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重力悬浮摩托。

  “嘿,中尉!再过几秒钟,机器人就追到我脖子后头了!”鲍伊面对蜂拥而至的敌人喊道。

  机器人?可我为什么到现在还认为它们都是有血有肉的和人类样的生灵?

  甚至在她伸出手来取出那把装在座椅下部枪套里的短柄能量束卡宾枪种发射能量束的卡宾枪,枪身短小,便于携带,是战车驾驶员的自卫武器时,黛娜还冒出这样个念头。

  “喂,来个小小的射击练习怎么样,鲍伊?”她掉头喊道,仿佛点都不担忧,

  越来越多的光束在他身边引爆,鲍伊根本就笑不出来:“再没有比这更棒的了!”他也把自己的卡宾枪拿了出来。

  他们做好转身的准备。“看到我开火了再动手。”黛娜喊道。

  “遵命,黛娜!”

  由于反复演练过多次,他们几乎同时在很小的幅度内就把反重力悬浮摩托掉了个头,朝蜂拥而来的生化机器人猛冲。

  “动手!”黛娜把身体靠在边的把手上,双手端稳枪支开了火。反重力悬浮摩托出人意料的举动打了生化机器人个措手不及。事实上,这刻外星人都停止了攻击,因为它们正在尽力弄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状况。

  这时,令人难以置信的好运又降临在黛娜身上。卡宾枪是种威力强大的小型武器,但要和降落地面的生化机器人手持的枪支相比就差了大截。尽管如此,子弹还是击中了具仍然处于震惊中的敌人机甲,打得它站立不稳地从反重力悬浮平台上掉落下来。

  黛娜掉转方向躲开红色生化机器人,朝被打中的生化机器人坠地后形成的空档冲了出去。半秒钟前,她还位于巨型外星机甲的包围圈当中,随着敌人的栽倒,她逃了出来。黛娜等待着敌人的光束打在自己身上,可什么都没有发生。

  她快速向后望,这才意识到鲍伊早已不在自己的身边。她又打了个急弯,掀起漫天的沙尘,才把摩托停了下来。在远处,红色生化机器人只巨大的两只脚趾的巨足正踏在冒着黑烟的反重力悬浮摩托上。那是鲍伊的车。

  在它高高扬起的金属巨拳中握着的,正是鲍伊。交战过后是怪异的沉默。鲍伊扬起脑袋发现了她,四肢还在绝望地乱蹬。

  她又次听到他的声音:“快跑吧,黛娜!别过来送死了!”

  全是因为她才让他陷入了这起可怕的灾难。“坚持住!”她大声叫喊着,像名暴怒的骑士拉起了车头,她咆哮着径直冲向那群生化机器人。

  鲍伊扭过身子朝她高声叫喊,但他发现她并没有打算停下来。红色生化机器人察觉到他的挣扎,便握紧了拳儿使他无法呼吸,他感觉自己的肋骨都要被挤出来了。

  黛娜飞速向红色生化机器人奔去,而这具生化机器人则不动声色地等待着。黛娜仿佛看到了生化机群人操作员神秘的双眼。她把身体靠在侧的把手上开了火,祈祷自己再次打出奇迹般的枪。

  但这次,具蓝色生化机器人跳出来,挡在红色生化机器人前面,用自己的躯体护住了它的头领和战俘。又有两具生化机器人从侧血跳过来,三具机甲手中的武器射出了致命的火力。黛娜冲向前去,用假似动作躲避着炮火,边疯狂地开火。

  这三具生化机器人都进入了她的射程,它们的光束像新星样覆盖了整片毁灭的区域。靠得太近了,她躲闪不及,被甩出了反重力悬浮摩托。

  鲍伊拼命地挣扎,他看见反重力悬浮摩托在震耳欲聋的响声中变成了个火球。他把所有的力量集中起来,最后次企图逃跑,他要把黛娜救出来,如果她死了,他就要为她报仇。但红色生化机器人紧紧地把他握在手中,他颓然地垂下头,失去了知觉。

  第部南十字军第十四章

  小说天堂

  正如有人说到“外星人”我就感到紧张样,这个词也总是令鲍伊陷入沉思。甚至在无意间提及变形战斗机的中间形态——我曾经亲眼见到过——鲍伊的表情也立刻就像遇上了斯芬克斯的难题。

  后来,我在这方面也受到些许影响,只要罗尔夫?爱默森将军不在场,就没有人敢对我提起“守护者”这个字眼。

  ——摘自玛丽?克里斯托中尉对黛娜?斯特林中尉的评述

  鲍伊苏醒的时候,他还被红色生化机器人握在手里。此刻,红色机甲正站在蓝色生化机器人旁边,监督它们搜查黛娜的反重力悬浮摩托残骸。现场除了散落的零件外,几乎什么也没剩下,生化机器人没有找到黛娜的尸体。

  随着红色生化机器人个无声的手势,搜寻工作停了下来。既然无从得知人类是否通报了外星人在此地出现的信息,那么当务之急,就是继续发掘史前文化矩阵。

  生化机器人又登上了它们的反重力悬浮平台返回那几个土丘。此刻,怪异的探照灯依然照射着天空和地面。鲍伊无助地躺在红色生化机器人的拳头里,他抽泣着,发下个必报此仇的毒誓。

  看到入侵者们远去之后,个人影从石缝中爬了出来。黛娜吐出口鲜血,深深地咬住自己的嘴唇,然后松开了咬紧的牙关。她全身瘀青,但幸运的是,那身结实的制服起到了定防护作用,使她免遭皮肉擦伤之苦,另外,她经受过的多次坠地训练也提供了不小的帮助。

  她坠地之后,外星人就不停地向反重力悬浮摩托开火,它们认为她还在车上,却无法在爆炸的火光和残骸中找到她的踪迹。就在它们开始搜寻她的时候,她已经成功地躲到了安全的地方。

  但她丝毫没有感到庆幸,“鲍伊!”她想站起来跟着生化机器人继续前行,但肩膀突然泛起的阵疼痛令她禁不住呜咽起来。

  在匆匆梳洗和简要汇报之后,黛娜被带到了爱默森将军的面前。她所发现的情况仍在继续发展,现在最重要的就是争取时间。她的左臂挂在吊带上,军医说她的手臂没有脱臼,但是扭伤十分严重,她能够在坠车事故中死里逃生已经相当难得。

  爱默森没有追究黛娜违背命令外出的细枝末节,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处理。此外,要不是她受好奇心的驱使,地球到现在还不知道外星人登陆的消息呢——如果真是那样,可就太迟了。

  “有人告诉过我,你在非常近的距离观察过这些外星生化机器人。”黛娜刚向爱默森敬礼报到,他就问道。

  “是的,长官。在第十六区北部的废墟地带。”

  “是人类,还是和人类近似的生物在操纵生化机器人?”

  黛娜的脑海里闪现出红色生化机器人驾驶员的模样,“从我所观察的情况看是和人类相近的生物,长官。”

  罗谢尔对他的长官说道:“将军,不管它们是不是人类,外星人到底要在废墟上寻我什么呢?”

  “也许它们就喜欢拣破烂,或是在残骸中寻宝?”格林插了句。

  爱默森烦躁地摇了摇头。作为战地指挥官,格林的表现直很稳定,但他的猜测却相当荒谬。这些外星人的文化和科技都非常发达,所有和他们相关的情况都显示出他们有着极为高深的技术,并且还有股强有力的政治势力在背后支待他们——至少从目前的情况看是这样。

  “不,这不可能。”他曾经和其他人样仔细研究过天顶星人的情报文件,“他们是为洛波特统治者服务的。”

  罗谢尔站了起来,“既然这样,长官,我建议在它们立足未稳之际尽快发起进攻。”

  爱默森摇了摇头,“现在还不行。首先,我要更详尽地了解整个局势和生化机器人的情报。而且最重要的是,我想知道它们到底在找些什么,”

  黛娜悲伤地说:“可是我的名部下被敌人俘虏了!我请求您准许我到那儿去把他救回来!”

  “不行!”爱默森站了起来,面对这种局势,他和黛娜样高兴不起来,但这样却让他可以更好地纵观全局。

  “是你自己作的决定,把情报带回了司令部。你做得很对,因为我们是在为地球的生存而战。许多人牺牲了,而且现在和将来定还会有更多的人为之献身。但我们的任务是赶走外星人入侵者,你明白吗?”

  他说的话,在座的人全明白他们都是这场令人绝望的战争中的战士,而鲍伊,对他而言更具有另种非同般的重要意义。

  但黛娜却只记得那句话:“那只不过是你的决定罢了。”

  她精神恍惚地回到营地,径直朝战备室走去,脑子里老是盘旋着那句让人心生绝望的话,直到发现有人拦住了她的去路。

  安吉洛?但丁正靠在门框的侧,他双手环抱,把脚顶在门框的另边。“嘿,嘿!我们是不是掉了什么东西?鲍伊到哪儿去了,中尉?我听说他没逃出来。”

  她的脸“唰”的白了,然后又因为愤怒而涨得通红。她想加快脚步跨过去,因为她仍为没有将鲍营救回来感到羞愧,“快让开,但丁。”

  “把那孩子个人抛下自己逃跑的人嘴还挺硬。”

  黛娜当机立断,勇敢地迎上安吉洛的目光,“如果不把他抛下,就不会有人回来搬救兵了,是不是?”

  她伸出脚扫过支撑着他全身重量的那条腿。安吉洛痛叫声跌坐在地上。“明白了吗?”她不温不火地笑了笑,摘下了手臂上的吊带,胳膊疼得就像烟熏火燎样,但现在她可不能耽误时间。

  安吉洛抬起头,瞠目结舌地望着她,不知道是该跳起来还击呢,还是该对她所说的话表示赞赏。

  “中士,我认为小队需要进行夜间机动训练。”

  他意味深长地朝她笑笑,“比方说安排在那片禁区里?”

  “我不明白你在暗示些什么,安吉。立——正!”她嘴里这么说着,却朝他眨了眨眼。

  他赶忙起立,这个戴着三道杠的士兵反应得像机器样迅速。“现在,”她接着说道,“我们小队开始自满了,懒散了,而且疏于训练,你明白吗?”

  “是的,长官!”

  “那么,你就马上传达紧急集合的命令。叫他们不要嘻皮笑脸,注意保持军容,中士。”

  在对那几个鬼魂的干扰再三权衡之后,洛波特统治者命令土丘上的生化机器人停止进步的行动。

  当然,它们也没能取得新的进展,因为红色化机器人没有在场指挥。它把俘虏送进了指挥舰以便对人类进行研究,看看能否发现些什么。但事实令它有些恼火,这个生物不但失去了知觉,而且他的思维模式的进化程度太低,以至于通常的审讯方式对他都不起作用。

  鲍伊缓缓苏醒过来,发现自己正在上下晃动,他仍然在生化机器人首领的掌握之中,从巨大的金属脚步声中可以判断它正顺着条很长的走廊前进,两具蓝色生化机器人跟在它身后。这个地方宽敞得很,显然是针对生化帆器人的体型设计建造的。

  在走廊灯光的照射下,三具机甲都呈现出火红的色泽。昏昏沉沉的鲍伊好奇地向四周张望,这个地方像是个有机体,但同时它也是高科技的产物,也许是者高度融合的结晶。这片区域如同超大号的缆索织就的不对称蛛网,弯弯曲曲的走廊顶部则呈现出动脉血管的特征,仿佛里面涌动着整艘飞船的血液。墙壁上巨大的蓝色抛光凸起就像是已经黯淡下去的风景或大块的宝石——鲍伊猜不出那到底是什么。

  他在巨大的手掌里挣扎,但点作用都没有,“够了,你这个大猩猩!放我走!你把我挤扁了!”

  三具生化机器人在扇比他们还要高的三角形巨大门前停了下来。三片门页顺着锯齿状缝隙卡在块儿,就像幅三曲臂图,随着大门向个方向滑开,红色生化机器人的胸甲和头盔也同时开肩,露出发光的球状炮塔和表情沉着的驾驶员,他双腿平放坐在那里,脸上带着冷漠平静的神情。

  鲍伊挥舞着拳头吼道:“哦,现在你倒是开膛破肚地亮了相,嗯?那么,这到底是为什么,漂亮的王子?你不敢放我是因为为你害怕了么?”

  红色生化机器人的驾驶员像盯着实验室标本那样审视他。鲍伊火了:“你有什么毛病,帅小伙子?不会说话吗?”

  这个敌人再次用怪异的金属质地的语音说话了:“囚徒,你不过是在虚张声势。你们这些原始人全部不知道沉默是金的道理。”

  红色生化机器人立刻就给了鲍伊点厉害,他把鲍伊丢进了间开启着的舱室。由于生化机器人是把他斜抛下来的,所以鲍伊不会因此受伤或是死亡,但这跤却摔得他失去了知觉,晕倒在地。

  当俘虏略微缓过气来的时候,大门和生化机器人都已经重新台上了。“很好!你最好还是躲在这个铁皮罐里,讨厌的懦夫!”

  接着,大门被锁了起来。鲍伊的背部瘫倒在甲板上,他轻轻地哼着,但没有让抓住他的家伙发现他的痛苦,“你们等着瞧吧,伙计!”

  过了会儿,他硬是把自己拖了起来。他所在的这间舱室和基地的整座兵营样大,也样复杂,因此这里肯定有出路可以逃出去。

  但匆忙间的搜寻并未取得多大成效。这个地方显然是个仓库,可里面箱子都比房子还大,而且无论他怎么努力,也无法将它们打开。他找不到逃生之路,甚至连个容得下鲍伊的老鼠洞都没有。虽然敌人在疏忽间忘了拿走他身上的折叠救生刀,但面对周围的装甲舱壁,这把刀却派不上用场。

  接着,他又对头顶上的照明灯打起了主意。那是个世界性的格栅状物体,灯源似乎离网眼还有不少距离。离它使他想起了可以容纳个人爬行通过的沟渠。转眼,他就把浑身的伤痛抛到九霄云外,爬上了箱子。

  他花了接近二十分钟向上攀爬跳跃,在管道般的物体上走独木桥,甚至原路折回两次寻找新的行进路线,最终他还是来到了格栅的下方。他希望自己能够在更长久的段时间里听不到飞船引擎运转的声音——这样,他就能在敌人找到他们想要的东西并离开地球之前逃离这里。

  他举起小刀犹豫了下,还是动了手。他撬开格栅,想尽办法逃跑。他知道,自己是唯可以逃离这里并拉响警报通告整个地球外星人登陆信息的活人。下件事就是为黛娜报仇。

  刀尖刚搭在格栅的缝隙上,里面就射出了片强烈的闪光。鲍伊甚至来不及惊叫,刀子就脱手而落,整个人也跟着落了下去。

  “长官,太阳差不多都照到那个位置了,架无人侦察机从高处探出了敌人的坐标。”罗谢尔向爱默森汇报,“他们准备在-1号的遗址上进行挖掘,但我们仍然不知道他们在找什么,以及为什么要这么做。”

  爱默森伸伸懒腰,打了个哈欠,然后揉了揉眼睛,“我们不能再拖延了。不管他们在干什么,我们只知道他们还没有达到目的。开始,他们就对我们抱有敌意,现在是我们反击时候了。好了,你知道我要你去做什么,执行吧。”

  罗谢尔格林和泰斯尔以及其他两名军官立刻向他敬礼:“是,长官!”接着,他们赶忙跑去执行爱默森花了几个钟头磋商敲定的行动方案。

  爱默森独自人陷入了沉思。残骸中剩下的东西,只有毫无用处的过时的洛波特技术。不过,也许人类眼中的垃圾在他人眼中却正是急需的史前文化。

  有个东西在他脑子里不断地翻腾变化,最终出现了个半成型的思路,各种关于行动的问题很快就会会形成场雪崩降临在他身上,这比以往任何次行动都要艰难和重要。但他暂时抛开了这个念头,合上了地球联合政府的公文存档。

  第部南十字军第十五章

  |

  这里局势仍然十分平静,我所在的连队也只是不折不扣的后续梯队。战争离我们还很远,所以我看望你们别再为我担惊受怕。

  我们队里新来了位指挥官,她是个姑娘,不过显得很精干。

  我知道很多人在讨论当前的战局,但别害怕,没什么大不了的,而且战事很快就会结束,到了那个时候,也许我们可以休假回家住上几天。

  请代我向所有的人问好。希望爸爸看到这封信会开心些。你们捎来的水果蛋糕太好吃了。

  ——安吉洛?但丁致父母的封信

  夜间时分,纪念城内和附近所有的南十字军部队都已经动员起来,只等声令下他们就要即刻奔赴战场。

  根据上级的命令,这次所有部队的变形战斗机战术空军部队和其他飞行单位都被排除在了行动序列之外,起码就目前情况看是这样。从福克基地的战斗中可以明显看出,和生化机器人进行地面作战时,地面部队——比方说部队更为有效些。

  在系统的召唤下,身着镀锌护甲的男女勇士们奔向各自的反重力悬浮战车运兵车和其他车辆,宪兵部队的精英——突击队也登上了他们的动力装甲战车,浩浩荡荡地离开了车库。这是种和铁甲金刚大小相仿但不能变形的机甲,它在火力和适应性方面要比铁甲金刚稍逊筹。到处都是是军旅的洪流,他们知道敌人已经在地球登陆了。

  南十字军在调兵遣将,他们要用洛波特技术铸造的铁环牢牢锁住十六号地区,但此时,已经有支人类的防御部队赶到了那里。

  黛娜正从遮蔽着反重力悬浮战车的树枝伪装物底下往外窥视。第十五小队正分散隐蔽在距离降起的-1号最后栖息地不远的片小树丛中。

  她再次考虑自己驾驶这样具泛着亮丽光泽的机甲是否明智。诚然,抛光的表面可以将能量射束反射回去,进而在定程度上增强防护力,但在苛刻的教官眼皮子底下学过战术突破的教员都知道,要想隐藏好这样的机甲是非常困难的。

  现在,她正聚精会神地盯着两具在他们上方站岗的生化机器人。这些洛波特统治者们的战斗机甲似乎具有这样个特性:它们从不袭击埋伏着的敌人。

  而且它们似乎也从不顾及其他人有何行动,战术意识令

章节目录