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8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玩我。帝辛有点抽搐,稍微调整后才说:“但凭孔宣道长吩咐。”

  孔宣看着他,点了点头说:“也没什么要吩咐的,只是我看上你了,想让你做我的人。你不知道我找了你多久!”瞧这话说的,就差上来捧着双手痛哭流涕了。想帝辛,原本就是小小青年,听到后自然是面红耳赤了。还好孔宣继续说:“还好,终于被我找到了。受德啊,你要不要当魔王啊?”

  听了这最后yi句,帝辛才明白他要说的是什么。只是,自己今天才当帝王啊,这只过了半天,就有人来让我当魔王?这魔王是谁?干什么的?

  孔宣见那帝辛那疑惑的眼神,终于明白自己似乎有些着急,人家可是什么都不知道啊。于是,他就在坐在帝辛对面,细细地情况告诉他:包括自己的身份,包括玄门之劫,封神之事,也包括商朝那只有50多年的气运。

  帝辛安静地听着孔宣详细地解说着神仙之事,和商朝,自己之事,没想到自己竟然是亡国之君。不过,那魔王听得感觉不错,自己既然已经是注定的亡国之君,那换个地方做做那开界之君,好像也不错。于是,对孔宣的询问,也就答应了。

  见帝辛答应之后,孔宣又说:“帝辛,在做魔王之前,你就先做好人间帝王,就当是练手吧。而且,在做人间帝王之时要好好锻炼。但要记住,莫让他人觉察出其他东西,明白吗?”

  帝辛点头:“受德明白,只是这改朝换代该怎么办?若是我yi直勤勤恳恳,那他们不就没可能吗?”

  孔宣听后,轻笑了下,然后说:“这个嘛,你后期就自己看着办吧。不过,你在位后期,正直玄门大劫,封神之战,那时,你可能不用干其他事,只要被动地接受下就行了。”

  听到这话,帝辛安心了,于是,就在床上拜谢:“受德,受教了。”

  这时,孔宣向前伸手,顿时yi个混黑的卷轴就出现在他的手中。将这卷轴交给帝辛之后,说:“呶,这是封魔榜,现在给你。我现在就封你为魔王,魔界众魔神之位,你自己看着办。”说完,示意他展开封魔榜,在榜上的第yi个位置,赫然就是无天,无天之下还有yi行小字:帝辛,本名受德。果然是自己的名字。随后,将它小心地收起,那榜就化为丝丝黑气,蹿入帝辛的眉心。

  帝辛yi惊,忙用手去摸,这时,孔宣又说:“帝辛,这榜就存在你的意念之中。不过,为了避免你乱用这榜,我现在暂时封印它的功能,等封神榜降下之时,封魔榜才会任你使用。到时,这榜的用法及共用,你自会知晓。”

  接榜后,帝辛跪拜道:“魔祖,弟子遵命。”

  孔宣见跪拜下的帝辛说:“记住,此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而已,明白吗?”

  帝辛回答:“弟子明白。”

  孔宣点点头,说:“好了,此事已了,我走也。”随后,就消失在帝辛面前,同时四周的结界也消失不见。

  因着封魔榜的感应,帝辛自然知道那结界消失之事。想来自己当真是魔王,魔祖第yi次用魔力布结界就被自己感知到,果然是舍我其谁。顿时,帝辛雄心勃发,准备大干yi场。

  商朝气运已尽,自不会说笑,内部四分五裂c外部群强环伺的老大帝国,气运是尽了。不过这情况帝辛自己心里知道。但用这样的帝国当帝王练手,实在是个挑战。列祖列宗在上,看我在这50年间能否将它起死回生。

  如此深夜,在如此的雄心壮志之下,失眠,那便是理所当然。翻来覆去之际,帝辛就开始规划着帝国那雄伟的蓝图。方案不断,措施不断,自己的各种笑声亦不断。直把外面守夜之人搞得精神崩溃,直感叹里面这位陛下的梦话真是奇特。

  终于,天亮了。

  帝辛yi脸神清气爽地出来,完全看不出大半夜没睡孔宣没来的上半夜还是迷糊了yi会儿的那种疲软。这是兴奋加激动,还有那对未来的无限把握。果然,年轻人就是年轻人,精力旺盛啊。

  知道自己是来干什么的,也知道商朝的未来,虽然对祖宗传下的基业就此丢掉表示有些心疼,不过,还有更广阔的魔界任我驰骋不是?

  这样想着,帝辛于是放开手,开始整顿朝纲,尽自己最大的努力,看自己的能力能到达什么地步。

  对此,他采取了yi系列措施:重视农桑,社会生产力发展;革除先王旧弊,不再屠杀奴隶和俘虏,而是让他们参加生产劳动,补充兵源,参军作战;不论地位高低,选贤任能,唯才是用。对内,在对四分五裂的内部庞大的反对阵营进行分化c打压,不惜采取高压手段的同时,提拔外来逃臣中的飞廉c恶来为将,牢牢掌握军队。对于内政,则用费仲以对抗诸方势力,同时以战功稳局势,树威望,凝人心。

  在如此这般做了之后,商朝开始复兴,同时,国内对帝辛的敬仰孺慕之情是空前高涨,大家都等待着由帝辛带领的大兴之日。

  不过帝辛见此,却是有些踟蹰,自己是不是做得太好了?再继续做下去,这叛军来袭,他们攻得进吗?

  但想到魔祖曾说过的,封神之战到时,自会有人干预,那时自己只要被动接受就行了。感受下识海里的封魔榜,还是yi动yi动,看来封神还没开始。于是,帝辛继续当他的好皇帝。

  作者有话要说:帝辛的有关政策摘自:百度百科yi帝辛。

  大家有空不防,其实对帝辛评价很高的。

  我这里的帝辛自然也是yi个好皇帝,只是他命苦,生在商末而已。

  84

  84c番外:封神2

  又yi年祭祀到来,帝辛如往常yi样前往三清圣人c圣父c圣母c圣师庙里进香。只是,今天怎么感觉身体不是自己的?难道······

  突然想到了什么,于是,帝辛立即沉入识海,查看封魔榜的情况。只见那封魔榜竟然就在识海中,面向自己,慢慢展开,同时海量的信息涌向自己。在信息的冲击之下,帝辛瞬间就晕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帝辛终于恢复了意识。本来还担心朝上在自己晕厥的时候会出什么事,不想却发现自己竟然支配不了自己的身体。怎么回事,这难道就是魔祖所说的被动的接受?好吧,就让我看看在我被动接受之下,自己的身体会干出什么事呢?

  帝辛当即调整好心情,想看看这身体到底会干出些什么事来,会让自己好不容易复兴的国家毁灭。

  只是,他醒来的时机有些不对,现在他的身体正在和yi个美女yiyi。看着眼前如此火爆的场景,帝辛看得是比较爽,而且更恨不得以身代之,虽说现在干这事的就是他自己的身体。不过同时在心里不住的纳闷:难道这样就能改朝换代?应该不是。于是,帝辛期待着,很有耐性,继续蛰伏着,慢慢地看他会干出什么惊天动地的事。

  看了几天,帝辛就看出来了这占据自己身体的那人,除了和那天见到的美女干事之外,实在是没啥本事。说实话,让他来灭国还真是挑对人了。不过,天天怎么干,也不怕肾虚?这可是我自己的身体啊。还有那女的是谁?苏妲己?怎么进来的?自己招的?我有吗?

  难道,这就是魔祖所说的让自己被动的接受?可这让我眼睁睁地看着他用自己的身体为非作歹,这是人都看不过去啊。魔祖啊,我实在是受不了了,对不起,我爆发了。

  于是,帝辛虎躯yi震,顿时将身体夺了回来。只是这个身体此时正在和那叫妲己的美女交合,这虎躯yi震,自然就进得更深了,顿时娇喘更甚。刚出来的帝辛表示自己不是故意的,忙想退出,他知道这女的不yi般,还是少惹为妙。只是,这事,哪能说停就停,当然,这场情事继续。

  只是不知为何,帝辛原先在自己的体内也观察过这个妲己好多天,想自己当了这么多年的帝王,看人这点能耐还是有点,不过,怎么感觉这女人在自己虎躯yi震之后,好像热情了许多,好像还更加地投入。虽然是很爽了,可这疑问还是有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只是帝辛没奇怪多久,在事完之后,偎依在怀的妲己就回答了他的问题,只听她激动地说:“大王,您终于回来了。”

  帝辛yi惊,这妲己当真不简单,于是就说:“爱妃这叫什么话,难道刚才让你欲仙欲死的人不是孤?”

  妲己伸手轻轻地抚摸着帝辛壮硕的身躯,在他胸口膜拜般地亲了yi口,然后才说:“当然是大王,不过,只是大王的身体而已。刚才大王那虎躯yi震,臣妾自然是感受到,大王,您终于掌控回自己的身体了。臣妾好高兴。”

  听了这话,帝辛只能感叹,这妲己还真是厉害。听她的语气似乎不是来者不善,得好好拷问yi番了。于是,将她拉出后紧抓着她的双臂,直接问:“你到底是谁?”

  妲己也不管被抓着生疼的双臂,水波荡漾般的眼睛看着帝辛,柔声说:“臣妾是妲己啊,您刚招的苏妃,苏护的女儿妲己啊。”

  帝辛不再废话,冷声道:“孤要听实话。”

  妲己本来想再yi下,不过,就被帝辛的眼神给打了回去。最后只能扁扁嘴,有丝无奈地说“好吧。”不过,那眼睛里已经放出了那无穷的崇拜敬仰之情,只让帝辛感觉到自己非常地的高大,伟岸。

  帝辛慢慢地放轻力道,重新让妲己紧紧地依偎在自己的怀里。认真地听她回答。

  “不知大王是否还记得在您登基不久的yi次外出打猎,路过轩辕坟时,救过的yi只白狐狸。”妲己说完就抬头,双眼紧张地看着帝辛的反应。

  只是这表情实在是太可爱了,帝辛yi时忍不住就抱紧了抱紧了怀里的妲己,感觉到自己怀里柔顺的依附,他开始寻找记忆中的那yi幕。打猎?不知想到了什么,于是,他低头看着满是期待的妲己,笑着问:“你就是那只白狐狸?”

  妲己兴奋地直点头,同时双眼不离帝辛,立即将自己的爱表达出来:“是啊,大王,您不知道,当年您那飒爽风姿,那威武挺拔,那独有的气息,还有那居高临下,但又柔情似水的眼神,那刚强中透露出的细腻,早已让我沉醉其中。大王,其实,我早已爱上您好久了。”红着脸快速地说完后,又快速地底下头,在帝辛的怀里,将自己缩地更小了。

  帝辛笑着听她说完,然后看着怀中的脑袋问:“那你为何而来?”

  这回,妲己没有抬头,只是低声道:“本来,我是没有资格来到大王身边的,不想有yi天,女娲娘娘竟然将我和另外两只小妖传去,说是周兴商灭乃是大势,不可更改,让我们前来保护大王,以防佛教捣乱,伤害大王,其余的什么事都不用干。大王,您不知道,当时我乍yi听到这个任务,我是多么的兴奋啊。”当说道最后yi句的时候,又飞快抬头看了帝辛yi眼,见他那似笑非笑的眼神看着自己,当即有底下头去,缩了回去。

  不过,这回妲己没缩多久,就被帝辛拉出来问:“等下,你说女娲娘娘?”

  听到问话,有些气愤地说:“是啊,大王,当时您已经中了佛教的招,竟然在圣母宫的宫墙上写了首下流滛诗。好在女娲娘娘知道是佛教的诡计,不然,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帝辛有些冒汗,遂又小心地问:“之后孤还干了什么了不得的事?”

  看到帝辛那小心翼翼的神情,妲己有些痴痴地笑:“呵呵,放心,我的大王,现在除了日日和臣妾笙箫之外,还没干多少坏事,毕竟时间还短嘛。”

  帝辛暗自摸了yi把汗,见妲己明显是人类的身份,不免好奇地问:“既然你怎么想到我身边,那为何不原身前来?狐狸成精,应该都是很漂亮的啊。”

  听到这话,妲己又底下了头,小心地说:“其实,其实我是yi只公狐狸。”

  这说法,当真是没想到啊。

  帝辛顿时大笑:“呵呵,哈哈哈!小狐狸啊,来,变个原身来让孤瞧瞧。”

  妲己扭捏了yi下:“大王”见帝辛执意要见,只能妥协:“好吧。”随后就站起,摇身yi变,顿时在帝辛面前就出现了yi只九尾狐。瞬间房内充斥着淡雅的清香不要问我为什么不是狐臊味,想想在女娲娘娘面前走过领命而来,这点马脚肯定是要去掉的。,然后,就见它优雅地走过来,到帝辛脚边,轻轻地蹭了起来,帝辛yi笑,随即将其抱起,小狐狸顿时脸红了请注意两人原先在干嘛。

  看到了狐狸真身,帝辛抚摸这他那身光滑c柔顺的毛发,触感非常不错。只是,他还不满足,于是再次开口要求道:“小狐狸,你化为人形是什么样子?变出来让孤瞧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