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9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而火苗蔓延的速度就像反重力悬浮战车样快,黛娜感觉大气都不敢出。这道飞速燃烧的超级导火索烧到了船壳上个低矮的碉堡状建筑,火焰立刻就像罗马城中欢庆的焰火那样蹿了起来。

  “路易,我们找到它了?”

  戴着头盔的路易就像只虫子,可他却躲在下面直乐。

  “是的,长官!我们找到了生化磁场网络!”

  “那我们就把它消灭掉!”有十多架铁甲金刚掩护和垫后,黛娜熟练地前行,就像名经验丰富的步兵团的老兵,要不就是那种特警队员。他们用反重力悬浮战车所有的武器发射出令人惊叹的能量,生化机器人却不适应这般密集的火力,它们处于不利的地位,完全落在了下风。

  个生化机器人差点打中了黛娜,但她个踉跄躲了开来,安吉洛跟上来把它打倒,这具机甲就像尊高大的铁塔倒在船壳上,还翻了个跟头。

  黛娜把铁甲金刚的头部伸到根杆状物的边缘——那个地方是他们打破个碉堡状建筑后露出来的。这根轴插入地下很深的地方,眼都望不到底。

  “你找到它了。长官。”路易也看到了“这下面就是保特能量平衡的处理区域。如果炸毁下面这个交汇区域的设备,我们就能让这整艘该死的破船陷入不稳定状态。”

  黛娜站直了身子,“我们动手吧!”她仔细研究了路易发送给她的图表,把为完成这次任务带来的重型导弹装填好。所有的人都有发——也只有发——但黛娜希望这炮由她来放。

  第十五小队的成员正和生化机器人展开激战,越来越多的敌人赶来增援。武器射束纵横交错,寻找着各自的目标,毁灭的光束也四处纷飞。

  希恩喊道:“黛娜,我们在掩护你,可是生化机器人实在太多了!”

  “坚持住!”她调整好导弹的射程,并调校到最大爆炸力的刻度。外星人的光束在她周围跳跃,路易开动他的动线号为她提供更多的火力掩护。“中尉,你真的要再快些!”

  “快躲开,所有的人!快跑!别等我!”她射出了导弹,看着它螺旋状的尾迹消失在片黑暗当中。接着,她转过身依靠铁甲金刚固化在腿部的推进器将自己送上半空,脱离了顶部船壳上的重力场,她看见其他的铁甲金刚都已经跃上了半空。就在她离开飞船表面的时候,仪表探测到了导弹直接命中的信号。

  生化机器人试图击落正在跃升的铁甲金刚,这时,白色的烟柱和爆炸的碎片从杆状物中冒了出来,就像撒旦的火炮正在射击般。铁甲金刚已经加速远离,而位于杆状物附近的生化机器人已经看清这是个多么可怕和令人震惊的重创。

  释放的能量在杆状物附近爆炸,随着能量的火力喷发得越来越强劲,十多具生化机器人就像飓风中的树叶被欣到了九霄云外,它们熔化成金属,被那股巨大的力量肢解,直至拧成无法辨认的形状。

  “看来你那套理论还真起了怍用,路易。”希恩心悦诚服地说。他和大伙想的样:这次爆炸的规模远远超出了预计,如果刚才大伙还待在附近,只消几秒钟的工夫,整个第十五小队就会成为历史名词。

  当太空穿梭机进入他们视野显示在无线电矢量仪表上的时候,每个人都开始用低俗的语言给太空部队戴高帽。

  黛娜瞧了瞧任务倒计时显示器,这才吃惊地发现,整个任务前后只持续了几分钟。

  “运输船,我们看见你了,准备接收我们登舰。”她暂时收起了沾沾自喜的情绪。

  就在部队登上太空穿梭机的时候,黛娜和第十五小队的成员们太空部队的船员以及部队的飞行员都看见敌人的母舰引发了第二次爆炸,它把飞船撕开了个大口子。爆炸引发的巨大火焰已经无法控制。泄漏的空气演变成高热原子核反应的大火。在爆炸推动力的作用下,巨兽般的飞船摇晃着,在原先的轨道上摇摇欲坠。

  黛娜从太空穿梭机舰桥上的个透明观测口向外望去,极度的满足感掩盖住了她自身的恐惧和自我怀疑。

  可是,这种满足的情绪即刻便消散了,因为她想到自已有可能还得招募新的机甲和人员,并且还要训练他们。他们很快又会需要第十五小队出场,这是毋容质疑的。

  因为此刻,母舰被种力量控制着,正缓慢地向地球坠去。

  “它被击伤了!”爱默森看着传送图像惊呼。

  “只是外围受损而已,长官。”泰斯尔看了看另外个显示屏上的内容,补充道。

  “真不敢相信,”罗谢尔平静地发表自己的见解,转身下达命令,“快速反应部队,即刻待命准备马上进行部署!”

  “旦确定佐尔飞船的着陆地点,就把它封锁起来,层层包围设立起防线。”爱默森冷静地指导,“空中地面和地下监听设备——把所有能用的全都用上!”

  “是,长官!”

  爱默森望着倾斜的母舰,这只受伤的恐龙正无助地想要抗拒坠落的命运。它比座城市还要大,最终坠落在纪念城上方的座小山丘上。爱默森怀疑这是敌人经过计算选定的地点,他开始排除对这个巧合的所有侥幸心理。

  由于受到控制,母舰并未在坠落过程中受损,此外,爱默森也不希望发生这样的事情,他们有太多太多的事情需要处理。它就像座庞大的金属大山,静悄悄地散发出挑战的气息。

  很好,他想。我们接受挑战。

  他转过身面向罗谢尔:“噢,上校。”

  “长官,有什么事?”

  “告诉第十五小队暂时回去休息下,他们该休息下了。”

  第二部金属火焰12

  ,,天,",堂

  第章

  艾克西多:这么说,上将,那就没有什么可疑惑的了:天顶星人和地球人的遗传构成都源自个共同的。

  格罗弗上将:真是不可思议。

  艾克西多:可不是嘛。而且,在查验数据的过程中,我注意到许多共同的特性,包括两个种族都有纵容战事发展的倾向是的,两个种族都相当好战。

  ——摘自艾克西多送往-2号最高指挥部的报告

  曾经也有过艘外星人的战斗堡垒坠落在地球上

  它的来临终结了接近十年的全球内战,而它的重生则招致了哈来吉多顿圣经中描述的世界末日里善恶决战的战场的出现。太空堡垒已经黯淡下去,它闪亮的残骸掩埋在了地球的土丘之下,正是因为重建这艘飞船的男男女女把泥土堆在了上面,才使它成为了座孤坟。但那些为这损失悲伤的人们所不知道的,却是这艘伟大飞船的是灵魂游离船体之外幸存了下来,而且依旧静静地侍在那里——这个实体始终隐藏在其自身激发的洛波特技术的阴影下,等待早已注定的监护人将其释放。在那刻来到之前,它只能游荡于世间,游荡在为它择定的放逐地。

  这座新的堡垒——来自天堂邪恶方的新的礼物已经宣告了这天的来临。机体没有翻天覆地的巨变,它借由场近距离的肉搏,将毁灭带给它的对手——用死者的血污叫开了地球的大门。这座船垒既非被遗弁,也不是在失重状态下因宿命的安排坠落于此。它只是受到少数犹豫不决的操纵者左右,带有某种不可告人的秘密,降落到了这颗星球

  “部队第十五小队呼叫空中部队!”黛娜?斯特林冲着麦克风大声吼叫,她的声音盖过了战场上的喧嚣,“用所有的武器再次朝他们射击!压住他们,别让敌人抬头!他们除了没用脚上穿的鞋子,什么都往我们这儿打!”

  不到二十四小时以前,阿尔法战术装甲部队第十五小队刚刚打倒了这个庞然大物。他们没有借助于导弹和射束,而是同心协力对这座堡垒的阿基里斯脚踵希腊神话中的英雄阿基里斯除脚踵外全身刀枪不入,指代惟致命的弱点——控制飞船生化磁场网络的核心反应器发起了致命击。它从地球同步轨道坠落下来,在距离纪念城几公里远的崎岖不平的小山丘上强行着陆。

  真巧,几乎正是同个撞击点,黛娜对自己说道。这时,她把巨型堡垒框进了反重力悬浮战车的步枪——火炮视野范围之内。

  铁甲金刚模式下的第十五小队正在穿越片战区。这片区域看上去像是不断向空中喷发泉水的间歇温泉带,空气中弥漫着橙黄|色的爆炸烟雾,并高高地掀起尘土和石块——这支队伍就像是战火纷飞的日子里在月球表面——要么就是在维苏威火山内部之间穿行。

  在空中,部队的战斗机又次呼啸而过,黑狮小队穿插其中。进入大气层,堡垒上的玻璃状绿色泪滴形火炮似乎也没有那么厉害了,至少雪花状的防护罩没有再次出现的迹象。但敌人的船壳仍然挡住了发起攻势的铁甲金刚,它似乎吸收了所有的打击力量,毫发无伤。

  外星人的堡垒外形扁平,呈拉长的六边形,长度超过五英里,宽度大约有长度的半。厚实的装甲船壳是黯淡的灰色,和第次洛波特战争中天顶星人的飞船如出辙。和那些外形凶险的怪兽型无畏战舰相比,这座堡垒的内部构造足以和繁华都市媲美。沿着船表背脊部条长长的纵轴隆起座长达英里左右的上层建筑,它的尖项状外形和上世纪的房屋颇有几分相似之处。在它的前部是个螺旋状锥体,路易?尼科尔就戏称它为“洛波特奶嘴”。船体后部有巨大的反射推进器,其他地方则布满了武器炮位凹槽巨型百叶窗板金字塔状突起和洋葱形的拱顶伊斯兰教的清真寺的顶就是洋葱形状的叉形塔阶梯桥梁武装船坞,飞船上到处可见“昆虫肢足”般的火炮。

  锯齿状脊部下的飞船飞行员选择纪念城作为迫降地点。数英里之外,隔着两座略高的山脊就是新麦克罗斯城的遗址和那三座人造土丘,这几个土丘提醒人们:这里就是太空堡垒最后的安息之所。

  黛娜很想弄明白那艘-1号是否和最近的战事存在定关系,如果这些入侵者真的就是洛波特统治者而不是另帮来自其他星系的掠夺者,那么他们此行是为天顶星人报仇吗?也许更糟——正如其他人提出的那样——地球正和微缩化了的天顶星人进行场新的战争吗?

  作为地球人父亲和天顶星人母亲的孩子——而且是此类婚配的惟后裔,黛娜有充足的理由反驳后种假设。

  部分入侵者具有人的特点,这事实直到最近才被最高指挥部所接受。不到个月前,黛娜曾和名入侵者——就是所谓的生化机器人驾驶员打了个照面。鲍伊?格兰特和他的接触甚至更为接近,可黛娜却是迄今仍在和它们发生接触的人。这场战争突然有了人性化的特征,它已不再是机器对机器反重力悬浮战车对生化机器人的厮杀。

  但在地球联合政府的数百名领导者眼中,却并非如此。自从第次洛波特战争结束后,平民的地位就每况愈下,如果没有这场人类和外星人之间的对抗,在人类内部很可能就会产生对立。

  黛娜听到反重力悬浮战车外部的收音器传来阵风驰电掣般的咆哮,她抬起头,只见天上布满了新代的阿尔法战斗机。这种机鼻短平的飞机是变形战斗机的换代产品。

  这里到处都是浓烟导弹尾迹以及爆炸迸发出的碎片。正如黛娜所看到的,两具战斗机刚飞了个通场,就有两架外星人的攻击艇升上天空向他们追击。黛娜在空军控制网络中大声呼喊为他们提供警讯,接着又从空军前向引航频道切到自己的战术频道,是摊牌的时候了。两架蓝色生化机器人突然出现在敌人堡垒附近的巨石旁边。

  蓝色的敌机机甲开了火,部队也变本加厉地予以还击,两者之间的距离不远不近,双方都在搜寻着各自的目标,暴怒的能量弹和毁灭光束四处飞散。应黛娜的请求,架战术空军部队的战斗轰炸机飞临,并投下了几吨常规炸弹。现在轮到部队出场进行下波攻击了。

  突然,道蓝绿色的光线在堡垒山部闪耀,半秒钟后,个如同浪花般汹涌的球体就把飞船覆盖起来,球体外部盘绕着蛛网状的辐射物,这个实体不断地闪耀着,放射出道道对人体没有危害的光束。

  但敌人却可以穿越自己的屏障进行射击,它们用飞船上的炮火击落了两架撤退中的轰炸机和两架正在进犯的战斗机。不管生化磁场系统受到怎样的破坏,都无法剥夺堡垒内部惊人的能量。

  黛娜伸出手拉动模式选择控制杆。她把思维和机甲调和在起,将拉杆扳到了“”的位置,将铁甲金刚重新调校为角斗士模式。反重力悬浮战车现在成了具叉开两足蹲伏的自行火炮,根单管火炮正指着前方。

  附近山坡上的花岗岩层和松动的漂石起不了多少掩护作用,第十五小队小队的其他成员——路易?尼科尔斯鲍伊?格兰特希恩?菲利普斯和安吉洛?但丁中士都在那里——也跟着变换了模式,他们朝固定的堡垒阵齐射。

  “伙计们,这些家伙硬得跟钉子样!”黛娜听到希恩在通讯网络中说道,“它连寸地方都没挪!”

  黛娜知道敌人不愿意挪窝。我们在为自已的家园而战,他们则是为了飞船和幸存的惟希望而战。

  “照这样下去,这场战斗永远也打不完,”安吉洛说道,“最好有人能想出个速战速决的主意。”大伙都知道他不是在埋怨可能受到贪生怕死罪名指控的军士中尉或者其他什么人,当官的真该意识到他们犯了个大错误,他们应该在夜间时分增派至少个反重力悬浮战车小队。

  这时,安吉洛发现具蓝色生化机器人从石块后面冲出来,朝鲍伊的迪迪瓦迪迪号奔去。从鲍伊机甲的姿态可以看出他心烦意乱,精神也不集中。

  这个该死的小子,在胡思乱想些什么!“当心,鲍伊!”

  铁甲金刚模式的希恩已经迎了上去,他的火炮打中了敌人,蓝色生化机器人个踉跄,迸发出炽热的光束,接着轰然倒地。

  “清醒下,站稳脚跟,鲍伊。”安吉洛怨声说道,“今天你这是第三次出状况了。”

  “对不起,”鲍伊赶忙回答,“谢谢你,中士。”

  黛娜正帮着路易?尼科尔斯和其他装甲兵把群蓝色生化机器人赶回去,敌人正趴在地面上匍匐前进,这是他们第次看到生化机器人做出这样的动作。

  “这群家伙绝不会空手而归。”黛娜咬牙切齿地说着,边忽前忽后地朝它们开火。

  远程摄像机沿着战场边界将整个战况送进了司令部。断断续续的嘟嘟声和杂乱的莫尔斯电码有几分类似和横向的干扰条纹略微扰乱了视频传输流。尽管如此,图像还是相当清楚地向大家展示出条信息:战术装甲部队正在被动挨打。

  随着股浅浅的烟雾,罗谢尔上校把他的挫败感同呼了出去,然后把香烟掐灭在满满当当的烟灰缸里。和他共同坐在长桌边上的还有另外三名参谋军官,桌子的上首席是罗尔夫?爱默森少将。

  “敌人没以打算投降的迹象。”过了会儿,罗谢尔说道,“而且第十五小队很快就打疲了。”

  “应当攻得更猛些,”鲁道尔夫上校建议,“我们还有名后备空军中校。如果有必要,可以让他进行外科手术式的核攻击。”

  罗谢尔对此人是怎样得到现在军衔的直感到惊讶,“我不会替你向上级转告这条建议的,根本没这个必要。我们还没有切实了解到这艘飞船的能量护盾的详细情况。如果这枚核弹没有按照我们的安排落在既定位置怎么办?那地球就完了。”

  鲁道尔夫在他厚重的眼镜后头紧张地眨了眨眼,“我并不认为这种清况比敌人对纪念城施加的攻势更可怕。”

  坐在鲁道尔夫对面的参谋军官巴特勒也发表了意见,“这不是世界大战,上校——起码现在不是。我们甚至不知道他们想从我们手中得到什么。”

  “先生们,难道还需要我来提醒你们回忆下敌人对麦克罗斯岛发动的攻击吗?”鲁道尔夫的声音更强硬了,“二十年前的往事并不算太久远的历史,对吗?如果非要有个了断,那不如现在就投降。”

  罗谢尔点点头,燃着了另支香烟,“我反对在这个时间将战争超这个方向升级。”他说着,又吸入了口烟气。

  罗尔夫?爱默森静静地坐着,戴着手套的双手交叉放置在桌面上,他静静地听取手下的参谋做出的评估和建议,却几乎言不发。如果让他做决定,他会试图和从未谋面的入侵者展开对话。不错,是外星人首先发动可攻势,但地球的武装力量却始终在推动他们延续这场战事。不幸的是,大权并不是握在他的手中,只能靠伦纳德最高指挥官来做这件事情了但愿上帝站在我们这边,他想道。

  “决不能让他们赖在这里!”鲁道尔夫坚持己见。

  爱默森清了清堠咙,这个声音足以制止尚未结束的个别讨论,整桌的人都静了下来。音频监控器再次将战场上的语音同步传送过来,远处的爆炸声震得玻璃窗响个不停。

  “这场战斗需要的不仅仅是武器和人力,先生们我们要撤出目前占领的区域,因为那些地方现在根本派不上用场。我们将暂时撤回部队,直到制定出个可行计划为止。”

  第十五小队接到了命令,开始停火后撤。其他作战单位的汇报显示出部队遭受了惨重的伤亡。但他们的小队要幸运些:七人阵亡,三人负伤——在二十年前这只不过是个无足轻重的数字,当时地球人口数要远远超过现在这小撮坚强的幸存者的数目。

  爱默森打发走他的部下,回到自己的办公室,请求和最高指挥官会面。而伦纳德则出于意料地叫他留在原处等待。五分钟之后,他像头愤怒的公牛冲进了大门。

  “定有什么办法可以敲开这条飞船!”伦纳德怒气冲冲地抱怨,“我决不接受这样的失败!我不接受这个现状!”

  如果他大早就开始坐在反重力悬浮战车或是变形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