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4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的已经断裂!天花板岌岌可危,主梁刚刚已经掉了下来!头顶上连绵不断的咔嚓轰鸣重物坠落声必定是顶上各层倒塌砸落在这层天花板上的声音!这层之所以能够久撑全靠大厅四面的金属闸门硬挺着,而天花板塌陷只是早晚的事。如果顶棚坍塌,就意味着七层大楼的重量全部砸在大厅密密麻麻的囚犯身上

  所以这发现真相的声嘶力竭的喊声没有起到任何良性的作用,反而引爆了全部人的恐慌!囚犯们开始嘶吼着朝金属闸门移动,大喊着要求打开大门!然而拥有铁门钥匙的狱警在片混乱中却不知所踪无论是已死还是被压在坍塌物下面都是令人绝望的结果即便是找到钥匙,已然扭曲变形的铁门也很难打开,更别提如何组织这么多暴乱恐慌的囚犯在有限的时间里全部离开了面对死亡赤裸裸的威胁,大厅里片惨状!甚至有人开始用利器疯狂的刨挖墙壁,殊不知旦掏空支撑墙,所有人必死无疑!

  铜墙铁壁固若金汤的大厅囚笼如今反而成了谁也逃不出去的地狱

  连续三次强烈震动后,李笑白在余震的间歇挣扎着爬起来,首先听到的却是声枪响!

  什么样的疯子在这种状态下还忙着杀人?

  前方不远处却是狼狈躲闪的狼牙和靠着倒塌的巨木站稳身形冷酷瞄准的无仁。李笑白简直要为这几个黑帮继承人的敬业精神击节称赞了!

  震动还在继续,无论是狙击者还是被狙击者都很不灵活。亏得如此,连续几枪都如枪战电影般光听声不见血。不过这样的情况也没持续多久,很快无仁明智的放弃了枪爆头改为射击目标更大的身躯,于是战况立刻扭转!第枪就令狼牙的左肩见了血!狼牙闷哼声倒地,时挣扎不起来。无仁微微笑,枪口稍微下压,在倒地不起的目标身上枪击中心脏太简单!

  李笑白被震动跌得远,眼看着无仁要取狼牙性命却无论如何也赶不过来!无仁手指在扳机上微曲的同时李笑白瞳孔猛缩!手里的匕首瞬间抛出!却失了准头,只划破无仁的耳朵然后撞在墙上!无仁却惨叫声跌了下去!

  李笑白愣,他并不觉得耳朵上那点小伤能疼得让人站不稳。不过无仁倒下后身后不远处露出的身影很快让他明白了怎么回事。

  “b”无仁的声音充满着难以置信和咬牙切齿,捂着腹部的指缝间源源不断的涌出鲜血来

  b则微笑得十分得体,并不看无仁,只远远望着李笑白温和道:“记得上次我教你的么?枪毙命的射击位置除了头和心脏,还有脾脏。”修长的手指在腹部比划了下,轻声道:“大出血样是100的死亡率,尤其是在这座没有医疗条件的人间地狱。”

  狼牙也舒了口气,放松的看向今天对峙了半天的b刚要咧嘴说点什么,空气里忽然传来刺耳的蜂鸣!所有人都难以忍受的捂住耳朵!就在此时,第轮强烈的不可思议的余震打响!立时天摇地动!本就被爆炸和之前的地震折磨的岌岌可危的天花板轰然倒塌!片灰飞烟灭中狼牙李笑白与刚赶来的b顿时被粗暴的隔断!

  两手抱头在人力显得无比渺小的大地怒吼中蜷缩良久,直到震动渐渐平息,李笑白才勉强睁开眼睛,抖落头的沙土,抹了好几把脸,才勉强看清眼前的惨状。整个大厅简直像从来都没存在过般,已经崩溃得完全看不出原来的格局样貌!到处是断壁残垣,到处是断手断脚和压在倒塌建筑物下惨叫的人类

  片匍匐中只有狼牙那头红发的健壮身影稳稳站在不远处。他的手里握着无仁刚刚狙击他的枪,枪口对准被巨木压在下面身受重伤动弹不得的男人。

  李笑白多看了几眼才相信那个下半身被压住的藏青风衣的男人真的是无仁。不知为什么他总是感觉好像无法相信无仁这样的男人会跟任何落魄的形象联系在起。他那张脸让李笑白觉得只有微笑和面无表情两种表情适合呆在上面,而不是现在这样眉头微微抽搐的痛苦模样

  无仁想必很痛,唯能活动的只手所有的指甲都深深的扣进了地里!微张着嘴巴急促的喘息着,血汩汩的从他腰以下被压住的部分向四周蔓延想必是伤到了内脏,唇齿间也不时冒出些血来,染得嘴唇片殷红,配上断断续续的喘息和脸上忍耐的表情,竟有几分艳丽的妩媚!李笑白有点惊讶,这个男人在临死的时刻都能迸发出这种美感,若是在床上想必无人能及!

  无仁看到他们二人,并没露出什么惊恐或者哀求的表情,只是自嘲的苦笑了下,那表情太过随和,颇像是面对突然造访的客人时为家里不够整洁而抱歉的主人般!与阎罗地狱般的大背景实在不搭调。而他的声音,虽然有些嘶哑,语调却也平静的很。

  “这次是我笨了,竟相信了你们兄弟反目的戏码。”无仁稍微咳嗽了几声,“我本以为你对他的人出手,b定会对你的生死袖手旁观竟然敢在对付你的时候用背对着他,是我考虑不周。”

  狼牙冷笑:“愿赌服输。”

  “这是自然,”无仁也冷笑,“我是输了,可不是输给你们。我只是没想到你们可以把什么都拿来作为赌资,什么都可以是半真半假的做戏,什么都可以利用,甚至感情也对,现在还相信人心相信感情的家伙本来就不可能赢我不是输给你们,我是输给我的天真。”

  李笑白浑身震!种奇怪的感觉从心底升起,无仁的话太不适合在此时此地说出,却奇怪的真实着,奇怪的震撼着他!他不喜欢听到这些话,但有那么瞬间他却希望这个叫无仁的男人不要死。

  狼牙显然也不喜欢听到这些话,不过他的做法是抹杀掉说话的对象。默不作声的把枪管顶上无仁的太阳|岤,狼牙冷静的拉开保险。

  无仁便笑起来,没有点害怕,依旧美得让人心脏麻痹!

  “狼牙,你定会死在b手上。”那男人笑着说,眼睛温和的看着狼牙,“人如果演戏太久往往会假戏真做。只要你抱着李笑白的时候有半激动是真的,只要b看你的眼神里有半嫉恨是真的,你就必死无疑!”

  “放屁!”狼牙的愤怒带动了顶在无仁额上的枪起颤抖!“b是我兄弟!”

  “可是你却抱了他的爱人。”无仁笑意更深。

  狼牙抿紧嘴唇,半晌闷闷道:“那是做戏。”

  无仁放声大笑!“我们都知道那到底是不是。”

  狼牙浑身颤抖,李笑白觉得那颤抖不仅仅是因为愤怒。

  “b定会杀了你,除非,你先杀了他。”无仁笑得近乎艳丽!仿佛朵杀人花般幽幽的吐着诅咒:“我在地狱等着你,或者他。”

  扳机的扣动可能只不过是今天无数次中的次,却代表着个奇妙男人的人生终点,以及,个勾心斗角自相残杀的时代的终结。

  “他只是在挑拨离间。”狼牙背对着李笑白,轻声说。

  “我知道。”李笑白低声答应,默默看着狼牙依旧微微颤抖的宽阔背脊我只是希望,你也是真的知道才好。

  “你恨我么?”李笑白转过身的时候狼牙忽然的问道。

  这个问题太突兀,李笑白停了下才转过身来,微仰起头看着在片尘土暗淡中依旧耀眼的红发男人,那双向张狂的眸子中流动着深深浅浅的不安和期待,仿佛紧张等待主人决定的大型犬,害怕着下个单词就是抛弃,却更害怕下个单词就是原谅。

  “我不恨你。”李笑白慢慢道,“可我们不再是朋友。”

  狼牙的脸色并不好看,视线默默的穿透李笑白的身体仿佛看到更远的地方,表情奇怪的扭曲了下,随即恢复了释然的平静

  对话没什么可继续的,李笑白欲转身离开,却被狼牙立刻拉住。

  “能拥抱下么?”对方提出的问题愈发的莫名下去

  李笑白皱眉,“我认为我们现在应该忙着逃命”

  狼牙却没耐性等这句话的完结便狠狠的将李笑白搂进怀里!突然撞进滚烫强壮的胸膛,李笑白的视线被全部遮挡!狼牙只用只手臂的拥抱却比哪次都紧,勒得李笑白几乎窒息!阵刺痛突然穿过右肩!李笑白猛地抬头!身后同时响起b的吼声!“离开那里!!那里要”

  超出耳膜可以承受分贝范围的巨响淹没了b的后半个句子!接着便是暴雨般的砖石尘土!以及铺天盖地的黑暗

  李笑白感受到身体多处或沉重或尖锐的撞击,持续的时间并不长,而且没有处在要害部位,可是每次都是令全身麻痹的重击!耳边偶有狼牙压抑的痛哼,更多是片压人心肺的窒息,直到片寂静

  李笑白默默的躺在黑暗里,脑中却片清明,只有陷入黑暗前的最后个画面遍遍的在片清明中无情的重放

  有咸腥的液体接连不断的淌到脸上,顺着面部的起伏缓缓流向四处

  身上沉甸甸的体重和心跳顺着两人贴近的肌肤亲密的传过来

  “我们大概会死在这里吧。”李笑白平淡地说。

  狼牙却并没答话,只是轻轻的短促的笑了下。

  “今天的舞会,我们支舞都没跳。”李笑白感叹,“圣诞节呢,我还从来没跟别人起庆祝过真可惜,连rrr也没来得及说。”

  “rrr!”狼牙轻声说,微湿的气息喷拂过李笑白的睫毛,这让他有种流泪的冲动

  “rrr”李笑白也轻声的应他。

  太多的话要问他,此时却觉得无所谓了,当死亡已来到面前,又何必纠缠那些,句rrr也许就够了

  四周是无止境的安静真空般的安静,只有血液流淌的声音作为这个世界的音乐

  李笑白并不确定那是谁的血,太多的疼痛,他不知道彼此都少了哪些身体部位。

  又过了很久,远远近近断断续续传来几次轰鸣不知是哪里的最后支撑又倒塌了,每次轰鸣都伴随着不真切的惨叫,切的切都仿佛离这里很远很远,分布在不同的两个世界直到,直到那个世界闯进来把这个世界唤醒。

  先是碎土和各种金属零碎滚落的声音,接着有吵杂的人声传来,然后有肌肉撕裂骨骼断碎的可怕声响,身上男人的呼吸越来越无法掩饰的粗重再接着四周出现了刹那的安静,然后身上的重量卸去,手臂被人抓住,接着整个人被搂进个怀抱里!这个怀抱的味道很熟悉

  “笑白”

  b的声音带着难得的颤抖和激动,体现在行动上就是这个拥抱越收越紧

  劫后重生。

  李笑白自然也是有些激动的,但因为之前已经认了命,所以现在的心情反而比较平静。眼前依旧是片黑暗,李笑白自然明白这不是因为没有开灯。

  “我瞎了么?”自己的声音很镇定,“是眼睛被戳坏了还是眼球掉出来了?”

  “都没有,”b的声音听起来闷闷的,有柔软的布料擦拭着自己脸上的血,“没有外伤,不过你的头在流血,可能是脑内有淤血压迫了神经或者软组织创伤造成的应该可以治。”

  “哦,”李笑白点点头,能不能治也得先活着才行,“我们已经出来了么?我不记得那大厅有出口。”

  “没有,”b的声音听起来更闷,“不过刚刚那次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