不觉得自己有什么错,在他的世界里,他是君主,是像尼禄样,能让罗马城燃烧殆尽的男人!

  他没有错,他只是不走运而已

  晏子殊专注地看着莫拿·沙夏,这个疯狂的少年,滥用手中的权力,自掘坟墓,他只看到残疾的腿,却没有看到世界上,有那么多奇迹都是由残疾人创造,根本不必拘泥自己双脚下的小小土地,人——首先必须尊重自己。

  梅西利尔轻轻地推了推晏子殊的手臂,「走吧,公爵会处理的。」

  晏子殊想到了他藏在船坞各个角落里的炸药,有丝犹豫。这个时候,他听到了码头上传来喧嚣的警笛的声音,刷地绷直了背。员警?!怎么会

  晏子殊从梅西利尔笃定的眼神中找到了答案,是卡埃尔迪夫

  警笛声由远及近,划破夜空,晏子殊的手臂肌肉绷得紧紧的,电子引爆器就在他口袋里,整个船坞死般地寂静,莫拿·沙夏在众人的注视下,倚靠自己的力量,点点地挪进了经过改装的劳斯莱斯房车,然后「砰」地关上了车门。

  这只是在做最后的挣扎罢了,他根本无法从员警的重重包围中逃脱,晏子殊暗想,可是汽车并没有启动,不会儿,晏子殊看到轿车门内窜出火舌,浓烟滚滚

  利用车载冰箱内储存的伏特加酒,和抽雪茄用的纯金打火机,莫拿·沙夏自杀了

  说不出这是什么心情,晏子殊默默地看着冒出火焰的房车,这种高级豪华轿车,车内有极易燃烧的高级羊毛地毯兽皮椅,还有聚氯乙烯装饰物熔化后释放出的有毒气体加速燃烧。

  但这不是最致命的,晏子殊很清楚汽车爆炸后,那团剧烈燃烧的火球会殃及近在咫尺的小型发电机,而在发电机的后面,有他安装的4炸药!

  晏子殊没有动,既没有按下引爆器,也没有急着逃离,他只是看着那不断燃烧的汽车,像是被炙热的火光完全吸引了过去。

  他下意识地等待命运的安排。

  卡埃尔迪夫抬起头来,深深地注视着晏子殊,他拿起手机,拨通了电话。

  接电话的人是梅西利尔,他听从卡埃尔迪夫的吩咐,把手机转递给晏子殊。

  晏子殊不知道卡埃尔迪夫要说什么,把手机贴到耳朵边——

  卡埃尔迪夫说得很轻,但是神情很专注,那不是玩笑,不是戏谑和嘲讽,他是认真的晏子殊紧蹙着眉,挂断了电话。

  卡埃尔迪夫给了他个选择题,但是很狡猾地,在最后又说了句,「我爱你。」

  晏子殊闭上眼睛,然后又缓缓地睁开了眼睛,看到卡埃尔迪夫和科瓦约夫坐进美洲虎轿车,驶向半开启的大铁门。

  「轰隆!」

  火燃烧至油箱,莱斯劳斯轿车爆炸了,团火球笔直冲上船坞上空,热浪翻滚,晏子殊本能地掩护住自己,电缆也着了火,「劈啪」几声,有几盏壁灯炸裂了开来,很快整个船坞的灯都灭了,可是钢制吊桥下却很亮,熊熊火光照亮大半个船坞。

  「轰!」

  又是震耳欲聋的爆炸,头顶上的喷水装置猛地打开,吊桥上的钢索吱吱嘎嘎地响着,空汽油桶由于爆炸的冲击波,纷纷滚下吊桥。「砰!」砸进近千摄氏度高温的火场里,立刻就被大火吞没!

  栏杆已经烫得抓不住,站在晏子殊身旁的梅西利尔,对着几乎已成废铁的莱斯劳斯轿车,划了个十字,然后转身离开了。

  该说的话,他刚才已经说过了,他只是个管家,对于主人的感情,始终只能旁观而已。

  船坞里只剩晏子殊个人了,浓烟烧灼着他的肺,喉咙刺痛难忍,消防车的警笛声不绝于耳,他坐在湿漉漉的吊桥地板上,看着黝黑的烟翻滚着冒上高耸的天花板,想着亚伯特上将,想着过去的切,想着梅西利尔的质问。

  ——你想死在这种地方?用自杀结束切,你真的甘心吗?

  晏子殊握紧了拳头,是啊,他怎么能甘心!斗争了那么久,迷茫了那么久,他失去了很多东西,要连最后点尊严,最后生存的欲望都失去了吗?扪心自问,这是他期望的「自由」吗?

  活着,只有活着才可以找到答案

  无论是爱也好,恨也罢

  他不能死

  晏子殊感觉到心脏强烈地跳动着,想起卡埃尔迪夫凝视他的眼神,双手撑着地板,站了起来,步履不稳地走在吱嘎作响的吊桥上面。

  「乒!」

  全副武装的消防人员用板斧砸破了船坞的侧窗,高压水柱冲了进来,由于吸入太多浓烟,晏子殊意识不清,最后的印象是纷乱的警灯,嘈杂的人声,脸焦急的医护人员,将氧气面罩戴到他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