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8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种快要窒息的压迫感。其他几艘飞船也都突破了地球的防卫探测系统,肆无忌惮地践踏着下方的原始种族。六艘庞大的洛波特统治者母舰从各个方向逼近,红色生化机器人站立在地上,虔诚地望着它们。

  南十字军的士兵们面带疑虑地握紧手中的武器,把炮口准了天空。但在如此巨大的星际飞船面前,他们的举动未免显得有些渺小和可笑。

  突然,敌人的母舰释放出了攻击艇。每艘母舰都放出了好几艘瓶状的攻击艇,它们闪电般地向下方的目标扑去。由于缺少空中部队的掩护,加之地面可供隐蔽的避蔽物也十分有限,宪兵部队的动力装甲铁甲金刚以及其他各式武器纷纷被敌人的扫射击中。地球的防卫者们也开火还击,他们站立在原地对空开火,男女战士们将蔑视同炙热的能量齐发射到天空——然后英勇地死去。

  尽管这次攻击的时间不长,但代价却相当惨重。剧烈持续的爆炸就像向前不断延伸的地毯,卷走了四周高地上的许多机甲,只有靠近敌人飞船的黛娜和她的装甲兵们相对安全些。传统的运兵车和战车就更加不幸了,它们只能呆坐着等侍攻击艇的来临。角斗士机甲织起最强大的反击火力网,黛娜看见它们汇集起火力,把艘攻击艇炸成了半空开花的火球。

  她再次听到红色生化机器人发出非人类的颤音:“撤回前进指挥舰。”蓝色生化机器人像袋鼠样跟着他纷纷跳进了飞船。

  它们跑不了,它们的火力没有我们强,这是毋容置疑的!黛娜意识到这点,她正要大声呼叫大伙继续追击,这时,某个区域的云团似乎被超新星般炽热的光线照射得起来。它喷涌而出,射在附近的个土丘上——但不是埋藏着-1号的那个。

  随后,它就开始燃烧爆炸。白色的气浪从土丘上方散发开来,股冲击波席卷了上面的机甲动力装甲轮式机械和全身披挂的士兵。它把地球最引以为豪的战争机器像树叶样撕得粉碎。片刻间,强大的攻击部队就只剩下些晕厥的幸存者和伤员,许许多多的人都死去了。

  洛波特统治者们的算盘打得很精。现在,他们对这些士兵有了相当充分的了解,他们知道史前文化矩阵目前还但安全——直到他们回过头来处理掉那几个“鬼魂”之前。

  黛娜直都低着头,等待剧烈的冲击波热浪退去,她抬起手想擦去面甲上的尘土,却看见敌人的先头指挥舰已经在她面前升起和母舰汇合了。在另侧,个直径几百码的弹坑成了洛波特统治者暴怒的见证。

  她疲倦地摘下带翼的头盔,把它放了下来,她看见鲍伊正躲在安吉洛的特洛伊木马号上精疲力尽地向她挥手,对她来说,这已经是唯的安慰了。

  尽管内心丝毫不感到内疚,但黛娜却也也满怀悲痛。不管外星人想在这儿得到什么,她和其他人都会把它牢牢地守住。

  但他们还会再来的。那将是场殊死的战斗,我们都知道这点。令天,那么多出也的男女士兵的死都证明了件事情:这个星球是我们的!而且洛波特统治者必将为此付出代价!

  现在她总算知道了这个神秘的老对手的名字:佐尔。

  在巨大的母舰内部,洛波特统治者正在策划最新的行动方案。六艘大型母舰已经撤回到了地球同步轨道,它们谜般保持着沉默,停留在原先的位置。

  史前文化罩前的洛波特统治者以及各个小型史前文化罩前的科技政治和其他三位体小组之间开始了没完没了的商议,在他们中间,自然少不了军事统领佐尔的克隆体。整个会议的核心是围绕着土丘上史前文化幽灵的阻挠进行的,当然,其他事件也被列入了讨论的范围。

  这次,挖掘土丘寻找史前文化矩阵的话题根本就没有必要赘述了,因为“鬼魂”和人类的阻碍使得这项工作根本无法进行。洛波特统治者们坚持认为,这些原始人定是通过某种方式捍卫着这些非物质的实体守护着那儿个土丘,他们的长老也持相同的意见。佐尔想发表不同的看法,但回忆起史前文化争夺战中和他搏斗的那名女性之后,他最终还是认可了他们的想法。

  而且,出于某种自己也无法解释的原因,他没有把这件事说出来——除了在汇报的时候草草地提到过黛娜之外,他几乎什么都没提。

  毫无怜悯之心的洛波特统治者们弄清楚了几件事情:他们无法通过武力方式直接夺取史前文化矩阵;他们也不敢就此放过这颗星球;此外,史前文化能量的供给已经不多了,他们的生命正在快速地逝去。

  由于自己的史前文化来源正在缩减,长老们的情绪也越来越难以控制,他们提出了更多的要求。而且因维德人也随时可能了解到史前文化矩阵的存在,进而插手此事。

  佐尔?普利姆是佐尔的诸多克隆体中最出色的个,他出色的军事技能冷酷无情的性格和狂热的忠诚被他们所利用,将安排在下阶段的行动当中。

  周过去了。

  在地球联合政府的总部,地球各路诸侯政府的军方和平民领导人在紧急会议上相聚了。他们缺乏睡眠,而且带着绝望和拼死战的情绪。东线来的观察员的衣服和鼻孔呼出来的空气里都带着血腥味儿和硝烟的恶臭。

  在明亮的拱形会堂里,地球联合政府的核心成员们看到几十名军人在长长的会议桌上按军阶排定了座次。正对会议桌首席的是张单独的小桌,前面端坐着莫兰主席——地球联合政府的元首。他中等身材,头发和胡须都已经斑白,身穿镶嵌着地球联合政府标记的平民服饰。为了调和民间的自由主义理想和军方力量的迅速扩张之间的矛盾,他耗费了大半生的精力。

  地球联合政府总部是座穹项式古典建筑,它具有新凡尔赛或德国建筑的风格。建筑内部装饰华丽,除了排排的大理石柱外,还有整列铁塔般的宪兵动力装甲岗哨。可是今天,地球的统治者当中没有个感到自豪和安宁。他们知道自己面临着股甚至比自己还要强大的不可捉摸的力量,并为此而烦恼。

  莫兰环视周后,开口说道:“先生们,你们当中相当部分人已经听到过这个消息。敌人的军事指挥官——佐尔,不管他叫什么名字——已经结束了单方面停火。今天,当地时间今天早上八点,他和他的攻击艇以及生化机器人部队袭击并摧毁了座位于三号地区的训练基地。事实上,它们扫平了那片地区所有的建筑,并杀害了所有的生灵。”

  在场的官员们都知道这件事情,他们交换着不安的目光,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袭击者的动作又快又狠,他们根本来不及反击。

  “我们已经对平民采取了保密措施不让消息泄漏出去,但还是传开了。”莫兰接着说道,“我们无法承受这样的恐慌所带来的后果!现在,我要知道这件事到底是怎么发生的。伦纳德指挥官,地球怎么会在完全没有防备的情况下遭到攻击?”

  地球武装力量最高职衔的官员——伦纳德最高指挥官,是个脑袋和眉毛剃得精光虎背熊腰的人。他站了起来。

  他像是被群猎犬追赶似的,瞪着莫兰和其他人大声喊道:“先生们,我很希望能够向你们解释他们是如何压制和绕过我们的监控系统的,但我不能。我们惟可以预见的反应就是立刻回击,而且要狠狠地打!我们以前曾把他们赶走过,现在我们依然能够做到,直到他们不再侵犯地球。”他挥舞着巨大的拳头,这是他惯用的手势。

  可在内心深处,他却感到了苦涩的挫败感,而詹德——这个影子般的人曾秘密地找过他,还故作神秘为他作了些指导——然后就踪迹全无了。难道这是詹德给我设下的圈套?伦纳德思忖道。但这个人是朗博士留在地球的传人,他承袭了洛波特技术和史前文化的精髓。神秘兮兮鬼鬼祟祟的詹德曾经发誓说他站在伦纳德这边,因此,伦纳德最后决定听从詹德本人和他的参谋班子对局势的面之辞。

  莫兰把目光投向爱默森,“那么首席参谋长对此有何高见?”

  爱默森边想,边缓缓起立。他不想和自己的上级发生冲撞,尤其是在这种场合,但既然被点了名,他就得照实说出自己的想法。当然,爱默森认为,伦纳德将洛波特统治者和“曾经被赶走”的那拨敌人作比较是不恰当的,因为二者毫不相干。

  “坦白地说,先生。”爱默森说道,“我们对佐尔的克隆体和洛波特统治者真正实力的了解近平无所知。在掌握这些情况之前,我不主张展开任何拿我们的人员战舰和机甲冒险的军事行动。”

  伦纳德刚要坐下,闻声又气得拍案而起,“该死的,我们到这里来是要讨论整个星球的命运,我们不能让敌人片又片地把所有的区域夷平!”

  爱默森严肃地点点头,“这我知道。但现在轻率行动等于是派我们的飞行员送死,而且不会给敌人造成重大损失,到头来我们什么好处也得不到。”

  伦纳德冷笑道:“我不同意你的话!你这是在诋毁我军的勇气和能力!”不等爱默森分辩,伦纳德转过身对莫兰说,“这些男女勇士都有过和敌人作战的经验,他们非常出色!如果让他们投入进攻,就定能够完成这项使命!”

  爱默森刚要开口,莫兰就表态了,他不得不把话咽回肚子里。

  “很好,伦纳德指挥官。准备进攻吧。”

  真是愚蠢!他曾发过誓要服从上级命令,不过,尽管他已准备着手执行命令,但却对此有着完全不同的看法。

  /

  第部南十字军第十七章

  $

  根据这个单位的推断,洛波特统治者之间的战争必须尽可能地采用进攻手段,这冲战术具有非常广泛的适用范围尤其应该突出反重力悬浮战车小队的作用,而且肯定会取得最好的效果。

  ——摘自史前文化特种观察与运作军事管制总部负责人拉兹洛?詹德致伦纳德最高指挥官的信

  黛娜带领第十五小队乘坐反重力悬浮摩托进入了市中心。她觉得,尽管整个地球都变成了战争的前沿,可现在的纪念城给人的感觉仍然不像个战区。

  交通十分繁忙,商店街道夜总会和剧院全都灯火通明。街灯红绿灯,霓虹灯——甚至公园里的喷泉都放出色彩夺目的光。为什么不呢?她想道,依靠灯火管制向洛波特统治者隐藏重要目标的做法根本行不通。

  把人全部关进室内同样也没没有什么好处,第三区就有足够的掩体可供使用,可祸端起,它们却根本没派上任何用场。如果民防部门在这个时候搞特殊限制,那反而会导致社会恐慌。

  第十五小队此行的目的正是为了防止出现恐慌。他们虽然正在值勤,但却没有携带武器,看上去反倒像是夜晚外出巡游。地球联合政府试图压制住关于第三区出现惨剧的传闻,但消息还是不可避免地泄露了。夜晚,和众多顺着人群四处走动的南十字军士兵样,部队也在街头巡查是否有人疯狂地冲到街角,宣扬世界末日的到来。

  嗬,跑了二十英里,路都在塞车,希恩?菲利普斯想道。他摘下护目镜,整了整身上的制服,这时,第十五小队的成员已经把他们的反重力悬浮摩托并排停靠在条繁忙的街道边上。行人们不是手挽着手在街上闲逛,就是浏览着橱窗里的商品,当中还有不少女孩。“嗨,伙计们,看来这可是对你们的次考验。”他说道,结果却招来其他几个人的阵坏笑。

  “嗯哼。”黛娜站起来面对着他们,“好了,我们就从这里开始巡逻。”她严厉地看着他们,然后眨了眨眼,“别去干我不希望看到的傻事,嗯?”

  “是,长官。”希恩笑着说道。

  “好的,我就从这个舞厅开始巡逻。”有人自告奋勇。

  “我上那里的酒吧开始好了。”另个人傻笑着添了句。

  “你干脆也在那儿结束得了。”第个人反唇相讥。

  片刻之后,他们就分散开来,准备前往整个区域进行“巡查”,只有安吉洛发出声厌恶的闷哼,没有挪地方。工作是工作,休闲是休闲,两者怎么能互相混杂!

  “安吉,我怎么觉得你倒更愿意留在这儿看守这群铁马?”黛娜甜甜地问道。

  他两手抱胸,把脚搁在摩托车的把手上,“我想是因为你会猜心术。”

  这句话却勾起了她的心思,佐尔的脸孔又浮现在她面前。

  也许我真的会。但她很快恢复了理性,告诉手下的装甲兵:“好,分头行动。”

  他们发出阵心领神会的大笑。

  “白痴。”安吉洛哼了声。

  难道这座城市里所有的漂亮姑娘都傍在平民的臂弯里吗?希恩独自走着,心里这么想道。这时,他看到个女孩正站在家流行服饰商店的橱窗外面,望着里面的件外套。她的身材娇小玲珑,棕色的头发垂到腰际,黄|色的便裤衬托出美好的曲线。

  希恩赶忙整了整制服朝她走去,心想:小姐,今晚你的运气可真不错!

  “看来你很喜欢这件衣服,”他说,“我欣赏你的品味。”事实上,他几乎都没有看它眼。

  她惊讶地转过身,“什么?”她朝他上下打量了番,然后笑了,脸上露出了酒窝,“那你打算为我买下来吗,嗯?”

  看来还不止是喜欢而已。他猜这件衣服的确不错。深红色的刺绣料子,配上白色的绒毛镶边,“啊,看来我都要被你说服了——喝!”当他看到价格标签的时候猛然想起自己现在只是个被降了级的三等兵,他的脸下子白了——呀!那可比我年的薪水还要多!

  “不过再仔细想想,红色和你的皮肤并不相称。”他临时换了套说辞,“你瞧,为什么我们不去找个地方喝点东西,你说对吗?”他眨眨眼睛。

  她做了个鬼脸,把他轻轻搁住肩头的手推开,“下次吧,不过还是要谢谢你。”不等说完她就走了。

  “当然,什么时候都行!”他在后面喊道。也许我显得不够真诚?嗨,这是她的损失。

  在两个街区之外的地方,黛娜正看着另外家流行服饰店里的橱窗,她在想哪件晚礼服更适合她。这时,只手落在了她的肩膀上,她转过身想给这个好色之徒点颜色瞧瞧,让他看看反重力悬浮战车指挥官学过的徒手格斗技能到底有多强。

  可她面对的却是安吉洛?但丁那张洋洋得意的脸。“现在该召集人手了,”他说道,“我们刚刚收到立刻返回基地的呼叫。看来又有大事发生了。”

  第十五小队被召回之后就处于戒备待命状态,他们操控着反重力悬浮战车等待出击命令,但这次亮相的机会又留给了部队和太空部队。

  福克基地已经匆忙地完成了重建工作。三号区域遭到袭击还不到二十四小时,晨曦下,已有六架太空穿梭机处于直立状态准备发射升空。最后的准备工作正在紧锣密鼓地进行,人们纷纷奔向掩体和观察岗哨。

  太空穿梭机升空了,这是计划排定的第波攻击部队。在基地的另外侧,黑狮小队和其他变形战斗机单位正在待命,他们属于第二波攻击部队。当太空穿梭机全部升空并且清场完毕,战斗机才得以通行。在玛丽?克里斯托的带领下,战斗机雷呜般地冲出跑道,朝洛波特统治者飞去。

  伦纳德走进指挥中心,找到了正弯着腰在明亮的显示屏前忙个不停的爱默森。伦纳德已经恢复了冷静,更为重要的是,爱默森是他最得力的部下。说句公道话,这些年来,伦纳德积累的声望当中有不少是爱默森的功劳。

  伦纳德把宽厚的手掌搭在爱默森肩部武装带向外伸展的部位,“相信我,爱默森,这是惟的办法。”

  爱默森朝他端详了好长段时间,才回答道:“但愿你是对的。”

  战斗机群冲在了前头,它们朝惟的目标——敌人的旗舰发射出密集的导弹群。但导弹还没有碰上旗舰就变成了鬼火般巨大的光球,头撞毁在不停跳动着的屏障上,这种巨型六角形屏障完全由光线构成,就像朵朵雪花。

  雪花状的屏障漂移到各个位置,拦截来袭的导掸,地球军队发射的武器对它们根本不起作用。其他母舰仍然没有动静,他们静观战局的变化,但飞船上的灯光却闪个不停。

  越来越多的能量雪花屏障他向外涌动,最终把母舰完全防护起来。战斗机群掉头继续尝试攻击,但这次,飞船上发射的炮火却划过了空旷的太空。在对敌人母舰进行的第次密集攻击中,仅在几十秒内就损失了四十多架战斗机。还有些战斗机仍在继续发动攻击,他们抱着线希望想穿过六角形屏障的底部击中敌舰。

  但他们却径直飞进了杀人机器。

  “第二和第八攻击机群已经和敌人脱离接触。”单调的合成语音从指挥中心的情报计算机中传了出来,“第三第四和第七攻击机群汇报遭受了严重损失。其他机群没有报送反馈信息,可以断定他们已被全部消灭。”

  伦纳德怒气冲冲地把头转向爱默森,但指挥中心的人都看见他在恐惧地颤抖。“这样的事情怎么会发生在我们的头上?”

  爱默森继续观察情况,决定对此不于理睬。“到现和为止,我们还没在敌人的飞船上留下个凹痕。”他告诉罗谢尔,“敌人有反击的迹象吗?”

  “现在还没有,长官。它们纹丝不动。”

  爱默森叫下属汇报最新的损失情况。计算机很快就把骇人的数据打印了出来:整支攻击部队损失了四分之三的力量,而这不过是在几分钟之内造成的。

  “这些男人和女人全部牺牲了。”爱默森看着那份清单哺喃低语。

  “真是——真是场灾难。”伦纳德犹豫不决地说。他转过身,步履蹒跚地向大门走去。

  爱默森甚至懒得请示伦纳德的准许就发出了命令:“停止攻击,!所有作战单位立刻脱离接触,返回基地。”然后,他转过身瞪着伦纳德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