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点头,像是很满意她的答案。“难怪你没有空了。郁娴,找天我们回爸家吃饭,好不好?”

  “吃饭?那是爸下厨喽?”她故意问得不经意,实则紧张得半死。

  “是啊,我已经跟爸通过电话了,他知道我要带你回去,说要大显身手煮桌好菜招待你呢。”他们何家的男人,由于长期身边没有女主人,是以练就了身的好厨艺。

  “真的?那好,我们就找天回去吧。”她开心地附和。真好,又多了个不用下厨的机会,这下她什么都不必愁了,切全搞定。

  “那另外再找天,陪你回家看妈吧。”

  “好啊!”她更开心了。她刚刚怎么没有想到呢?这下,连装身体不舒服也用不着了。

  何文贤看她笑得开心,也感染了她的好心情,原本在进入这个家门之前摇摆不定的心,此刻逐渐获得舒缓。要用什么样的心情去面对她?他想,他已决定了。

  唉,对了,你去上海三个月了,你爸和你妹有没有打过电话给你啊?”她期期艾艾的开口问道,其实要不要问这件事情,她内心挣扎了很久,最后选择问,是她认为情势对她有利,问个清楚她也好安心。

  “当然有啊,不过不多啦,电话费贵嘛。”说完,他立即低头猛扒饭,不愿意再多谈此事。他已经刻意要遗忘了,偏她又提起,唉

  “那最近呢?”她还不死心,紧咬着不放。

  “最近?没有啊,只有上个星期我打电话回家里,告诉他们我今天要回来。”他是决定装行到底了。

  “喔,上个星期”那也就是没有喽?何月亭没有把在火锅店遇到她的事告诉她老哥,这代表了什么?代表她没有起疑,所以没有马上知会他?担心的事厘清了,谭郁娴终于放下心中的那块大石了。

  “怎么了?”

  “没什么,吃吧。”

  何文贤看她的表情突然乍现丝喜悦,不禁感到些许的不安,那笑容代表了什么?像是对他三缄其口的种讽刺啊!

  “郁娴,你的戒指呢?”他发现了更让他心寒的地方。

  “啊?戒指”她抬起左手看了看,半晌才想起来,在初见李安裕的时候,她把它丢进包包里了,现在应该还在吧?“我拿起来了,最近不知道是不是我瘦了,戒指好像变小了,有点松动,我怕会搞丢,所以拿起来放了。”

  “是吗?那你拿给我吧,我拿去改。”

  “不用了,过阵子我自己拿去,你才回来几天,就不用为这种事忙了。”

  “喔,那你自己要记得喔。”只要她有解释,不管实际真相是怎么样的,他都愿意相信她的话。

  “我会的,快吃吧。”

  谭郁娴抬眼偷偷看着正专注吃饭的他。几次四目不经意相触,他总是回以个善良又憨傻的笑容,不知怎的,才三个月不见,他这个她再熟悉不过的笑容,竟显得有点陌生了。

  这三个月以来,她看惯的是另张脸孔,张轮廓鲜明五官漂亮的英俊脸孔,今日再见这张平淡无奇毫不起眼的脸孔,两相对比,落差非常大,也令她十分的不习惯。

  为什么曾经习惯而又认命的那种心境,现今却浮动起来了呢?是现实?还是人性?她想都有吧。她谭郁娴也是个寻常女人,属于人的那种虚荣和欲望,她当然也会有,将来若他们之间真有什么变化,她该会被原谅的吧

  “你怎么了?直看着我?我脸上有脏东西吗?”何文贤空出只手,摸摸他那张看来历经不少风霜的脸。

  “没有,我只是在想我明天要上班,没空陪你,你自己要找节目了。”

  “没关系,郁娴,那我们就明天晚上回爸那里吃饭了,好不好?”

  “好。对了,那车子明天就留给你开好了。”

  车子原本是何文贤在开的,他去了上海之后,就换谭郁娴开了。

  “不用,还是你开,你要上班嘛,明天下午我再去接你,起回爸那里。”

  “好吧。你吃饱了?”谭郁娴看向他已空了的碗。“还要不要再来碗?”

  “不了,我已吃了满满的两大碗,饱了。”他摸摸自己已发胀的肚子。

  “那喝汤吧,我帮你盛。”谭郁娴拿起他的碗,替他盛好汤,放置到他面前。

  “谢谢谢谢。”何文贤忙不迭地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