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轨的狐狸还坐在我的对面眯着眼睛笑,他还敢笑,真想拿茶几往他头上砸!

  等下,好象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想到这儿,我猛地站起来,死盯着皇甫,叫道:“皇甫翼!”

  他似乎是吓了跳:“怎么了?”

  “你没可能会做对那些试题的呀,就凭你那整张试卷都选‘’的水平!你怎么会”

  15

  “那些题啊,我在初中时就已经做过了。好象刚才我有说过了,你没在听吗?”他若无其事地说道。

  我惊讶地问道:“你说什么?那你在生物考试时”

  他打断我的话说道:“我可不打算把无限宝贵的青春浪费在那么白痴的题目上。”

  难道我开始就错了,先是低估了他的实力,然后居然还相信他会吃软不吃硬,再然后难道说他从开始就算计好了怎么耍我?不会那么可怕吧?

  但当我看到他脸笑地望着我时,我突然意识到他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可怕!

  这时他笑得更加毛骨悚然了。我拿起茶几上的烟灰缸就要扔过去,他不紧不慢地说了句:“如果你想在校门口被吻的话就扔过来好了。”

  他眼中满是邪魅的威胁,我猜象他这么恶劣的人,定会做出那种伤天害理的事来的,我才不想拿我的名誉来开玩笑。算了,还是放他马吧。宰相肚里能撑船,大丈夫能屈能伸,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我把手里的烟灰缸狠狠地往茶几上砸,咬牙切齿道:“算你狠!”心里却把他脑袋被砸得稀巴烂的场景过了千遍。

  该是吃晚饭的时间了,皇甫站起来说要去做晚饭,眼睛却直盯着我。

  我白了他眼:“用那种眼光看我也没用!你是主我是客,为我做饭是你的责任。”

  “那好吧。看在你这么乖的份上,我给你做‘烛光晚餐’好不好?”

  我无力地挥了挥手,示意他快滚,别在我视线里恶心我。然后我悠然自得地躺在沙发上听厨房里“乒乒乓乓”如同伊拉克战场般的巨响

  十五分钟后

  他手托着两碗东西走过来,将碗放在我的前面——统的红烧牛肉碗面。

  我叹了口气,这就是所谓的“烛光晚餐”了吗?就这两碗泡面,需要那么惊心动魄的过程吗?

  他在我对面坐下来,客气地招呼道:“快趁热吃啊!”

  我“哼”了声,问道:“这就是你说的‘烛光晚餐’了吗?”

  他突然想起了什么,从裤兜里掏了半天,掏出打火机,“啪”地点上火,说:“没有蜡烛了,你不介意的话,就拿这个凑合吧。”

  我想对他哭

  吃完了我们两个人的“烛光晚餐”后,我只想洗个澡好好地睡觉,好补回些被他折腾走的元气。当我被领到浴室门口时,皇甫说:“我已经把洗澡水放好了,毛巾架上有新毛巾。”

  突然觉得要是他照顾起人来还是有点点可爱之处的但当我进入浴室之后的三秒钟,我立刻大叫:“皇甫翼!你给我滚过来!”

  他风风火火地冲进浴室:“出什么状况了?”

  我指着漂了浴缸的橡皮鸭子,骂道:“这这是怎么回事?你把我当几岁的人?”!我幼儿园毕业已经十多年了,这厮还在浴缸里给我放橡皮鸭子!

  他看了看那些无辜地漂来漂去的鸭子,很委屈地说道:“太不领情了吧,我特地从阁楼好不容易才翻出来的。你不觉得它们和你很相配吗?”还假装露出很无辜的微笑。

  我随手捞起个鸭子,骂道:“你给我去死!”谁知我手里使劲,那鸭子就“啾”地声叫了起来我真想跳进浴缸里把自己淹死!

  他突然把脸上的笑容收,阴阴地说道:“不想在大庭广众之前被吻的话就乖乖洗澡,顺便把那些鸭子也好好洗洗。”

  汗我又输了。

  他关上门后,我脱光衣服炮进浴缸里,愁眉苦脸地往鸭子身上涂沐浴液,开始怀念爸爸还没出差时的美好日子。

  正当我想到爸爸做的红烧狮子头时,浴室的门“哐当”声开了,皇甫穿着浴袍闯了进来。我惊讶地瞪着他,结结巴巴地问:“你你要干干什么?”

  他理直气壮地答道:“难道你看不出来吗?洗澡啊”

  “洗澡?”我下巴脱臼了。

  “对啊。”

  “开开什么玩笑?你给我出去!”我抓起漂在水里的橡皮鸭子就往他扔过去。

  他理都不理我,径直走到浴缸前面,脱了衣服就往水里泡。

  沉默

  沉默

  沉默

  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而我选择了爆发:“皇甫翼,你闹够了没有啊”

  他捂住耳朵,劝慰道:“别激动别激动,冷静点。不就洗个澡吗,至于反应那么激烈吗?”说着,他慢慢地向我凑过来。

  我背后的寒毛全都警觉地竖了起来:“你想干什么?打住!你再靠过来我就对你使用暴力了哦!”

  他把我的警告全当作耳边风,凑到我的脖颈处,像狗样嗅了嗅,然后说道:“平乐你身上好香啊——处男的香味。”

  我身上所有的鸡皮疙瘩都应声而立。当注意到他的目光直色色地停留在我身体的某个部位时,我禁不住恼羞成怒:“皇甫翼,你给我去死!”然后随手拿起瓶沐浴液就向他砸过去。

  他头偏,闪过了那件暗器,然后笑着说道:“平乐,没想到你那儿居然长了颗痣耶

  ”

  他如同发现新大陆般,笑得满脸春光灿烂。王八蛋!不要脸我气得话也说不出来。

  他假装很大度地说:“别生气,我不也脱得光光的吗?你也可以看我的啊。”

  我气得全身发抖,“呼啦”下从水里站起来,转身想跨出浴缸时,脚底却不小心在浴缸的底部打了个滑,连人块儿倒在了皇甫的身上。

  还好有人做肉垫,不然就惨了。

  “呀,平乐你好重啊。”

  我恶狠狠地说:“压死你活该喂喂,把你的贼手拿开。”

  “不要,平乐抱起来感觉好好哦。”

  我大吼声:“还不快放开我?”

  这吼果然灵验,他的脸“刷”地黑了下来,猛地把推开了我。我也连忙连滚带爬地逃出浴缸,裹上毛巾就逃离了浴室。

  我等了半天,他才从浴室里出来,看到我时似乎吓了跳:“你怎么还没睡啊?”

  我看到他时也吓了跳——他的脸色难看得要死,拉着脸皱着眉。我问:“我睡哪儿?”

  “我没说吗?”他自言自语道,然后把我领到个房间门口,推开门说道:“我妈昨天就铺好了。”

  原来那两个女人把这切都早早地计划好了,就等着把我往火坑里推了。

  当他看着我窜上床盖好被子后,长长地吁了口气,小声嘀咕了句:“平乐,和你在起可真危险啊。”

  我心里想:废话,和你在起,能不危险吗?

  16

  第二天早上,我大早就爬起来做早饭,哎,这又是何苦呢?

  刚做完早饭,电话铃就响了,我拿起话筒:“喂?”

  “平乐啊,我是你妈呀。我打电话来是叫你起床的,既然你已经起了,那我就挂了。对了,记得要给你家相公准备甜蜜早餐哦,呵呵。拜拜!”

  我放下电话,默哀三分钟——这个当妈的居然拿自己的儿子当别人家的仆人来使唤。虽然心里很不情愿,但我还是走进了皇甫的房间。我不怀好意地把把他的被子掀掉,俯下身去在他耳边用尽我全身力气用最大的分贝值大叫道:“猪,起床啦”

  我喊完之后还没来得及之起身来,就被他出乎意料地把搂住了腰,还没来得及挣扎,就已经被压在了身下。

  我暗暗地叫了声“不好”,可是

  他闭着眼凑了过来,我想推开他,但手被压在了他的身下,想动都动不了了。

  “呜”他突然咬住我的双唇尽情地舔噬。我急得想大叫,嘴张,却反而被他乘了机,温热的柔软塞了我满口。

  “呜”

  我只好用尽全身解数掐他拧他,他却无动于衷,还变本加厉地在我的口中搅拌。到最后,连我自己的意识都模糊起来了,上颚阵酥麻,两颊也潮热起来了

  三分钟后,他终于松开了我,说道:“宝贝,谢谢你的早安之吻——第个!”

  我直起身来,捂着嘴,想用目光杀死这个混蛋,他却无赖地笑笑:“哎呀,大早的,别用这种眼光来诱惑我,我好歹也是个男人”

  听了这话,我不管三七二十,脚就飞踹过去:“你还想不想吃早饭了?”

  早上七点二十分,被皇甫翼拖到学校大门口。没错,的确是被拖着来的,被问我这是为什么,你自己揣摩。如果你想到了跟水有关跟鸭子有关的那么你就接近正确答案了——游泳课啊讨厌!

  我的脚还未跨进学校大门,就听到了声毛骨悚然的吼叫,回头看,眼来是班长大人。他正衣冠不整地指着个骑车的人大吼:“你瞎了眼啦?还是没睡醒?骑车居然骑到本爷的身上来了!你还想不想活了?”

  哦好强的气势哦。真同情那个骑车的路人甲,要知道,班长大人平时除了嘴坏点外还是挺好相处的,但旦发起飙来,没几个人能幸免于难。唉,还是乘他没看到我之前先溜了再说。可是皇甫翼这个好死不死的家伙居然还大声地招呼道:“班长大人,怎么,今天又内分泌失调了?”

  班长大人闻言,把头转,两束像闪电般杀人是目光就往这边劈过来,顿觉身体周围“噼噼啪啪”地响起静电的微响。天!今天大件事了。

  还没来得及眨下眼,班长大人就已经移动到我的眼前了,我发誓这不关我的事,你要发飙就找我旁边那个嬉皮笑脸的去。只见班长大人“呼”地腿就向皇甫扫了过去,我还没来得及叫好,皇甫就已经如猴子般躲到了我的身后,边厚廉无耻地向我求救:“媳妇,你相公被人欺负,你帮帮忙啊。”

  “你活该!再说,谁是你媳妇?你找死啊你!”我狠狠地踩了他脚。

  班长大人突然把脸垮,拉着我诉起苦来:“平乐,我今天好倒霉啊。早上起来从楼梯上摔下来,出门时被野狗追,到了学校还被车子撞到!”

  我偷偷地笑:哇!是高倒霉的!不过我可不敢表现出来,会被揉成肉团的!我本正经地说:“好了好了,这说明你在接下去的天内会走好运了。”

  班长刚想开口,后面传来了个声音:“同学,你的书包还要不要?”

  是那个骑车路人甲!

  班长走过去,刚从他手里接过书包,书就从书包的裂口里“哗啦啦”地掉了地。

  完了完了,快逃吧,班长的眼都红了,等会儿发起飙来的威力不亚于颗小型氢弹。我背后真寒凉,拖着皇甫翼就全速奔离现场,免遭无妄之灾。

  十分钟后,看到班长板着个锅盖来年进入教室,我提心吊胆地问:“事情摆平了吗?”

  班长脸上闪过个极其阴险的笑:“还用说!我帮他把车给拆了。”

  我的背后沁出层汗——今天还是少惹他为妙,拆车子也就罢了,拆起人的骨架来可不是闹着玩的!

  俗话说:无巧不成书。巧也就罢了,巧成这样会让人折寿的!如果事情变成了这样,那就应该怀疑下人生了。

  上午最后堂课,生物老师脸和蔼可亲的笑容,指着站在他身边的位年轻男子:“同学们,今天我来介绍下你们这学期的实习老师——林老师。林老师是我的学生,大家有事尽管找他好了。”

  我越看越觉得不对劲,那个实习老师好象在哪里见过样,心虚地回过头,看到班长大人面如死灰地瞪着讲台上的人,终于确信了——那人就是年青个骑车路人甲!

  有好戏看了!

  唉,人倒霉起来,喝凉水也会塞牙,而我们班长大人倒起霉来,不喝水也会塞牙!

  那个姓“林”的自我介绍道:“大家好,我姓林,双木林,名字是易齐,今后请大家多指教。”

  说完后,他在黑板上写下“林易齐”这三个字,当他在名字下面写下自己的电话号码时,女生们“哗啦啦”记成片。他的目光突然扫到班长,愣了愣,随即笑起来,怎么看怎么像是不怀好意的样子。

  生物老师清了清嗓子,说道:“接下来,就由同学们做自我介绍!江子恒,你先来吧。”

  班长铁青着脸站起来,说:“我叫江子恒,现任职务——班长。”

  林易齐眯起细细长长的眼睛,笑得很不良:“幸会幸会!”

  我躲在下面偷偷地笑,皇甫翼则大声地笑出声来:“哈哈哈”这个家伙还真够放肆的!

  17

  “叮呤呤呤”可以吃午饭了!

  来到食堂,看到拥来挤去的人山人海,我皱起了眉头。

  “平乐,你快去打饭,我去位子。”

  我转过脸,看到皇甫翼脸厚颜无耻的样子,大吼道:“凭什么我去打饭?”

  他笑弯了狐狸眼,说道:“准备人好多啊,难道你想恩第二个?”

  我打了个寒颤,立马答应:“我去就是了,你还不快去找位子?”

  等我把饭端到皇甫面前时,看到班长大人手端两个饭碗怒气冲冲地走过来,我刚想打个招呼,他却冲着皇甫翼大吼道:“王八蛋,你刚才在课上笑得那么开心,就不怕报应吗?”

  看着两帅哥吵架,我显然是于心不忍的,赶忙招呼班长大人坐下,以便忙着给皇甫赔礼道歉。

  班长大人脸不善地盯着我,半晌才说:“平乐,没想到你这么快就进入角色了。”

  “恩?什么意思?”

  “你不觉得你现在这个样子很想是皇甫家的媳妇吗?”

  我愣了下,回想刚刚给那呕吐狐狸打饭的经过,给那头狐狸赔罪的经过,是有那么点委屈自己了。我转过头看了眼皇甫,他正笑得脸春风得意。我冷笑两声,拿起饭碗就想往他头上扣。

  “呀,你们好啊。”声音从后面传过来,我回头看了眼——天啊!林易齐!不是冤家不聚头,这下有好戏看了。

  身后那人根本就不看班长大人那铁青的脸色,径自在他面前坐了下来:“你叫江子恒对吧?”

  我把饭碗推到皇甫姨面前,把筷子塞到他手里,轻声说:“快吃饭,别惹事!”

  他看了眼班长,冲我笑笑,便自顾自吃起饭来。我边吃饭边用眼神盯住皇甫翼,生怕个闪失,以他这个惟恐天下不乱的个性,惹火了班长可不是开玩笑的。

  他突然停下来:“平乐,拜托你别用那种含情脉脉的眼神盯着我看,要看回家有的是时间。”

  班长“呼”地闪过头来:“你们俩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