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不仅在众人面前便将染临霜的红盖头掀起,更整晚将她紧搂在身旁,并且手中的酒杯,几乎没有空的时候。

  这究竟是梦?还是真的

  直到清晨第道曙光出现,人潮渐渐散去后,被抱回到新房里的染临霜依然有种不真实感。

  「哪个家伙让你喝酒了?」将染临霜丢至柔软的床榻上,望着她那红扑扑的娇美脸蛋,蔺寒衣眼眯,嗓音是那样沁人。

  「柳御医」染临霜轻轻答道。

  「他的酒可以喝,喝愈多对身子愈好。」点点头后,蔺寒衣立刻坐至床榻上,「来为我更衣。」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依言爬起身为蔺寒衣更衣,可染临霜终于还是忍不住心中疑惑,轻语问道。

  「我为什么不该这么做?」望都没望染临霜眼,蔺寒衣冷冷说道。

  「我并非你的良配」

  「看不上我便直说,别用这种话来唬弄人!」倏地瞪向染临霜,蔺寒衣脸上的神情是那般骇人,「我不像你跟那帮家伙样都是聪明人,我只是个有勇无谋,大字都识不上几个的大老粗小孬孬!」

  「我不是这意思,况且你也不是」望着蔺寒衣那与口中话语完全对不起来的冷峻神色,染临霜总觉得好像有哪里不对劲。

  「那你究竟是什么意思?」不待染临霜将话说完,蔺寒衣霍地下便站起身,「想要休书,我给你便是,拿纸笔来!」

  「寒衣你醉了?」终于明白自己心底那股奇怪的感觉是什么了,染临霜沉吟了会儿后,缓缓启齿问道。

  是的,不对劲,不对劲在蔺寒衣的话太多太冷太狂,不对劲在他今日的话语太直接!

  毕竟过往他虽冷虽果断,但是说话绝不会如此不留余地,可今天却

  「我醉了?」蔺寒衣冷笑声,「抱歉,我清醒得很!」

  上苍,他真的醉了,虽然表面上根本完全看不出来。

  原来他只要喝了酒,眼眸中的羞涩与温柔便会散去,取而代之的是股威严与震慑感,而若醉了酒,模样则更骇人了

  难怪他老要喝酒了!

  「笑什么?」望着明了了切后,笑得那样绝美的染临霜,蔺寒衣冷冷问道。

  「你很可爱」仔细凝视着蔺寒衣俊颜上的所有表情,染临霜脸颊微红地轻语着。

  「我?可爱?」听到染临霜的话后,蔺寒衣眼眯,冷眉扬。

  天哪!真的真的好可爱啊

  她以前怎么都没有发现他这面!

  而他现今这模样,估计就是令所有军士又敬又惧的原因了。

  「你喜欢我吗?寒衣。」轻轻由身后搂住蔺寒衣的颈项,染临霜又羞又怯的轻轻问道。

  「喜欢?」蔺寒衣冷笑声,「我这辈子看上的丫头就你个,所以你爹来威胁我时,我乐得顺水推舟地把你娶回来。」

  顺水推舟?

  原来,是这样啊

  原来,他也如同她般恋着她呢

  「那你过往回天都时,为什么总不告诉我?」任泪水浸湿了蔺寒衣的背,染临霜又哭又笑的问道。

  「怎么?不满?」蔺寒衣冷硬地说道:「我能回来的时间全回来了,你还想怎么样?」

  「那你以前怎么不告诉我这些事?」染临霜柔声引诱着这名根本醉到什么话都肯直说了的傻汉子。

  「有用吗?」蔺寒衣轻哼声,「你看着我就像小兔子瞧见了狼般,躲都来不及,更连看都懒得看我眼,若告诉你我回来的时间,你不早逃得我见不着人影了。」

  「那你回来时,为什么夜夜都要欺负我」

  「因为你好欺负!」把将染临霜拉至怀中,蔺寒衣眼眸中闪烁着阵阵寒光,而搂着她的举动更是充满了浓浓的占有欲,「所以我要欺负得你见我就不由自主地想被我欺负,欺负得你见我就想起被我欺负的模样;欺负得你就算我不在也会想念我的欺负,更欺负得你辈子忘不了我!」

  「哪有这样的」听着蔺寒衣那简单直白却又暧昧至极的话语,染临霜的小脸彻底羞红了。

  「我蔺寒衣就这样!怎么,不行?」把吻住染临霜的唇,蔺寒衣吻得那样放肆。

  「慕家小姐呢?」许久许久后,当自己的唇终于被释放后,染临霜轻喘着问道。

  「慕白忻?」听到「慕白忻」三个字后,蔺寒衣冷哼声,「她早跟鬼贼李东锦的手下有腿,不断地想方设法的想除去我!我之所以让她到我们府中来,不仅是为了就近监视,更是看准了她定会赶你出去,而这样来倒好,因为你就可以安安心心的接受小柳的治疗了。」

  「你知道?」蓦地愣,染临霜眨了眨眼,有些迟疑地问道。

  「傻子才不知道她老偷偷欺负你!」蔺寒衣别过脸,「对了,说,你那时到底同时给几个将军写信了?」

  「这六个。」想不到蔺寒衣连这也知道,染临霜低下头,不好意思地答道。

  「六个?」倏地瞪向染临霜,蔺寒衣的目光是那样冷绝,「你也恁太大胆了!」

  「但写给你的最长最用心」轻轻握住蔺寒衣的手,染临霜俯至他耳畔呢喃着。

  「算了。」听了染临霜的话后,蔺寒衣沉默了半晌才又开口,「这回就饶了你,再有下回,我绝不轻贷!」

  「是的,将军。」再忍不住伸出手轻搂住蔺寒衣的颈项,因为染临霜真的好爱好爱他现在的模样,「敢问将军,那盔甲找回来了吗?」

  「干嘛找?我巴不得它早些给人偷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