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我回头又看了看那棵棠梨树。今天,妈妈准回家来,我觉得。

  其实,我早就想为爸爸做饭。可是,爸爸不让我做,说是烫着胳膊手怎么办?这回,我要让爸爸看看,我不再是小小的圆满了,我长大了。我见邻居婶婶买肉,我也买肉。我用心地看婶婶怎么做。其实也不怎么难做,就是那么回事儿。邻居婶婶帮我切肉,我没让,我要自己切。也别说,肉很难切。切完肉,我出了头汗。接下来,把锅坐到炉子上,倒上油,放点葱花,放进肉,再放进芹菜,切都是照着邻居婶婶那样做的,有点,我拿不准,就是不知道熟没熟。我尝了下,觉得可以了,就把菜盛进盘子里,闻了闻,喷香。我很想吃口,我忍住没吃,要让爸爸先吃。我买了瓶酒和包花生仁,我要让爸爸大吃惊。

  爸爸割苇子回来了,歪歪地进了屋,看样子累得不轻。

  “累死我了,歇歇再做饭吧。”爸爸说。

  我笑笑,摆好饭菜。爸爸见了,猛地坐起来,大睁着眼看我。

  “谁做的?”爸爸说。

  “大惊小怪,我做的。”我说。

  “我当是你妈做的呢。你没烫着手吧?”爸爸说。

  “没烫手。”我拿出酒瓶来,说:“爸爸,喝杯酒吧,解解乏。”

  “唉,”爸爸握着酒瓶直发愣,“圆满长大了,懂事了。”电子书分享网站

  22

  爸爸低下了头,喉头动动的。我猜想爸爸眼里有泪了。爸爸喝得有些高,说话不利索了。

  “爸爸,少喝点吧。”我说。

  “你不知道,喝起来就收不住。”爸爸说,“酒这东西,真是好东西。喝下去,累也跑光了,烦心事也跑光了。”

  “爸爸,你还是少喝点吧,我妈今天来。”我说。

  “你又骗我,不上你的当了。”爸爸撇撇嘴,说。

  “真的,我不骗你。我妈来了,见你这个样,又要生气了。”我说。

  “提起你妈来,我心里就不是滋味,我还得再喝杯。”爸爸说。

  我不住地往屋外看。

  “你老是看什么?”爸爸说。

  “看太阳。”我说。

  太阳快沉下去了,还没见妈的影子。我跑到坡上去。我看见来了辆小车,小车来到我跟前停下了。从车上下来位穿得很阔气的年轻妇女,那妇女从车上拖出来只红色的旅行包,给了司机些钱,小车走了。那妇女急急地跑到我跟前,下子抱住了我。

  “你干什么?你干什么?”我吓了跳,说。

  “我的儿,你不认妈了吗?”那妇女掉泪了,说。

  我认出来了,她竟是我妈妈。我头拱进妈妈怀里,搂着妈妈大哭。我抬头望着妈妈的脸,想笑,却又哭了。

  “妈,你怎么变模样了?我差点没认出你来!”我说。

  “是啊,我好像变了个人。”妈妈说。

  妈妈擦掉泪,双手把着我的脸盯着我看,泪又流了脸。我用手抹去妈妈脸上的泪。

  “妈,你从前那么瘦,现在这么胖,像个阔人,爸爸也不敢认你了。走,快回家。”我说。

  我拉着妈妈快步往家跑。进了院子,我朝爸爸大喊。

  “妈妈来了。”

  爸爸抬头看看我妈,哈哈大笑。

  “想妈想疯了,看人家不揍你。”爸爸说。

  “真是我妈。”我说。

  爸爸伸长了脖子,眼立刻瞪大了,老是挠头皮。

  “是你妈的眼,也是你妈的脸,可是,到底不像你妈。怎么回事呢?真的是你吗?”爸爸说。

  “是我。怎么?你真的认不出我了吗?”妈妈说。

  “是你,是你,你的病好了吗?”爸爸说。

  “好了。”妈妈说。

  “不用说也好了,看你的模样就知道了。是我没用,我没用,我没钱看好你的病。”爸爸说。

  妈妈进了屋,看看屋子,长长地叹了口气。我拿出来最后颗棠梨填进妈妈嘴里,妈妈抱着我直流泪。爸爸早就呆了,老是盯着妈妈看。

  “干嘛老是看人家。”妈妈小声说。

  “见你这个样子,我心里难受。从前,你跟着我受苦了。”爸爸说。

  “过去的事,还提它干嘛。”妈妈说。

  23

  妈妈抽出支烟,掏出打火机点着,抽了小口。妈妈抽烟很好看,像电视上的女人那样。妈妈吐了个烟圈儿。

  “妈,烟圈真圆。”我说。

  妈妈看看烟圈儿,怔,忙给吹散了。妈妈瞥爸爸眼,递给爸爸支。

  “啥时候学会的抽烟?”爸爸摆弄着那根烟,说。

  “记不起来了。”妈妈愣了会儿,说。

  妈妈为爸爸倒了杯酒,也为自己倒了杯酒,抿了口。爸爸看看妈妈,有些吃惊,眼睛睁得老大。

  “我早就不喝酒了,不信,你问问咱圆满。今儿个是圆满让我喝的,不信,你问问咱圆满。”爸爸说。

  妈妈看看爸爸,没吱声。

  “我攒了不少钱,都在小铁盒里呢。你就是不走,我也能看好你的病。”爸爸说。

  我打开铁盒盖儿,端到妈妈跟前,让妈妈看。

  “这是爸爸攒的钱,有好多呢。你走之后,爸爸再也没喝酒。”我说。

  妈妈摸了我把,哆哆嗦嗦地抽了口烟。

  “这两年你受了不少苦吧?”爸爸看看妈妈说。

  “你也吃了不少苦呀,你看,你瘦了,头发白了。”妈妈说。

  “来,咱俩碰杯吧。我什么也不说了,都在酒里呢。”爸爸为妈妈倒了杯酒,说。

  妈妈和爸爸碰了杯,我偷偷地笑。

  “出去这趟才算开了眼。”妈妈说,“人家也过辈子,咱也过辈子,没法比。个天上,个地下,唉。你再接着做生意吧,总有天会发财的。到时候,你穿上西装,打上领带,点不比那些人差。”

  “你真像变了个人。为了不叫我做生意,你不知生了多少气。”爸爸看看妈妈的脸,看看妈妈的衣服,说。

  “那个时候是那样的。”妈妈说,“我也是心烦,年轻轻的得了身病。我想认命,又不想认命。心横,就出去了。活出来是命,活不出来,也是命。”

  “这两年,你都是干些啥?”爸爸摆弄着酒杯,说。

  “啥都干。刷盘子,洗碗。”妈妈说。

  爸爸长长地出了口气。

  “这两年,我攒了几万块钱,虽说不多,咱从小做起,不愁不发财。”妈妈说。

  “几万块钱?你怎么弄这么多钱?”爸爸的脸涨得通红,喘气也粗了。

  我觉得爸爸喝醉了。

  “我挣的呀。”妈妈说。

  “你怎么挣的?就靠你刷盘子,刷碗?”爸爸说。

  “你什么意思?好心当作驴肝肺。你别往歪处想,我的钱都是从正道上来的。”妈妈说。

  “我也没说是从歪道上来的呀。”爸爸说。

  妈妈气得脸通红,口接口地抽烟。

  “这个家真没法待了。”妈妈大声说。

  “没法待就走吧,走吧。”爸爸也大声说。

  爸爸摔了酒瓶,呜呜大哭。我吓哭了。

  3

  堤坡下很冷,堤坡上也很冷。天空灰蒙蒙的,看来真的要下雪了。我坐在坡上,不等爸爸,也不等妈妈,爸爸和妈妈正在家里吵架呢,我只是想出来坐坐。堤坡上光秃秃的,树叶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