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8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是你的部下,查利?”

  “不,少将,我在詹姆斯·格里尔手下工作;我不是海军军官,请原谅,我本人不喜欢弄虚作假。这身军服是中央情报局的主意。”少将不由得皱了下眉头。

  “哦?那么,我猜你就是来告诉我伊凡在搞什么名堂的,太好了,我直盼着有人弄清这个谜。是第次到航空母舰上来吧?你觉得这种飞行怎么样?”

  “在上面审问战俘可能是个好办法。”瑞安尽量装出毫不在子的样子。两位将官听了都开怀大笑起来。接着,佩因特命令把饭送来。

  几分钟后,通向走廊的双层门打开了,两个男招待——“伙食管理专家”——走了进来,个托着食盘,另个拿着两壶咖啡。三位军官都得到了适合身份的招待。食物很般,盛在镶银边的盘子里,可瑞安还是吃得津津有味。他已经有12个小时没有吃东西了。他在自己盘子里满满地盛上了凉拌卷心菜和土豆色拉,又加上两块黑面包夹咸牛肉。

  “谢谢。这就行了。”佩因特向招待说道。他们立正后离开了房间。“好,现在言归正传。”

  瑞安急忙吞下了半块三明治,说道:“将军,这个情报是20个小时以前刚得到的。”他从帆布包中取出几个文件夹递给两位将军,接着介绍了20分钟,他边介绍情况,边抓紧时机吃下了那两块三明治和大盘凉拌卷心菜,还把咖啡溅到了自己手写的提纲上。两位将军洗耳恭听,次也没有打断他的话,但是他们盯着瑞安流露出难以置信的目光。

  “天啊!”瑞安刚讲完,佩因特就惊叹道。达文波特则两眼瞪着,面无表情,他正在考虑从内部来检查艘苏联导弹潜艇有无可能。他的模样使瑞安觉得他定是个难对付的打牌高手。佩因特接着问:“你真的相信这种说法吗?”

  “我相信,先生。”瑞安又倒上了杯咖啡。要是再有杯啤酒就咸牛肉那就更好了,不过这已经相当不错了。象这样地道的咸牛肉在英国还吃不上呢。

  佩因特身子向后靠,看着达文波特说:“查利,你告诉格里尔,要给这小伙子上几堂课,譬如说,个当官儿的可不能象现在这样自找麻烦。难道你不觉得这有点牵强附会吗?”

  “乔舒亚,他就是今年六月撰写关于苏联导弹潜艇的巡逻方式报告的那个瑞安。”

  “是吗?那份报告写得不错。它证实了我坚持了两三年的观点。”佩因特起身走向房间的角,望着窗外狂怒的大海。“那么,我们应该采取什么行动呢?”

  “行动细节还没有制定出来,我估计他们会指示你找到‘红十月’号并设法同她的舰长建立联系。然后呢?我们就得想出个万全之策将她藏到安全的地方。可是,总统认为我们即使能够搞到她,也无法保住她。”

  “什么?”佩因特猛地转过身来,迅捷打断达文波特问道。瑞安花了几分钟的时间解释这个问题。

  “我的老天啊!你们交给我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然后又说,如果我成功了,也得把他妈的那玩艺儿还给他们!”

  “将军,我有个建议,总统也问过我,我们应设法把这艘潜艇保存下来。这是非常值得的。所以,除了中央情报局以外,参谋长联席会议也支持你。当然咯,如果水兵要求回国,我们就把他们送回去,这样,苏联人就会知道潜艇肯定在我们手里。实际上,对方的理由也很清楚。这艘潜艇价值连城,而且是他们的财产。何况,我们又怎么可能把艘30,000吨的潜艇藏起来呢?”

  “要把潜艇藏起来就得把她沉到海底,”佩因特怒气冲冲他说。“你知道,他们肯定也会这样做的。什么‘他们的财产’!这不是什么他妈的客船,是为了杀人而设计的潜艇,是杀我们的!”

  “将军,我是支持你的。”瑞安镇静地说。“先生,你刚才说我们交给你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为什么?”

  “瑞安,要找到艘不让人发现的导弹潜艇绝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我们用自己的舰艇试验过,要找到也非常勉强。你说这艘潜艇已穿过了东北部声纳监视系统的所有防线。大西洋宽阔得很,艘导弹潜艇的声迹是很微小的。”

  “你说得对,先生,”这时,瑞安可能也感到他成功的希望过于乐观了。

  “你在想什么,乔舒亚?”达文波特问。

  “相当不错,真的。我们刚结束了‘漂亮海豚’演习,这次演习干得不坏。我是说我们方。”佩因特补充道。“‘达拉斯’号使对方大吃了惊,目前,我的反潜水兵工作状态极佳。给我们哪些支援?”

  “我离开五角大楼的时候,海军作战部长正在检查大西洋上3飞机的分布情况,你可能会再得到些这种飞机。另外,所有能够出海的船只都已陆续启航。你这是唯的艘航空母舰,所以你掌握着全面战术指挥权,对吗?好了,乔舒亚,你是我们最优秀的反潜专家。”

  佩因特倒上杯咖啡。“这么说,我们只有艘航空母舰。‘美洲’号和‘尼米兹’号离这儿还有整整周的航程。瑞安,你说你还要飞到‘无敌’号上去,把它也利用起来,是不是?”

  “总统正在想办法,需要它吗?”

  “当然需要。怀特上将的反潜嗅觉很灵,‘海豚’演习中他们很走运,‘击毁’了我们两艘攻击潜艇,文斯·加勒里大为恼火。这种事情就得靠运气。这样来,我们手上就不是艘而是两艘航空母舰了。不知还能不能多弄几架3飞机?”佩因特指的是洛克希德“海贼”式舰载反潜飞机。

  “为什么?”达文波特问。

  “我可以把18转移到岸上,这样我们就有地方多载20架‘海贼’式。我不想失去这部分攻击力量,但是这次行动需要更多的反潜力量,也就是更多的3飞机。杰克,你要知道,如果你的分析错了,我们就得去对付俄国佬的那部分水面力量。你知道它们载有多少舰对舰导弹?”

  “不清楚,先生。”瑞安明白那定是很多的。

  “我们是唯的航空母舰,必然成为他们攻击的主要目标。如果他们向我们开火,我们就会孤军作战,那可就要热闹了。”电话铃响了。“我是佩因特是的,谢谢你。哦,‘无敌’号刚才已经掉头。还配备两艘驱逐舰,太好了。其余的护航舰和三艘潜艇继续返航。”他皱了皱眉头。“当然,我不能责怪他们这样做。这就是说我们还得派护航舰去。不过,还是值得的,我希望他们准备好飞行甲板。”

  “可以派架直升机把杰克送走了吧?”瑞安怀疑达文波特是否明自总统交给他的任务,看来他似乎有意想使瑞安离开“肯尼迪”号。

  佩因特摇摇头。“直升机飞不了那么远。也许可以请他们派架‘鹞’式飞机来接。”

  “‘鹞’式飞机是战斗机,先生。”瑞安插话道。

  “他们正在试验种反潜巡逻用的双座‘鹞’式飞机。据说在直升机环形防线外使用后效果相当好。由于我们的艘攻击潜艇疏忽大意被这种飞机‘干掉’了。”佩因特仰脖子喝干了杯里的咖啡。

  “那好吧,先生们,现在我们到下面的反潜控制室去,想想办法怎样来演这场马戏。大西洋舰队司令肯定要想听听我有什么打算。我看最好还是我自己决定吧。瑞安,我们还要请‘无敌’号派飞机来接你。”

  瑞安跟着两位将军走出了司令舱。他呆了两个小时,观察佩因特如何调动他的舰队,简直就象象棋大师那样在摆弄他的棋子。

  美国“达拉斯”号潜艇

  巴特·曼库索在总指挥所里连续值勤已经20多个小时了,而且上次执勤后又仅仅只睡了几个小时。他直吃的是三明治,喝的是咖啡。厨师还给他送来了两杯浓汤,让他换换胃口。他正看着手里的冻干浓汤发愣。

  “舰长?”他转过身去,看见声纳宫罗杰·汤普森站在他面前。

  “什么事?”曼库索说着离开了那张战术示意图,他聚精会神地研究这张示意图已有好几天了。汤普森站在这间舱室的后部,琼斯站在他身旁,手里拿着块书写板和个象是录音机的东西。

  “先生,我认为你应该看看琼斯搞出来的东西。”

  在这种时候曼库索是不愿别人来打扰他的,长时间的值勤总会使他显得耐心不够。但是,琼斯看上去很兴奋,很急切。“好吧,到海图台前来。”

  “达拉斯”号上的海图台是个同b1型计算机连接在起的新式装置,它将海图投射到个四平方英尺的电视式的玻璃屏幕上,把“达拉斯”号航行的情况自动显示出来。相比之下画在纸上的海图早就过时了。不过,他们仍然保留着。海图是不能中断的。

  “谢谢你,舰长,”琼斯的样子显得比平时更加恭顺。“我知道你现在正忙,但是我认为我已经弄出点名堂来了。那天收到的那个不规则信号直便我坐卧不安。后来由于其他的俄国潜艇都出动繁忙了番,我只好不管了,但是为了证实那个信号还在,我又回头收听过三次,第四次收听时信号就完全消失了。我想让你看看我是怎么搞出来的。先生,你可以在这上面把我们当时的航迹显示出来吗?”

  海图台通过b10型计算机同艇上惯性导航系统相连接,曼库索亲自输入指令。输入指令,计算机就开始工作起来“达拉斯”号的航迹用条红色曲线显示出来,线上有许多分段号,每段表示15分钟间隔。

  “真棒!”琼斯惊叹道。“我还从来没有见过计算机画的航迹,不错,行啦。”琼斯从后裤兜里取出把铅笔。“是这样,我第次发现这个目标是在9点15分左右,方位是269”他放上支铅笔,橡皮头对准“达拉斯”号所在位置,笔尖向西指着目标。“接着在9点30分第二次听到,方位是260;9点48分又在250方位听到。舰长,这里面会有些误差,因为这个目标很不容易跟踪,但是这些误差总应有个平均数。大概就在这个时候,突然出现了其他潜艇的活动,我只好撇下它跟踪新目标。但是,10点钟我又重新收听了这个目标,方位是242”琼斯在“达拉斯”号驶离冰岛海岸向正东方航行留下的那条航迹上放上了另支铅笔。“10点15分,方位移到了234,10点30分又到了227最后这两个数字可能不准确,先生,信号实在是太微弱了,我的跟踪也就无法很准确。”说到这儿琼斯抬起头,显得有些紧张。

  “讲得很好,琼斯,别紧张,你要是想抽烟就抽吧。”

  “谢谢,舰长。”琼斯摸出支烟,用丁烷打火机点着。从来没有这样同舰长接近过。他知道,只要有话对他讲,曼库索都会耐心地听取。他是个随和的舰长,但是,他不喜欢别人浪费他的时间;此时此刻,肯定他更不容别人浪费他的时间。“好,先生,我们来估计下,它离我们不会很远,是吗?也就是说,它肯定处在我们与冰岛之间。那么,假设它正好处在我们两者的中途,这样,它的航迹大概是这个样子。”琼斯接着又放下几支铅笔。

  “慢着,琼斯,哪儿来的航迹?”

  “哦,是这样,”琼斯打开书写板说道:“不知是昨天早上还是晚上,反正是刚下岗的时候,我又想起了这个目标。所以,我就以我们驶离冰岛海岸的航向为基线,为它画了个大概的航迹,这个我会,舰长,我读过航海手册。其实这个很容易,同我们以前在加州理工学院画星体运动的轨迹样。我在大学年级的时候上过天文课。”

  曼库索忍着没有哼出声来,这还是他第次听说这件事很容易。但是看看琼斯计算出的数字和画出的航迹,似乎确实没有错。“说下去。”

  琼斯从衣袋里拿出个“休利特·帕卡德”牌科研计算器和张画满铅笔标记和杂乱线条的地图,这张图就象全国地理杂志里的地图那样。“你要核实下这些数据吗,先生?”

  “我们要核实的,不过现在我相信你的。这是什么地图?”

  “舰长,我知道这样做是违反规定的。但是,这只是我个人对那帮坏蛋采用的航线作的记录。从来没有离开过我们的潜艇,先生,我说的是实话。我也许计算得不太准确,但是把所有这些数字连起来就形成了条约为220的航向,航速约10节。这样,他就正好对着‘号航线’入口,对吗?”

  “说下去。”这点曼库索已经想到了:琼斯确实发现了重要的问题。

  “可是,航迹画出来以后,我就再也无法入睡了,便立即回到声纳舱,把对这个目标的全部录音拿出来。我用计算机运算了好几遍,把无用的海洋杂音其他潜艇的噪音等等全都过滤掉,然后,用十倍于正常速度的高速把它的声音录了下来。”他把那架盒式录音机放到海图台上,“舰长,你听这个。”

  录音中杂音很多,但是每隔几秒钟就可听到种轧轧声,他们听了两分钟,发现间隔时间很有规律,大约五秒钟次。此时,站在汤普森身后的曼尼恩上尉,边看着,听着,边点头思索着。

  “舰长,这肯定是人为的声音,其他的声响都不会那样有规律。在正常速度下听不出有什么名堂,但是加速我就发现这骗人的家伙了。”

  “好极了,琼斯,继续说完。”曼库索说道。

  “舰长,你刚才听到的声音是艘俄国潜艇的音响特征,它正沿着冰岛海岸外的条沿海航道驶向‘号航线’。舰长,你可以和我打赌。”

  “罗杰,你看呢?”

  “我信了,舰长。”汤普森回答道。

  曼库索再次看了看航迹,试图找出别的可能性,但是没有找到。“我也信了。罗杰,从今天起琼斯升为等声纳兵,下班交班以前把文字报告写好交给我,推荐信要写得好些,写完给我签字。罗恩,”他用手指戳戳琼斯的肩膀,“别过意不去。你干得太棒了!”

  “谢谢你,舰长,”琼斯高兴得合不拢嘴。

  “帕特,请叫巴特勒上尉到总指挥所来。”

  曼尼恩走到电话前,通知了轮机长。

  “你还能估计出这是潜艇上的什么声音吗,琼斯?”曼库索转过身问道。

  声纳乒摇摇头。“不是螺旋桨的声音,我从来没有听到过这种声音。”他把磁带倒回来,重新放了遍。

  两分钟后,厄尔·巴特勒上尉走进总指挥所。“你叫我,舰长?”

  “听听这个,厄尔。”曼库索又把磁带倒回,放了第三遍。

  巴特勒是得克萨斯大学的毕业生,后来又在海军学院学过潜艇和发动机系统。“听听这是什么声音?”

  “琼斯认为是艘俄国潜艇,我认为他说得对。”

  “这个录音是怎么搞到的?”巴特勒问琼斯。

  “先生,这个录音比原速度快十倍,是我们b10型计算机上过滤了五遍以后录制的。按正常速度录制,听不出什么道道。”琼斯的活说得很有节制,他没有告诉他们,他早就听出问题来了。

  “象是种谐波?我的意思是说,如果这是个螺旋桨,那它的直径至少有100英尺,而且每次只能听到片桨叶的声音。这样有规律的间断说明这是种谐波。”巴特勒紧锁双眉撇着嘴。“但是,是什么东西的谐波呢?”

  “不管是什么,它正向这儿驶来。”曼库索用铅笔敲着图上的“雷神的孪主子”双峰。

  “那就证明是俄国潜艇,没有错,”巴特勒也同意了。“那么,他们又在使用新式玩艺儿了。”

  “巴特勒先生说得对,”琼斯说。“这种声音听起来确象种谐波轰隆声。另外,它的背景噪音很奇怪,象是水通过管道时发出的声音。我不明白是什么声音,这盘磁带上没有,可能是计算机把它滤掉了。开始的时候它相当微弱。反正这我就管不着了。”

  “这就够好了。你今天干的成绩已经远远超过了天的工作量。感觉怎么样?”曼库索问。

  “有点累了,舰长,段时间来我直在琢磨这玩艺儿。”

  “如果我们以后再接近这个家伙,你有把握跟踪到它吗?”曼库索知道琼斯会怎样回答。

  “包在我身上,舰长!既然我们知道要收听的目标,放心我会逮住这个王八蛋的!”

  曼库索看看海图台。“嗯,如果它是向‘双峰’行驶,以大约28至30节的速度通过这条航线,而后再回到他的基本航向上以10节左右的速度航行,那么它现在的位置大约在这儿,离我们已经相当远了,如果我们现在以最高航速前进48小时以后我们就可以到达这个位置,这样就赶到了它的前面。对吗。帕特?”

  “差不多,先生,”曼尼恩上尉表示赞同,“你的估计是它以

  最高航速通过这条航线,然后再减速——有道理,它穿过那段鬼门关用不着无声航行。它可以这样毫无顾忌地航行四五百海里之后,为什么不关掉发动机呢?要是我也会这样做的。“

  “好,我们就按照这个分析试试。先发报请示同意我们离开‘托尔布思’位置跟踪这艘潜艇。琼斯,高速航行旦开始,你们声纳兵就会有段空闲时间。你把这盘磁带装到模拟器上,让所有声纳兵都熟悉它的声音。但是,你要好好休息下,你们大家都要好好休息。当我们重新开始搜寻这家伙的时候,我要求你们拿出百分之百的精力投入工作。先痛痛快快地洗个淋浴,这是你应该享受的,然后好好睡觉。等追踪开始,就要长时间地艰苦工作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